第 69 章 松鼠鱼
作者:纪婴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最新章节     
    第69章

    “电锯杀人狂足足有两米多高,走起路来像一座移动的大山,吭哧喘气声和电锯一起呲啦呲啦地响。他二话不说就抓住一个女孩的脖子,把她像小鸡崽那样轻而易举地整个提起来,所有人都被吓呆了。”陵西说得眉飞色舞,嗨到不行,“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健步冲上前,毫不犹豫就从背后给了他当头一棒但反派大boss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掉,他疼得怒吼一声,把那女孩丢到一边,直挺挺向我扑来”

    德古拉听得全神贯注,到了剧情跌宕起伏的地方,还会非常配合地瞪大眼睛问上一句“然后呢”

    “我们两人展开一番殊死搏斗,差点就永远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虽然头破血流,但我最终还是把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带着朋友们成功从柳树街活了下来。”小朋友得意地一扭头,满眼尽是大战之后的疲倦沧桑,“那个被救下来的女孩子在大结局向我表白,警察局局长亲自为我颁发杰出青年的奖章,就连旁白也差点沦陷于我英勇的身姿,不要崇拜我,我只是个传说。”

    其实是在夏威夷过了三天花钱如流水的肥宅生活。

    但那样说出来实在很没面子,还是英雄救美这种戏码更加能衬托他英俊伟岸的猛男形象。

    陵西想,他绝对不能让德古拉知道自己其实只是个临阵脱逃的胆小鬼,否则一定会被嘲笑至死,永无翻身之地。

    陵西说完停顿半晌,很是好奇地抬头问德古拉“你那部电影怎么样变成霸道总裁的感觉不错吧”

    德古拉整张脸都下意识抽搐了一下。

    他绝对不能让这小破孩知道自己其实只是霸道总裁虐身虐心的对象,否则一定会被嘲笑至死,永无翻身之地。

    绝对不能。

    “也就那么回事吧,比起我当年在欧洲当贵族的时候,还是差了点意思。无非就是钱多得用不完,追求者多得选不过来,人生顺利得失去了奋斗的理由。为打发时间,我特意带女主那个可怜孩子去了夏威夷度假,海风海浪,美食美人,如果有机会,你一定要去夏威夷玩一玩,享受有钱人的游戏。”

    德古拉说罢露出一个标准的霸总式淡笑“不过话说回来,过了那么多天纸醉金迷的日子,我才真正体会到平淡是福,平安是真。你也别太羡慕我,咱们现在的日子已经很不错了。”

    废话,平凡能不是福气吗。

    在短短一段时间里,他先后经历了被强制壁咚、被威胁摘肾、被误以为肾虚、被迫进行九死一生的卧底活动等种种丧心病狂的剧情,这哪里是爱情电影,分明是一锅乱炖的惊悚虐恋苦情谍战片。

    陵西满目星星眼“好棒好羡慕我也好想去夏威夷玩”

    德古拉大手一挥“比不上你,为民除害的人民英雄嘛我也想被警察叔叔颁发奖章啊。”

    两人暗自较劲,尔虞我诈,说罢呵呵一笑,谁也不知道对方的话里几分是真几分是假,只想表现得比对方更加春风得意

    ,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塑料兄弟情。

    “不过,”德古拉笑得凄凉,“林妧怎么还没出来她的电影也太长了吧。”

    “说起林妧的凶楼,”陵西想起什么,微微一怔,“旁白告诉我,她把那部电影弄得整个都崩溃掉了。”

    最后那四个字被他咬得格外清晰,两人面面相觑,在同一时间陷入沉默。

    什么叫真正的大佬,这才是真正的大佬,把他们俩不久前的明争暗斗衬托得毫无意义。

    不管是夏威夷度假还是争做先锋模范市民,陵西与德古拉自始至终都没有逃脱电影框架,被系统玩弄于股掌之间

    但林妧不同。

    她将电影本身变成玩物,还把它彻底玩坏了。

    尴尬无声扩散,在几秒钟后被一道女声轻轻打断。

    林妧仍然保持着把安乔抱在怀里的姿势,带了点好奇地站在他们身后“你们怎么了,为什么一直发呆”

    “林妧你平安无事真是太好”

    德古拉热情澎湃地猛然转身,在瞥见金发绿瞳的小男孩后浑身一抽,所有想说的话都被硬生生憋回嗓子里。

    感受到怀里的孩子瑟缩一下,林妧微微一笑,摸了把安乔后脑勺“别怕,他们是我朋友。乔乔,叫哥哥。”

    她动作轻缓、语气温柔,仿佛是在呵护某种易碎的宝贝,珍惜得不得了。陵西与德古拉目瞪口呆,双眼无神地对视一下。

    没有人会对电影里毫无关联的陌生人这么好,林妧与这孩子铁定关系匪浅可他们俩打一开始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要说究竟能有什么亲近关联,似乎左思右想都只有那一种。

    苍天啊。

    在他们俩还在无比幼稚地互相比拼时,林妧不仅玩崩了电影系统,居然还游刃有余地生了个儿子带回来。

    她可是整个生活区备受宠爱的小厨师,这谁能忍,谁能忍啊

    德古拉气不打一出来,浑身颤抖地紧紧凝视安乔,一字一顿地问“哪个混蛋干的”

    林妧愣了一下。

    她以为对方是指男孩腿上显眼的狰狞伤疤,于是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黑市里的人贩子和买家。”

    黑市。人贩子。买家。

    这居然还是强买强卖的,难怪林妧一气之下干掉了整个电影系统,这得是多少年的艰苦奋斗、卧薪尝胆啊。

    德古拉泪目了,一口咬破自个儿手臂动脉,在漫天狂飙的猩红色液体里,

    依靠吮血缓解心底狂涌的悲痛。

    陵西疯魔了,取下脑袋双膝跪地,哭着嚎着把后脑勺一遍又一遍往地上猛砸,一边砸一边喊“林妧,是我们没有保护好你啊”

    刚结束一场愉快游戏、玩得乐不思蜀的林妧你们在干嘛

    安乔自幼便被关在那间暗无天日的狭小浴室里,除了时常遭到中年女人的无尽压榨与打骂外,几乎没有和外人有过接触。如今他得以恢复每次轮回里的记忆,十年间循环往复的孤独随着时间沉淀深入骨髓,更加让他害怕生人。

    在林妧向二人解释凶楼里发生的大致事件时,男孩自始至终都怯生生地低着脑袋,连呼吸也被刻意压得很轻,听不见丝毫声音。

    因为把脸庞埋在她肩膀上,只露出蓬松的淡金色头发,他看起来不像是鲛人,更像把身体蜷缩成一团的毛茸茸小猫。

    长期压抑环境造成的心理阴影无法在短时间内消除,林妧了然地拍拍安乔后背,把他脊背上止不住的颤抖慢慢抚平,然后抬头看一眼跟前神情复杂的德古拉与陵西“这孩子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又记不起从前生活过的海域。我打算先让他在收容所修养一段日子,等身体恢复一些,再带他慢慢寻找家人。”

    听见“寻找家人”四个字时,怀里的小孩浑身一震。柔软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划过颈肩,痒痒的触感让林妧忍不住偏着脑袋停顿片刻“我打算先带他去管理处登记,你们留在这里慢慢参观吧记住,不要再碰任何东西。”

    其实公共展示区的收容物基本毫无攻击性,属于娱乐性质的玩具。但经过这一趟极度摧残人心的体验,没人愿意再手贱尝试了。

    收容所需要对每个异常生物进行严格的身体检查与能力测试,初步流程大概在一到两个小时。

    管理处和医疗部的研究员们哪里见过这么乖巧腼腆又漂亮的鲛人小男孩,一时间纷纷化作妈妈粉姐姐粉,争先恐后地上前逗他。安乔本来就性格内敛,这会儿被叽叽喳喳的女人们围在中央,吓得成了块脸蛋红扑扑的木头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既然他能跟着林妧脱离电影,那么能让居民丧失心智的天一公寓应该也再度出现于现实生活中。

    趁安乔进行检查的功夫,林妧特意向保安队报告了关于那栋公寓的异常之处,后者答应即刻侦查,并把楼里的犯罪嫌疑人全部捉拿归案。

    这起事件至此便大致落下帷幕,现在唯一的问题是

    安乔适合怎样的衣服,又会喜欢什么味道的饭菜呢

    把桂鱼去掉鳞、鳃和内脏,洗净沥干后切下鱼头。用刀把鱼肉贴着骨头迅速切开,使之达到骨肉分离的效果。然后刀口斜下四十五度角,在鱼身上刻出密集的菱形刀纹,滚上淀粉后下锅油炸。

    作为江浙一带的名菜,松鼠鱼因形得名。

    被炸至金黄的淀粉紧紧裹住白嫩鱼身,乍眼望去,就像是一只体型小

    巧的棕黄松鼠,蓬松长毛刺愣愣地炸开。

    除了要将鱼身切成大小相仿的数个长条形状,酱汁调味也是这道菜品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把番茄酱和白糖、香醋与料酒拌成调味汁,再将葱蒜、香菇丁、青豆与笋干炒熟,加调味汁混合后起锅浇在被炸好的鱼肉上,能起到非常好的开胃作用。

    林妧把饭菜端到餐桌上时,安乔已经坐在凳子上等候多时。

    他被医疗部的怪阿姨和怪叔叔们精心打扮

    了一番,原先长至脖子的头发被剪短大半,服服帖帖地乖巧趴伏在头顶,有几缕碎发淘气地翘起,平添一分这个年纪独有的稚气。

    因为刚刚清洗过身体,发丝在白炽灯下几乎能反射出柔和的光芒,脸颊上的污渍荡然无存,显得他更加白皙漂亮,却也更加苍白无血色。

    男孩身上的宽大牛仔外套换成了林妧为他专门买来的纯棉t恤和宽松长裤,安乔似乎不太适应双腿被布料包裹的感觉,两只脚不停地摇摇晃晃。

    他原本低着脑袋,仿佛是心灵感应般,在林妧走进餐厅时满怀期待地抬起头。当与后者对视时,笑意不受控制地从眼底涌出来。

    “让你久等了,一定饿坏了吧。”

    安乔完全不会使用筷子,林妧把餐盘放在桌面,递给他一个小勺“你先用它吃饭,筷子可以慢慢学。”

    小鲛人抿唇一笑,听话地将它接过。

    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鲜香气息,让他忍不住悄悄咽了口唾沫。视线扫过桌子上规整摆放的三道菜肴,他恍惚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一场与现实完全脱轨的、绝对不可能实现的美梦。

    在被囚禁的日子里,中年女人挥霍无度,每天都在外花天酒地,自然不会在家里做饭。细细想来,他大多数时候都处于极度的饥饿中,就算偶尔得到食物,也只是她打包回来的残羹冷炙。

    一个热乎乎的白面馒头都能让安乔开心很久,眼前这些热腾腾的、被精心烹饪的菜肴更是做梦都不敢肖想的东西。

    可现在,他却遇到了一个愿意为他花费许许多多时间准备食物的人。

    他还在不着边际地胡思乱想,耳边忽然传来林妧温和的声音,与此同时一颗虾仁被她夹到男孩嘴边“尝尝这个吧,它叫龙井虾仁。”

    安乔轻轻点头,受宠若惊地张口将它含进嘴里。

    龙井虾仁,顾名思义是把虾仁和盐、淀粉、料酒、蛋清炒至变色,在锅中加入茶水翻炒收汁后做出的菜品。

    这道菜可谓真正意义上的色香味俱全,龙井茶叶翠滴,圆滚滚的虾仁莹白晶莹,摆放在白瓷盘中,犹如两色清明亮眼的美玉,只需看上一眼就让人食欲大开。

    吃进口中,首先占据所有味觉细胞的,便是清香淡雅的龙井香气。茶叶不苦不涩,自带回味无穷的甘美,四溢茶香直冲喉咙深处,仿佛能把郁结已久的沉闷心情扫荡一空。

    安乔双眸微亮,小心翼翼地闭拢上下齿。

    虾仁个头很大,被去掉虾线与外壳后显得滑溜溜,肆无忌惮地在嘴里四处滚动。当他一口咬下时,q爽嫩滑的触感圆滚滚地划过齿缝,在舌尖砰然弹开,紧接着饱满虾肉猛然爆裂,把专属于河虾的鲜味扩散到整个口腔。

    茶香虾鲜彼此交织,他头一回知道,原来肉类也可以这么甘甜清爽、令人心旷神怡。

    林妧见跟前的小朋友嘴角勾起,心下也就放松许多。

    安乔身体不好,又长期处于营养不良的状态,肠胃一时无法接受太过油腻辛辣的食物,只能用清淡的小菜好好修养。鲛人一族生活在江河湖海,大抵以鱼类为食,因此今天的三道菜都与水生动物有关。

    小鲛人念念不舍地咽下龙井虾仁,充满好奇的目光凝聚在样貌奇特的松鼠鱼上。

    “这道菜虽然叫松鼠鱼,但只是长相和松鼠比较像而已,本质还是鱼肉。”林妧夹起一份被淀粉包好的肉块,递到他嘴边,“酸甜口味,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林妧的这盘松鼠鱼切花漂亮,每块鱼肉都被切成年糕一样的长条形状,显得格外小巧精致。因为加入了番茄酱,覆盖在鱼肉上的酱汁色泽红润,裹在鱼身之上形成色泽鲜艳的油亮琥珀,最最能吸引用餐者的食欲。

    酸甜味道的菜品,最重要的步骤就是调汁。决定了整道菜口味的酱汁必须酸甜适中,不宜太干或太稀,否则都会影响口感。

    安乔乖巧地将其一口咬下,甘香滋润瞬间溢开。酱汁中酸、甜、咸三种截然不同的味道搭配得恰到好处,最初吃进嘴里酸香开胃,品尝后惹人回味的甘甜席卷而来,让他情不自禁地弯起眉眼。

    裹在鱼肉外的油炸淀粉尤其酥香,被咬开时发出咔擦咔擦的微弱响声,谷物香气和植物油浓香一同萦绕在舌根。

    鱼肉本身肉质鲜嫩,纹理分明,刚露出外壳就软绵绵地散成一团,自带一股河海生物的鲜味,叫人欲罢不能。加之它被切成条状,省去了吐骨头的烦恼,一口一条,香嫩味道层层叠叠深入味蕾,十分满足。

    小孩子对酸酸甜甜的食物完全没有抵抗力,安乔吃完一口,有些紧张地抬起右手,挑起一块松鼠鱼放到林妧嘴边“姐姐,好吃。”

    她家乔乔怎么可以这么乖。

    心脏砰砰地剧烈跳了一下,林妧心情大好,莫名有了种老妈被儿子报答后的满足感。

    她愉快地吃下鱼块,把视线放在最后一道菜上,低声介绍“这一盘呢,是蟹黄豆腐用咸蛋黄做的,没螃蟹。”

    这道菜做法简单,咸蛋黄碾碎后炒散,等起泡再与蟹柳、火腿、青豆与葱花一同翻炒,最后加入成块的方形小豆腐、清水与玉米淀粉煮至浓稠,就可以出锅装盘。

    蟹黄豆腐里并没有蟹黄,黄澄澄的色泽全部出自蛋黄,螃蟹的海鲜味则要感谢加在豆腐里的蟹棒,就像鱼香肉丝里没有鱼、老婆饼里没有老婆。

    嗯,还有同样在桌子上摆着的松鼠鱼。

    林妧想,她今

    天做的这一桌简直是菜名欺诈,也就龙井虾仁老老实实,菜如其名。

    她说着低头拿起自己的勺子,帮安乔盛了一勺豆腐放在他碗里“这个拌饭吃特别棒,你快尝尝。”

    因为出锅不久,鲜黄的浓稠汤汁热得冒泡,小方块一样的豆腐也被染成淡黄色,搭配点缀在其中的碧绿青豆,整体看来非常漂亮。

    安乔不甚熟练地将豆腐和白米饭拌在一起,然后把二者同时装进勺子。

    出乎意料地,

    咸蛋黄并没有带来一丝一毫腥味,只有诱人的细腻醇香将豆腐浑然包裹。林妧采用的是内酯豆腐,比起如同豆腐更加嫩滑纯正、鲜美可口,并且有效防止了蛋白质流失,更能保证菜肴的营养性,也正因如此,这道菜给人的感觉十分奇妙

    沙沙糯糯的咸蛋黄颗粒辗转于口腔里的每一处角落,而作为菜肴主体的豆腐本身则入口即化、仿佛比液体更加柔软,两者相辅相成,加上蟹棒与青豆等配料食材,极大程度地丰富了食材的口感。

    一口下去,热气裹挟着蛋黄香横冲直撞,圆润的米饭散发出丝丝清香,似乎每一处缝隙都渗进了湿濡汤汁。

    超鲜,超香,超满足。

    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么暖和的饭菜了。

    说不上此时究竟是怎样的感觉,安乔狼狈低下脑袋,鼻尖一酸,眼泪不知怎地就倏然落下来。

    他哭泣时眼眶被晕染成淡淡绯红色,脸颊也随之升起两抹红晕,一双绿莹莹的大眼睛无辜又真挚,任谁看了,都会忍不住心软。

    林妧大概理解他的内心想法,伸手为男孩擦去眼泪还没凝成玉珠时留下的水痕。

    “姐姐,”他的语气低沉不少,“谢谢你,我对不起。”

    林妧愣了愣,放柔声音“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我”

    安乔的双腿不安晃动,因为不敢直视林妧视线,只能把目光紧紧凝聚在她纤细修长的指节上,仿佛害怕会在不知什么时候与她分开“我不敢和其他人说话,无论做什么都要你照顾,在公寓里也总是拖你的后腿。我、我是不是很没用”

    林妧垂下眼睫,纯净的黑色眼瞳里暗潮涌动。

    “第一,现在不敢和别人说话,你可以尝试一点一点慢慢跟他们接触;第二,你在公寓里帮了我许多,如果不是你冲出阳台吸引谢峥的注意力,我早就死在刀口下了;第三,”她说到这里略一停顿,径直对上小鲛人碧绿如翠玉的眼眸,嘴角勾起温和弧度,“照顾你并不是什么麻烦事,相反地,它让我感到快乐和满足。所以,请不要对此有任何心理负担。”

    一味地为别人付出,怎么会感到快乐。

    安乔实在无法理解,茫然抬起脑袋“为什么”

    林妧眉眼弯弯地笑了笑。

    她回答得毫不犹豫,轻轻捏了捏男孩瘦削的脸颊,用无可辩驳的口吻告诉他“因为姐姐非常非常喜欢你啊,喜欢一个人的话,为他做任何事情都会感到开心。”

    几

    近惊慌失措地,安乔眨眨眼睛。

    “喜欢”这个词语陌生又遥远,从来没有哪个人类这样对他说过可是这样的他,究竟有什么值得喜欢的呢。

    唯一能让其他人为之狂热的眼泪,林妧不想要。

    怯懦胆小又惧怕陌生人的性格只会给她平添麻烦。

    至于这具伤痕累累、与常人格格不入的身体与怪物身份她更不会中意。

    眼看男孩的神色逐渐黯淡,林妧猜出他又开始了

    胡思乱想。扎根在安乔心里的自卑情绪已经到达了自我厌恶的程度,要想帮助他从往日阴影走出来,绝非一日之功。

    “你想啊。”

    林妧又喂给安乔一口松鼠鱼,用空出的左手托起腮帮子“我们家乔乔听话又懂事,不仅长得好看,还有一条漂漂亮亮的绿尾巴,可以在水下无拘无束地自由行动,其他人羡慕都来不及。世界上所有小朋友都比不上你可爱,不止我,收容所里的其他哥哥姐姐也都很喜欢你大家对你非常热情,不是吗”

    松鼠鱼香甜的酱汁在口舌间爆开,甜滋滋的味道一股脑冲上头顶。

    大脑仿佛也被浸泡在蜜汁里,甜得他晕晕乎乎,过了好一会儿才把这段话消化完毕,脸颊骤然变得通红。

    好奇怪。

    之前明明没有这么甜的。

    “姐、姐姐。”他因为这番吹嘘般的话语羞得呜哇一声低下头,磕磕巴巴的声线被含在嗓子口,听起来像是小动物微弱的呢喃,“你别说了,我”

    “对了,”眼看小朋友被逗得说不出话,林妧笑眯眯地看着他,云淡风轻地转移话题,“在公寓里的时候,你说我不是仙德瑞拉故事里的南瓜马车那在你看来,我到底是什么角色啊”

    男孩的眼睫飞快地颤了颤。

    在跟随林妧离开时,他曾一厢情愿地认为她是故事里的王子殿下。

    正是王子察觉了仙德瑞拉的真实身份,并带着那个灰扑扑的贫穷女孩离开恶意丛生的家,给予她崭新的希望就和林妧一模一样。

    可是现在,这个问题的答案反而不那么明晰了。

    “我不知道。”口中的清甜顺着血液淌入心底,安乔暗暗握紧右手,“王子也好,仙女也好,就算是那位恶毒的继母,只要是姐姐,不管在故事里扮演什么角色”

    说到这里,他终于抬起头与林妧四目相对,声线也不似之前的颤抖,而是毅然决然地、斩钉截铁地对她说“我都会选择跟你走。”

    呜哇。

    好乖。

    她完全没料到安乔会说出这样的答案,这下轮到林妧愣住了。

    “唉,你,”过了好几秒钟,她终于皱着眉头笑,满带着忧心忡忡的无奈,“年纪这么小,嘴巴就这么甜,以后长大了,得祸害多少小姑娘啊。”

    仿佛是为了回应她,这段话刚刚落下,林妧身后就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takeiteasy,baby我的嘴比他更甜,想被我祸害吗

    eon”

    这无比风骚的气质和自恋狂一样的语气。

    林妧面无表情地扭过头,果然见到站在不远处摆ose的恶魔。

    啊啊,恶魔先生,虽然双手环抱、背靠门框的姿势的确很有小说霸道男主角的风范,但你正好站在垃圾桶旁边,头顶还有好大好大的一个箭头,上面写着“不可回收垃圾”啊。

    连垃圾回收站都嫌弃的男人,嘴再甜也不会有女孩子愿意被祸害的。

    恶魔对此浑然不知,冷笑着缓缓上前;“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没有任何女人能抵挡住我的情话攻击。”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你离开我”

    “我想在你那里买一块地,你的死心塌地”

    “我可以称呼你为您吗这样我就可以把你放在心上面。”

    不对劲。

    太不对劲了,原本高冷炫酷拽的恶魔先生是被砸坏了脑袋吗,这些老掉渣的土味情话是怎么回事

    保护祖国的未成年花朵人人有责,林妧简直没眼看他,在第一时间捂住了安乔小朋友的耳朵。

    眼见对方走得越来越近,一抹白衣倏地出现在他身后。

    拥有淡金色短发与洁白羽翼的天使轻轻按住恶魔肩膀,阻止他继续向前。湛蓝眼眸如同平静湖水,轻轻洒在林妧身上,青年的嘴角勾起一丝微不可查的弧度“他因为无法接受被收容所抓获的事实,思维变得不太正常。给你添麻烦了,抱歉。”

    还真被砸坏脑袋了应该不是她塞进恶魔嘴里那个梨子的问题,也不是她把人家爆锤一顿的错,对吧对吧

    林妧怔怔地眨眨眼睛。

    林妧“那个,你们两位为什么看起来很熟悉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甜品在下一章xd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叶执暮2个;安洧杉、七月初七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狐狸、qq爱吃海底捞、777710瓶;冰糖6瓶;蚩子渊啊、小土豆5瓶;40214240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