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8 章 都市传说之夜(六)
作者:纪婴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最新章节     
    第78章

    一行人拼拼凑凑,最后还是回到了开始的四人小队。

    尤浩宇胆子不大,时刻都保持着一张因高度紧张而紧紧绷住的脸,虽然小腿依然会害怕得不定时颤抖,却还是战战兢兢地走在最前方。

    蔺和被口罩挡住大半张脸,旁人看不清神情,只能隐约瞥见一双波澜不起的黑色眼眸。他很少说话,刻意与林妧拉开一段距离,表现出十分不屑的模样,目光却时常悄悄往她那边瞟。

    苏泽的右手还是握着笔在空中写数字。原本乖巧的漂亮少年显然已经陷入了半疯魔状态,嘴里咬牙切齿地嘀嘀咕咕,隐约能听见“去死”与“混蛋”之类的字眼,红彤彤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林妧。

    身为无数风暴的中心,林妧本人却表现得毫不在意,甚至心情似乎很不错,用轻飘飘的语气叫了声“蔺和呀。”

    被叫到名字的青年虽然没应声,但尤浩宇还是瞥见他兀地把脊背挺得好直,整个人像块钢板。

    与此同时林妧的声音慢吞吞传来“你明明是怪谈协会会长,为什么不能直接抹杀掉那些怪物呢”

    “这是协会的规定。”蔺和迟疑开口,“协会成员不能过多插手比赛,更不能通过自己的力量消灭怪谈,否则会遭到强烈反噬严重的话,可能会丢掉性命。”

    之前他虽然对泥人下了死手,但出于对方本身不死不灭的性质,侥幸避开了惩罚;后来与林妧一起困住血腥玛丽,也只是拿着镜子念了几句咒语,并没有动用身体里令人畏惧的力量。

    林妧毫不掩饰失望地“哦”了声。

    她原以为把会长带在身边,就像打网游时开局就爆出无敌极品的装备一样,没想到有的人表面看起来光线,其实只是个花里胡哨的菜逼。

    难怪连那个疯狂追求他的泥人都干不掉。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场面又再度恢复寂静。四周本来就阴森恐怖、灯光暗淡,这会儿再一安静下来,还没等遇上下个怪谈,尤浩宇就已经被吓得够呛。

    眼看小同学不经意开始发抖,林妧悠哉地缓声开口“别怕,我来给你们讲个笑话。”

    像是为了特意卖个关子,她在停顿片刻后再度出声“话说在几年前,总是会有很多不干净的东西混进深夜电车,弄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为此,电车公司特地聘请道士举行驱魔仪式,才终于解决了这个问题从那以后,有鬼电车正式退出历史舞台,我们见到的全都是无鬼电车。”

    一段话说完,自己先噗嗤笑了起来。

    尤浩宇

    这个毫无笑点的冷笑话只会让气氛变得更加尴尬吧“有轨电车”和“有鬼电车”这种谐音梗听起来真的很恐怖好吗特别是在见识了这么多奇形怪状的妖魔鬼怪之后,要他以后怎么敢上电车啊啊啊

    他内心毫无波动,但为了照顾林妧面子,还是打算象征性地笑一笑。然而预

    计发出的哈哈哈还没来得及出口,就听见身旁传来一道低沉喑哑的“呵呵。”

    尤浩宇悚然一惊,顶着满身鸡皮疙瘩僵硬地扭头转身。

    蔺和还是一副毫无表情的冰块脸,怎么也没办法和之前那声尬笑联系在一起

    不,或者说,只有他才会发出那种和丧尸低吟没两样的笑声,听起来还不如扫地机器人人性化。

    虽然知道你是为了捧场,但笑成这样也太假了啊比起那个冷笑话,会长你的这声笑才更加搞笑吧喂

    太甜了,太甜了,和皇帝那件只有聪明人才能看见的新衣服一个性质,这是只有真爱才能笑出声的笑话。

    “什么有鬼没鬼,”苏泽冷眼以待,满带着看破红尘后的佛性,“不管怎样,只要心中没鬼,就自然妈妈,鬼啊”

    林妧好心提醒“别怕,鬼这种东西,你手里就有一只呢。”

    苏泽“滚啊”

    她笑着没再理会他,把目光转向另一边。

    让林妧意想不到的是,苏泽口中的“鬼”居然是个非常俊秀的少年。

    黑发被剪成两侧与耳朵平齐的童花头,齐眉刘海被晚风轻轻抚起,露出一双纤长清亮的眼睛。他穿着略显宽大的灰白色日式和服,领口处露出雪白皮肤与纤盈锁骨,只不过安静站在原地,就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要说他有什么地方像鬼,大概是因为少年实在过于漂亮。

    无懈可击的五官找不到丝毫瑕疵,纤细身形能轻而易举地激起他人保护欲,一切都美好得不真实,仿佛一场虚无缥缈的梦境。

    不管是身为迷路少年的苏泽还是这一位,都堪称可以在男团c位出道的水准。林妧很不合时宜地想,这一届都市传说的颜值都这么高吗

    请血腥玛丽小姐自我反省一下。

    来自霓虹国的少年显然也见到了他们,含着淡笑悠悠抬眸,把视线凝聚在林妧身上。

    莹白色月光照得肌肤几近透明,当他轻轻勾起嘴角时,更是把鲜红唇角衬托得如同染了血渍,平添不少幽异诡谲的美感。

    然后少年看着她缓缓开口,缱绻声线被温柔夜风裹挟到在场每个人耳畔

    “欧派我要吃你的欧派”

    “欧派”,是日语中对女性胸部的称呼。

    苏泽

    苏泽

    “这人什么意思啊看起来文质彬彬

    的,怎么、怎么”

    虽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都市传说,但他怎么说都还只是个年纪尚轻的小朋友,乍一听到如此直白露骨的话,羞得耳根一红,连手里的中性笔也差点掉到地上“怎么大庭广众搞黄色”

    “不是啦。”林妧满不在乎地微微一笑,“你别想歪,他说的吃,就是字面意思。”

    都市传说之七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是霓虹国很有名气的一则怪谈传说。相传他原为神明之子,但因心中邪念被高僧所察觉而被迫遭到放逐,从那之后便在大江山上集结一帮恶鬼,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值得一提的是,酒吞童子最为擅长的,就是化身为英俊少年的模样掳走妙龄少女,并食其肉、喝其血,将她们的胸部割下来做食物。

    酒吞童子力量高深,虽然作恶多端却无人敢将其制服,直到以源赖光为首的四名勇士在将军大人的命令下,前往大江山对他进行讨伐。

    为了谋取酒吞童子信任,源赖光谎称众人迷路于山野之间,特地来此处宫殿借宿,为表示谢意,愿意为其献上神酒。酒吞童子性嗜酒,当即答应请求并提出共饮。

    但他万万不会想到,这份所谓的“神酒”其实名为“鬼毒酒”,人类喝下后不会产生丝毫异样,对于鬼怪,却犹如毒药。饶是强大如酒吞童子,在喝下鬼毒酒后也不由得沉沉昏睡过去,源赖光趁机斩下他的脑袋,才终于消灭了以酒吞童子为首的妖魔势力,救下众多被掳拐的无辜少女。

    虽然知名的海○与o○网站里描写了许多关于“吃欧派”的情节,但酒吞童子口中的“吃”,绝对一点都不浪漫有趣,而是货真价实的吞下肚子。

    身为名震一时的凶恶鬼怪,他所带来的绝非什么艳情故事,而是真真正正的恐怖片。

    说起来,虽然各个怪谈都来自截然不同的国家,但参赛者与他们进行沟通交流时居然丝毫没有语言障碍。

    除了智商基本为零的泥人之外。

    “你真好看,”酒吞童子说着缓缓靠近,虽然声线是清泠悦耳的少年音,语气里张狂桀骜的态度却让人心生不适,“让我把你吃掉,好吗眼睛、嘴唇、脖子都是我的。”

    “你不可以碰她”

    万万没想到,第一个站出来的居然是苏泽“至少现在不可以等我手里的笔仙离开了,不管清蒸还是红烧都随便你,但现在这混蛋绝对不能被伤到一丝”

    他话没说完,就被人猛然推到旁边,一个没站稳直挺挺摔在地上。

    好在手上没放松力道,笔还在,万幸万幸。

    苏泽摔得怒火中烧,抬头刚想破口大骂,在见到眼前景象后立马乖乖闭上嘴。

    蔺和神情阴戾地上前把林妧护在身后,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把刀。

    他之前虽然一直冷着脸,却称得上平和淡漠,像一潭深不可测却风平浪静的水,只要不主动惹怒他,就能勉强与之和平相处。

    但现在完全不一样。

    汹涌的杀机把漆黑瞳孔全然填满,身体周围无端笼上一层暴戾狠意,哪怕脸颊被遮挡、只留下一双眼睛,也足以令人遍体生寒,不敢靠近。

    就像暴雨倾盆,那潭水忽地翻腾上涌,要是谁贸然接近,一定会死在冰冷寒潮之下。

    他从没见过会长露出这样的神态,比蔺和被泥人疯狂追求的时候还要恐怖万倍。

    “蔺和,”林妧压低声音,轻轻扯住青年衣摆,“你别出手。”

    酒吞童子不比泥人,一旦受了伤不可能直接愈合。根据协会定下的规则,要是蔺和向他出手,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见对方没有出声,林妧又一本正经地补充“我有解决他的办法。”

    其实并没有。

    酒吞童子性喜杀戮、力量强大,不像其他都市传说那样拥有明显弱点。她虽然身手不错,但要想以人类的力量将其制约,可谓难于登天。

    要想活命,他们只有先行撤退。

    可究竟能不能逃掉,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蔺和本应该顺从她的意思,乖乖放下刀。

    可青年只是看着她,用坚定的声音沉沉开口“他侮辱你。”

    “他只是嘴上说说,我能让他吃掉吗当然不会啦你”

    蔺和没动,还是用斩钉截铁的语气重复“他侮辱你。”

    林妧被少有地气笑了“他侮辱我,和你的性命安危比起来,哪个更重要”

    在林妧看来,答案是毋庸置疑的第二个;而在他看来,答案同样毋庸置疑。

    蔺和完全没犹豫“他侮辱你。”

    箭在弦上,如果蔺和不出手,酒吞童子就会上前杀掉林妧。

    重要的事情说了三遍,眼看酒吞那张令人厌恶的脸越来越近,他已经逐渐失去耐心。

    话音刚落,刺眼寒光便划破昏沉黑暗,径直朝和服少年所在的位置冲去。

    这是林妧第一次见到蔺和认真出手。

    在砍杀泥人时,他的动作虽然又快又狠,却明显没有使出全力,看上去游刃有余且不紧不慢;此时此刻的刀光比那会儿更加阴冷迅捷,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闪到了酒吞童子身前。

    “什么啊,你想扮演英雄救美的套路吗”

    酒吞童子闪身躲开第一道进攻,从喉咙里爆发出肆意张扬的大笑,白净漂亮的脸庞霎时青筋暴起,隐隐浮起阵阵死色“曾经有无数人想在我面前逞英雄,结果都变成了粉末想来试一试吗”

    蔺和没应声,又朝他脖子上挥去一刀。

    “这这这,这怎么回事”苏泽和他手里的笔仙一起干着急,哆哆嗦嗦地看了好一阵子,斜着眼睛悄声在林妧耳边说,“要不,我们趁他俩打架的功夫溜走吧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啊”

    林妧轻描淡写地看他一眼,当即让少年知趣地闭了嘴。

    如今酒吞童子

    已经放弃了英俊少年模样,变成原本狰狞如邪灵的长相。

    白皙无暇的皮肤被青黑色全然占据,五官粗犷如野兽,两颗利刃般的獠牙从嘴角直直垂下,身上小山一样的肌肉高高凸起,分分钟能把小孩吓得夜夜啼哭。

    他的动作固然快狠准,但蔺和的进攻居然要更加凌厉,刀刀见血、速度快得常人难以察觉。

    林妧想,她是时候收回关于“会长是个花里胡哨的菜逼”那句话了即使是身为大江山之主的酒

    吞童子,也在他手下明显地落了下风。

    但她同时也明白,蔺和坚持不了太久。

    虽然对手节节败退,他的身体却也肉眼可见地开始颤抖。在极为短暂的几个定格里,林妧瞥见他惨白一片、毫无血色的额头,还有被冷汗浸湿的黑发。

    “你已经快不行了吧”酒吞童子见状大笑,山峦般健壮高大的身体中爆发出雷电轰鸣般的响声,“可惜了,明明是个不错的对手那个女孩子注定是我的食物”

    在响彻街道的狂妄嗤笑声里,青年在挥刀时因身体剧痛而陡然前倾。他虽然勉强站定,却忍不住喉间一动,狼狈地咳嗽了一声。

    身上被利爪划破的血痕传来阵阵剧痛,脑袋更是疼得仿佛即将裂开,他知道那是协会给予自己的惩罚。血渍在周围静谧黯淡的夜幕里几乎难以察觉,只有铁锈一样的血腥味弥散在空气里。

    “林妧姐姐,”尤浩宇浑身颤抖地转头与林妧对视,声音已经出了点哭腔,“怎、怎么办啊”

    作者有话要说让会长出一下风头诶嘿不

    写这位的时候想起了被痒痒鼠支配的恐惧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兔叽吖2个;海清河晏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叶执暮28瓶;苏晓2瓶;nie、血瑛、麦辣鸡翅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