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4 章 都市传说之夜(十二)
作者:纪婴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最新章节     
    第84章

    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是在众人告别雪怪、继续往桃源街深处走之后。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越往里走,这条街道的灯光就越是昏沉。明明已经见过了全部的十三个都市传说,压抑与恐惧的氛围却不增反减,一个个黑漆漆的拐角像极了伺机而动的深渊巨口,仿佛随时会有致命的怪物从中跳出。

    月光撕碎破烂棉絮一样的云彩,静悄悄落在尤浩宇惨白一片的脸上,他忧心忡忡地打了个哆嗦,像是在安慰自己般低声开口“总算要结束了明天是妈妈的生日,我一定要活下去,肯定没问题的。”

    死亡fg,x1。

    “等熬过今晚,我再也不会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死亡fg,x2。

    仿佛是为了给自己打气,校服少年打开手机,露出屏幕上显眼的壁纸

    一张与母亲的合照。

    林妧

    林妧心里咯噔一下。

    出现了是死亡fg三连发尤浩宇他已经不再是个单纯的人类,而是进化成了浑身插满死亡旗帜的人形旗杆说出这种话的人,在影视剧里绝对活不到大结局,和家人的合照也会理所当然地变成遗物,对剧情唯一的作用只有临死前用尽全力说出“我家里人就拜托你们照顾了”,从而骗几滴观众老爷的眼泪。

    她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午夜时分的冷风更凶了些,随着风声而来的,还有一道带着哭腔的女音“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这是完全陌生的声音,不属于之前见到的怪谈,更不是任何一名参赛者的声线。凄厉哀怨的哭声零零碎碎从巷道拐角处传来,伴随着不时夹杂在里面的尖叫和痛呼,让几颗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心脏再度高高悬起。

    “怎、怎么回事”苏泽把声音压得很低,像是微不可闻的蚊子嗡嗡,“你们不是说,雪怪之后不会再有怪物出现了吗”

    林妧皱着眉,一言不发地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橘黄色光线如同漫天飞舞的烟尘,一点点填充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小巷,地面上巨大的影子动了动,从拐角处探出一个女人的上半部体。

    “求、求求你们,救救我”

    她显然发现了林妧等人,因为恐惧与绝望涕泗横流、说话磕磕巴巴,徒劳地向前挥动着双手。而在她声音落下的瞬间,女人身后猛然响起一阵混沌刺耳的野兽嚎叫,一只尖利粗壮的兽爪旋即按在她头顶,试图将其往后面拉

    直到这时,林妧才终于看清那条巷子里的景象。身形瘦弱的女人被虎头蛇身的怪物衔在口中,腿脚被牙齿死死咬住,只剩下腹部以上的身体拼命尝试着挣脱,因为挣扎得太厉害,指甲全裂开了鲜血淋漓的小口。

    这副景象凄惨无比,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更是哀怨。尤浩宇于心不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上前把她从怪物口中拉出来,却被身旁的林妧按住肩膀

    ,听见她用毋庸置疑的口吻低声道“我去。”

    蔺和薄唇微抿,刚想开口,就被林妧用一个眼神堵住了嘴。她脸上还是带着一尘不变的笑,桃花眼轻轻弯起来“我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相信我,没问题。”

    这两人像是在说什么暗号,可偏偏尤浩宇就是听不懂。

    他和苏泽茫然对视一眼,接着把视线放在林妧背影上,看她闲庭信步般靠近那个巷口,然后毫不犹豫地伸出了

    腿

    尤浩宇懵了,苏泽懵了。

    就连嘴角已经开始不由自主悄悄勾起来的女人也懵了。

    林妧不仅没去拉女人拼命往前伸的手掌,居然还直接抬腿给了对方脸颊一个结结实实的侧踢,那女人当即哀嚎一声,鼻血狂涌。

    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被林妧踢中的分明只有那个女人,可咬住她的怪物居然也在同一时间发出嘶吼,仿佛受到重击一样浑身抽搐。

    这什么情况。

    “饿了吗”

    林妧笑得温和,不停把女人往怪物嘴巴里踹,最后甚至顺手拿出打火机,靠近她发丝下面“生吃多没意思,碳烤一下嘎嘣脆,蛋白质是牛肉的八倍,要我帮你试试吗”

    “不不不不要了”女人哭得更厉害了,“求你走吧别祸害我了成不至于这么不怜香惜玉吗”

    她哭得伤心,尤浩宇看得摸不着头脑,满脸懵地怯怯上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它叫鬼一口,也是个都市传说。”

    林妧淡淡瞥他一眼,把打火机放进口袋“这女人不过是怪物吸引人类的诱饵,长在它的舌头上,做出即将被吞噬的惨状引诱人前来救她。如果有谁贸然接近,她就会死死抓住那个人不放,把后者拉进怪物口中你仔细想想,参赛者和怪谈都被我们见了个遍,这会儿莫名其妙出现这么个从没见过的陌生女人,十有八九不会是人类。”

    “可是”尤浩宇浑身一颤,连带着声音也开始不停发抖,“这不应该啊十三个都市传说,我们明明全都见过了”

    “哎呀呀,为什么呢”

    回应他的并非林妧,而是另一道陌生童音。柔软的男孩声音像是被腐蚀的甜点,夹杂在其间的细碎狞笑更是叫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尤浩宇已经害怕得没了力气,连扭头转身都显得格外僵硬吃力。

    在他们身后站着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

    男孩长相并不出众,瘦可见骨的脸颊上颧骨高高凸起,细

    长双眼中满含血丝,怨毒之意似乎下一秒就能从瞳孔里涌出来。

    尤为诡异的是,他的身体与白衬衣上都粘附着许多浅黄色的粘稠液体,在路灯映照下反射出奇异的黯淡微光。数十只蜜蜂聚集在男孩身后,窸窸窣窣的嗡声像极了密密麻麻的雨点,让人心间烦闷。

    隐隐约约地,晚风里似乎多了点甜腻香气,等尤浩宇细细思索,才发现那是蜂蜜的味道。

    “糖果人。”

    林妧的声音轻轻传来

    ,带着谨慎与凝重“男孩被两名变态杀手捕获,浑身涂满蜂蜜地放置在郊外树林里。渴望食物的昆虫纷纷爬到他身上,日复一日啃咬男孩皮肤在他即将死去时,杀手们将其四肢分解,分别藏在不同的地方,男孩心生怨念,由此汇聚成了恶灵,会杀掉所有他看不顺眼的、或是触碰到他的人。”

    “这和糖果有什么关系被蜜蜂咬到的话,干脆叫蜜蜂侠好了快去和彼得帕克一起英雄远征啊不要在这里祸害我们”

    尤浩宇大脑混乱,嘴里火车乱跑,神志不清地说了一大堆,才终于带着哭腔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们讲述的都市传说的确都已经出现过了,”林妧似乎叹了口气,语气里满是无可奈何的笑意,“可都市传说之夜并不是只举办了这一次看来,怪谈协会是铁了心要杀掉我们了。”

    之前的都市传说之夜

    无尽寒意一股脑涌上心头,尤浩宇控制不住颤抖的牙齿,心脏几乎要从嗓子里跳出来。

    仅仅一个笔仙就足以让他走投无路,曾经的比赛里诞生过多少致命怪谈,几十还是几百

    这、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夹缝求生,而是场彻彻底底的亡灵狂欢啊就算是林妧,面对浪潮般不断袭来的怪物

    同样是毫无胜算。

    “滴答滴答,已经快到午夜了。”糖果人的声线甜得发腻,虽然咧嘴露出了微笑,眼底幽怨狠毒的杀气却让人遍体生寒,“在午夜之前解决你们吧,我的蜜蜂已经饿了啊呀,这个怪物是什么东西”

    怪物

    尤浩宇转过无比僵硬的脖子,望向男孩视线所及的地方。

    站立于路灯下的黑色大个子称得上是个“人型生物”,形容枯槁的身体上覆盖着薄薄一层死灰色皮肤。巨大骨架让它看起来像个两三米高的巨人,塌陷的眼窝里只有一对毫无光彩的、如同石块般黯淡漆黑的眼珠,像是恐怖片里腐烂许久的活尸。

    与糖果人香甜的蜂蜜气息截然不同,这个怪物浑身散发着肉块腐败后难闻的味道,尤浩宇忍不住捂住鼻子,心脏狂跳不已“这是温迪戈”

    林妧露出了有些赞赏的眼神“应该没错。”

    温迪戈,都市传说中食人的怪物。

    与其说是“食人”,“任何东西都能成为它的食物”这种说法似乎更加准确,只不过人肉是它最为钟爱的食物而已。传闻它永远不会吃饱,也没有清晰的自

    我意识,只懂得无尽的屠戮与吞噬,与华国古代神话传说里的饕餮有异曲同工之处。

    这要怎么打。

    不对,这要怎么跑。

    往前是深渊,向后是巨兽,无论怎么选择都是死路一条。毕竟和辫子姑娘、雪怪与雪女不同,这些家伙身上根本不存在明显的弱点,仅凭人类的力量绝对无法将其制服。

    尤浩宇紧张到不知不觉屏住呼吸,刚想转身询问林妧接下来该怎么办,就被不远处房顶上站着的

    一道人影吓得岔了气儿。

    金发男人神情悠哉地站立在房檐,皎洁月光映照出他细瘦高挑的影子。那人看上去和普通人类没什么两样,唯一引人注目的,只有一对形态异常的双腿

    自膝盖以下,本该由骨肉构成的小腿居然变成了坚固结实、一圈圈蜿蜒盘旋的弹簧,当他站在原地时,也因为弹簧的不时抖动而微微晃动身体。

    在两人对视的瞬间,男人发出一声张扬冷笑,疯癫狂乱的嗓音响彻天际“奇怪,今晚怎么这么热闹各位会欢迎我的加入吗”

    不会吧。

    为什么连这家伙也

    遥远的故事逐渐浮现在脑海,尤浩宇低喃出男人的名字“弹簧腿杰克。”

    早在维多利亚时代,英国坊间就流传有关于“弹簧腿杰克”的故事。

    目击者声称杰克身材瘦高,外表看上去狰狞恐怖,双眼红得让人想起恶魔族裔。他拥有细长的鹰钩鼻与满嘴尖利牙齿,穿着黑色斗篷与形如雨衣的纯白紧身服,双腿则由弹簧制成,飞檐走壁对他来说犹如家常便饭。每当靠近路人,弹簧腿杰克都会伸出锋利的爪子刺向对方身体,行凶后还会一并带走那人身上最珍贵的东西。

    不知道是真是假,许多真凶不明的谋杀案都被安在他的头上,而众多证据显示,弹簧腿杰克对于柔弱的女性情有独钟,通常会选择这一群体下手。

    还真就三英战吕布了呗。

    没了,这回是彻底没了。

    之前还在想着要如何逃跑,现在的尤浩宇已经在很认真地思考,死在哪一位手里会不那么痛苦一点。

    他用尽全身力气不让自己腿软跪下来,还不等看往林妧所在的方向,就被苏泽抖个不停的声音打断所有思绪“姐姐,我们该怎么办”

    林妧似乎也在思考破局方法,过了好几秒钟的时间,才终于轻声应答“别担心。虽然没有像它们那样超乎自然的力量,但我们同时也具备这些怪物所缺乏的东西。”

    尤浩宇呆呆愣愣“那个勇气和爱”

    林妧和蔺和同时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盯着他,仿佛是不想打击他的自尊心,林妧说话时声音更小了点“是情报,关于所有都市传说的情报。”

    顿了顿,又飞快补充一句“少看点正能量电影吧,那些没用的。”

    尤浩宇脸蛋刷地红了。

    都市传说

    之间互不相识,这三位自然也不例外。

    这会儿碰巧撞在一起,怪物们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都对彼此生出了几分畏惧与忌惮的心理,因此没立马就发起进攻,而是进行着短暂的无声对峙。

    也就是趁这个时候,林妧继续低声说“你们想想,温迪戈不具备思考能力,完全是个只懂得不断进食的机器。比起我们,在场的各位里分明有个更能吸引它的食物”

    尤浩宇低呼一声“那个浑身都是蜂蜜的糖

    果人”

    “不错。”她笑了笑,语速很快,“要是见到它对付糖果人,弹簧腿杰克会怎么想一定会觉得温迪戈和我们是一伙的。在对手如此强劲的情况下,他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转身逃跑,要么速战速决,选择我们中间最柔弱的女性下手。”

    她说到这里戛然而止,目光似笑非笑地瞥在鬼一口身上,手里的匕首直挺挺靠在女人脖子前方“而那位女性,又恰好是”

    尤浩宇的心脏不受控制地开始剧烈跳动。

    他深吸一口气,用微弱却坚决的语气回应她“是能把任何生物吞进肚子里的怪物。”

    “宾果。这样一来,我们仅剩的对手就只有温迪戈一个了。”

    林妧满意地拍了拍女人脸颊,拿着刀的右手藏在后者的黑发之下,神色温柔得像是在轻声安慰她“姐姐,你会帮我们对吧如果他逃掉,你的脑袋可就保不住啰。”

    女人有气无力地扯开嘴角,无声笑了下。

    乖乖哦,到底哪个才是反派。

    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她如此希望邪恶势力打倒主角团的。

    加油啊,反派大哥们

    最先发起进攻的,是智商不太高的温迪戈。

    它脑袋里不存在太多战略战术,只明白一味的啃咬与破坏,把距离自己最近的生物统统吞进嘴巴。因为林妧要保持挟持着鬼一口的姿势,所以将它吸引到糖果人身边的任务自然而然就落到了蔺和身上。

    对于一人一怪物突然朝自己冲过来这种事,糖果人是完全懵逼的。

    那男人似乎是在逃离身后怪物的追捕,但如果真是逃跑,应该不会直勾勾往他所在的方向冲毕竟这条街道四处是小巷,任何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不会在逃亡时,往另一个同样恐怖的威胁身边跑。

    这样想来,似乎只有一个可能

    这两个家伙是一伙的,商量好了要一起来对付他。

    真是可笑。他堂堂恶灵,怎么会输给人类和一个瘦骨嶙峋的丑陋怪物,他们要是真想动手,他会让这些不自量力的家伙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地狱。

    眼看那两个家伙越来越近,不知怎地,后面那个灰黑色的瘦高怪物突然鼻翼猛张,在茫然环顾四周后,把视线锁定在糖果人身上。

    男孩本人尚处在浑然不知情的状态,林妧却清清楚楚地知道,温迪戈已经闻到诱人的蜂蜜香气了。

    果不其然,在一声尖利吼叫后

    ,温迪戈瞬间改变目标朝糖果人猛扑。后者被吓得一个激灵,召唤出无数只蜜蜂挡在自己跟前。

    接下来,糖果人见到了他一生的至暗之刻

    那看起来瘦弱无助又没用的怪物细手一挥,直接把成片蜜蜂兼他最引以为傲的武器握在手里,然后张开嘴,一口把它们全吃掉了。

    吃掉了。

    掉了。

    了。

    生吃蜜蜂这家伙不要命了被那么多毒针一起扎,为

    什么它还像个没事人一样

    还没等男孩反应过来,就感到身体一轻,不知什么时候被灰色怪物整个提起,而摆在眼前的,赫然是它冷冰冰的、已然腐烂泛白的嘴唇。

    糖果人“嗨”

    糖果人被吞下肚子的速度快得惊人,温迪戈不过嘴唇一张,就毫不费力地把小男孩整个放进嘴里,整个过程一滴血都没见到,却充满了诡谲与荒谬的惊悚感。

    战斗还没开始就落下帷幕,然而还没等尤浩宇长舒一口气,竟然听见不远处再度传来熟悉的男孩笑声,冰凉又甜腻,每一声都冷冰冰渗进骨子里

    男孩的身体由头发开始,从下往下依次在空气里缓慢显出形态。糖果人的脸上带着轻蔑笑意,得意洋洋地开口“笨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杀死我吗我可是早就死掉了的恶灵啊,不管身体受到怎样的重创,都能恢复如初。”

    真是可笑。

    任何生物都绝不可能无休止地进食,不管那个不知名的灰色怪物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当它无法再吃掉他时,也就是他报复的时候。

    念及此处,男孩止不住地狂笑起来,用悠然自得的目光扫视在场所有人。然而预想中绝望与恐惧的神色并未出现,反倒是那个站在巷子里的人类女人居然笑了

    还是又惊喜又欢愉,笑意从眼底涌上来那种。

    一个不太好的预感悄咪咪涌上心头。

    如果那怪物还真是永远都吃不饱呢

    “永远不会吃完的蜂蜜腌肉”林妧有感而发,真情实意,看向温迪戈时满眼小星星,“此肉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我可太羡慕你了”

    糖果人

    糖果人啊啊啊我可去你的吧碧池

    众所周知,温迪戈的胃永远无法得到满足,只懂得一味吃食,而糖果人不仅浑身裹满甜美蜂蜜,还拥有无限复生的性质,就算被吃得地老天荒,也能一遍又一遍地重塑形体。

    什么叫阴阳相补,什么叫天生一对。

    她原本还担心糖果人消失后,温迪戈会转变目标攻击他们,现在看来,这两位的组合简直是架永不停歇的永动机,压榨剥削一条龙,缠缠绵绵翩翩飞,一生一世永相随。

    你追我赶的禁忌游戏,真是永远都不会过时。

    这样的话对于该如何对付弹簧腿杰克,她似乎有了个更加有趣的想法。

    “先生小姐们,请不要过分转移你们的注意力。”男人桀桀的怪笑声

    顺着夜风飘来,满含着吊儿郎当的意味,“还有我在这儿呢。”

    眼看糖果人又一次被温迪戈吞进肚子里,林妧向远处的蔺和比了个手势。虽然不明白她具体的用意,但青年还是看出,林妧想让他牵制住那个长着弹簧腿的男人。

    他没做多想,当即拔刀冲向杰克,后者被这番又快又狠的动作吓了一跳,狼狈地跃身跳上房顶。

    “抱歉了,我可不想被那个灰黑色的怪物缠上看来今晚必须速战速决。”杰克说罢长舒一口气,挑衅地看他一眼“我想拿的东西,没有抢不到手的,就算是你也拦不住”

    话音落毕,男人凭借身上的弹簧猛然一跳,不过一秒钟的功夫,就从房顶稳稳当当地落到林妧等人身边。

    他明白此地不宜久留,视线飞快掠过在场所有人,最终停留在被怪物吃掉半个身子的女人身上。

    在那一瞬间,尤浩宇想起了这个男人最重要的设定

    抢走受害者珍视的东西。

    那女人哭哭啼啼,怀里紧紧抱着一个微微鼓起的外套,看上去十分珍惜它的模样。

    弹簧腿杰克骨子里热衷于捉弄人,见到别人的宝贝就一定要想方设法抢走。即使被怪物吞进肚子里,这女人居然也要拼命护住外套下的东西,虽然不知道那下面到底藏着什么,但那绝不会成为让他放弃把这玩意抢走的理由。

    弹簧腿杰克夺过外套的速度堪称眨眼之间,只不过一个晃神的功夫,他就已经拿着外套跳到了房檐之上。

    男人笑得张狂得意,一把掀开盖在不知名物体上的外套,声音传遍整个死气沉沉的巷道“哈哈哈,让我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宝”

    话说到一半,连带着他的笑容一起凝固。

    谁能告诉他。

    那为什么会是个逐渐显现在空气里的,眼神凶狠得仿佛下一瞬间就要暴起杀人的,小孩子的头。

    弹簧杰克嗷。

    铺天盖地的蜜蜂一股脑涌向男人脸颊,杰克不像温迪戈那样皮糙肉厚,被蛰得毫无还手之力,脚下一个不稳,直接就从屋顶摔到地上。

    身边没有合适的武器,他只能卑微地举起放在房屋大门口的铁铲和扫帚,顶着肿胀的大脸徒劳驱赶蜜蜂。然而还没等他把蜜蜂全部赶走,就陡然察觉跟前闪过一道黑影,一张再熟悉不过的灰黑色丑脸出现在视野之中

    心心念念的蜂蜜腌肉莫名其妙出现在别人手中,温迪戈以为他在和自己争抢食物,气冲冲地跑来报仇。

    一下子吸引了两个怪物的全部仇恨值,弹簧腿杰克真的好累,好无辜。

    可就像名字显示的那样,他除了一双弹簧腿,再没有其他什么特殊的地方,于是在此时此刻,只能徒劳地拿起铁铲上下挥舞,在漫天飞舞的扬尘里落下一行清泪。

    那舍己为人的品格、拿着铁铲拼命舞动的身姿,江湖人称

    舞铲阶级究极打工仔。

    温迪戈死追着糖果人不放,又把

    弹簧腿杰克当做不可饶恕的仇敌;与此同时糖果人“必须杀掉触碰到自己的外人”的诅咒生效,也一个劲追着杰克猛打。

    三个怪物一时间扭打成一团,是人是鬼都在秀,只有杰克在挨揍。

    是怎样的深情,让它们生生世世水乳交融,不离不弃;是怎样的羁绊,令它们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又是怎样的三角关系,使它们剪不断理还乱,深陷牢不可破的情感纠葛。

    欢迎收看大型都市伦理情感

    剧我们仨。

    三个怪物的声音越来越远,鬼一口也马不停蹄地慌乱逃走,尤浩宇环视一周,不放心地呼了口气“结束了”

    他没想到林妧完全不按计划,居然把杰克交给了另外两个怪谈来对付。

    先是让蔺和转移他的全部注意力,再趁机用鬼一口身上的外套罩住缓慢显形的糖果人脑袋,送到女人手里。

    怎么说呢的确是她的风格,不走寻常路,还有点恶趣味。

    “我有一个不明白的地方,”苏泽摸摸下巴,一副认真求学的好学生模样,“你怎么知道,糖果人一定会在我们附近出现”

    “如果他能满世界到处复活,在第一次显形的时候,就不会出现在距离温迪戈那么近的地方。也就是说,糖果人的复活范围是有限的。”

    林妧斜倚在墙壁上,心情似乎不错“既然复活后无法逃到更远的地方,而他又没办法打败温迪戈,在认为它是我们同伴的前提下,他只能把进攻目标转移到我们身上,以人质作为威胁,换取离开的机会其实不用想这么多,要是抓不到糖果人,直接让鬼一口把杰克吞掉就行了,只不过看起来没那么有趣。”

    所以这位还是在想着怎样才能更好玩。

    不愧是她。

    “既然怪谈协会想出动所有都市传说杀掉我们,”林妧说着轻轻扬起唇角,眼底闪过一丝玩味,“那反过来,我们也同样能利用这些怪物把他们的老巢掀个底朝天。”

    她的声线虽然还是平日里的清澈柔和,却不知怎地带了股若有似无的冷意,把夜里的风沉甸甸压下去“游戏嘛,就是这样才有意思。对吧”

    作者有话要说有小姐姐想看大天狗,下一章带他玩

    我说快结束是指的这个副本啦hhh不是整篇文嗷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