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7 章 都市传说之夜(十五)
作者:纪婴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最新章节     
    第87章

    怪谈协会超强却非常谨慎。

    碍于“协会不能插手比赛进程”的规定,除开权限最大的会长蔺和,所有人都不能迈出444号别墅一步。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协会成员们在别墅附近布下天罗地网,各种杀机重重的都市传说云集于此。不说实力强劲的天狗与瘦长鬼影,单单是被守在别墅门口的相柳看上一眼,就足以让入侵者吓得落荒而逃。万一有人自投罗网,只可能有来无回。

    所以说。

    为什么相柳会亲自把上锁的大门撞开,身后还跟着那个瘟神一样的林妧啊啊啊造孽啊,夭寿啊会长也乖乖跟在她旁边像个保镖啊

    蛇怪的入侵带来一股难以名状的腥臭气息,一瞬间便吸引了大厅里所有都市传说的目光。不少异形怪状的生物骂骂咧咧转过身,在见到相柳的刹那迅速闭上嘴巴,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逢人就问“我美吗”的裂口女不说话了,拿着剪刀化身托尼老师,顺手给身旁的无脸人剪了个子弹头;

    正打算把臭味源头大卸八块的吸血鬼骂到一半就安静如鸡,左右张望无果,为了掩饰内心慌张,干脆咬破自己的手腕开始喝饮料;

    已经伸出爪子露出獠牙的猫脸老太太浑身一僵,怯怯缩回正要往前抓的手掌,拿到嘴边舔了一下,发出一声年迈又沧桑的“喵呜喵呜”叫。

    “果然有很多。”九个脑袋一起笑,刺耳的叫喊声划破静谧夜色,像一阵尖利钢针,径直刺向在场所有怪物耳膜,“都是我的”

    今晚,是当之无愧的怪谈之夜,死亡之时。

    在往后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里,都市传说们都将再度想起被九头蛇怪支配的恐惧,如同不可摆脱的梦魇牢牢缠绕心底。

    随着相柳的一声尖叫,所有蛇身开始分别往不同方向猛扑,腥臭的腐烂气息与狂妄嗤笑一并把空间填充得密不透风,一时间分不清是在别墅还是地狱。

    上一秒还商量着要怎样虐杀人类的怪谈们落荒而逃,求饶声、哭喊声与骂娘声响成一片,吵得林妧轻轻捂住耳朵。

    “这就是相柳的力量。”

    尤浩宇被眼前景象惊得面无血色,他还没从相柳带来的阴影中脱身,因此说话时抖个不停“妧姐说的不错,真是牌面啊。怪谈协会的人作茧自缚,这下估计连他们的大本营也保不住了。”

    “别墅里应该藏有暗道,只要找到它,我们距离怪谈协会也就不远了。”林妧吸了口气,“希望他们拥有能让我们都活下去的方法。”

    她说罢饶有深意地看一眼蔺和,后者察觉到这道视线,刻意仓促避开。

    打从刚见面起,她就开门见山地询问蔺和关于怪谈协会的问题,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对此从来都缄默其口,不肯透露任何信息。

    究竟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让她知道的或是说,不能对参赛者透露任何深层信息,这也

    是怪谈协会的一种强制性规定吗

    都市传说们在相柳追逐下,都忙着头也不回地跑路,根本来不及对他们发起任何形式的进攻,因此众人轻而易举便到达了大厅角落的房间门前当初会员们就是进入这里后,才莫名其妙地不见了踪影。

    还没推门进去,苏泽就下意识露出了极为嫌弃的表情。

    十分诡异的一点是,房间门口的空地上摆满了密密麻麻的白色蜡烛,数量之多,几乎让人无法下脚走进屋内。

    蜡烛大概有几十甚至上百根,被凌乱摆放成一个歪歪扭扭的实心圆形状,它们显然都曾被点燃过,此时却已经全部熄灭,惨白的烛身与墙壁相互映衬,为整个空间平添许多阴森荒凉的气氛。

    苏泽浑身恶寒,把视线从地面挪开“这什么玩意,我密集恐惧症都犯了”

    “这应该是日本那边的经典怪谈,百物语。”

    林妧耐心解释“有个名叫青行灯的妖怪会召集人们在夜里讲百物语,也就是一百个关于妖魔鬼怪的怪奇故事。在讲故事之前,要在房间里点上一百根蜡烛,每讲完一个故事就吹灭一只。听说青行灯之所以这样做,是想要汇集众人之力化为巨大的能量,从而开启人间和阴间互通的大门。当最后的蜡烛熄灭时,会发生难以想象的恐怖事情,所以说完第九十九个怪谈后,一定要记得留下最后一根蜡烛不能吹灭,然后大家继续围坐在一起等待黎明到来。”

    “通往阴间的大门”尤浩宇心头一动,打了个哆嗦,“参加那一届比赛的人真惨,肯定会遇到妖魔横行的场面吧。”

    他话音刚落,身后居然响起一阵从没听闻过的女人笑声。

    与林妧清澈悦耳的声线不同,那声音幽美沙哑,如同一杯醇香微苦的咖啡,轻飘飘萦绕在耳畔时,像是猫爪挠在耳膜上。

    “没有那么可怕哟。虽然阴间的大门的确会打开,但我也并不是恩将仇报的人。”脖子上笼罩着突如其来的冷气,尤浩宇不敢回头,直愣愣地听女人继续说,“只要拿起第一百根蜡烛许愿,我就可以实现那个愿望。那些人没这个福气,你想要试试吗”

    实现愿望

    想起妈妈的病,尤浩宇迅速扭头。

    不是想象中龇牙咧嘴的骇人怪物,站在他身后的年轻女人容貌秀美温和,一袭淡青色和服勾勒出修长身形,一言不发地笑着与他对视时,像极了霓虹国漂亮的女明星。

    见少年转身,她缓步走到前者跟前,莹白如玉的右手从和服长袖下

    略微探出,递给他一根所剩无几的白色蜡烛。

    不等尤浩宇回答,身旁的蔺和便沉声开口“别理她。青行灯的最后一根蜡烛虽然能实现心愿,却也会在愿望实现的同一时间夺走许愿人的性命。”

    青行灯只笑,没说话。

    “既然能实现任何愿望,”林妧若有所思,不懂就问,“如果我的心愿是希望自己能长生不老,那会怎么样”

    “不可以哦。”女人听罢微微一笑,似乎对她产生了些

    兴趣,“唯独是与许愿人性命相关的愿望,这根蜡烛无法实现。”

    也就是说,只要用上这根蜡烛,无论将来会得到金山银山或是无上功名,那人都注定无法享受。至于牺牲自己的生命,去为别人许下愿望

    这样的买卖无论怎么想都不太划算。

    “真没意思。”

    林妧轻轻按住尤浩宇右手,拿过他手里的蜡烛,用另一只手把他往前推着走“这种东西还是丢掉为好,留下来也没什么用处姐姐,这玩意还是推销给别人吧。”

    眼看苏泽已经打开了房门,尤浩宇乖乖点头,顺着林妧的力道往房间里走。

    与室外喧嚣混乱的景象截然不同,这个房间里安静得恍如时间凝固。环顾四周只有一片空空荡荡的白色墙壁,让人看得心里发堵。

    林妧心情不错,干劲十足“与蔺和一样,怪谈协会的成员虽然并非人类,却一定也要受物理法则的制约,不可能进行空间移动。这个房间里肯定存在密室或密道,只要找到它,我们就能找到协会成员藏身的地方。”

    她说的不错。

    蔺和把目光悄悄放在身旁小姑娘的侧脸,说不上此时是欣慰、骄傲还是失落悲伤。

    就这样静静地看了好一会儿,在林妧即将转过身时,青年终于用云淡风轻的口吻问她“今晚玩得开心吗”

    完全没头没脑的奇怪问题。

    林妧茫然转身,与他的视线在半空相撞。

    没有任何征兆地,蔺和居然朝她笑了一下。

    自从两人相遇,他便一直保持着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的高岭之花形象,一张脸虽然漂亮,却从来都冰冷得如同雕塑,没有多余表情。哪怕有几回嘴角轻轻勾起来,也是极为内敛且拘束,转瞬即逝得好似一阵风。

    这是林妧头一回见到他脸上出现毫不掩饰的笑,像是春天清澈的水流从唇角荡漾而出,勾勒起柔和弧度。然后笑意一点点向上蔓延,最终淌入青年的深邃眼眸,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中点亮一束幽幽微光。

    在周围死气沉沉的阴森环境下,这个温柔纯粹的笑容显得格外突兀与不合时宜,满带着许许多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让林妧微微一愣,懵懂地眨眨眼睛。

    不对劲。

    不仅是蔺和的笑,他问的那句话也同样奇怪,根本就毫无逻辑。

    林妧微微张口,然而话语还没从喉咙里出来,就毫无防备地感到身后传来一阵剧痛

    蔺和不知怎地突然抬起右

    手,侧掌不偏不倚砸在她后颈上。

    疼痛如同迅疾电流,从被击打的颈椎猛然上窜,以闪电般的速度抵达大脑深处,击碎所有尚且清醒的意识。来不及与他说上最后一句话,她便眼前一白,浑身无力地闭眼昏倒过去。

    完完整整地目睹这一幕,尤浩宇惊呆了。

    苏泽被吓得安静如鸡,一动也不敢动,半晌才壮着胆子问“会长,你、你被妖怪附身啦”

    蔺和没有立刻回答他的发问,而

    是一把揽过林妧肩膀,让她不至于摔倒在地,然后耐心将后者扶到墙角处坐好。

    再抬头看向二人时,浅浅笑意尽数散去,脸上又恢复了一直以来毫无表情的冷峻神情。

    他的声音冰冷得可怕,其间外露的杀气再明显不过,缓缓响起时,每个字都硬邦邦地锤在耳膜上“一切都该结束了。”

    尤浩宇比苏泽胆子大一些,满脑袋浆糊地颤声开口“会长,什么要结束了你没事吧为什么要打晕妧姐”

    被黑色卫衣包裹的蔺和安静站在昏暗角落,浑身上下萦绕着凶戾与不详的气息。他定定看了两人好一会儿,沉声开口时听不出有什么情感波动“都市传说之夜,其实是一场献祭。”

    他答非所问,语气阴沉得可怕,两人极快对视一眼,一言不发地听他继续陈述。

    “人类关于都市传说的脑电波汇聚成意念体,从而创造出对应的各种生物。但意念体受限颇多,不仅没有实体,一旦传说的热度逐渐减退,过少的脑电波不足以维持形态,意念体也会随之消失。为了让都市传说成为真正存在的实物,而非依赖人类的意识存活,怪谈协会应运而生。”

    苏泽听得一头雾水“什么脑电波,什么意念体”

    “大概就是,”尤浩宇小声解释,“当很多人相信某个事物存在的时候,他们的意识就能真的把那东西创造出来;可一旦这个事物慢慢没了热度,相信它存在的人越来越少,它就会随之消失。”

    蔺和打量一番两人的神情,微微垂下眼睛“怪谈协会的规矩,是在异次元空间里展开祭祀,十三个人召唤出十三个都市传说,然后以召唤者的性命为代价,换取传说成真也就是说,召唤者与他写下的都市传说,这两者之间注定只能存活一个。”

    苏泽头一回听他说这么多话,等费力把这段话消化完毕,才终于总结出一个意思

    蔺和与林妧,只能活一个。

    “你”

    苏泽面色惨白,声音抖成筛子“你要杀了妧姐”

    “不是。”

    蔺和神情淡淡,细长眉眼轻轻一瞥,如同一片羽毛划过林妧脸颊。他的声音同样轻柔,却带着几分笃定的、不可置疑的决意,像是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现在这样就好。”

    两个少年人同一时间愣在原地。

    “所有参赛者只能存活一个,这只是我们为了能让更多都市传说完成献祭,人为立下的规矩,并非协会的既定法则。”蔺和垂下眼睫

    ,似乎极轻极淡地笑了笑,“都市传说之夜会在早上六点钟准时结束,等她醒了,你们就一起离开吧。”

    “可是那样的话”苏泽说话时带了几分迟疑的味道,煞白嘴唇抖个不停,“虽然林妧姐姐能活下来,可你也会因此消失啊幸存者写下的怪谈会因为没有得到等量交换的筹码而彻底消失,这是你亲口告诉我们的,不是吗还是说”

    他停顿片刻,不敢置信地皱起眉头“你已经决定好了,要豁出性命保

    护她这也太冲动了如果大家坐下来好好商量,说不定能找到活下来的方法。”

    “这不是一时冲动。”

    蔺和从口袋里拿出小刀,银白色金属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瘆人,像极了他冷冰冰的语气“打从一开始,我就已经下了决定。之所以陪你们走到这里,只是想让她开心我就是会长,难道还不了解协会的规定么”

    尤浩宇皱紧眉头“可你”

    “我”

    青年自嘲一笑,眼底阴沉得有如深渊“和协会一样,我也是被凭空造就的产物。像我这种人,其实从来没有真正地存在过,消失了也不可惜。”

    怪谈协会,本身也是一个怪谈。

    协会里的所有人都没有过去,更谈不上拥有什么未来,打从刚出现起,就注定了只是月复一月举办都市传说之夜的工具。

    曾经的他活得像个机器,不仅从未体会过何为朋友、家庭与爱人,甚至连人类最基本的情感都少得可怜。

    直到今天夜里,某种陌生的情绪陡然填满心底,蔺和有生以来第一次离开那栋老旧的别墅,不再透过监控摄像头,而是亲自踏上曾经看过无数遍的街道。

    他开始笨拙地学习如何与其他人相处、如何与怪物战斗,以及,如何习惯心底涌动的那股陌生情愫。

    即便全部都是虚假,即便林妧把他留在身边,只是单纯地想要利用,可与她行走在夜间街道上的感觉

    真的很不错。

    尤浩宇不说话了。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蔺和居然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有了必死的信念。哪怕知道自己会在最后关头死去,却还要陪他们一路走过来,从来都佯装成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这未免也太

    太过悲伤了一点。

    苏泽的视线不断来回于两人之间,声音低不可闻“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蔺和没有回答。

    答案不言而喻。

    死寂一点点从静止的空气里生长蔓延,如同令人窒息的水流,把在场所有人一并吞没。

    最先打破沉默的居然是尤浩宇。他低低垂着脑袋,原本清澈的少年声线被压得沙哑低沉“妧姐要是知道了,一定会”

    他话没说完,忽然听见身旁的苏泽猛地倒吸一口凉气,似乎是极为惊讶的模样。隐隐约约意识到什么,还没等尤浩宇转身一探究竟,就听见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响起

    “说什么要让我开心如果

    有人因为我而死掉,我可不会有任何快乐的情绪。”

    “妧姐”

    心脏不受控制地扑通扑通剧烈跳动,尤浩宇猛然抬起脑袋,正对上一双亮莹莹的桃花眼。

    “还有,什么叫从来都不存在啊。”

    林妧从墙角站起身,手掌轻轻揉了揉被蔺和击打过的后颈,目光颇为无奈地凝聚在他脸上“刚见面时你凶巴巴地想要杀掉我;和酒吞童子战斗时,你即使被反噬到半死也要硬撑着挡在最前

    面;遇上天狗后,你帮我挡下那一道重击;最最重要的,还有你不久前打我的那一掌今晚发生过的所有事情,我可是全都有好好地记在脑袋里哦。”

    在青年惊诧的目光下,她笑着说完最后一句话“如果非要说它们从没发生,实在太残忍了。”

    “林妧姐姐”苏泽瞪大红彤彤的眼睛,差点哭出声音,“你没事吧”

    “不用担心。由于某些意外,我的身体和常人不大一样。”她说着把目光凝聚在蔺和身上,笑容更明显了一些,“其实那种力道的打击根本对我造成不了太大影响,你下手还是太轻。因为我想看看你究竟打算做什么,所以将计就计假装昏倒,稍稍骗了你一下,抱歉啊。”

    完全没有诚意的道歉。

    不过也正是她的风格。

    面对林妧时,蔺和的神情虽然依旧淡漠,却少了许多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傲,语气也不自觉地柔和下来“你不应该醒的。”

    “又不是在演苦情剧,不要摆出这么伤心的表情。”她看一眼双目通红的尤浩宇,给了后者一个安慰性质的笑,继而又把视线转向蔺和,“时限是六点钟,六点钟到的那一瞬间,如果我还活着,你就会消失,对吧”

    还没等对方回话,她又接着补上一句“如果我刚好在六点钟死掉,到那时你既要死去,同时又不该死去事情会变得怎么样”

    蔺和略微皱眉。

    这个方法从未有人尝试,协会里也没有相应规定。毕竟不会有谁能精准到分秒地迎接死亡,更不会有谁会为了一个都市传说而以身试险,放弃自己的性命。

    “看来你也不知道啊。”

    林妧说话时照旧弯着眼,漆黑瞳孔在灯光下映出明晃晃的光晕,看上去温柔又狡黠。她停顿片刻,含着笑轻快出声“既然是游戏,为什么不来挑战一些更有趣的玩法呢”

    蔺和愣了一下。

    他本来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没想到林妧中途醒来,更没想到她会垂下脑袋,从口袋里拿出某个似曾相识的东西。

    纯白色的蜡烛,因为曾经燃烧过,只剩下小半部分身体

    那是百物语留下的最后一根蜡烛。

    她嘴上劝说尤浩宇务必把它丢掉,却不知什么时候将其带在了身边。

    “林妧,停下”

    意识到她即将会做出什么事情,青年少有地露出了急切的神情,迈步径直向她走去,然而林妧的声音无比清晰地响在耳边,如同流水敲击岸

    边石块。

    她双手握着蜡烛轻声说“我会在今早六点钟准时死去,这是我的愿望。”

    原本已经熄灭的蜡烛倏然亮起,黯淡的昏黄火光飘摇不定,映亮她漆黑的眼睛。林妧与蔺和对视一眼,在后者即将把蜡烛夺走的刹那快速吸一口气。

    然后吹灭了它。

    之所以许下这个愿望,是出于许许多多的考量。

    青行灯曾告诉她,愿望不可以是关于“让许愿者本人继续活下去”,所以没办法许愿她和蔺和同时存活;如果说出“让蔺和活过六点钟”一类的愿望,无论出于百物语还是怪谈协会的规则,林妧都必死无疑。

    要想让他们都能活下去,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归根究底,只能利用两种法则之间的博弈与互斥。

    按照协会祭祀交换的规则,当林妧成功存活到都市传说之夜结束时,蔺和会在早晨6:00被彻底抹杀;

    可一旦百物语的诅咒生效,她将于同一时间的早晨6:00死去,以此为筹码,蔺和也就不会消失。

    在六点钟的那一瞬间,他们两人将形成极端矛盾的悖论,无论谁生谁死,遵循其中一项规则的同时,都绝对会违背另一条不可违背的铁律。

    这个愿望祸水东引,将原本属于蔺和与林妧的矛盾转移为两个都市传说之间的对峙,而协会与百物语同为怪谈,在能力上应该并没有强弱之分。如今的情形就如同量子物理学中薛定谔的猫,一切未来的可能性都处于双重叠加状态,当时机一到,他们既死又活,到时候究竟会变成怎样的局面

    真是让人无比期待。

    蔺和明显生了气,一把夺过她手里的蜡烛,向来无波无澜的双眼中隐约映出微弱火光。

    但他不擅长发脾气,更不会对林妧发脾气,这股怒意被迅速压回眼底,到头来也不过轻轻斥责她一句“胡闹”

    “别生气别生气。”林妧双手合十,试图安抚他的怒气,“虽然我们有可能全部完蛋,但还有一半的几率活下来啊。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已经足够让我们放手搏一搏。”

    蔺和皱着眉看她,硬邦邦地反驳“你之前活下来的几率是百分之百。”

    林妧不甘示弱,马上接话“可你是百分之零啊。”

    她停顿一下,抬眸咧开嘴朝他笑“我愿意把百分之五十的生命分给你,千万不要辜负它。”

    把百分之五十的生命分给他。

    这是这是什么话。

    蔺和极快地眨了几下眼睛。

    他破天荒地感到了类似于惊慌失措的情绪,几乎不晓得应该如何面对她。心脏跳动的速度似乎越来越快,每一次跃动都似乎要冲破喉咙,让他紧张得无所适从。

    良久,青年终于顺从地垂下眼睫,发出一声无奈的低笑“你还真是胆大。”

    “过奖。如果胆小的话,我也不会接下手头的这份工作。”记住x

    s

    似乎想到什么,林妧匆匆扫视一遍苏泽与尤浩宇,用无比温柔和善的语气说出无比匪夷所思的惊悚台词“对了,一直没有向大家进行过自我介绍。我任职于歧川市异常生物收容所的特遣队,之所以来参加都市传说之夜,是为了把蔺和带回去吃牢饭。”

    蔺和与苏泽身为与世隔绝的都市传说,对“特遣队”这一存在并没有太多完整的认知,只有尤浩宇听罢露出一副三观尽毁的表情,眼睛和嘴巴都张成大大的圆形。

    如今异种遍地,负责收容高危生物的特遣队自然成为了无数青少年的崇拜对象,正值青春期的尤浩宇也不例外。

    特遣队神龙见首不见尾,基本没在公众面前露过面,他曾经与朋友彻夜长谈,最终总结出特遣队成员的大致形象185及以上的大块头,浑身雄健肌肉,出任务时穿着高级防化服,随身携带又酷又拽的枪械武器,怎么炫酷怎么来,跟电影里的反恐精英差不多。

    结果,但是,然而。

    这个长相漂漂亮亮、身材纤细的小姑娘是怎么一回事啦虽然林妧的身手和头脑的确出色得不可思议,但果然还是让幻想全都破灭掉了

    啊,不对,应该是“让人对特遣队更加有幻想了”请问那里全都是好看的小哥哥小姐姐吗

    “不过比起出任务,我对烹饪更在行哦。”林妧被他夸张的神态逗得噗嗤笑出声,“如果这次能一起活着出去,我就请你们吃大餐。”

    “所以,”尤浩宇总算抓到了一丝盲点,原本碎裂的三观被拼凑了一丢丢,“妧姐你是特遣队里的厨师”

    林妧不假思索“是啊,顺便兼任队长。”

    尤浩宇

    尤浩宇当我没问。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完了感谢在2019112207:42:032019112422:46: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叶执暮、安洧杉、七月初七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柳色35瓶;千堇25瓶;20瓶;胡雯茜15瓶;aanda5瓶;小小諸葛3瓶;19258866、36879956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