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7 章 遗落童谣(五)
作者:纪婴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最新章节     
    第97章

    发现有外来者闯入森林时,蓝胡子正和往常一样,在树影阴翳间悄然穿行。

    忽然不远处的树丛晃悠一下,随即传来窸窸窣窣的微弱声响,当他警惕地循声望去时,见到一张陌生的漂亮面庞。

    那是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小姑娘,头发是夜空一样深沉的黑色,桃花眼微微上挑,漆黑瞳孔在日光下反射出黑曜石般莹亮的光。

    身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少女杀手”,他很少见到这样的眸色。本来就高涨的杀意在看清那姑娘的模样后瞬间达到顶峰,促使蓝胡子握紧蛇皮袋,一步步向她悄然靠近。

    她似乎在四处寻找着什么,因此并没有发现藏匿于阴影中、逐步逼近的高大男人。等脚步声越来越响,覆盖在地面上的修长黑影几乎将她全然笼罩,那女孩终于后知后觉地回头

    然后被闷头一盖,径直装进了巨大的蛇皮袋里。

    “不用挣扎了,没用的。”

    感受到袋子里剧烈的晃动,蓝胡子得意一笑“这个口袋被赋予了魔法,就算是神仙在世也没办法主动挣脱你也别指望出声求救,虽然袋子里能听见外面的声音,但你的声音是绝对无法传出来的。”

    他今早醒来还想着,不知道能不能遇上个漂亮的小猎物,没料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送上门的好处,不接下实在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蓝胡子心满意足地系紧袋口,正打算回家好好思考该如何处置这小姑娘,却被不远处一阵喧闹的人声打断了兴致

    从小径尽头快步走来三个人,分别是高大健壮的成年男人、身形消瘦的男孩子与戴着大红色兜帽的金发小女孩,这伙人好像也在四处寻找什么东西,他凝神屏息,隐约听见他们嘴里不停喊的“林妧”两个字。

    然后是一声无比清脆响亮的女孩声线“快看那边,是蓝胡子”

    小红帽最先发现了站在路旁的陌生中年男人,吓得双腿一抖,紧紧拽住陆银戈衣摆。

    这个世界里的蓝胡子,很明显结合了蓝胡子与费切尔的怪鸟两个故事里连环杀人凶手的形象特点,既长着对深蓝色的显眼八字胡,手里还拿着能把任何人轻易装进去的蛇皮袋。

    从外形上看,他只不过是个稍微有点古怪的中年男子。蓬松杂乱的金色长发被胡乱绑成低马尾,瘦削的脸颊没什么血色,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身上穿着套老旧的贵族服饰,如果仔细辨认,能在阳光下隐约看出几丝早已凝固的血迹。

    最引人注目的,大概还是他手里那个被塞得圆圆鼓起的巨大蛇皮口袋。

    “那口袋里好像装了人。”

    被装在口袋里的生物不停挣扎,模模糊糊地显露出大致人影,小红帽后退一步,声音小了许多“不会是林妧姐姐吧她一个人在前面探路难道恰好遇上蓝胡子,还被装进了袋子里”

    原来口袋里的姑娘叫林妧。

    蓝胡子冷笑

    一声。什么爱丽儿,什么苏菲,什么爱莎,这些名字都太简单又大众,等他把这女人带回自己的城堡,一定要给她取个绝世无双的名号血丽魑魅jq安塔利亚梦薰魅蔷薇玫瑰泪。

    “你说的林妧,”他慢悠悠开口,“是不是黑头发黑眼睛,长得挺漂亮,穿着长裙子不巧,那姑娘刚被我装进袋子里,你们恐怕连最后一面也见不成了。”

    陆银戈收敛神色,低声回应“把她放出来。”

    “这口袋只能由我来解开,要想让她出来”蓝胡子斜睨他一眼,笑得愈发猖狂,“那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本来以为只能猎捕到一个猎物,你们非要全体送上门,那我也只好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他说完便把蛇皮袋丢在一旁,掏出怀里的匕首向众人猛冲。

    陆银戈把两个小朋友护到身后,深棕色瞳孔中隐约溢出丝丝缕缕血一样黯淡的猩红。

    他一直没出声说话,阴戾的神色说不清是出于愤怒还是担忧,直到对方冲到跟前时,青年毫不避让地迎面抬手

    他的动作快得无法用视线捕捉,即使面对着蓝胡子几近癫狂、力拔千钧的挥砍,居然也能避开大多数袭击。令人眼花缭乱的缠斗只不过持续了两分钟不到,还没等明川与小红帽从惊愕中缓过神来,就望见陆银戈无比精准地握住蓝胡子手腕,然后沉着脸猛然一扭。

    伴随着骨骼碎裂的咔擦声响,所有人都听见他强忍着怒气的微哑声线“放不放人”

    一个是从小学习各类擒拿术的特遣队成员,一个是从来都只靠本能杀人的中世纪贵族,两者相遇,无比悬殊的实力差距不言而喻。

    蓝胡子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他看出眼前的男人不好对付,但他在处于弱势的同时,也拥有着对方无法比拟的力量

    糖果屋的主人,那位名叫“奥利维亚”的魔女与他在很早之前就达成了合作关系,并因此给予了他复生的魔法。不管身体受到多么严重的创伤,哪怕没了生命体征,都能在一段时间内恢复原状。

    他绝不可能向这些低劣的家伙求饶,要想战胜眼前的对手,一共有两个方法。

    一是通过不断的复生逐渐消磨对方体力,等他渐渐感到疲累,再一鼓作气将其秒杀。但那样会让自己一遍遍重复难以忍受的疼痛,属于下下之选。

    二是立刻召唤奥利维亚,借助她强大的力量击溃敌人身为魔女的合作者,要想将其召唤到身边,只需要大声念出她的名字。

    蓝胡子是个聪明人,因此当被陆银戈狠狠推倒在地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二种方法。

    “你们别得意”

    衣着凌乱的中年男人深吸一口气,用尽全身力道声嘶力竭地喊“为了狩猎你们,我早就做好了十全的准备。出来吧奥利维亚”

    叫完她的名字,还非常应景地补充了句“老子不是一个人,哈哈,没想到吧”

    蓝胡子差点岔气的狂笑声绵延不绝,似乎永远没有停下来的时候,或是说,只有等奥利维亚出现在身旁,他才会停止狂笑。

    就和影视剧里奸计得逞的反派一样。

    天边的云朵晃晃悠悠,鸟雀叽叽喳喳地四处乱飞,周围满是寂静,端的是一派其乐融融的祥和景象。

    忽然有一阵晨风吹过,卷起几片掉落在地上的树叶,其中之一无比轻快地扫过男人脸颊,平添几分苍凉之感。

    虽然但是,并没有人对他的召唤做出任何回应。

    陆银戈

    陆银戈“虽然你的确挺不是人的。但现在,你是在搞笑”

    蓝胡子感到了一点小小的尴尬。

    这回他的声音软了些,带着迟疑语气慢慢开口“呃奥利维亚”

    风萧萧兮易水寒,奥利维亚一去兮不复还。

    所有言语都在单薄的空气里逐渐稀释,四周寂静地可以听见风吹过树叶的声音,只有蓝胡子顶着张异常难看的便秘脸,一遍遍徒劳叫着“奥利维亚”

    如果要追溯魔女本人的去处,需要让时间退回到一小时之前。

    “所以说,蓝胡子和糖果屋的主人达成了合作关系”

    林妧坐在斑驳树影之下,目光柔和地垂眸望着明川。

    他的记忆只恢复了零星几点,照样想不起来孤儿院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唯一存留有印象的,是一些关于森林里怪物的信息。

    要想回忆蓝胡子与糖果屋的线索,他就势必会记起之前无数次的死亡,眼看着男孩的眉头越来越紧,林妧沉默着伸出手臂,轻轻将明川的双手握在掌心。

    她的动作温和且缓慢,女性柔软的手心带来令人安心的触感与浅浅热度,顺着皮肤慢慢内浸,直至把暖意带往心底深处。

    明川微微抿唇,脊背终于不再颤抖“是的,他们两人不管是谁先抓到我,都会邀请另一个一起把我杀掉。有次我侥幸用匕首重伤了蓝胡子,没想到他只不过大叫一声,魔女就出现在房屋门前。”

    陆银戈思索片刻,低声开口“他们俩实力如何”

    “魔女应该要强一些。她不仅精通许多违背物理法则的魔法,而且无论如何都不会真正死去,哪怕受到致命伤也能在一段时间后恢复如初。要想硬碰硬,胜率应该很低不过我发现,因为上了年纪,魔女的视力很弱,不太能看清眼前的东西,如果偷袭的话,或许可以短暂制住她。但与之对应的,一旦等她醒来,我们就会遭受更为猛烈的报复。”

    明川说着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蓝胡子力气很大,用长刀和匕首作为武器,和魔女一样,他的伤口也会很快自行痊愈。需要注意的是,他身上时时刻刻都携带着一个蛇皮袋,只要套在某个人脑袋上,那人就会被瞬间装进去。”

    “不死的魔女和变态杀人狂”灰狼重新带上另一副小女孩面皮,保持着瑟瑟发抖的姿势,“这这这绝对没法打吧”

    有没有搞错,这么可怕的怪物居然和她生活在同一片森林,而且根据林妧的话来看,她和这群人原本还是属于同一个级别的boss

    现在自觉退群还来得及吗

    “安心啦,安心。”

    林妧仍然保持着轻轻的淡笑,视线没离开明川的眼睛“所以,只有蓝胡子能召唤魔女,后者无法直接让蓝胡子出现在身边,对吧”

    明川点点头。

    “魔女被杀死之后,必须要经过一段时间才会苏醒,对吧”

    明川点头“大概是半个小时。”

    “最后一个问题,”她转而望向安静如鸡的小红帽,弯了弯眼睛,“你的易容挺全套啊,不仅是长相,居然连声音和头发也都能改变。要说的话,你的技术这么熟练,制作那些面具的速度应该不慢吧”

    小红帽下意识点头,随即愣怔一瞬“什、什么意思”

    “魔女视力很差,只要偷袭的话,获胜几率非常大在原著里,她就是因为看不清锅炉里的情景,探头进去后被葛雷特直接推进了锅炉中。我们可以提前制作好人脸面具,趁她失去意识盖在脸上,再把她随便放在森林里的某个地方。”

    林妧笑了笑“蓝胡子无法随叫随到,而魔女又受到了不明人物的袭击,身为合作伙伴,她醒来后很大概率会”

    “去找蓝胡子帮忙”

    明川双眼一亮,声调罕见地明朗了一些“但那时她完全变了模样,一定没办法被认出来。而且蓝胡子最擅长偷袭,遇见陌生女人时会直接绕到她身后,迅速拿袋子套住对方头部。”

    “而因为魔女视力很差,看不见逐渐接近自己的蓝胡子”小红帽还是呆呆愣愣的表情,“所以还来不及表明身份,就会被装到袋子里。”

    “宾果”林妧笑意更深,“到那时候,咱们再上演一出精彩的离间大戏这就要看各位的演技啦。”

    前因后果大概如此。蓝胡子心心念念想找到的魔女奥利维亚,其实早就被他亲手套进了袋子里。

    然而事件的男主人公对此一无所知,唯一知道的消息,只有约定好出现的同伙莫名其妙不见了踪影,大概率是丢下他拔腿跑掉了。

    “你口中的奥利维亚,不会是那个住在糖果屋的老阿姨吧”

    小红帽添油加醋,好不快哉,在今天,她就是属于自己的奥○卡影后“她被我们痛扁一顿,哭着喊着说再也不会掺和跟我们有关

    的事情她没有告诉你这件事吗你被同伴抛弃了吧,大叔。真可怜啊”

    “居然临阵脱逃可恶,我就知道那女人会在关键时候掉链子只不过是个又丑又没用的老太婆,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吗”

    他的咒骂久久无人回应,只有被装在蛇皮袋里的人开始了疯狂扭动。蓝胡子朝袋子上啐一口唾沫,满脸不耐烦“动什么动等我把这群人解决,就让那个疯婆子进去陪你。”

    陆银戈安静看戏,

    半晌后缓声插话“你们俩不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么”

    “朋友别开玩笑了。”

    蓝胡子又踹了一脚蛇皮袋,借此发泄心头源源不断的愤怒“要不是因为糖果屋能吸引足够多的人类,我才不屑和她扯上任何关系。那女人自私贪婪又懒惰,眼神还贼不好使,实力和我根本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充其量只能算是我狩猎的工具而已。我只想利用她,没想到她居然真情实感地把我当做伙伴,真是蠢死了”

    这段话引起了袋中女人的激烈反抗。

    他以为自己惨遭同伴背叛,心情本来就低落到谷底,这会儿看见俘虏如此嚣张,气冲冲地又踹了她两脚“哟,求饶啦,害怕啦之前不是挺倔的吗,现在怎么扭得这么厉害”

    围观的小红帽强忍着笑意,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大叔,你下手太重了,人家好歹是个女孩子啊。”

    “女孩子我专门杀女孩子”

    男人兴致勃勃地抚摸着两撇蓝色的八字胡,眼底露出几分狠戾的神色“哪怕是大名鼎鼎的魔女奥利维亚,也照样是我的猎物之一。别说是简单地踢上一两下,就算把那个叛徒的身体当做蹦蹦床在上面左右横跳,我也干得出来”

    还“当做蹦蹦床左右横跳”,蓝胡子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自寻死路”了。

    而是开着灵车去漂移,末了还嫌不够刺激,放了dis在人家坟头蹦迪。如果让他知道,袋子里被百般折磨的俘虏正是奥利维亚本人

    那时的场景绝对是幅世界名画。

    “真的吗”

    一道陌生的女音传入耳中,蓝胡子不甚在意地扭头望去,没想到居然看见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

    林妧从树林阴影中慢悠悠走出来,扒掉发丝间的树叶。她心情不错,说话的语气也因此显得格外轻快“先不说你能不能打败魔女,此时此刻能不能战胜我们都是个未知数吧。”

    “怎么,你以为我会怕你不过是个不值一提的手下败将,怎么,难道还想被我装进袋子里现在就让你尝尝二进宫的滋”

    他说得正上头,桀桀怪笑与嘶哑声线一起从嗓子里蹦出来,然而还没等最后一个字出口,整个人就面色僵硬地呆愣在原地。

    等等。

    既然林妧在这里那现在袋子里的人是谁

    联想到奥利维亚无法被召唤,一个天马行空的惊悚念头慢慢浮现在脑海。

    马。萨。卡。

    蓝胡子面

    无表情,浑身一抖。

    然后故作镇定地弯着身子低下头,伸出颤颤巍巍的右手,解开绑在蛇皮口袋上的麻绳。

    最先探出来的,是一双布满皱纹的苍白手掌,因为被踹了好几脚,皮肤上浮现出片片淤青与血渍;伴随着骨骼错位的咯咯摩擦声与愈发沉重的呼吸,枯瘦如柴的手臂、充满怨毒的猩红双眼与沾满血迹的干枯嘴唇依次显露,最终完完整整站在他面前的,赫然是另一个与林妧有着相同长相的女人。

    就是覆盖在脸颊上的面皮被踹得掉了大半,软塌塌悬挂在鼻梁上,显得不伦不类又极为惊悚。

    那女人没出声,一言不发地抬起手臂,把脸上的面皮一把撕下,露出原本皱纹遍布的苍老面颊。

    多么熟悉的脸,多么亲切的感觉。

    蓝胡子这回终于看清了,那正是他苦苦寻找的奥利维亚。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两相对望,无言的目光凝结出千言万语。这是宿命的重逢,命运的作弄。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她还真可以记一辈子。

    “关于你那句又丑又没用的老太婆,”奥利维亚冷冷勾起嘴角,擦去嘴角溢出的一丝血迹,“我觉得,咱们俩有必要好好谈一下。”

    虽然之前仗着魔女不在场,他瞎编乱造了许多不得了的漂亮话,但如果要当真论起实力,蓝胡子是绝对赶不上奥利维亚的。

    何止是“赶不上”,一个是普普通通中世纪,一个是超越物理法则的魔法世界,他们俩之间硬生生相差了整个次元,哪怕坐着火箭也赶不上。

    更何况,唯一可以用来对付她的蛇皮袋

    那玩意只能对每个人发挥一次作用。

    蓝胡子ovo乖巧。

    蓝胡子干笑一声,尝试用开玩笑来活跃气氛“哎呀,我就说嘛林妧那女人看上去年纪轻轻细皮嫩肉的,手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皱纹呢果然是其他人假扮的嘛没想到居然是您,太巧了哈哈哈”

    糟糕魔女的表情好像更加恐怖了,露出了随时都要生吃小孩一样吓人的嘴脸

    “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明白自己说错了话,蓝胡子连忙语无伦次地改口,“我是说,您即使被踢了无数脚、挨了无数拳头,居然还能忍着痛站起来实在是太伟大了,我辈楷模啊现在还疼吗需要我帮您捶捶背揉揉肩吗”

    完全行不通魔女好像越来越生气,已经面目全非地冲过来了是因为让她又一次回想起了被揍时候的经历吗求求你不要过来啊啊啊

    年迈的贵妇人目光狠辣,一边往前走,一边双手握拳活动手腕“你说谁的实力和你不在同一条水平线上,嗯”

    蓝胡子痛哭流涕“因为您的力量远超于我啊,奥利维亚大人您是天上的乌鸦飞啊飞,我是地上的野狗追啊追,您是风儿,我就是烂泥巴”

    “哦”魔女扭动干涩的脖子,鼻青脸肿的脸颊上溢满杀气,“你说谁自私贪婪又懒惰,眼神还不好使”

    “这些是我是我全是我因为经常和您在一起,我快要被您浑身散发的璀璨光芒刺瞎了双眼。至于奥利维亚大人”

    求生欲在此刻全部爆发,蓝胡子语无伦次地加大音量“您您您就是我的眼您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您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

    眼看他差点就跟着歌词唱出旋律,一句话没说完,男人就被一个拳头狠狠砸中脸颊,疼得面部狰狞地跪倒在地。

    男人的浪漫,或许就是迎接一个接一个的铁拳吧。

    “喏,你要的魔女这不就来了嘛。”

    林妧说着停顿一下,十分恶趣味地模仿出与他之前如出一辙的语气“天涯何处不相逢啊。哈哈,没想到吧。”

    作者有话要说没想到吧感谢在2019120823:54:072019121002:30: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叶执暮、tystudio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天涯海角,过树穿花11瓶;安洧杉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