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0 章 遗落童谣(八)
作者:纪婴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最新章节     
    第100章

    林妧看看倒在地上不停求饶的白胡子大爷,又看看近在咫尺、神情阴戾的明川。

    不久前懵懂羞怯的男孩子一转眼就长成了笔直纤瘦的小少年,她有些惊喜地抬起脑袋,用手比划他们之间相差的身高“你长高了这么多啊我必须仰着头才能跟你说话了。”

    明川垂着眼睛与她对视,似乎也笑了一下“毕竟距离我们上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两年你们还是和记忆里一样,完全没有变化。”

    这里的一切都只是明川不连贯的记忆碎片,林妧与他的时间线并不相通。在她与陆银戈看来,时间只不过过去了不到一个小时,可对于明川来说,那是无数个循环往复、被噩梦支配的日日夜夜。

    他在现实中的孤儿院饱受欺凌虐待,到了夜里好不容易能安静下来,却不得不独自面对无数超乎常理的妖魔鬼怪,在梦境中一遍又一遍经历死亡。绝大多数普通人绝对会在中途崩溃,他究竟是如何孑然一身地坚持下来,想想就让人心底难受。

    陆银戈简单跟他打了招呼,视线停留在明川的左手上。

    他外套里穿了件长袖衬衣,又宽又长的袖子没有卷起,而是软绵绵耷拉在手背。顺着袖口往下,能看见一个通体金色、类似于长嘴壶的不知名物体。

    察觉到对方的目光,明川也低头看一眼那个小巧精致的金壶,轻描淡写地解释“这是阿拉丁神灯,一共能实现三个愿望。”

    他说着睫毛轻颤一下,似是有些犹豫“这一次你们之所以能出现,就是因为我向它许了愿。”

    林妧笑了“想我们了吧”

    “我只是想试试神灯的功效而已。”

    一抹绯红迅速咬上少年耳根,明川重新把目光汇聚到地面的某个角落,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补充“反正你们就算来了,一定也会像之前那样毫无征兆地消失不管出不出现,结局都没差。”

    他们俩已经在明川面前无缘无故消失两次了。直到这时,林妧才无比清醒地认识到一个事实

    在明川眼里,她和陆银戈来去无踪身份成谜、好几年过去后外貌依旧没有丝毫变化,完全和正常人类的设定搭不上边。他一定把他们当成了只存在于梦境中的幻象,和那些怪物没什么两样。

    可偏偏她又不能告诉明川事实真相,只能选择避而不谈。他才十五岁上下,现下的境遇已经足够悲惨,如果知道自己会在几年之后莫名死去

    那简直糟糕透了。

    “我带着挎包,先把灯放在包里吧。”

    林妧强迫自己不去细想,接过明川递来的阿拉丁神灯“它真的可以实现任何愿望吗”

    “对神灯许下的愿望不能和其他童话人物直接相关。”

    明川耐着性子低声解释“二者属于同一级别,神灯没有直接对它们动手的权限;

    而且据灯神所说,许下第三个愿望的人,必须付出相应的筹码筹码具体是什么,他没有告诉我。”

    “哦。”

    林妧点点头,伸手指了指躺在地上的白胡子大爷“这位又是怎么回事”

    “他是老汉伦克朗里囚禁公主的伦克朗,以长着白胡子、性格狡黠阴狠而闻名。一旦被他抓住,就会被锁在小房子里,用刀一点点分解。”

    哪怕是回忆被残忍杀害时的情景,他也保持着神情麻木的模样,漆黑眼瞳一动不动地深深嵌在眼眶,仿佛从口中冒出来的是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小事情。

    他的叙述流畅且冰冷,然而话没说完,明川忽然瞪大眼睛,兀地停止出声

    林妧把神灯放进挎包里,顺便从包中拿出一颗椭圆形的草莓奶糖,三下五除二地剥去纸壳后,趁明川还在张嘴说话的时候,把糖果塞进了他的口中。

    在这一刹那,男孩强硬淡漠的外壳终于静悄悄褪下,显露出些许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懵懂与羞涩。他没再说话,几近手足无措地呆呆立在原地,茫然眨了眨眼睛,与此同时耳根上的潮红迅速蔓延到脸颊,把整个人染成白里透红的桃子。

    草莓奶糖的味道清新又浓郁,酸甜口味与奶香融合得完美无缺,甜滋滋的因子如病毒般炸裂开。在充斥全身的甜香里,他听见林妧轻声说“不愉快的记忆,就不要强迫自己想起来。”

    她停了一下,继而加重语气“如果可以的话,也不要表现得这么风轻云淡在哥哥姐姐这里,你完全可以撒娇或抱怨。”

    明川的后背明显僵硬了一下。

    白天的孤儿院人心惶惶,身边的人们无时无刻不在疼痛与恐慌中度过,同龄孩子比他更加惶恐不安,所谓的长辈则个个心怀鬼胎;入夜后的梦境无限度地经历着轮回,正常人类只有他一个,其余都是无可救药的杀人狂魔与食人凶兽,更不可能出现可供倾诉的对象。

    要想活下去,他只能把其余所有人都排除在自己的世界之外,靠自己单薄的力量咬着牙一天天硬撑,“撒娇”这个词实在太过于遥远,听起来像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词汇。

    可林妧却一字一顿地告诉他,在他们身边,他拥有撒娇的权利哪怕是像他这样低劣的人。

    明川抿唇抬头,视线正好与林妧四目相对,目光所及之处,还有被她紧紧捂住耳朵的陆银戈。

    长着一对灰黑色耳朵的青年不耐烦地低斥“你的白痴台词说完了吧,快给我放手”

    林妧没理他,还是看着明川所在的方向“因为这家伙肯定会臭着脸说我肉麻,所以在安慰你之前,干脆把他耳朵堵上了。”

    她说完松开手,轻笑着继续调侃“我可是给了明川糖果作为见面礼物,你准备了些什么呢,陆银戈哥哥要不就让他摸一摸耳朵吧,千里送绒毛,礼轻情意重嘛。”

    “我呸,老我一牙齿咬死你”

    陆银戈秉承着在小朋友面前文明用语的好习惯,把脱口而出的“老子”咽

    回肚子里。他看上去超级无敌宇宙级别的不耐烦,但看向明川时,耳朵却悠悠地晃了一下。

    陆银戈冷着脸,浑身上下都写着“不情愿”,语气硬邦邦“喂,想摸吗”

    林妧在旁边发出啧啧的感叹。

    明川的脸更红了。

    他在快要报废的大脑里东拼拼西凑凑,才终于挤出一句完整的话“不、不用了那个,其实从刚开始见面时就想问,银戈哥哥到底是什么动物”

    陆银戈刚想脱口而出“是狼”,冷不防望见林妧意味深长的眼神。

    她在之前就半开玩笑地告诉他,明川从小深受小红帽荼毒,又被那只狼害死那么多次,说不定对狼族这个群体产生了非常强烈的恐惧感和下意识的排斥。

    他如果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说不定会吓到这孩子。

    陆银戈

    陆银戈从嘴角挤出一丢丢极度勉强的笑,干涩至极的声线如同指甲划过黑板,带着无尽沧桑与心酸“是西、西伯利亚雪橇犬。”

    林妧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父爱如山崩地裂,一首父亲献给为爱牺牲的陆银戈同学。

    明川惊愕地望着他头顶不断摆动的耳朵,以及左右摇摆的毛茸茸尾巴“我还以为是狼你们长得很像,耳朵和尾巴几乎一模一样。”

    陆银戈五官扭曲,声音颤抖,终于忍不住爆发出声“啊啊啊没错就是狼嗷呜嗷呜超凶超恐怖的那种摸耳朵吗,嗯摸不摸还是说你觉得尾巴更舒服”

    被你亲口这样说出来,一点都不觉得凶了好吗哪有这么夸自己的啊喂还有,在祈求明川摸你耳朵的时候,请不要把台词说得像是要把人家小朋友的耳朵剁下来一样恐怖

    “距离我们最近的怪物,应该是出自杰克与豆茎里的巨人,既然你们想要清除所有怪物,从他下手应该最为便捷。他力大无穷、身体无法被刀刃破坏,用物理方法很难打败,更加棘手的是能在几百米之外闻到人类的气息,从而实现准确定位。一旦被他缠上,就很难逃开。”

    明川站在遍地绿茵的湖畔,跟前是一条深不见底的宽敞河流。他比两年前成熟许多,纤长睫毛打下一片昏沉黑影,看不清究竟在想些什么“巨人居住在河对面的城堡里,要想接近他,必须经过一座横跨河面的木桥。”

    陆银戈四下张望“但我没看到有什么桥啊。

    ”

    “是我的原因。”他很快接话,语气不变,“巨人不会游泳,为了阻止他的追捕,我很早前就砍断了木桥但即便如此,他大多数时候也还是会成功过河。”

    林妧好奇发问“为什么”

    “河面上会不定时地出现一艘木船。有时候运气好,直到梦境结束也不会见到他的踪影,运气糟糕的话”

    仿佛是为了响应这段话,明川的声音还没落下,在河流对岸就出现了一道异常高大

    的身影。

    河道非常宽,因此只能望见模模糊糊的影子。巨人看上去有三米高,长手长脚,一块块健硕肌肉在阳光下映出麦子一样浅棕的颜色,他似乎表现出了极端愤怒的模样,双手不停拍打胸膛,口中发出闷雷那样的吼叫。

    而在他的不远处,一艘小木船飘飘摇摇,从河流尽头慢慢荡过来。

    “好的。运气糟糕的情况,我们已经亲眼见过了。”林妧接过话茬,“不过这里都是些不好惹的角色,那条木船应该也有问题吧他们俩不会打起来吗”

    明川似乎叹了口气“他有特殊的破局方法,大概算是傻人有傻福”

    巨人气呼呼地一脚踏上木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整个船只都随之晃了一下。

    他没在意这个小细节,铜铃般的卡姿兰大眼睛直勾勾盯着对面岸边的三个猎物其中一个在不久前砍掉了他家门前的木桥,这次不仅是狩猎食物,还是为了报仇。

    他体型巨大,体重更是惊人。木船承载了这样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居然毫发无损,跟之前一样慢吞吞朝河流对岸划。

    河道宽阔,要是继续以这样的速度慢慢前行,等他到了对岸,那些人类大概早就不见了踪影。

    巨人正等得满心不耐烦,忽然身旁响起陌生人焦急的叫喊,扭头一看,才发现是满头大汗的中年船夫“哎呀,糟糕了船上的重量已经超过了船只能够承受的最大限度,它快坚持不住了”

    船夫眉头紧拧,噼里啪啦地说出一堆完全不合常理的台词“这是一艘具有魔力的船,对于它来说,健康、爱情、机敏、才学、金钱、荣誉、诚信,这些品质都属于重量的一种。它们大大增加了你自身的重量,要想不让船沉下去,必须选择其一迅速丢掉。是时候做出选择了,年轻人,你想舍弃其中哪一个”

    这是七个行囊的故事。

    直到这里,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

    在这个故事里,船夫属于“主持人”一类的角色,拥有绝对的支配权。他带了些许怜悯地看向身旁呆呆愣愣的巨人,思索着后者究竟会放弃什么。

    在以往的经验里,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丢弃“诚信”,而船夫会规规矩矩地一遍遍走剧情,在木船行驶到一半时调头返回,并说出让无数人抡起拳头的经典台词“既然你已经放弃了诚信,我又有什么遵守约定的必要呢我说会把你送到对岸,你就真的相信了”

    至于那些选择其他选项的,船夫会如约剥夺他们人生中的某

    个美好品质,用一个品质换取一次死里逃生的机会,这并不算亏本的买卖。

    他好整以暇,静静握着手里的船桨打量巨人,不成想后者非但没露出恐慌却困惑的神情,反而嘿嘿一笑,露出口中黄澄澄的大尖牙。

    巨人气喘如牛,声音也跟野兽轰鸣没什么两样,粗犷中掺杂着不怀好意的狞笑“我平生最讨厌这种拐弯抹角的套路,要作妖就直说,想套路我没门”

    船夫

    船夫还没反

    应过来,忽然瞥见一个圆滚滚的拳头朝自己直直冲来。他躲闪不及,被打得眼冒金星,与此同时手指被人毫不留情地用力掰开

    巨人抢走了他手里的船桨。

    船夫好像有点明白,这大块头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凭什么要丢掉我身上的东西我看最占地方的家伙就是你”

    伴随着蛮不讲理的话语和张扬跋扈的笑,巨人伸出空出的右手一把抓住船夫衣领,将男人整个提起

    旋即径直把他丢进了秋天冷冰冰的河水里。

    这什么鬼。

    这家伙完全不按套路来啊。

    岸边的陆银戈被这顿操作惊得目瞪口呆,倒是明川先开口打破了沉默,语气里听不出有什么情绪“这是七个行囊。阿姨在讲这个故事时告诉我们,船客的最优选择是直接把船夫丢进水里,别人的生死不重要,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自己吃亏。”

    “那个大块头马上就要过来了。”陆银戈匆匆瞥一眼林妧,“咱们怎么办”

    “首先排除逃跑。就算跑得了一时,也会被追到天涯海角,不如趁现在解决他。”

    林妧微微一笑,朝明川挑起眉头“你一共向神灯许了几次愿”

    “一次。”明川轻轻皱眉,“但巨人和那艘木船都跟它处在同一位序,神灯没办法对它们直接生效。”

    不管是“杀死巨人”还是“让木船沉入水底”,阿拉丁神灯都没有令其成真的实力。林妧对此心知肚明,轻轻笑了声“既然不能直接干掉这些怪物那我们就创造能把它们干掉的另一个怪物好啦。”

    明川微微愣住“另一个怪物”

    陆银戈没说话。只要一听她的语气,他就知道这家伙又有了新主意。

    林妧总是能想到许多稀奇古怪的办法对付敌人,最过分的是,她会非常坏心眼地选择其中最富有戏剧性的、也最能戏耍对方的那一个着手实施,可谓满肚子坏水,唯恐天下不乱。

    不知道怎么地,他居然有点替那个吭哧吭哧划船过来的巨人感到一丢丢担忧了。

    巨人划船的速度很慢。

    在今天之前,他从没亲手摸过船桨,因而此时此刻的动作别扭得像是手臂在抽筋。因为掌握不到技巧,即使他拼了老命舞动双手,木船也只能在河面上进行堪比龟速的滑行。

    他满心气恼,好在河流另一岸的那几个人类并没有逃跑的意思,而是看戏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管前进

    得多么缓慢,他们之间的距离都是越来越近。

    眼看已经行驶了三分之二的路程,巨人还没来得及洋洋得意地咧开嘴角,就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倒吸一口冷气

    原本平静无声的河流忽然发出哗啦一声巨响,等他顺着声音望去,居然看见一个金发碧眼的青年人从水里探出半个身子,脸上挂着诡异微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然后青年缓缓开口,放在水里的右手轰然上抬,举起一个真人大小的人

    形金块“噢划船的猛男哟,你刚刚掉进河里的,是不是这个金船夫呢”

    这是伊索寓言中的樵夫与赫尔墨斯,用更加广为流传的名字来称呼,则是金斧子与银斧子。

    这个寓言传说家喻户晓,但非常遗憾的是,巨人先生对此一无所知。

    巨人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虽然金子的诱惑的确难以抗拒,但他清楚知道,要是这团硬邦邦的大金块被整个扔到船上,本来就脆弱不堪的木板大概率会被砸出一个大洞,自己也将因此落入水中。

    于是巨人少有地拒绝了送上门来的好处,老实回答“不是。”

    赫尔墨斯心领神会地点点头,一直垂在水里的左手猛地上抬,居然又举起了个浑身白银的等身假人“那,是不是这个银船夫呢”

    他做作的语气像是在进行某种神圣的仪式,听起来欠揍得厉害。巨人已经没有耐心与之周旋,语气不善地低声呵斥“都不是我的滚滚滚,别打扰我赶路”

    “既然这两个都不是,那你刚才掉的,一定就是”

    赫尔墨斯全然沉浸在自己的剧本里,压根没理会对方不悦的神色。他心情很好,哼着小曲把两座假人丢进水里,然后双手同时从河中抬起,拎出来一个满脸茫然的中年男人“是这个碳基船夫,对吧”

    体型如山的大块头与湿漉漉的落汤鸡面面相觑,巨人的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这个莫名其妙从水里冒出来的家伙到底要闹哪样不仅救下了船夫,还用两个金银质地的等身假人耍弄他难不成是和船夫一伙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巨人从来没被这样戏耍过,当即大发雷霆、破口大喊“是是是这个人就是我丢下去的,你想怎么着”

    他已经做好了大战的准备,然而预想中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氛围并没有出现。

    从水里冒出来的古怪青年明明受了挑衅,却非但没露出愤懑或恐惧的神情,居然还十分满意地弯起眉眼,露出无比欣慰的笑“不错,不错。面对金银财宝的诱惑,还能坚守初心、不忘诚信,像你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为了奖励你的品格”

    听到这里,巨人已经隐隐感到有点不对劲。他面无表情地把目光从赫尔墨斯身上错开,移到岸边众人的脸颊。

    中间的小姑娘笑得正欢,还不忘抬起右手朝他挥了挥。

    赫尔墨斯真情实感地举起大拇指,顺带一个骚气的挑眉。

    巨人听见他无

    比缓慢地、每个字都在舌头里裹上一圈后再沉声开口“我就把这三个人全都送给你吧一夜暴富,不要太感谢我哟诶嘿嘿”

    巨人

    巨人

    “等等你给我停下”

    巨人叫出了海豚音,可惜赫尔墨斯完全没留给他拒绝的机会,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道更加响亮刺耳的轰隆响声打断

    那三个同样高度、同样大小的玩意儿,果然,在转瞬之间,出现

    在了木船上。

    咔擦一声,不仅仅是木板破裂的响音,更是他一颗小心脏碎掉的声音。

    巨人曾经天真地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反套路了。

    万万没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这辈子走过最长的路,居然还是岸边那混蛋的套路。

    从那个浑身湿漉漉、说话恶心巴巴的年轻人出现的瞬间,他就注定被玩弄于鼓掌之中。

    沉船,冰冷水面,不断挣扎的人,还有一首不知什么时候从岸边飘来的不知名抒情乐曲。

    如果巨人生活在现代,一定能瞬间听出从林妧手机里缓缓溢出的歌曲名叫yhearion,选自著名沉船灾难电影,泰坦尼克号。

    咕噜咕噜的水声逐渐填满耳朵,当整个身体都差不多沉入水中时,巨人用尽全身力气,把右手探出水面。

    层层叠叠的波澜间,一根粗壮的中指颤巍巍竖起来,完美诠释了何为“生离死别之时最强烈的情感”。与此同时乐声渐入顶峰,凄美婉约的女音无比应景地响起“andyhearionandon我心永恒”

    愿天堂没有套路与反套路,阿门。

    作者有话要说养成系太棒了危险发言感谢在2019121323:10:162019121508:57: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叶执暮、七月初七、玉小小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惘然然20瓶;oefion18瓶;安洧杉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