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4 章 遗落童谣(十二)
作者:纪婴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最新章节     
    第104章

    应该如何处理野兽亚当,是个非常值得深思的问题。

    以过往经验来看,要想让梦境结束,必须使所有出现的怪物都受到某种程度的制约。所谓“制约”放在他身上,应该只有两种方式要么杀掉他,要么让他得到真爱之吻,变成一个毫无威胁的正常人。

    可真爱之吻哪里是随处可得的便宜货,野兽先生命中注定的未婚妻被王子一夜拐跑,除了顶光彩夺目的大绿帽,什么也没给他留下;至于要想找到别的接吻对象

    与青蛙王子的设定不同,要想解开这份诅咒,首要因素并非亲吻,而是超越种族的、最为真挚且纯粹的爱情。

    这该上哪儿去找啊,他们这儿又不是非诚○扰。

    林妧快要因此想破脑袋,而这个问题导致的直接后果是,亚当被陆银戈强制性塞进了他们的探险队伍里。

    用陆银戈的原话说,是“走一步看一步,实在过不了,就用狮子头庆祝通关”。

    众人在灰尘遍布的城堡里勉强过了一夜,在第二天由明川带路,继续往森林外围走。

    储备肉真真正正的狮子头亚当一路上扭扭捏捏,像是在角色扮演不能见阳光的吸血鬼,脑袋自始至终没抬过,几乎要缩在脖子里。

    这人看起来凶巴巴恶狠狠,其实大概率有那么点社交恐惧症,林妧拿胳膊碰了碰他的脖子“你还好吗”

    “啊啊啊”

    他先是不知所谓地发出一顿癫狂尖叫,伴随间歇性跳大神式全身抽风,等终于意识到只不过是有人在向自己搭话,很快又恢复成了生人勿近的高傲模样“有事么”

    林妧

    林妧“你好像不太高兴,咱们来聊聊天,说些开心的事情吧。”

    陆银戈表示赞同“好。”

    他仿佛认真思考了好一会儿,为了表示友好,居然破天荒地主动寻找话题“贝儿是个什么样的人”

    陆银戈的话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森林里顿时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才怪啦

    在一片沉寂与尴尬里,林妧猛地把头转向他,迅速打出一个惊叹号。

    出现了收容所里那个“特遣队的陆银戈好像完全没有朋友”的传言终于找到原因和出处了人家被种了片呼伦贝尔大草原,结果你不仅不帮忙除草,居然还在上面快乐地放起了羊,还能更过分一点吗野兽先生已经露出了快要哭泣的表情了

    “贝儿很漂亮,有点凶。”亚当居然乖乖回应了这个话题,圆圆的深棕色耳朵有气无力地向下耷拉,“她愿意留下来陪在我身边,是我做梦都意想不到的事情。那时我真的好开心,大家都把我当做低贱的怪物,从来没有人愿意以平等的身份跟我讲话哪怕她有时会生气得大吼大骂,我也觉得非常可爱。”

    陆银戈一本正经“可能因为你是抖,有空可以去看看

    心理医生。”

    麻烦这位先生不要在别人回忆的时候说出这么煞风景的话好吗你就是传说中的聊天鬼才吧

    林妧甚至有些感谢陆银戈沉默寡言的性格了他一动不动站在那里,活生生一位硬朗孤僻的高冷型男,只需要一个抬眼,就能收获迷妹无数;可一旦开了口,就让人忍不住想抽他丫的。

    “她和别人都不一样。在我们初次见面时,她并没有害怕得落荒而逃,而是问我狮子皮毛整个剥下来能卖多少钱;当我们一起吃饭时,她也没有因为恐惧而一动不动,而是很认真地问我红烧狮子头好不好吃。她是唯一敢打我骂我的人,真的好特殊,好有趣”

    这女人只是想榨干你的利用价值,请务必清醒一点结果你还真是个抖吗话说贝儿为什么会是这样子的人物设定啊

    亚当沉浸在悲伤里,没理会他的陆言陆语“家里没太多积蓄,我想让她过上好日子,就去书房里搜寻发家致富的门道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见那些书之后大发雷霆,把我狠狠骂了一顿。也就是在这之后贝儿对我冷淡许多,她和别人离开,或许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看见书之后就生气了”

    林妧好奇心大起,刚想问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书,却瞥见野兽神情大变,直勾勾盯着前方某个角落。

    她顺着视线看去,也不由得微微愣住。

    在河流旁的巨石上,背对他们坐着彼此依偎的一男一女。男人身形壮硕高大、身穿朴素至极的粗糙猎人套装,正在吹奏某种乐器;女方则衣着精美、小巧纤细,满头金发被精心梳理过,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夺目的点点金辉,虽然只露出了小小的背影,却也足以勾起旁人无限遐思。

    在清泠忧伤的背景音乐里,在水波粼粼的大明河畔旁,亚当眼眶泛红,用沙哑声线缓缓念出曾经无比熟悉的名字“贝、贝儿”

    听见他的声音,那对男女同时转头。

    贝儿大概是这场梦里唯一正常的女性童话角色,金发蓝眸的漂亮模样一瞬间就吸引了林妧的目光,至于她身旁的不知名男性

    这位五大三粗、衣着朴素的壮汉应该不是传说中的王子吧喂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定神望向野兽时,有明显的厌恶神色从贝儿眼底一闪而过。但她眸中的戾气很快被笑意掩埋,很快便娇滴滴地抱住身旁男人的胳膊“猎人哥哥,那只怪物一直盯着我看,人家好怕怕哦”

    亚当神情惊骇“你变了你这时候的台词明明应该是再瞪我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其实她对你那么不客气,可能只是因为真的不喜欢你。

    林妧把这句话憋回心里,眼看贝儿口中的“猎人哥哥”起身走来,伸手挡在野兽跟前。她声线轻柔,虽然带着笑意,却并没有在气势上低人一等“不好意思,我朋友没有恶意。他是贝儿的旧识,今天遇上了,难免有些激动。”

    男人狐疑地将他们上下打量一番,亚当虽然外强中干,却也不想在外人面前丢了面子,于是把双眼瞪成铜铃大小,直勾勾与人家对视。

    结果看着看着就成斗鸡眼了。

    “你不是和王子一起离开了吗”他对着眼儿,凶巴巴地喊,“这男人是谁”

    “王子”

    没等贝儿回答,猎人就抢先震怒应声“你们是那滚蛋的人”

    “误会误会”林妧一本正经地指了指亚当,“这位老兄的小姨子和那滚蛋跑啦,现在正满世界找他们。看你也挺不待见他,咱们是一条船上的盟友啊。”

    “居然和那个小白脸私奔那女人真是瞎了眼睛”

    猎人哪里知道,他嘴里那“瞎了眼的坏女人”正是自己上一秒还在搂搂抱抱的心上人,因而忽略了身后贝儿越发惨白的脸色,说得格外慷慨激昂“王子做出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迟早会受到报应”

    俗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眼看猎人的敌意渐渐消退,林妧顺着他的意思点点头“贝儿叫你猎人哥哥,你该不会是皇后派去刺杀白雪公主的那位吧我听说过这件事的相关传闻。”

    猎人有些不好意思地咧嘴笑笑“我就是我。我用猎人身份做掩护,其实是个杀手。”

    那还真是个挺不一样的烟火。

    陆银戈被眼前的人际关系弄得摸不着头脑,微皱眉头说“那你们俩”

    “都是王子那家伙的错啦”贝儿上前揽过猎人手臂,声音娇气得能掐出水,“他不知道在哪里招惹了人鱼族,结果把对方置之不理。那个女孩看见我和他待在一起,莫名其妙把怒火全放在我身上,居然准备雇人把我杀掉。真是气死了哼”

    这又是哪里冒出来的人鱼族这个世界观里的人鱼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不会是那个爱丽儿吧

    等等等等,这剧情得捋一捋。

    皇家船只遭遇海难失事,美人鱼爱丽儿救下了一见钟情的王子,好不容易把他拖到沙滩上,却望见不远处逐渐靠近的贝儿与野兽。

    她惊慌失措地躲到礁石之后,眼睁睁看着心上人被他们俩背回城堡中,而王子误以为贝儿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相处期间对其渐生情愫,约定一起私奔。

    美人鱼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对抢走了暗恋对象的情敌深恶痛绝,于是请求放走白雪公主的猎人将她拐走,扔进大海喂鱼。

    这这这。

    林妧忍不住皱起眉头,这也

    太乱了吧。

    不仅是这个故事里的贝儿和小美人鱼,王子招惹的对象可还有大明湖畔的白雪公主与仙德瑞拉。那两位对他如痴如狂,几乎到了疯魔的地步,结果这人渣却毫无心理负担地风流快活,把一条又一条小鱼撒进自己的海洋。

    这场梦境在明川看来是彻头彻尾的恐怖片,在林妧眼里是惊险刺激的冒险电影,至于到了屑王子那里,就不得不改个名字

    金○岂是池中物看了会沉默,金○梅

    听了会流泪,这人拈花惹草的本事足够撰写一部邪王傲天我与帝国美少女们的二三事。什么温柔大小姐、懵懂小人鱼、自卑贫弱女、明艳美人妻,统统都不够填满他博爱的内心,他不是渣男,只是心怀天下,想给每个女孩幸福。

    这个在恐怖剧本里玩后宫向恋爱的男人,竟然恐怖如斯

    “既然你的任务是杀她,”陆银戈对这些风花雪月的情感纠葛提不起丝毫兴趣,臭着一张脸,“为什么你们俩会在一起”

    “跟随王子离开城堡后,那个人渣把我带到了海边的树丛,”贝儿的脸色不比他好,颇有种要将王子碎尸万段的冲动,“结果那混蛋他根本不爱我,只是馋我的身子我们俩刚到树林,他就一把掐住我的脖子,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死去的才是最美的。我呸要不是猎人哥哥把他打晕,老娘人家就被杀掉了啦哼”

    你刚才果然顺口之中暴露了本性吧喂就算是矫揉造作的轻哼也无法拯救崩坏的人设了

    林妧无声叹了口气,继续在大脑里捋顺剧情顺序。

    私奔定情一气呵成,一切都进行得异常顺利。但贝儿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个巨大的不稳定炸弹正伺机爆发王子对活生生的人类感情泛泛,只有冰冷的遗体才能激发他内心的爱意与渴望。

    这也就直接导致了另一个意料之外的发展,当猎人找到贝儿时,正好撞见王子的谋杀现场。或许是出于头脑发热后的冲动,又或许对那位楚楚可怜的美丽女性一见钟情,猎人打晕王子将她救下,二人因此互生情愫、心意相通。

    这哪里是什么浪漫的爱情故事和全年龄向童话,分明是一位患有恋尸癖的连环杀人狂魔接二连三对无辜少女痛下杀手,稍微改编一下,就成了部可以与今日说法媲美的恐怖悬疑法制剧。

    还是在全国范围内流窜作案、在权力的保护伞下逍遥法外的那种。

    陆银戈三观崩坏,再也没发出一点声音,只希望他以后再给团团讲童话故事时,不要想起这段不堪回首的心理阴影。

    “所以王子晕了,你们两位喜结连理了,”林妧接过话茬,“那位人鱼呢她最终和王子在一起了吗”

    “王子没等她来就恢复了意识,然后哭着喊着跑掉了。”猎人摸摸贝儿脑袋以示安慰,“人鱼气得厉害,扬言要对王室展开报复她似乎打算在王子身边安插卧底,你知道的,王都不久前举行了选妃的舞会,如果抓住那个机会,说不定真能成功。”

    林妧感觉

    脑袋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了一下,发出“duang”的巨响。

    王子身边,王都,舞会。

    这不就是灰姑娘的剧情吗

    所以那位来无影去无踪的仙女教母其实是美人鱼爱丽儿,之所以帮助仙度瑞拉,是想要在皇宫中安插卧底,从而对负心的男人实施报复。

    难怪那些舞裙和水晶鞋不似凡物,一出场就赢得了所有人的关注,海底龙宫带来的东西,总归是有点牌面的;难怪灰姑娘会一夜之间从小白花变成黑心莲,有一位更加黑心的女士在背后出谋划策,任何人都能成为宫斗赢家。

    正如爱丽儿预料中那样,仙度瑞拉果然令王子殿下如痴如醉,只可惜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导致水晶鞋不知所踪,灰姑娘更是被毫不留情地狠狠抛弃,在森林中沦为精神失常的疯子。

    爱丽儿在那之后又做了什么,至今仍是未知数,这出大型魔幻悬疑爱情皇家动作戏,或许还要等到前往王都、见到王子本人后才能知晓结局。

    刺激刺激。

    贵圈属实混乱,等王子再往海里多凑几条鱼,都可以友情出演水浒传里的一百单八将了。

    “那、那个,”大概是被贝儿骂习惯了,野兽在她面前总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模样,“你们说完了吗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要和那个男人离开呢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吗”

    贝儿冷笑一声,撸起袖子走到亚当身边。

    她的声音很低,小到猎人无法听见,因此也就说得毫不隐瞒,语气里满满全是嫌弃“拜托,大哥我摔倒在地哭着喊疼,你站在旁边说什么女人就是拿来疼的;我被饭菜烫了嘴,你哇哇大叫说保温效果真好;我雨天说怕打雷,要你跟我睡在同一张床上,你信誓旦旦说上了床会兽性大发,结果倒好,一睡就睡十三个钟头,一觉醒来,告诉我你在床上会变成考拉,躺下就醒不过来”

    她一边说一边气,最后咬牙切齿地加重语气“更气人的是,有天你说要为我们的未来做准备,我以为木头好不容易开了窍,没想到无意间看到你手里拿的书我的上帝,母猪的产后护理你这是养女朋友还是养猪啊,就打算那样子对待我吗单身一辈子吧臭男人”

    亚当的确说过,一本书导致他与贝儿大吵一架,成为最终决裂的引火线。那时他们一伙人想入非非,黄色的黑色的红色的通通想了个遍,结果谁能料到,居然是母猪的产后护理。

    林妧没忍住,直接就笑出了声。

    感受到亚当幽怨的眼神,她忍着笑意撇撇嘴,望一眼猎人手中炫酷的长笛,然后把手放在野兽宽厚的肩膀上以示安慰“别太伤心,她不喜欢你,可能只是因为你不是dj。”

    想了想,又一本正经地补充“而是个养猪护理大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