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3 章 奶油菌菇烩饭
作者:纪婴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最新章节     
    第113章

    把鹅肝用小火慢煎至两面金黄,就能闻到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油脂醇香。林妧小心翼翼地出锅装盘,陆银戈与明川则负责把饭菜端上餐桌。

    与往常热热闹闹的气氛大不相同,今天生活区里空无一人,连德古拉和陵西都不见踪影。空旷大厅映衬着亮白色灯光,竟然少有地显出几分庄重肃穆之感。

    明川已经很久没离开过孤儿院的那一方天地,之前坐上陆银戈那辆无比风骚的跑车时,就一直面带好奇地透过窗户四处张望,等终于抵达了收容所,反倒无端地拘束起来,走路时一直低着脑袋。

    有几个研究员上前与林妧打招呼,探究的视线不经意落在他身上,让小少年脸色通红地抿起唇边,下意识抓紧陆银戈衣摆。

    明川受到恶魔影响,意识凝聚成了一副全新的实体,他现在非人非魔,跟鬼魂一类的存在也沾不上边,要想知道其中的玄机,还得靠技术部进行相关研究。

    那些条条框框和高科技不是林妧需要考虑的事情,抵达收容所后,她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明川他喜欢吃什么

    哦,还有个甜品狂魔陆银戈。

    孤儿院里伙食清淡,明川一时间无法接受重麻重辣的食物,否则会极大程度地损伤肠胃;虽然当她问起喜欢的菜式时,少年一本正经地乖巧回答“炒白菜和土豆丝”,但这两种菜品未免太过家常,为了庆祝明川第一天来到收容所,必须再想些更加精致的菜肴。

    林妧左思右想,最终把目标落在意大利烩饭上。

    烩饭,其实就是把各种食材一锅端,有点类似于华国的炒饭。与辣味炒饭相比,烩饭更多地以咸、香、甜三种口味为主,用料丰富、口感浓郁,既能发挥食物的最大味觉特性,又不至于太过重口味。

    “这饭怎么是奶白色的难道你把奶油做成糊,和米饭混在一起了”陆银戈端着盘子直皱眉头,表现出十足嫌弃的模样,“这团白色的不明粘稠物能吃把奶油配饭吞进肚子,不会食物中毒吧还有,这两块肉制品是什么东西牛肉片”

    林妧对他巴拉巴拉的疑问句左耳进右耳出,在明川身旁坐下来轻声解释“这是奶油菌菇烩饭,最上面的两片是鹅肝。虽然奶油和米饭的搭配看上去有些奇怪,但其实它们的味道能很好地实现融合,奶香把每一粒饭都浸得香香甜甜,口感也跟平常的饭菜很不一样你快试试吧。”

    明川安静点头,把一口饭送入口中。

    其实奶油菌菇烩饭看起来并不像陆银戈所说的那样不堪。圆润的米饭紧紧靠在一起,于圆盘里无比规整地摆成漂亮圆形,因为被奶油全然包裹,在灯光下溢出莹白色的温柔光彩。

    肥美的鹅肝被乖巧摆在米饭之上,经过轻微煎烤后变成诱人焦黄色,因为太过丰腴,居然能隐隐映出几抹油脂的微光。整道菜肴精致且工整,奶香、肉香与菌菇鲜香像是有了实体,一股脑往眼睛里冲,一下子就把馋虫勾出来。

    米饭入口,等

    微抿后轻轻咀嚼,明川不由自主地愣了半晌。

    陆银戈心疼得要命,满目慌张“中毒了崩溃了味觉失灵了如果不好吃就直接吐出来,没必要勉强自己吃这种黑暗料理。我就说奶油炒饭这玩意信不住”

    “不、不是的。”

    明川有些不好意思,抬眸与他四目相对,用笃定且真挚的口吻告诉他“是因为太好吃了。”

    在察觉到青年狐疑的目光后,又加重语气补充“真的。”

    陆银戈噎了一下没再说话,起身转头时,正好对上林妧挑衅般的得意视线。

    在被不可置信与不服输这两种情绪全然支配的情况下,狼人青年猛地晃一晃耳朵,像是赌气一样气冲冲拿起勺子,往嘴里塞了口饭。

    随着牙齿上下开合,陆银戈也呆呆愣了一下。

    只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晃啊晃,蹦哒的幅度之大、摇晃速度之快,仿佛是在无声地呐喊嚷嚷啊超愉快

    意式烩饭介于粥和干饭之间的状态,虽然有浓稠酱汁包裹住每粒米饭,却并不会变成汤泡饭的质感,各种食材的份量搭配得刚刚好,送进嘴里时,最先感到的是股奶油浓香。

    米饭入口松软、湿润黏糯,与寻常烹饪的米饭不同,意式烩饭中的米粒讲究外软内硬,咬下来时最初觉得软糯柔和,一旦牙齿触及到深处,便会惊喜地感到一阵轻微夹生感,满满的嚼劲极大程度丰富了饭菜口感。酱汁并不像蛋糕里的奶油那样香甜腻人,浓稠奶香渗进每一丝谷物纤维,在入口的刹那四溢开来。

    爽口鲜美的菌菇吃起来又脆又弹牙,很好地中和了奶油带来的甜腻。鹅肝表皮焦脆、内里肥美鲜嫩,丰腴的油脂外溢到米饭之间,与饭粒软绵的口感彼此搭配,瞬间就能满足所有味觉需要。

    林妧饶有兴致地挑起眉头“怎么样”

    陆银戈顾不上回答,等满嘴的奶香堪堪褪去,便开始用力咀嚼。

    舌尖被丝滑的肉质尽数包裹,咬开鹅肝时,能感受到嫩肉与油脂一同爆开,醇厚浓郁的肉香在顷刻之间霸道地填满整个口腔。鹅肝油脂丰富,好在有米饭进行中和,肉汁被咬开后立刻融进每一粒米饭里,和浓稠奶油一起,让原本平平无奇的饭粒变得醇香无比。

    这叫什么,肉食动物的狂欢,甜品控的终极福音,这两种味道怎么可以配合得这么默契

    香甜气息顺着喉咙一直蔓延到心底,陆银戈的尾巴仍然晃个不停,等大口大口吃了半晌,才终于抬起头来,用勉强

    又别扭的语气应了声“还、还行,挺香。”

    林妧抿唇笑笑,把另一个盘子推到明川跟前“尝尝这个。这是凯撒沙拉,用来解腻。”

    凯撒沙拉以烤吐司、水煮蛋、罗马生菜、玉米粒和培根为主要原料,蔬菜与面包的搭配清新可口,最能缓解过多奶油带来的甜腻。

    生菜被切成大小不一的一块块,渐变的白绿色泽如同夏日里一抹清爽凉风,放置在餐盘里时,像极了绿莹莹的翡翠。青菜没有经过多余加工,保留着原汁原味的气息,入口香香脆脆,伴随着咀嚼时发出的嘎嘣响声,植物清香猛地往外溢出,把口舌之间的腻味全部洗涤干净。

    沙拉中主要有沙拉酱与特制酱汁两种酱料,由橄榄油、帕玛森芝士与蛋黄酱制成的沙拉酱香香甜甜;特制酱汁的主要原料则是黑胡椒粉、芥末和黑醋。一甜一酸,两种味道充分混合进食材之中,成为整道菜肴的点睛之笔。烤制后的土司片酥酥脆脆,厚实的培根香嫩无比,玉米粒的清脆口感十分奇妙,咬开时会有清新汁水爆出来。

    食用饭菜时,一碗浓汤必不可少。考虑到小孩子大多喜好甜口,林妧选择了南瓜汤。

    南瓜汤简单快手,只需要把南瓜去籽去皮,煮熟后和牛奶、淡奶油一起放入榨汁机就能大致成型。这道汤点烹饪步骤简单,重要的是如何将各种原材料的份量搭配到完美无缺。因为没有加入多余材料,南瓜本身的香甜气息得到最大程度发挥,香浓甜美的汤汁温温热热,咽下喉咙时,仿佛能把热量渗透到每个细胞里,整个身体都充斥着暖洋洋的香气。

    “看不出来,你的手艺其实还不错嘛。”

    陆银戈又喝下一大口汤,满足得长毛直竖“对了,别忘了我的马卡”

    他正悠哉说着,忽然被另一道熟悉的清亮男声骤然打断思绪德古拉和陵西从电梯里走出来,前者咧开嘴朝他们笑“哦豁,林妧和戈戈你们在吃什么”

    他眼神一晃,停在明川苍白的脸颊上“这孩子是谁”

    “我的任务对象,叫明川。”陆银戈斜斜瞥林妧一眼,懒洋洋地解释,“我带明川回来时正好碰到林妧,就拜托她做了顿饭。”

    好样的,够朋友。

    林妧在心里暗暗竖起大拇指,然后佯装无事发生地点点头,眼神清澈又真诚“你们想吃点小甜品吗”

    “想想想”

    陵西两眼发光,从德古拉身后探出身子时,露出手里两个巨大无比的购物袋。他心情不错,迈步走到明川跟前,不由分说地从袋子里掏出一大把零食送给他“我们刚买的,送你一些我叫陵西。”

    陵西是人来疯的性格,平时大大咧咧没个正形。明川在孤儿院压抑的气氛里呆得久了,突然见到如此热情的同龄人难免有些不适应,在呆愣几秒后轻轻点头道谢,红着脸接过对方递来的零食小吃。

    林妧一言不发地坐在一旁观望,心底悄悄松了口气。有陵西照应着他,明川在

    收容所的生活不会太无聊,等临光孤儿院的真相被公之于众,他应该也能逐渐从往日阴霾里慢慢走出来。

    她悬着的心好不容易刚刚落下,在听见一阵似曾相识的声音后,又猛地悬挂到喉咙正下方

    那声音属于某个青年男人,语气虽然冰冷,却带着非常明显的恭敬之意。他只说了短短两个字,清泠声线却能在瞬间抓住所有人的注意力,更何况那两个字实在太令人浮想联翩。

    身穿纯白上衣的金发青年

    站在走廊尽头,湛蓝色瞳孔在见到林妧的刹那映出几缕水光。等他迈步走近,居然在距离林妧咫尺之间的地方躬身屈膝,右手放在胸口上,半跪在地敬了个骑士礼。

    然后他说“主人。”

    主人。

    这个词语暧昧又怪异,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出现在日常生活里。德古拉呆愣如小鸡仔,顺着他的视线笔直望去,不偏不倚,恰好落在林妧身上。

    林妧勉强对他扯出一个微笑。

    跪在地上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她从古堡里带回来的骑士夏佐。虽然林妧早已宣布他恢复自由、不再受任何一位领主的桎梏,但对方似乎执意认定了她的领袖身份,一直“主人主人”叫个不停。

    可这家伙不应该被关在地下面壁思过吗现在是怎么回事啊喂这也太奇怪太尴尬了

    林妧与半跪在地的骑士面面相觑,努力保持着微笑的模样把他扶起,至于应该如何向其他人解释二人之间的关系

    这是个大难题。

    她正想破了头地琢磨着应该怎样瞎编乱造,殊不知一旁的德古拉早就在脑海里上演了一出堪比○十度灰的18○虐恋大戏。

    苍白英俊的纯洁青年,看似人畜无害实则暗藏心机的小姑娘,密闭的房间,禁忌的游戏,这分明是某种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不可描述y啊磕死他了磕死他了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林妧

    林妧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准是想歪。她解释得匆忙,却想不出其他可以用来替代的借口,只能徒劳说上一句“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这句话刚说完,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她和夏佐相识于特遣队的任务里,但以她目前在众人眼里的身份,林妧总不可能直白说出真相。思来想去,居然只有德古拉的那种说辞最为可行。

    没有了被戳穿身份的尴尬,她理应感到庆幸才对。

    可是为什么会有点想哭。

    林风评被害歧川市残暴抖s妧面无表情,一旁的陆银戈憋着笑浑身抖个不停,一对狼耳朵摆啊摆,就差指着她的脸发出哈哈大笑。

    “看看我们的小可怜,你是专程来收容所找林妧的吗”

    德古拉一副知心大哥哥模样,完全不晓得自己口中的“小可怜”是一度令收容所闻风丧胆的亡灵骑士“真是辛苦你了”

    “不辛苦。”夏佐抬眸看向林妧,一尘不染的清澈眼瞳坚定又温柔,“主人所在的地方,即是吾等脚步追寻之处。”

    他说得文绉绉,脱不开中世纪的繁文缛节,德古拉听得情真意切,一个劲点头“好好好好好好够浪漫”

    林妧所以说你们在聊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东西好吗“那个,”那边的德古拉与夏佐聊得有来有往,已经谈到了“主人的鞭挞”这一话题,林妧实在没耳听,转身看一眼明川,“我觉得,我可以稍微解释一下。”

    “没关系,姐姐。”明川朝她眨眨眼睛,表现出十足体贴的模样“只要是你,不管怎样我都可以接受。”

    爆。炸。性。发。言。陵西瞪大眼睛,咬牙切齿“这种话也太有杀伤力了吧有谁能拒绝,有谁”

    德古拉自愧不如,一口老血吐出来“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二号选手吗”

    收容所里顿时充满了快活的空气,德古拉等人眼中的收容所现状后宫起火的巨大修罗场。

    林妧眼中的收容所现状人设崩塌的风评被害现场。

    生活区乱作一团,陆银戈看热闹般左顾右盼,耳朵不停乱晃。

    德古拉一伙人不清楚林妧与夏佐、蔺和的纠葛,他却是大致知道一些的。

    长达二十多年没有异性缘的狼人先生喝着甜甜的小南瓜汤,在心底里暗自思索为什么同是特遣队成员,林妧身边总是围着一大群人,他却连半朵桃花都碰不到呢

    上次任务遇见的白骨夫人被他一拳打烂了骨架,至今仍然处在“陆银戈tsd”里走不出来,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浑身哆嗦;上上次任务碰到的半魔人对他很有好感,来到收容所后想方设法地制造偶遇,结果被他强行塞了一本书,叫做畸形婴儿的诞生论不同物种之间的生殖隔离;至于上上上次任务里的那只魔羊

    他和搭档饿得受不了,把它直接做成烤全羊吃掉了。

    简而言之,当林妧那厮和异常生物们拥抱、谈心、同生共死、肩并肩走在大街上看日出时,他在对着妹子们冷嘲热讽、口吐芬芳、重拳出击,以及,科普生物学知识。

    陆银戈

    哦,好。那没事了。

    他决定不再思考这个问题,转而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乱成一团的众人身上,用似笑非笑、幸灾乐祸的眼神望着林妧。

    让她成天浪来浪去,总算遭报应了吧。德古拉那混蛋这会儿上了头,不可能就此消停下来,也就是说,待会儿绝对会出现下一个惨遭脑补的受害者。

    果不其然,这个念头闪过脑海的瞬间,德古拉的声音也同时响起

    “等等,”德古拉平日里对陆银戈格外关注,刚一瞥向狼人餐盘里的食物,就闻到一股香甜诱人的奶油香,“戈戈啊,你不是最讨厌甜食吗哎哟哟,怎么已经快吃得光盘了”

    哦,原来下一个受害者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有鬼了吧为什么他也会被强行扯上关系啊围观看热闹结果发现着火的是自家房子吗

    陵西后退几步,在确保自己处在远离陆银戈的安全范围后,止不住地啧啧叹气“是真的喜欢这盘菜,还是喜欢做菜的人呢”

    陆银戈没忍住,差点喷出一口南瓜汤。

    德古拉与陵西对视一眼,相望一笑“他,冷漠孤僻、狂傲嗜血,是歧川市特遣队的头号孤狼;她,乖巧伶俐、懵懂天真,是收容所的无邪小厨娘当他遇见她,究竟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陵西用了诗朗诵的男中音,念得那叫一个激情昂扬、热情澎湃“全收容所的人都知道,特遣队陆银戈不苟言笑、冷若冰霜,然而据一名工作人员透露,某天当他经过生活区厨房时,居然看见陆银戈把新来的甜点师按在墙上亲小姑娘被吻得泪眼汪汪,男人一把掐住她的腰,满目柔情地低喃奶油是甜的,你,也是甜的。”

    陆银戈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俩。

    天真乖巧无邪小厨娘还被亲得眼泪汪汪拜托,原来林妧在你们心里是这种形象吗

    先不说什么“掐着腰按在墙上亲”,以林妧那女人恐怖的战斗力,但凡他敢稍微碰一下那家伙的腰,绝对会被直接来上一拳。

    虽然不想承认,可如果要按照这种格式把他和林妧

    写成小说,剧情只可能是这样

    她,冷漠孤僻、狂傲嗜血,是歧川市特遣队的首席队长;他,乖巧伶俐、懵懂天真,是爱好甜品的美食控小灰狼。当她遇见他

    第二天,餐桌上出现了一顿香浓诱人的狼肉火锅。

    明明这样的发展才比较符合人设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哦哦哦要进入主线剧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