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5 章 奶油蛋糕
作者:纪婴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最新章节     
    第125章

    林妧从睡梦中醒来时,透过模糊不清的视线,首先隐隐望见了一片无暇的纯白色。空气里充斥着温暖和煦的阳光,淡淡消毒水味道萦绕鼻尖,等她坐起身子睁开眼睛,终于勉强看清了眼前景象。

    她正躺在一张病床上,位置应该处于收容所医疗部里的单人病房。周围是摆放整齐的家具与药品,雪白墙壁上掩映出太阳斑驳细碎的斑痕,一张明艳瑰丽的脸庞凑上前来,伴随着无比欣喜的惊呼“你终于醒了”

    那居然是很久没有出现在生活区里的蛇女大姐姐娜塔莉娅,自从被林妧打败后带进收容所,她便一直对这个战斗力爆表的小姑娘情有独钟。这种心态说好听点是“强者间的惺惺相惜”,直白地形容,就是个外表强硬的抖。

    晃眼看去,在她身旁还有两张无比熟悉的面孔,正是德古拉与陵西。

    还没来得及把混乱的记忆理清,林妧就感觉后背被人猛地按住,整个人猝不及防地向前倾倒,落入一个散发着香气的温暖怀抱。

    脸上传来软绵绵的触感,让小姑娘兀地红了耳根,与此同时耳畔响起女人娇嗔般的低喃“你怎么会孤身一人闯进那么危险的地方当时收容所乱成一团,你冲进走廊后又不见了踪影,大家都快急疯了。”

    德古拉叹了口气,小声补充“生活区的大家听见你失踪,全都抛下手里的事情,第一时间赶回了收容所虽然最后找到你的不是我们,是迟玉啦。”

    “对了,”娜塔莉娅闻言一怔,迅速把林妧从怀里松开,碧绿蛇瞳里幽光大作,“欺诈师没对你做些什么吧迟玉那家伙怎么会浑身是血地把你带出来”

    她说到这里停顿几秒,凝神加重语气“最最重要的一点是,老实回答我,为什么他会对你使用公主抱明明我都没抱过你”

    这一点其实并不是很重要好吗完全只是你的个人因素在作祟吧

    不过说起迟玉

    尚未褪色的记忆重新浮上脑海,林妧心头悄悄一紧,像是被无形的手掌陡然攥住,一时间忘了呼吸。

    在由欺诈师构建的幻境里,她终于明白了当年发生的所有真相,并对迟玉说出了与告白无异的话语,而少年将她笨拙地抱起来,趁林妧昏昏入睡时低下脑袋

    悄无声息地、颤抖着亲吻了她的耳垂。

    所、所以迟玉当真亲了她而不是在做梦可当时的一切是那么清晰灵动,每当林妧细细回想,都能记起他宠溺得没边的黑色眼睛,温柔得令人窒息。

    “奇怪,林妧你怎么脸红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陵西小朋友看热闹不嫌事大,满脸坏笑着凑上前来,正对着她泛红的脸庞眯起双眼,活像只老谋深算的狐狸“还是说,是因为想起某些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情,情不自禁呀”

    欺诈师灰溜溜地出现在生活区后不久,迟玉便带着她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昏睡中的林妧自然不会知晓当时的情景,为

    她牵肠挂肚的陵西与德古拉却看得清清楚楚,一点儿细节都没落下。

    少年单薄的白色上衣被血浸成暗红,似乎在不久前经历过极大的痛苦般脸色苍白,每走一步都艰难不堪。在所有人心里,这个来自地下六层的陌生人孤僻阴沉、暴戾嗜血,跟每个人都远远地保持着遥远距离,这样的他与林妧分明是两个极端,无论如何都扯不上关系。

    抱着林妧出现在生活区大厅时,迟玉的表情一如既往地冷漠又乖戾。以他拽上天的神态和满身伤痕的模样来看,这人不像是个把公主从恶龙手里救出来的英雄,倒更趋近于在幕后谋划一切的凶残大魔王。有医护人员怯怯地尝试与他交涉,准备把林妧带去医疗部病房好好修养,那家伙出乎意料地好脾气答应下来,在将怀里的小姑娘递给护士时,低头安静地看了她最后一眼。

    那道眼神陵西至今记忆犹新。

    漆黑瞳孔里浮现起丝丝缕缕的笑意,像暗夜里的月光渐渐填满眼眶。冷冽啊乖僻啊杀意啊,那些令人望而生畏的情绪在一瞬间烟消云散,大魔王像所有青涩的少年那样低头抿着唇,用胆怯又柔和的视线深深望着怀中人脸庞,仿佛要把她的模样深深刻在心头上。

    他浑身是血,犹如从地狱爬出来的修罗恶鬼,陵西从来不会想到,原来恶鬼也会露出这样温柔的目光。

    也正是在那一刹那,他闻到了某种名为“八卦”的气息。

    从前的迟玉一直呆在地下六层,绝不会与任何人进行接触,直到林妧进入收容所工作,他才隔三差五地坐在生活区大厅里看书或小憩。陵西曾以为这只是不值一提的巧合,但现在想来,分明是为了见到她的刻意而为之。

    这两个人之间,绝对不简单。

    “我、我脸红了吗”

    林妧有些慌乱地伸手捂住两侧脸颊,果然感到了滚烫的热气。她无力辩驳,只得支支吾吾搪塞过去,顺便生硬地岔开话题“可能是天气太热了,现在不是夏天吗我的确落入了欺诈师的陷阱里,幸亏迟玉救了我说起来,欺诈师怎么样了地下六层出逃的异常生物呢”

    “那混蛋被成功逮捕,动乱也及时制止了。”娜塔莉娅若有所思地摸摸她脑袋,“听说他不明不白地出现在生活区,不仅被人打得鼻青脸肿,还用光了所有的力量,因此保安队没费一点功夫就把他带走了。”

    她知晓林妧身份,却又不能当着另外两人直接挑明,于是淡笑着朝她眨眨眼睛,一字一顿地加重语

    气“应该是迟玉做的吧。”

    林妧明白她是在无形中戏弄自己,但仔细一想,忽然意识到一丝不对劲。

    当时她向南离告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按照他的性格,应该不会把秘密压在心里,但从德古拉他们的反应来看,似乎完全没察觉到这一点。

    “话说回来,南离还好吗”

    她无端地有些紧张,勉强扯出一个微笑“当时他也在生活区,没出什么事吧”

    杰

    米哒

    这回接话的是德古拉“他为保护一个研究员受了伤,和你一样躺在病房昏迷不醒。好在伤势不重,应该没多久就能好起来。”

    “南离在昏迷之前,一直嘟嘟囔囔说自己见到了特遣队队长哦。”陵西双手环抱在胸前,模仿着小白龙又羞又急的语气,“队长,哪怕是为了队长我也要加油,请多看我几眼吧他好像是这么说的,毕竟是那位的忠实粉丝嘛。”

    一说起这个话题,德古拉立马兴致盎然地接过话茬,带了点好奇地开口“特遣队队长我听说他是个三头六臂、肱二头肌比头还大、拥有十八块腹肌的男人。这种高人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真想近距离地看看他啊。”

    正在喝水的林妧被呛了一下。

    又是“三头六臂”,又是“肱二头肌比头还大”,那她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样的形象,六块行走的肱二头肌吗求求你快把十八块腹肌那种东西从脑袋里移开,想象了一下画面真的好恶心她才不是蜈蚣好吗

    “这是什么怪形容。”

    陵西满脸嫌弃地看他一眼,然而还没等林妧露出欣慰微笑,就信誓旦旦地继续发言“独家消息,那位队长之所以对所有人都避而不见,其实是因为长相过于有碍市容。听说他从小因为长相倍受排挤,于是把对社会的怨气全部发泄在猎捕异常生物这件事上,真是可怜又可悲,希望他能早日走出心理阴影,变成一个正常人吧。”

    林妧皮笑肉不笑“是、是吗”喂喂,她在其他人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啊,不是身体变异就是心理畸形,这种人设也太惨烈了吧。

    全场唯一知道她身份的娜塔莉娅挑眉笑笑,伸手抚弄林妧耳畔的黑发,声线又媚又甜“我倒不这么觉得。或许那名队长,是个长相和林妧一样可爱的小姑娘呢”

    “不可能,不可能。”

    陵西小脸皱成一团,一个劲摆手“就算真有她的那张脸,也一定是个身高两米的金刚芭比胸肌比林妧胸还大的那种。”

    德古拉赞同点头“不错不错。吐气堪比电风扇,吃饭搬空两座山,而且必须有十八块以上的腹肌。”

    话题渐渐被引向了奇奇怪怪的方向麻烦你们两位闭嘴好不好而且德古拉先生,为什么你会对十八块腹肌的蜈蚣人这么情有独钟啊

    林妧无语凝噎,正尝试着用低头喝水来掩饰内心尴尬,猝不及防又听见另一则重磅炸弹在耳边轰隆

    隆炸开

    陵西用手撑着腮帮子,朝着娜塔莉娅笑笑“姐姐,你和阿水在一起了对吧”

    阿水是同样生活在收容所里的鳄鱼人,似乎追了娜塔莉娅很久。

    林妧睁圆眼睛看向她,后者则心情不错地捏了把小姑娘白皙的脸蛋,颇有深意地勾唇一笑“怎么,很惊讶”

    她说罢停顿片刻,垂眸靠得更近一些,带来一阵微风和诱人香水气息“你还没谈过恋爱吧,要不要让姐姐我来教一

    教身、体、力、行、地。”

    要命要命,这女人真是随时随地都在散发少儿不宜的危险气息,即使林妧见了都难免心跳加速,也难怪阿水会对她神魂颠倒。

    “快住手不行的不行的,你那些方法放在林妧身上绝对行不通”

    陵西看得心惊胆战,毫不怜香惜玉地推开娜塔莉娅脸庞,俨然一个正气凛然的老父亲“她还只是个孩子啊”

    他虽然看上去是个小孩,实则已经活了上百年时间,因此从某种角度来看,陵西眼里的正常人的确都是小破孩。

    “哦”蛇瞳明暗闪烁间,娜塔莉娅饶有兴致地扬起嘴唇,“那你说说,怎样的方式才更适合她”

    她说着握住林妧左手,熟稔按揉棉花般柔和轻软的手心,带来一片酥酥麻麻的痒。

    “小朋友就要有小朋友的样子。”

    陵西哼笑一声“在我看来,吸引男人的最佳方法就是装纯,没有人会拒绝天真烂漫的小白花。所有雄性生物都吃这一套,对方越是纯洁,占有欲就越强比如进行身体接触时匆忙避开,小鹿乱撞地告诉他妈妈说过,这样子会怀小宝宝喔。;接吻时红着脸问哥哥你怎么咬我嘴巴;看见他脱掉衣服时,要表现出非常震惊的样子好吓人你的那里为什么跟我长得不一样”

    可是这不是纯情是弱智吧喂最后那一条是认真的吗喂男方只是想谈恋爱又不是养女儿,为什么要遭受如此残酷的心理折磨啊

    娜塔莉娅沉思片刻“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你啊,不止身体是小孩的模样,大脑发育也停留在了幼儿时期吧”

    德古拉叹了口气“不愧是表里如一的白痴。”

    小朋友被怼到怀疑人生、半晌说不出话,活了几百年的吸血鬼德古拉先生十分自觉地继承了话题,极度骚气地撩起额前细碎的金发“恋爱这种事情,当然是要请教身经百战的我啊。”

    娜塔莉娅有些惊讶“你居然谈过许多次恋爱吗不过也对,毕竟活了那么多年,要是还没几段感情经历,那就真的注定孤独一生了吧世界上真的存在那种人吗”

    现场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德古拉嘴角抽搐,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陵西适时拆台,唉声叹气“那个啥,其实他所谓的感情经历全部来源于恋爱游戏,现实生活里从没谈过恋”

    小朋友话没说完,就被德古拉一记重锤狠狠砸在脑门上。趁他苦着脸捂住额头的功夫,伯

    爵先生迅速转移话题“恋爱这件事,其实有很多诀窍和技巧。今天我来教你们几个常用的套路,保证有效。”

    林妧乖巧坐在原地,虽然表现出不太在意的模样,心底却不由自主地想起迟玉。

    “首先是最广为人知的套路,咚系列。这其中包括壁咚书柜咚黑板咚,指其中一方逐渐靠近另一方,等后者心慌意乱地一步步后退,最后来到阻挡物前退无可退时,猛地伸手把对方按住,制造出无路可退的压迫感。壁咚大家

    都知道得很清楚,今天我们来聊聊书柜咚。”

    他轻咳一声,伪装出电台男主持人那样正经又低沉的嗓音“假设我现在位于图书馆,偶然看见喜欢的女孩站在书架前挑书,这时候千万不能出声打招呼,而是要悄无声息地来到她身边,然后佯装不经意地伸出手,和她恰好选中同一本书。当指尖相撞的瞬间,一定能营造出暧昧又和谐的氛围,而接下来,就是我乘胜追击的时间先是很意外地朝她打招呼,然后出其不意地伸出右手靠在书架上,把她禁锢在书柜与我的手臂之间。然后”

    德古拉说着抬起右手,一把按住陵西肩膀,故作深情地说出只有在偶像剧才会出现的台词“你也喜欢这本书吗,嗯真是个有趣的孩子,你和这本书,我都想了解。”

    陵西不愧是他臭味相投的好搭档,当即异常配合地低头眨着眼睛,做出害羞想要躲藏的模样“别、别这样,德古拉先生这里是图书馆,那个,在这里不可以”

    德古拉冷冷一笑“有什么不可以别想反抗我,要是惹我不高兴,你可别忘了,吸血鬼是会咬人的。”

    “可是”男孩故作矜持地顿了顿,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坏笑,“可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可恶,这家伙

    德古拉在心底咬牙切齿,瞬间就明白陵西不满于他之前的那番嘲笑,想要在这时捣乱让他下不了台。

    但他能轻而易举地退缩吗既然陵西想飙戏,他随时奉陪。

    “是吗可你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德古拉轻哼一声,眼底晦暗不明,“昨天我去你家拜访时,趁你女朋友做饭的功夫,咱们俩不也卿卿我我了好一阵子爱情的到来总是伴随着相应的痛苦,我明白你迫切想跟我在一起,那女人是我们目前唯一的障碍,相信我,迟早有一天,我会当着她的面占有你”

    他沉思片刻,似乎下定决心般猛地一咬牙“那个叫林妧的女人”

    林妧

    林妧

    这绝对是18x游戏里面才会出现的剧情吧,说好的纯情恋爱攻略呢最最关键的是,为什么林妧这个角色会突然出现,然后变成被戴绿帽的可怜人啊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才不得不承受这个年纪不应该有的命运啊喂

    两位飙戏就飙戏,拜托别祸害无辜群众好吗

    林妧槽多无口,差点从喉咙里喷出一口老血。眼前的画面太美,她实在没有勇气再去欣赏,只得心情复杂地移开视线,不经意朝

    病房门口的方向瞥去。

    然后与一双狼瞳四目相撞。

    陆银戈不知什么时候打开房门站在了门口,因为动作太轻,没有人察觉到他的到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从他极度震惊的神情来看,来访时间应该是小剧场进行的过程中。

    陆银戈看似冷静,实则心里慌得不行。

    所以,究竟谁能告诉他。

    为什么他刚打开门,在隔壁病房“来啊放纵啊”的靡靡之音里,一眼就看见

    德古拉与陵西深情对望,还说出了许许多多让人三观碎裂的、比如“林妧是陵西女朋友,而陵西又出轨了德古拉”一类的惊悚台词。

    这世界居然已经如此混乱了吗

    对不起,打扰了,是他不配。

    不等林妧出声解释,满脸阴翳的青年便毫不犹豫地后退一步,迅速关紧房门。

    就像他从没来过一样。

    而事实是,角色扮演上头的两位当事人也的确没发现他来过,为首的德古拉得意一笑,压低声音故作神秘“除了这些方法,我们还可以利用椅子,制造和壁咚相似的效果。接下来,请各位注意观察我的操作。”

    全然不知道自己在陆银戈眼里,已经成了个强占别人男朋友的变态大叔。

    林妧不忍心打断他俩,因而欲言又止,皱着眉头看陵西乖乖在椅子上坐好。与此同时德古拉神色暧昧地慢慢朝他靠近,把双手分别放在两个扶手上“这个操作很简单,只要在聊天时慢慢朝对方靠近,和我一样双手按住扶手,他就绝对无处可逃,只能被迫与你对视。”

    两臂之间形成了密闭的牢笼,被禁锢于其中的男孩子慌乱无措,眼看着青年一点点贴近,只能委屈巴巴地睁大眼睛

    “你、你靠得好近,德古拉先生明明不应该有这种感觉,可我的心为什么在砰砰直跳好奇怪,我已经变得不像是自己了”

    你们俩又开始了是吗

    “虽然理智告诫我要跟你保持距离,可只要看见你,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或许,这就是爱吧。”德古拉邪魅一笑,瞳孔中的血红色若隐若现,“离开林妧跟我走,好吗”

    结果还是书接上文的林妧被戴绿帽子剧情啊为什么直到现在还要迫害一下她,拉出来兴高采烈地鞭尸啊喂就算是为了表现“只要这样做,即使对方有女朋友也会忍不住心动”,那也完全没必要直接用她的名字好吗

    暖阳明媚,空气寂静,金发红眸的异国青年与俊俏青涩的小少年四目相对,倒也不失为一幅令人心旷神怡的美妙画面。然而恰好就在这时,一件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故陡然发生

    德古拉与陵西戏精附体,角色扮演玩得如痴如醉,因而绝对不会发现某个极为重要的事实病房里的椅子,全部是可以推动的滑椅。

    随着德古拉身体前倾,手臂自然也会加大支撑力度,就在他用力把手往前下方按压时,滑椅理所当然地,被一把推开了。

    两人距离墙壁只有一米远,因此滑椅

    在推力下重重撞在墙面,与椅背一起发出轰然一声巨响的,还有陵西小朋友可怜的后脑勺。

    那声音惊天地泣鬼神,简直足以称之为“响彻灵魂的叩击”,陵西疼得两眼一翻,差点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与他相比,德古拉的境遇也绝对称不上太好。

    滑椅被推动后,青年的身体由于失去支撑,也随着椅子迅速前倾,为了不跌倒在地,情急之下只得一把拉住离自己视线最近的某个东西,试图稳住身形

    可惜这招并没有奏效,阴差阳错握住陵西裤子的伯爵先生最终还是狠狠摔倒,在双腿跪地的同时,脸庞重重砸在前者大腿上。

    这简直是史上最惨烈的谈情说爱现场,一时间哭喊声、尖叫声与哀嚎声响彻病房,大概是实在受不了他们俩的吵吵闹闹,房门毫无征兆地被人轰然打开。

    “胡闹够了没这里是病房,给我安静”

    推门而入的青年居然是陆银戈。林妧原以为他在不久前就已经愤然离开,没想到陆银戈非但没走,还一直留在房门口。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群不知道在门外听了多久热闹、个个神情复杂的护士。

    目光不善的狼人青年还想骂骂咧咧说些什么,然而视线一扫,在触碰到病房里一片狼藉的景象后猛然浑身僵直,兀地停了口。

    那是第一次,林妧在他脸上见到了类似于“惊恐”的神色。

    陵西翻着白眼躺在椅子上,裤子被德古拉紧握着扒下来一些,如今仿佛受到了某种剧烈的疼痛般浑身抽搐,满脸都写着“生无可恋”;

    德古拉跪倒在地,呈现出无比诡异的奇怪姿势,让人不得不想入非非的是,他的脑袋不偏不倚,正好埋在陵西大腿根部。

    良久,陵西流着泪颤抖出声,每个字都是血与泪的控诉“德古拉你这混蛋,害得我好疼。”

    “要是惹我不高兴,你可别忘了,吸血鬼是会咬人的。”

    “迟早有一天,我要当着她的面占有你。”

    “或许这就是爱吧。离开林妧跟我走,好吗”

    看着陵西生不如死的神色和凌乱长裤,再联想起不久前两人的对话,他似乎终于明白了一切。

    濒临报废的大脑拼命转动,陆银戈面无表情地想,啊,德古拉你个禽兽。

    听见门边传来的声音,德古拉眼含热泪地扭过脑袋。当他开口说话时,被磕破的鼻子里鲜血狂涌“戈戈,不要走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样子”

    小护士们同时倒吸一口气,把不可置信的目光移到陆银戈身上。

    什么情况。

    之前面对陵西时,德古拉先生毫无疑问是强势霸道的那一方,没想到一见到这位,却突然之间变了性格,甚至哭哭啼啼地想要解释。难道他们俩之间也存在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但陆银戈不是从很早之前就候在林妧病房门口,还一直害羞得不好意思进去吗更何况不久前有人曾见到林妧从他车里下来,大家还一度以

    为这两人会发生点什么。

    太绝了,太绝了,她爱他爱他爱他爱她,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爱的四角连环套

    四角恋、强取豪夺、当面帮老实人头顶的青青草原施肥除草,除开一句“贵圈真乱”,他们还能说些什么。

    跟前是德古拉哭哭啼啼的呼唤,身后是小护士们别有深意的目光,陆银戈后背发麻,连一个眼神也不屑递给他,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开,留下一群叽叽喳喳的吃瓜群众。

    看着眼

    前一片混乱的景象,林妧大脑里同样乱成一团。最后她心情复杂地想,这场事故也许是为了告诉他们一个道理舔狗或许还能获得hoe,但秀恩爱,必不得好死。

    正所谓“爱情的到来总是伴随着痛苦”,德古拉一语成谶,在十分钟之后和陵西分别以“膝盖出血”与“轻微脑震荡”双双住进医疗间。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也正是在这短短十分钟里,一则爆炸性消息在收容所里迅速传播,真真正正的男人听了会沉默,女人听了会脸红

    光天化日下的病房为何频频发出惨叫,独身男子究竟多寂寞才对人形玩偶痛下咸猪手这一切惨剧的背后,是报复、是阴谋,还是命运无情的作弄;头顶青青草原的林妧小姐,她的爱情又应该何去何从请关注今晚收容所小八卦,由林妧、德古拉、陵西、陆银戈领衔出演的情感史诗四边形相簿。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陆先生透露,他不幸地目睹了事件全部过程,以下是护士长死缠烂打后争取到的采访

    “什么采访,不就是想听八卦么我对这些没兴趣,别找上我。”

    “嗯你问我手里拿着的东西是什么,又为什么会来医疗部这玩意是奶油蛋糕才不是特意买给林妧那家伙的,来这里更不是为了探望她哈你说看见我一直站在病房门口不进去那只是走累了想休息一下,休息懂吗”

    “傲娇老子怎么可能是傲娇要是再让我听到这两个字,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吧活动手指,发出咔擦响声提着奶油蛋糕一个人在医院走廊里散步,这不是很正常的消遣活动吗每个人都会在无聊的时候这么做吧就算不正常你也给我闭嘴”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学会了吗狗头感谢在2020021416:21:142020021707:07: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竹泠呀2个;爱吃甜筒的猫ぅ、安洧杉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溪云初起日沉阁80瓶;苏晓20瓶;溯溪9瓶;茅十八、承太郎夫人、清染5瓶;332460044瓶;猫巷、甜酒、绿窗娇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