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0 章 魔神之域(二)
作者:纪婴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最新章节     
    第130章

    总而言之,林妧是带着满满一盒小点心进入的所谓“魔神之域”。

    收容所对这次任务极为上心,往她包里硬塞了不少可能用到的武器,林妧只觉得这些玩意儿笨重又麻烦,稍有不留神还可能会把甜点压碎,简直得不偿失。

    “通道”位于歧川市郊区的废楼里,走近看去,仿佛是镶嵌在灰暗墙壁上的一道门框,门框之内是浑浊不清的黑色,完全望不见另一边景象。

    身后的所长唠叨个不停,她没想太多,简单应答几句后便往门里走,在身体穿过通道的刹那,无比清晰地感到了身体与灵魂剥裂的刺痛感

    像是灵魂被某种力量硬生生抽离,而身体却试图走向与之截然相反的方向,大脑恍惚得像是在做梦。等沉重的眩晕感慢慢褪去,再睁开眼睛时,这才发觉自己已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魔物盘踞、充斥着血腥与杀戮的未知领域。

    冷风四起,吹来粘腻的、满含着腐朽气息的腥臭,风和空气都不带温度,冷冰冰贴合在她皮肤上,如同阴冷的毒蛇肆意游走盘旋。

    和视频里一样,这地方颓败得不可思议。植物又低又矮,像刚刚经历过火灾般呈现出无精打采的焦黑色,濒死地趴伏在地面;天空是一望无际的血红,阴沉沉地笼罩下来,仿佛把空气也晕染成了这种黯淡的色泽,叫人压抑得喘不过气。

    林妧下意识捂住鼻子,继续安静打量四周。

    虽然在所长的推测里,这个地方栖息着世界各地神魔怪物的原型,杀伤力不容小觑,但既然千百年前的人类在见到它们后能得以存活,就说明这个世界并非绝境,而是存在着不小生还几率。

    归根结底,一切异变都能得到合理解释,创世神或毁天灭地的魔并不存在,生活在这里的所谓“魔物”,充其量是些形态怪异的异常生物而已。

    只是它们为什么会在千百年前突然出现又陡然消失,只在人类社会里留下一些真假不明的神话故事,这一点她始终想不明白。

    耳边传来沉闷萧索的呜咽,分不清是风声还是怪物嘶吼;目光辗转于红褐色土地,林妧微微皱起眉头。

    在她身旁零散矗立着十几座栩栩如生的石像,清一色雕刻出千姿百态的怪物形象,例如长有三个脑袋的猎犬、狮身人面的猛兽与张嘴露出獠牙的巨龙,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最为诡异的是,这些雕塑不仅逼真得可怕,而且都保持着极为惊愕与恐惧的神色,看上去不像是艺术作品,倒不如说是活生生的生物在受到巨大刺激后,被迫凝结成了石像。

    这样的故事,林妧是听过的。

    她心里有了些许眉目,下意识垂下眼睫,仿佛是为了印证这个猜想,一道突如其来的嘶声骤然在背后响起。

    她没有出声,低着头略微侧过身去,借着模模糊糊的余光,瞥见一条青黑色蛇尾。

    十有是希腊

    神话中的美杜莎,传闻里遭到雅典娜诅咒,拥有细长獠牙与粗壮蛇尾,长发尽数变成毒蛇的女人。当然,关于她最有名的一点,还是那双拥有魔力的眼睛

    无论什么人,只要与她的双瞳对视一眼,就会无法逆转地变成石像。

    “饿”

    身后的女人低低开口,每个字都仿佛阴森森地渗了毒汁,间或夹杂着毒蛇吐信的嘶嘶声。因为获得了恶魔力量的缘故,林妧学习能力与记忆力都远远超出旁人,她曾出于兴趣接触了一些小语种,因而此刻才能明白这段古老且沙哑的希腊语“食物”

    “我没有恶意,请你”

    林妧存了与她和谐相处的念头,奈何对方并不领情,随着一声尖利吼叫,盘旋在女人头顶的毒蛇一并伸长脖子,径直朝她扑来。

    食肉动物大多数拥有很强的领地意识,更不用说是这位臭名昭著的女魔头。

    美杜莎显然已经把她当成了主动送上嘴的食物,林妧本想反击,却察觉被对方的石化能力大大限制了动作,不仅要时刻注意亮出毒牙的长蛇,还必须投入十二分精力,提醒自己不要去看敌人的眼睛。

    可要想看不见她的双眸,就自然要把目光从美杜莎的头上挪开,这样一来,便会对毒蛇的动作一无所知,陷入四面楚歌的被偷袭境地。

    对方在暗她在明,完完全全地落了下风。

    林妧并不好斗,也明白这种时候不能莽撞行事,当即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惹得美杜莎气急败坏,怒吼一声“给我停下”

    “站住”和“给我停下”绝对是有史以来最没用处的台词,似乎像这样大声喊出来,跑掉的人当真会乖乖停在原地等死。林妧没搭理她,身形很快消失在不远处焦黑的丛林里。

    开玩笑,她打不过,难道还躲不过么。

    美杜莎看上去气势汹汹,可任谁在头上顶那么大一堆扭来扭去的蛇,想必都会行动不便。看她那副模样,脑袋大概比身子更重,远远看去像顶了堆不停蠕动的橡皮泥,和宫廷剧里夸张的头饰有得一拼。

    林妧身姿灵巧地穿行在树丛里,暗自思索着怎样才能在毫无视野的情况下进行反击。身后不时传来微弱的蛇鸣,裹挟着风声与树叶沙沙响一同传入耳畔,看来美杜莎动了怒火,打定主意要置她于死地。

    眼前的景象瞬息万变,颓败树影像流水那样往后退去,然而没等她想到办法,就不得不皱着眉停下脚步

    树林并不大,林妧很快便来到了尽头,高大

    树干逐渐退化成低矮灌木,在稀稀疏疏的草木旁,横亘着一条绵延不绝的河流。

    与周遭景象极为相称的是,这条河充斥着工业废水般浑浊不堪的液体,整体呈现出乌黑色泽,细微处却又闪烁着七色油光,充分展现了什么叫做“五彩斑斓的黑”。

    在地狱般晦暗恐怖的景象里,一个青年背对着她蹲在河畔,只露出被暮色浸染的修长背影。似乎是听到了匆匆脚步声,他有些好奇地转身回头。

    林妧发自内心

    地“哦呼”惊叹一声,无声挑眉。

    青年大概二十岁上下,柔顺金发仿佛笼了层淡淡的光,像涓涓泉水倾泻而下,无比温柔地将整张脸浑然笼罩;碧蓝色瞳孔让人想起真正的洁净海洋,干净纯粹得不含任何杂质,再加上挺直的鼻梁、红润的唇,精致五官勾勒出完美无缺的面容,拥有超越性别、雌雄莫辨的美。

    他应该出现在童话故事或言情小说里,而非这种妖物横行的鬼地方,看起来实在很让人串戏。

    “我从未见过你,小姐。”

    他抢先打破了两人面面相觑的沉默,声音比海水更澄澈“您来这里做什么”

    居然用了“您”这种尊称。与美杜莎不同,这位看上去是个很有礼貌的贵公子,不但外貌与人类相同,举止之间也并无敌意。

    远处的深林里传来窸窸窣窣树叶响,想必那女人还在继续寻找她。林妧心底闪过一个念头,鬼使神差地停下脚步回答他“来散散心,你呢”

    “如果是散心的话,您之前也来过这里吗”对方不答反问,露出毫无城府的爽朗微笑,语气里带了点急迫的意味,“您有没有在这里见过一个女孩金色长发蓝眼睛,经常躲在水里和路人玩捉迷藏,当你俯身望向水面时,应该就能看见她。”

    果然是他。

    林妧心下了然,瞬间知晓了青年的身份。毕竟会独自出现在河边、凝神望着河水的超级美男子,在她锁知道的神话体系里独独只有那一位人选希腊神话中最为俊美的男性角色,纳西索斯。

    据说纳西索斯出生后,父母为其祈求了神明的占卜,神谕声称这孩子永不能见到自己的面容,否则会不可避免地因此死去。

    为了躲避这必死的命运,父母将家中的镜子通通丢弃,因而纳西索斯从来不知道自己究竟长有什么模样。见过他的女孩无一不爱意萌动,青年却从未爱上过别人,自始至终我行我素,拒绝了无数神女的爱慕之心。

    直到某天打猎结束,口干舌燥的纳西索斯来到一条河前,尝试弯腰去掬些水喝,在那一瞬间,他无比清晰地见到了自己在水中的倒影。河水中倒映着一张美得惊人的面庞,静静与他对视,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有时河水泛起涟漪,她也会随之飘然远去,像一场可望不可及的幻梦。

    青年对自己的影子一见钟情,误以为那是居住在河水中的神女,他日日来到河边与之对视,情到深处伸出手去,想要触碰她白皙的面颊,却不慎落入水

    中,白白丢掉性命。

    爱慕他的女神们伤心欲绝,为了纪念纳西索斯,将其灵魂幻化为水仙花,永恒立在河边。

    林妧细细打量他一眼,果然发现青年的身躯呈现出半透明状态,应该是死后不散的亡灵。

    等等。

    如果是亡灵的话既然不存在真正的实体,应该也就不会被美杜莎石化了吧

    “经常出现在这里的女孩”

    心底明亮了些许,林妧佯装出回

    忆的模样。眼看树林里的沙沙响声越来越近,她一边加快语速,一边向青年亮出某个小小的物件“你说的是不是她”

    那是面小巧的镜子。

    镜面原原本本投影出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庞,纳西索斯从未接触过镜子,只以为心上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自然不会知晓眼前心心念念的梦中人不过是镜花水月的幻影,一时间激动得难以自持。

    林妧看见他的瞳孔骤然紧缩,随即满带惊异地望她一眼“她怎么会被困在这样一个小框里”

    他说着用手将镜面牢牢罩住,如同抚摸爱人脸颊。因为没有实体无法触碰,只能让镜子脱离林妧双手后悬浮在半空,离自己更近一些。

    “这并非她本人,只是一张会动的画像而已。我只见过她一面,不过并不熟悉,”林妧弯了眼睛,嘴角噙着无辜的笑,特意加重语气,“但即将赶来的那一位,似乎和她是老熟人哦。”

    跟前的青年目光灼热,早有火星落入眼底,只需要一两句添油加醋的低语,就能轻而易举地燎起熊熊烈火“把画像拿给那位看看,说不定能得到更多线索。”

    眼下她对美杜莎的实力一无所知,近身作战必须面临毒蛇与石化的双重威胁。虽然林妧不觉得自己会战败,但在遇见真正的boss级别怪物之前,保存实力避免战斗是最好的生存方式。

    要想不费力气地赢,除了拳头,还可以动脑子。

    美杜莎在林子里兜兜转转,终于抵达河畔时,见到了一个独自伫立的金发青年。

    看他半透明的身体,大概率是徘徊于此的幽灵。

    幽灵既不能被石化,也不能成为食物被她一口吞下,美杜莎对这类种族没太大好感,因此语气不善“嘶不久前有个女人经过这里,她去了哪个方向”

    按理来说,常人见到她如此诡异的外表,都会不由自主露出惊恐的神情,但这幽灵非但没害怕,居然还隐隐有些激动地问她“小姐,您见过一位经常呆在这里的金发姑娘吗”

    哈

    这家伙脑袋有问题

    “老实回答我的问题,不要转移话题”

    蛇瞳中渗出幽暗冷光,头顶的毒蛇不约而同开始吐信子,美杜莎目光阴沉,声调饱含杀气“否则我就把你撕成碎片。”

    那不知好歹的金发男面色不变,向她递来一个圆圆小小的东西“这是那女孩的画像,你认识她吗请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不会告诉你,你要找

    的人究竟去了哪个方向。”

    淦。

    向来横行霸道的蛇女在心里暗骂一声,这小子不但反过来威胁她,用的还是她现成的台词,真够厚脸皮。

    纵使心里有万般不情愿,可看一眼画像也并不是多么复杂的事情。美杜莎最终还是咬着牙答应下来,一把接过那个浮在半空的“画像”,拿到自己眼前。

    视线所及之处,是一张苍白如死人的瘦削脸颊,本应该生有

    头发的地方被条条毒蛇代替,嘴唇上还残留着凝固的血迹。

    她的目光依次经过枯枝般毫无血色的脖颈、尖细的下巴、猩红的双唇,最终停留在那对碧绿色的蛇瞳之上。

    碧绿色的蛇瞳。

    蛇瞳。

    瞳。

    这他喵的,是面镜子。

    让她看看,是谁还想被她的眼睛变成石像

    哦原来是她自己

    美杜莎整个人都石化了,字面意思的那种“任何生物与美杜莎对视,都会当场变成石像”,美杜莎并非没有实体的幽灵,这个“任何生物”,当然也包括她本人。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真的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石化从足部开始,像潮水那样渐渐涌向全身。那白痴一样的金发男满脸无辜,居然还一本正经地问她“怎么样,您有印象吗”

    装,你还装这就是你口口声声说的“画像”吗明明是面镜子这混蛋绝对是故意来害她的啊可恶

    回应青年的并非是气急败坏的美杜莎,而是另一道无比熟悉的嗓音,轻柔和缓、不紧不慢,甚至含了几分云淡风轻的笑“怎么样,她认识你喜欢的那位姑娘吗”

    正是闯入她领地,然后大摇大摆逃走的那个女人。

    满头毒蛇亮出狰狞毒牙,美杜莎怒火攻心,本想转过身子将那她撕成碎片,奈何鼻梁以下的身体都已经进入石化状态,完全动弹不得。

    在完完全全变成一座石雕之前,她听见了生命里的最后一句话

    相貌俊美的金发青年满怀感激,语气诚恳至极,每个字都格外响亮又清晰,一下又一下砸在她耳膜上“这位小姐一声不吭,似乎并不认识她居然对我这个陌生人的事情如此上心,林妧小姐,您真是个热心肠的大好人”

    热心肠的,大好人。

    美杜莎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她似乎隐隐有些明白了,或许幽灵当真以为镜子是面画像,把镜子递给她,也的的确确是想要寻人。虽然不明白他神奇的脑回路,但毋庸置疑的一点是,这家伙只是个毫不知情的执行者,那女人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

    佯装成帮忙寻人的烂好人形象,鼓动幽灵把镜子递给她,从而让美杜莎死在自己的石化之下;而幽灵对此不会有丝毫怨言,甚至会感激于那厮的好心相助,可能再过千年百年,他都不会明白,自己曾有天被人当作刀使,末了还笑着感谢她。

    够狠,够毒,够心机。

    这招借刀杀人行云流水,无缝,饶是身为受害者的美杜莎也无可奈何。本来想从嗓子里最后挤出几个支离破碎的字,然而石化已经涌到下巴,只不过刚刚张开双唇,整个身体就彻底变成石像。

    从那以后,在河道旁莫名其妙多出了一座从没见过的诡异雕

    塑。满头是蛇的女人容貌诡异,保持着似乎想要抓住某人的姿势,栩栩如生的神态中满是激动之情,而那仓皇张开的嘴唇,仿佛在呼唤离去的爱人,迫切又带了几分娇嗔的怒意。

    来来往往的魔兽异形无一不对她心怀好奇,思索着雕塑作者到底经历过怎样刻骨铭心的爱情,又出于何种缘由不得不与爱人分道扬镳,满心愤怒地制作出这座石像。

    没有人知道,她真正想说的话只有短短九个字“你个瘪三,居然算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