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作者:纪婴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最新章节     
    于是两名勇士告别皇都,踏上了屠灭恶龙、拯救贵妃的旅途。

    林妧百感交集地注视着这一行旁白,在临别前最后看一眼皇宫。

    陵西不费吹灰之力就达成了个人线的he结局,在欢哭声哭笑啼语啼中愉悦地打出gg。如今只剩下她和德古拉两人继续展开冒险,不得不说,真是充分感受到了作者满满的恶意。

    再看一眼他们无比简陋也无比离谱的装备栏

    头部草帽

    看这绿油油的颜色,知道喜羊羊与灰太狼吗你头顶拍的。

    手持铁剑

    ex咖喱棒,你的契约胜利之剑。

    身体布衣

    臣本不1,所以你是个0。

    林妧

    德古拉

    德古拉“我忽然觉得,陵西离开得那么早,或许其实是件好事。”

    他停顿一下,不知道是在对林妧说,还是在安慰自己“不过吧,他早早退出,就没办法见到杨贵妃了。杨玉环是谁,华国四大美人之一啊要是能在游戏里见到她,吃多少苦都是值得的而且按照这种勇者斗恶龙的经典套路,公主都会对勇士一见钟情呢。”

    林妧对此不置可否。

    就算他们俩真能通关,在恶龙巢穴里见到那位名流千史的妃子,按照作者的恶趣味还真想不到究竟会发生什么。

    龙的堡垒位于荒郊悬崖顶端,距离皇城并不远。所幸他们有财大气粗的皇帝作为靠山,因而得以坐在精心准备的马车里,省去了徒步行走的麻烦

    当然,在赶路途中一定会毫无防备地遇见袭击,这是每款冒险游戏的必备剧情。

    马车缓缓驶出都城,等进入城郊荒野,周遭便多了几分幽异瘆人的诡谲之气。如今正值年关,肃杀的冬风掀开帘子一角,当林妧顺势向外看去,见到血一样鲜红的落霞。

    诡异的红色如同滴落的墨汁,无声晕染在山边、树顶与每一株野草之上,把本就萧索的冬日景观衬托得更加寂寥。远处传来如泣如诉的呜呜声响,不知道是风声还是野兽哀嚎,冷冰冰刮过耳畔,让她想起冷冽的冰刀。

    也正是在这时候,马车猛地一抖,窗外响起车夫撕心裂肺的喊叫“救命怪怪怪物啊”

    “怎么回事”

    从来没真正经历过打斗厮杀的德古拉伯爵心头警铃大作,下意识朝林妧靠拢一些。后者毫不犹豫地探身出车门,看清眼前景象后微微皱起眉头。

    车夫慌不择路地逃跑了,空气里弥漫着挥之不去的腥味,如同堆积在一起的肉块腐烂发臭。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崎岖山道,在山路尽头,盘旋着比十个她叠加起来还要高的大白蛇。

    白蛇跟前站着个道士模样的人,林妧看不清那人长相,只能从他蹒跚虚浮的步伐判断很可能已经身受重伤,连最简单的站立都难以做到。

    在她瞥见人影的下一秒,巨蟒张大嘴唇发出怒吼,猛地掀起尾巴击打在那人身上,将他甩出去远远一段距离。

    恰好落在马车旁边。

    这段剧情刻意到让人无力吐槽,林妧跳下马车赶到他身旁,这才看清那人的模样。穿着道士服,遍布了斑驳血迹,毫无血色的脸上写着几个大字“平平无奇的模样”

    没错,这人没有五官,平平整整的皮肤被这七个黑体字浑然占据,最为过分的是,本应口吐鲜血的嘴唇部位画了条直线代表嘴巴,旁边挂了个红色小字血。

    长成这副德行才不平平无奇呢这游戏到底是有多缺经费,就算是个普普通通的路人甲也请稍微认真对待一些好吗所以你全部的预算绝对都透支在皇宫那里了对吧

    再定睛一看,见到他头上简陋的黑色小框框

    路仁嘉临死之前给主人公送装备的工具人。

    结果这位兄弟还真就叫“路人甲”啊虽然nc在临死前把武器托付给主人公的确是很常见的剧情,但你光明正大写在人家简介里也太过分了吧nc不要面子的吗

    “咳少侠”

    男人有气无力地抬头,为了表现吐血的效果,那个歪歪扭扭的“血”字上下蹦哒了一下“我已经快不行了。两位看上去修为不浅,请务必替我斩杀这孽畜”

    不等他们回答,路仁嘉便自顾自抬起手臂,露出手里握着的深棕色木棒“这是我降妖除魔用的法杖,今日交给二位,还望多加珍惜,不要让席八大蛇祸乱世间”

    席八大蛇是什么鬼啊虽然感觉这是对“八岐大蛇”的魔改但怎么听都像是大韩民国那边骂人的话啊而且道士不应该用宝剑驱邪吗魔法杖是什么鬼你是从哈利波特剧组串场过来的

    德古拉眼角抽搐,心有余悸地望一眼远处的巨蟒。出乎意料的是,那条白蛇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时间静止般愣在原地,旁边一个方框里明明白白地写着

    时间静止debuff贯彻落实“魔法少女变身或主角团彼此交谈时,反派绝不会中途进攻”的优良传统,此boss暂时陷入暂停状态,在主人公获取武器时解除封印。

    还真是非常诚实的介绍。

    “二位听我说,这可不是普通的法杖。”

    男人又咳了一声,气若游丝“想当年我云游四海的时候,曾在北方撞见过一桩怪事。城郊荒山里,每到夜晚便会传来鸟类凄厉的嚎叫,路过之人全部无辜丧命,一时间惹得人心惶惶、流言四起。我身为驱魔之人,面对此等邪祟自然是义不容辞,等夜深人静时前去一看,才发现那片山埂居然是传说中生人勿近的禁地把无数惨死的鹰隼作为祭品,以其怨气残害生灵,江湖人称邪鹰埂”

    邪鹰埂,谐音梗。

    林妧震惊了。

    为什么连谐音梗也会被谐音梗啊这种时候了居然还是不肯放过它吗作者求求你做个人吧

    “那些邪鹰吸收日月精华,已然成了嗜血的魔物。我与它们大战三百回合,奈何寡不敌众、身负重伤,所幸天无绝人之路,在我即将殒命的前一刻,忽然发现不远处有棵十分奇怪的老树。”

    路仁嘉说到这里,死气沉沉的语调不自觉染上几分生机“我年轻时从崂山道士职业技术学院毕业,进入霍格沃兹魔法学院进修,在那里了解到每种木材都能制成魔杖,木质越好,魔杖就越强。普通如柳木松木,高贵如楠木乌木,唯有这株老树与其它木头截然不同,我情急之下折断一根树枝用作魔杖,它的威力大得不可思议,毫不费力便击退了邪鹰。”

    林妧累了,真的不想吐槽那劳什子霍格沃兹魔法学院和崂山道士职业技术学院了。

    “你们一定想象不到,我这把魔杖的原材料”

    中年男人朝他俩摇摇晃晃地举起木杖,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那可是传说中千年难得一见的宝贝,坚硬如铁,叶如碧玉,吸收了无数孩童的生灵之气,名曰铁碧阿童木”

    哦,原来阿童木做成的魔杖。

    你有病啊这游戏还能不能好了啊喂

    “今日我难逃死劫,这魔杖便留予二位有缘人”

    路仁嘉一边说,头顶的h一边刷拉拉往下掉,完美展示了什么叫做最好的前辈,最优质的工具人。说时迟那时快,不远处再度响起沉寂许久的蛇鸣,德古拉浑身发抖地倒吸一口气,在扑面而来的腥臭味道里,瞥见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选择框。

    情况危急席八大蛇来势汹汹,你将如何面对做出选择吧,勇士

    a找个阴凉不见光的地方躺下,避免尸体发臭

    b用嘴堵住它的嘴巴,来一段惊天动地的法式蛇吻。只要你亲得够快,蛇的牙齿就追不上你

    c“素珍,你还记得我吗我是许仙啊”

    d当机立断,马上拿起魔杖做出反击

    前面三个选项过于白痴,任何一个智力正常的生物都会毫不犹豫地选d。

    可是这游戏的作者,他就压根不正常。

    林妧留了个心眼,以作者的惯用套路来看,绝对会在各种细节上玩错字梗、沙雕梗和会被扣钱的谐音梗,这些选项看似弱智,实则一定暗藏心机。

    等等,谐音梗。

    视线落在屏幕上的某四个大字前,脑袋里像是经历了一场宇宙大爆炸,砰砰砰全是刺耳的爆破响。林妧脊背一僵,赶紧扭过头去低呼一声“德古拉,选c不要选”

    刚转过脑袋,就刚好看见身旁的金发青年按下d选项。

    然后眼睁睁看着德古拉在下一秒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缓缓低下脑袋,把目光落在某个不可描述的位置。

    确认选项后不久,玩家的动作便不再受自己控制,而是要依据选项内容一字不差地按顺序完成。

    纵使德古拉的脸蛋已经憋成猪肝色,满眼全是生无可恋的羞愧与愤慨,却还是不得不遵循剧情引导,手脚僵硬地从路仁嘉手里接过法杖。

    接下来便是一连串战斗cg,阿童木做成的法杖果然不负众望,与主角光环相辅相成之下,没过多久就歼灭了小boss席八大蛇。白蛇如小山般轰然倒下,又是一个方框出现在二人眼前

    恭喜您击败席八大蛇,获得了游戏内第一个荣誉称号称号已自动装备,请注意查收。

    四下寂静,马车前的林妧神情悲悯,低头用手掌捂住眼睛。

    德古拉眼含热泪,满目苍凉地抬头,看见自己脑袋上一行锃亮的大字

    裆鸡立断战士又称西方不败。

    没有人说话,周围明明安静得可怕,可不知怎么,林妧脑袋里却缓缓浮现起一段歌声

    守着你离开后的世界,白天和晚上都是冬夜,悲伤的到来我从不拒绝,反正亦是,空空空空如也。

    万幸这款游戏没有设置痛觉感应,所以她看不见德古拉痛得死去活来的模样,只知道后者目光空洞,一举一动都宛如死鱼。

    德古拉许久没出声,抬头看一眼自己脑袋上硕大无比的头衔,这玩意不但不偏不倚浮在他头顶,还由内而外散发出道道金光,像极了弥勒的佛光。

    他尝试着点了一下,没有找到撤下或删除的按键。

    “拉拉。”林妧头一回用这么温柔的称呼叫他,每个字都带着心酸,“别玩了,退出游戏,咱们回家吧。”

    “回家”

    青年浑身战栗,眼尾泛红,漂亮的五官扭曲成一朵狰狞烂桃花,真正诠释了什么叫“生如夏花之绚烂”“作者这样玩我们,不就是想让我们知难而退吗,我就偏要通关给他看恶龙是吧,我非得将它碎尸万段,然后把杨玉环抢过来小孩子才做选择,身为大人的我只懂永不退缩”

    想当年在思过崖上,华山派的岳不群掌门人也同样怀着这种想法吧。

    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他断了,可他也变强了。

    王小波说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德古拉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想,当游戏即将结束的时候,自己一定会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手拿阿童木法杖,头顶七彩佛光,把贵妃从恶龙的堡垒中救出来。

    此时此刻的伯爵先生踌躇满志,然而万万没想到,他费尽心思猜中了前头,却始终没能猜出那个无比悲伤的结局。

    作者有话要说谐音梗真的好好玩我上瘾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