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许久不见了(5/5)
作者:阎ZK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最新章节     
    周泽重新落座。

    一道道法印被打入了巡天镜,镜面上泛起了细密的涟漪,层层不绝,其中的画面不再如先前那样停止在单一的视角,而是开始快速变化,骤然地拉高,突兀拉远,原本镜面中心的参与者变得渺小,最后被掩藏在消失不见。

    整座山都容纳在了巡天镜的范围之内。

    每一面巡天镜上的画面都在快速地变化着,炼气士们操作着这种法器,按照周泽的命令寻找那戴墨色鬼面的武者,除去了周泽之外,在场诸多的世家高层都感觉到了些许的遗憾和可惜。

    可惜没能够提前发现这个上好的苗子。

    现在在炽焰卫的营寨当中,周泽作为割鹿城主,旁边更有炽焰卫统领苏玉文,他们万万是争不过的,不过也有许多人在暗自思索着,家族中是否有年纪和那少年人相仿的女子。

    若是能够结成姻亲,倒也不错。

    花去了颇久的时间,巡天镜方才最终锁定了一个区域,是这一座山中颇为隐蔽的角落,不过与其说是找到了带着鬼面的那个人,不如说是找到了其余的参与者。

    苏玉文的眉头微微皱起。

    巡天镜上所展现出来的画面,正是他的侄儿苏天行。

    只是此刻,苏天行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意气风发,整个人蜷缩在石壁之后,肩膀上已经负伤,只从画面上,也能够感觉到他呼吸的急促程度,只是稍微一冒头,就会从前方射出一枚箭矢。

    难以想象那是气脉境的武者可以射出的箭矢。

    旋转着裹挟着劲气,能够轻而易举地洞穿岩石,原本坚硬无比的天然青岩壁,此刻已经变得坑坑洼洼,随处可以见到箭矢留下的痕迹,如被蹂躏。

    显而易见,在此刻春猎的狩场当中,能够射出这样箭矢的,只有带着狰狞鬼面的少年一人而已,可任由炼气士如何费心尽力去操控巡天镜,也难以寻找到目标。

    镜面中的画面不断地变化,始终不能彻底地确定下来。

    在场许多人都已经明白,这是因为操控巡天镜的炼气士本身不具备精锐斥候的侦察能力,就算是目标出现在画面中,因为处于隐藏状态,也难以察觉,难以辨认。

    苏玉文皱了皱眉,正要开口干涉。

    周泽突然抬起头来,看向营寨的一侧,微微皱眉,自语道

    “险些忘记了他,倒不曾想,是这个时候到了”

    苏玉文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远远的,能够看到烟尘弥漫开来,烟尘气被冲散开,是两匹健马,骏马疾奔着,隐隐约约几乎能够看到马蹄下生出了白色的云气,骏马的皮肤下面肌肉贲起,跑动的时候,可以见到淡淡的鳞片。

    是龙马。

    苏玉文的神色微微一变,下意识看向旁边的周泽。

    周泽轻描淡写道“你没有猜错,是王都的大内监。”

    “前次邛儿被姬辛打伤,我将此事传信给了王都,顺便提了一句,十二殿下颇具武勇器量,亦通晓炼气术,作为负责王室的内监处,必然不能够容忍任何一个有天赋的皇室血脉流落在外。”

    “一定会请示王上前来检查。”

    “而且,为了确认这个消息,他们大抵会在春猎这一天赶到。”

    “果然没有错。”

    苏玉文却已经想到了这之后会发生的事情按照原本的轨迹,之后王室的大内监来到割鹿城,就会看到所谓有勇武器量的十二殿下姬辛早早被淘汰出了春猎,连一个猎物都没有猎到,只是白跑一趟,难免心中不愉。

    无论之后是否会将姬辛带离割鹿城。

    姬辛在负责培养管理皇室血脉的内监处都不会留下什么好印象。

    几乎相当于将姬辛本就微弱的可能性直接断去,而姬辛也会成为制衡大王子姬君昊的一个筹码。

    苏玉文心中生出寒意,却又突然想到,这一系列的选择,究竟是否是真的为了周邛还是只不过顺势而为,为了幕后的三殿下铺开道路,掌握手中砝码,若是后者的话,恐怕王都之中几位殿下的争斗,远比明面上所能看到的更为激烈许多。

    激烈到了让一位城主不惜以自己的儿子作为棋子布局。

    此刻虽然因为那带着黑色面具之人异军突起,将原本的打算打乱,但是之后有的是机会,既然在此割鹿城中,割鹿城主想要让姬辛无法翻身,那么他即便是真有着勇武的实力,也会强行背上无能之名。

    两匹龙马奔入了炽焰卫的营寨。

    周泽大笑着迎上前去。

    为首的大监是须发皆白的老人,眉宇之间有三分威严,即便是见到周泽这样,为帝国所分封任命的城池之主,也仍旧不卑不亢,而从周泽的态度上,也能明显看到周泽是将这位略有些胖的老人放在了和自己同等的位置上。

    肥胖老者脾气很有些不好,左右看了看,浓密的眉毛皱起来,不耐道

    “周泽城主,殿下现在何处”

    周泽笑了笑,徐缓道“殿下既然不在此处,那么自然是在春猎狩场。”

    “春猎狩场”

    老人扬眉,看了看巡天镜,注意到了激射的箭矢,皱眉道

    “还未曾结束吗既然殿下还在其中,那便还是快些停下罢。”

    “我看里面那个小家伙实在是有些凶狠了,要是让殿下负伤的话,你等如何承担的住快些停下,快些停下”

    周泽微笑颔首,道“既然是余大监的意思,周某,自无不可。”

    “玉文,将阵法展开,令此刻在秘境内众人全部出来吧。”

    苏玉文本就因为侄儿落入险境而心中略有焦躁,闻言稍微一松,就要令众多炼气士开启阵法,却见到画面之上,残影闪烁,一根箭矢拉出残影,重重射入阻拦在苏天行前面的青石壁中,石屑溅射。

    苏玉文心中一突,旋即注意到那箭矢虽然来势凶猛,却未能刺穿青石,稍松口气。

    但是这个时候,那边炼气士突然叫出声来,大声道

    “找到了,找到了”

    “找到那人了”

    众人的视线下意识地落在了巡天镜上,看到在苏天行对面五百步的位置,面上覆盖黑色面具的少年缓缓拉开了墨色的战弓,动作沉稳有力,仿佛山峦伫立一般,蓄势一息,箭矢破空而出,再度深深刺入青石。

    苏玉文突然转头冲着炼气士喝道

    “快些开启”

    “是是是,将军稍安勿躁。”

    炼气士手中掐出一个个法决,苏玉文死死盯着阵法运转,视线的余光看到了一道残影,眼神微顿,转过头去,看到那块硕大的青石已经被连环箭矢直接洞穿,最后一枚箭矢精准无比地穿透了青石。

    最后一道流光亮起。

    面色铁青着的苏天行出现在了苏玉文身前,下一刻,炼气士长呼口气,道“成了。”双手法决掐东,阵法上的流光渐渐逸散扩大,一个个还留在春猎狩场的少年少女出现在了炽焰卫的营寨当中。

    众人对于自己现在的处境还不明白,有些懵懂。

    但是当他们看到立在了中央,身穿黑衣,手持墨色战功的鬼面少年时候,却都骤然变色,无人指挥,整齐划一朝着远离那黑衣少年的方向暴退,哗啦一声,姬辛的身边就已经空出了一片巨大的空白。

    正当气氛尴尬压抑的时候,驻台上突然传来了一阵朗笑声。

    周泽起身,抚掌大笑道“今日有贵人前来,是以春猎便到此为止,诸位不愧是我割鹿城的年少英杰,着实是让周某心中欣喜不尽,我大周,我天乾能够有诸位这样的少年儿郎,又何惧那九黎蛮夷之辈”

    “不过,在这众多少年英杰之中,更有一位尤其出色。”

    他看着黑衣少年,双目中满是激赏。

    “即便是周某,也给吓了一大跳,我割鹿城中,竟然也有如此精彩绝艳的少年郎,孩子,你且上前来,让周某来好好看看你,我旁边这位,更是我天乾的贵人,余大监,不妨与这孩子结一个善缘”

    身材有些肥胖的老内监视线不断寻找十二殿下的下落,闻言不愉,却也不便为了这样一件小事和周泽发生冲突,粗大灰眉掀起,略有不耐,道

    “也可,那小子,你且过来。”

    “半跪在这儿,老头子就与你结下这善缘。”

    众人也都在这个时候知道了这个灰眉老人的身份,闻言不由得有些艳羡,既然能够被称之为是大监,显然是有着极高强的修为,这样的人的一句善缘,哪怕随手指点,对于他们也已经是受用不尽。

    但是那黑衣少年却并没有上前的意思,反倒沉默站在了原地。

    当老内监有些不耐的时候。

    少年慢慢伸出手,解下了面具,仰起头,轻声道

    “余老,十年未见了啊。”

    “卿,要让余向你下跪吗”

    少年清澈的声线落下。

    庞大而隐隐骚乱着的营寨,瞬间一片死寂。

    s:第五更

    虽然比不上别人的十更,e,可是五更字数一万五千多,两千一章的话也有个七更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