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再次被抓
作者:胡良千寻颖阿布西   邪兵护卫最新章节     
    刘根看着胡良,说道:“这样吧,如果你把你的养气功夫交出来,我可以直接放你离开。”

    胡良说道:“如果你放我离开,我一定会把养气功夫给你。”

    刘根嗤笑了一声:“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

    胡良看了一眼四周,说道:“在来之前,我觉得没有,但既然我现在见到你了,那我就有资格了。”

    刘根是最好的人质。

    只要抓住刘根,胡良就能安然无恙的离开。

    刘根讥讽的看着胡良,问道:“你真的觉得自己已经无敌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比你强。”

    “我知道,但你不在这些人中。”胡良想着刘根走去,说道,“雪山给了你什么条件?说出来,也许我可以给你更高的价码。”

    刘根讥讽的看向了胡良的口袋,说道:“把你的录音关了吧,我完全是按照规矩在办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胡良有些无奈的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你比我想象中的要机敏。”

    “我还比你想象中的要强。”刘根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

    “这是你手下的手机,还给你。”胡良把手机扔向了刘根。

    在手机脱手的那一个瞬间,胡良动了起来!

    手机是用来吸引刘根的注意力的,胡良真正的意图,是要趁机直接解决掉刘根!

    “想法不错,但可惜对我没用。”刘根看了一眼手机,然后讥讽的看向了正在向他冲过来的胡良。

    砰!

    话音刚落,刘根就被一拳打中,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刘根满脸震惊。

    刚才要不是他用手臂挡在了面前,胡良这一拳,已经分出胜负了。

    他明明已经看穿了胡良的动作,可他居然险些没能挡住胡良这一击?!

    胡良到底有多快?!

    在刘根还没落地之前,胡良就已经冲到了刘根的面前!

    此时的胡良拿出了全部的实力,使用了新养气功夫的力量。

    刘根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惊之后,也迅速的回过神来,在半空之中,腰腹用力,整个人转了一圈,然后伸手握住了胡良的拳头,借力上翻,躲过了胡良的这一击。

    能在特殊部门中身居高位,刘根的实力必然不弱。

    胡良回过身,面无表情,继续发起了进攻。

    此时的胡良比刚才还要快!

    刘根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的应对,但身上的伤口还是越来越多。

    胡良之前绝对没有这么强!

    刘根非常确定,一天之前,胡良的实力虽然也很强,但没有强到这种地步。

    这就意味着,胡良在短短的二十多个小时里,实力再一次进步了。

    而且刘根还隐隐的能感觉到,胡良的蜕变还没有结束。

    如果胡良完成这次蜕变,实力恐怕还会提升。

    太惊人了。

    胡良经受了这么多的折磨,身体的经脉和脏器非但没有衰竭,实力居然还提升了。

    刘根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意。

    他本来想着,如果胡良把那门新的养气功夫交出来,他可以把胡良放走。

    但他现在改变主意了。

    胡良的天赋太惊人了。

    如果把胡良放出去,他肯定要面临胡良的报复。

    他可不想摊上这种麻烦。

    所以他要让胡良永远的留在这里。

    想到这里,刘根身体的气息开始发生了变化。

    他身居高位,见识广博,养气功夫的级别很高,也能在短时间内提高自己的实力。

    原本他本胡良压着打,但此时,他已经可以找到反击的机会。

    这让胡良的心头微沉。

    胡良能看得出来,刘根使用这种力量,对身体的伤害很大。

    只要把战斗的时间拖得长一点,胜利的人最终会是胡良。

    但胡良拖不起。

    这是刘根的地盘。

    果不其然,在反击之后,刘根转身打开了大门,高声喊道:“胡良在这,都给我过来!”

    胡良反应也非常的迅速,转身就冲向了窗户,准备逃走。

    然而刘根却不依不饶,直接冲了过来,一把拉住了胡良的腿,把胡良扔回了屋子。

    特殊部门的人们此时已经赶了过来。

    十几个人进了屋子,手中还拿着那种特殊的绳索。

    “胡良,你意图越狱,今天被抓住之后,你就不要想着离开了。”刘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满脸狞笑着说道。

    “我觉得咱们真的可以合作。”胡良看着刘根,说道,“雪山迟早也会被我灭掉,你现在跟我合作,以后还能保住现在的位置。”

    刘根像是听到了笑话一般,上下打量着胡良,说道:“你的天赋的确惊人,坦白说,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天赋比你好的人,就算是那些老妖怪,恐怕也比不上你。”

    胡良扬眉,说道:“谢谢夸奖。”

    “可惜,你不明白,在古武界,天赋不是最重要的,背景才是最重要的。”刘根说道,“生在雪山,就算是天赋一般,也能被培养成高手,而普通人就算是有天赋,也只能当普通人,你明白吗?”

    胡良点头说道:“我明白。”

    “所以你天赋虽然强,但只要你还没强到无敌的地步,你就必须遵守古武界的规则。”刘根讥讽地说道,“就像是现在一样,我实力不如你,但你只配当我的阶下囚。”

    胡良认真的说道:“其实我也有背景的,我师父很厉害。”

    刘根大笑着说道:“我现在真的觉得你有点可怜。我这么说吧,一百年前,古武界有三个大势力,现在,只剩下了两个,一个是雪山,一个是特殊部门。”

    “我不管你的师父是谁,只要她不是雪山或者特殊部门的人,她就没资格插手你的事情。”

    说完,刘根一挥手,特殊部门的十几个人便围了上来。

    刘根问道:“你是要束手就擒,还是被打一顿,再被抓回去?”

    胡良叹了口气,伸出了手,说道:“当然是束手就擒。”

    在胡良被刘根抓住,没能从窗户逃走的那一个瞬间,他就明白了,他今天肯定是走不了了。

    既然如此,胡良也懒得挣扎。

    特殊部门的人走了上来,抓住了胡良。

    刘根讥讽的笑着说道:“去,把他扔进冰水里。”

    “是。”

    刘根走到了胡良面前,说道:“好好享受吧,你永远没有离开这里的机会了。”

    胡良试图逃跑,这就是借口。

    只要有了这个借口,刘根就能无限期关押胡良。

    胡良看了刘根一眼,没有说话,然后被带走,扔进了冰桶里。

    刺骨的寒冷再一次袭来。

    胡良屏息凝神,开始流转身体里的气息。

    虽然胡良表现的很平静,但他的心绪有些乱。

    这次逃跑失败,让胡良的处境变得更加困难了。

    而连胡良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气息在逐渐的雄厚。

    不断地濒死,正在激发胡良的潜能。

    祸兮福所伏。

    ……

    “还没有消息吗?”苏珂问道。

    大师姐拿起手机,说道:“没有。”

    苏珂坐回了沙发上。

    过了一会,黎冉走了过来,问道:“还是没有消息吗?”

    “没有。”

    大师姐看着一屋子的美女,苦笑了一声。

    他这个小师弟哪儿都好,就是太招女人喜欢。

    女人多了,有的时候就会很麻烦。

    苏珂她们每隔几分钟就要来问一次,到底有没有新的消息。

    大师姐也不嫌烦。

    她能理解这些姑娘们的焦虑。

    就连她也有些心神不宁。

    终于,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连忙接起,问道:“怎么样了?有新消息吗?”

    “有。”电话那头的男人说道,“他好像试图逃跑,然后又被抓起来了。”

    大师姐脸色一变。

    完了。

    这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刘根有了扣押胡良的理由。

    “你找到那几位老人了吗?”大师姐问道,“他们出面,应该可以救出胡良吧?”

    “只找到了吕老师。”男人说道,“本来吕老师同意出面,但听说了胡良准备逃走之后,他改主意了。”

    “为什么?!”大师姐焦急地问道。

    男人无奈的说道:“吕老师想要救人,但他的能量不够,毕竟当初那个势力中活下来的人里,吕老师是最没存在感的那个人。”

    大师姐挠了挠头,说道:“他最起码要去试试吧?”

    “他说不用试,他现在压不住刘根。”男人说道,“想要旧楚你那个小师弟,恐怕得白老师或者朱老师出面了,当然,青老师出面也可以。”

    大师姐心头一沉,说道:“他们两个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了,青老师更是不理会这些杂事。”

    特殊部门能压住雪山,就是因为特殊部门中有很多实力强悍到让人难以理解的老家伙。

    没人知道特殊部门中到底有多少个老家伙,但最起码不少于十二个。

    这其中有五个人,跟胡良的师父有些关联。

    吕老师是这些人中最弱的一个,如果胡良没有把柄落在刘根的手中,吕老师能让刘根放人。

    但现在吕老师不行了。

    最起码得找到实力更强悍的白老师或者朱老师。

    大师姐不想找那个青老师,因为他已经太久没有出现,她甚至不知道他活着还是死了。

    男人叹了口气,说道:“抱歉,祁蝶,我无能为力了,你得去找你的师父。而且我提醒你,要快。你知道我们折磨人的手段有多么狠毒。谁也不知道,你那个小师弟还能活多久。”

    说完,男人便挂断了电话。

    大师姐祁蝶放下手机,脸色难看。

    难道真的只能去抢人了?

    ……

    而此时,老僧正在晃晃悠悠的走在路上,嘴里嚼着花生米,身边站着一位穿着白色银纹长衫的老人。

    “找个人,把他救出来。”老僧说道。

    白衣老人问道:“我直接出面?”

    “不,随便找个人代表你去就行。”老僧笑着说道,“这小子贼得很,你要是亲自出面,说不定他会猜到什么。”

    白衣老人点头,转身走了。

    老僧想着胡良的脸,忽然额长叹一声,说道:“这孩子,命苦啊。不过苦到极点,就能甜了。熬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