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
作者:魔安   豪门最甜夫妻最新章节     
    好几天不见, 迟忱宴堵着小娇妻一通蹂039躏,亲得够了,又上上下下过足了手瘾, 才依依不舍地放开。

    毕竟小孩子还在外面吃饼干, 隔着一道墙,即便是再想, 也不能真的现在就在这里吃梨

    。

    路梨脸红得像个苹果,手抵在背后盥洗台沿儿上, 被撩拨的一时还没缓过来, 轻轻喘着气。

    迟忱宴低头看路梨依旧出神的模样, 轻笑一声“真的想”

    他圈着她腰,若有所思地说“其实再让迟到到等一会儿也可以, 梨梨记得别叫太大声。”

    路梨这才缓过神来, 抬头, 瞪了迟忱宴一眼,还有推着男人的腰,示意赶紧把她放开。

    她疯了吗, 儿子还在外面就敢在里面做那种事。

    迟忱宴上句话当然也只是逗逗她,最后再在路梨唇上啄了一下,这才松臂放开。

    路梨对着镜子吸了口气, 整理好了衣服仪容, 又用手在通红的脸颊上扇了扇风,开门出去。

    迟到到在一边吃小饼干一边看动画片,听到声音,扭头, 看到妈妈和爸爸两个人一前一后出来了。

    妈妈脸好红。

    路梨刚走过去坐下,迟到到就举着小饼干喂到路梨唇边“妈妈吃饼干。”

    路梨看着唇边的小饼干, 又看了一眼自己一副天真无害模样的儿子迟到到。

    这个爸爸在里面欺负人他就在外面串通一气负责看门的小鬼,白切黑的芝麻汤圆。

    路梨突然觉得她跟迟到到的母子情现在已经变得脆弱不堪了。

    她傲娇地别过头,不吃迟到到喂的小饼干。

    迟到到没想到妈妈不吃自己的饼干,呆了呆,似乎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求助地望向迟忱宴“爸爸。”

    迟忱宴冲迟到到点了点头,用眼神示意了他一下。

    迟到到委屈地瘪了瘪嘴,放下手中的小饼干,然后回过身,扑向路梨的怀里。

    他一个劲往路梨的怀里钻,一边挤嘴里还一边喊着“妈妈,妈妈”。

    不折不扣的撒娇鬼。

    孩子都往你怀里钻了,路梨也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母亲,伸手抱住这个自己费心巴力多怀了七天才生下来的小家伙。

    她抱着迟到到,看了一直微笑的迟忱宴一眼,然后在迟到到脸上亲了一口,问“是爸爸让你不许进洗手间也不许别人进去的对不对。”

    妈妈总算搭理自己了,迟到到松了口气,点点头“嗯。”

    路梨“哼”了一声“那你就不怕爸爸在里面欺负妈妈怎么办”

    “你不是说爸爸欺负妈妈的时候会保护妈妈吗”

    迟到到听后低下头,对着手指,软绵绵地说“爸爸说不会欺负妈妈。”

    “爸爸说跟妈妈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是在生妹妹。”

    “如果我想要妹妹,就不可以去打扰你们。”

    路梨“”

    妹妹妹

    迟到到又抬起头,睁大无辜的眼睛,一脸希冀地对着路梨“妈妈,你多跟爸爸单独在一起,给我生个妹妹好不好”

    路梨一时被这个提议噎的说不出话来。

    她抱着孩子缓缓扭头,看向旁边的迟忱宴。

    迟忱宴也正在用眼神询问她。

    路梨又别过眼。

    迟到到已经三岁了,迟家还有路家的亲戚,今年来都或多或少在她面前提起过要不要再生一个的事。

    迟家的亲戚怕她没那个意思听了会不高兴,提的都比较隐晦,倒是她妈,迟到到的外婆,这几次打电话过来都问她要不要再生一个,响应国家二胎政策。

    路梨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对于迟忱宴这种以妹妹诱骗迟到到给父母制造独处时间的行为十分不耻。

    她怀抱迟到到,小脸微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夏令营的最后两天,由于有妈妈们的加入,玩得都是比较轻松的亲子项目。

    路梨也不去纠结迟到到是真的傻白甜还是白切黑芝麻汤圆了,因为迟到到每天都笑得很开心,有爸爸妈妈的陪伴,不管是傻白甜还是白切黑,他都是一个生活在幸福里的小孩,至于亿万继承人的身份,那是迟忱宴老父亲要培养的事。

    夏令营结束,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回家。

    迟忱宴休假休了一个星期,作为日理万机的总裁,回来后积压的工作已经不少,其中有有一项最重要的,是要去法国出一趟差。

    迟忱宴刚结婚还跟路梨是塑料夫妻的时候,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经常出差两三个月都是常态,后来便减少了出差的频率,能不去的就不去,一些推不掉的,他基本都会带上路梨,他出差,路梨当旅游。

    这次迟忱宴去法国,路梨也打算去,刚好时装周开始了,去买点衣服再看两场秀。

    至于迟到到嘛

    又不是专门去度假,带着小孩总是麻烦的。

    迟到到被夫妻俩麻利地打包送到了迟公馆,他太奶奶那里。

    迟奶奶别提有多欢迎小曾孙过来陪太奶奶住几天,领着迟到到让他给爸爸妈妈说拜拜。

    迟到到冲爸爸妈妈挥挥小手,在心里告诉自己不可以哭,不可以追上去,太奶奶这里也很好,太奶奶不限制他吃糖,可以给他很多糖糖。

    并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爸爸昨天晚上悄悄跟他说了,这次是去跟妈妈给他生妹妹的,等爸爸妈妈回来的时候,妈妈肚子里说不定就有小妹妹在发芽了。

    一想起妹妹,迟到到又激动了一点,小手挥舞的更有劲了,大声喊“妈妈白白”

    路梨不知道迟到到怎么突然这么热情。

    说实话,这次跟迟忱宴出国,把迟到到扔在太奶奶家,她心底其实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

    毕竟扔下的不是走哪儿都需要照顾的奶娃娃,而是会叫爸爸妈妈的小豆丁。

    迟到到年初都可以跟他们去夏威夷度假了,这次带上他也并不是不可以,反正她也可以照顾。

    只是这个提议收到了迟忱宴的拒绝,一是带小孩麻烦,二是迟奶奶想小曾孙,就让他跟迟奶奶去。

    迟忱宴既然这么说,迟奶奶也想小曾孙,路梨便不好再说什么。

    她也冲迟到到挥了挥手“宝宝拜拜。”

    迟忱宴也回头看到迟到到,父子俩的眼神心照不宣。

    迟忱宴跟迟到到对视完,回过头,拉住路梨的手,在掌心捏了捏。

    飞机冲破云层,尾线划过天空,笔直的一条。

    私人飞机,路梨一上飞机就戴上眼罩睡觉,迟忱宴在另一边的会议室,跟几个助理对行程和工作。

    飞机飞了多少个小时路梨就睡了多少个小时,到巴黎的正值傍晚,精神百倍。

    迟忱宴后来结束完工作后也睡了几个小时,利于倒时差。

    迟忱宴的第一个行程在明天,两人下飞机后直接坐车去酒店休息。

    路梨坐在车上,拍了张车窗外的巴黎街头风景,加了个滤镜,顺便打开定位,发朋友圈。

    迟忱宴来法国出差他工作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她现在也定位一下自己在法国,秀个恩爱,证明他们夫妻俩形影不离如胶似漆。

    迟忱宴看着手机,给路梨刚发的那条朋友圈点了个赞。

    路梨现在跟迟忱宴到达之后才变了心情,上飞机前还觉得把迟到到撂下是不是不太好,现在一到来,就觉得夫妻两人偶尔扔下孩子独处一下也不错。

    “老公,”路梨笑嘻嘻地靠在迟忱宴肩膀上,“好好工作哦。”

    之前她也陪迟忱宴出差过,行程都排的很紧,所以大部分时间基本上都是她自己玩儿。

    迟忱宴“嗯”了一声,伸手摸了摸路梨光滑的小脸,若有所思。

    两人到了酒店,天差不多已经黑了,助理提前跟酒店叫了晚餐送进总裁和夫人房间。

    或许是符合浪漫之都的氛围,房间里送到的是烛光晚餐。

    迟忱宴拿着刀叉,优雅把路梨面前的牛排切好。

    路梨撑着下巴乖巧坐好“谢谢。”

    她看着烛光中男人轮廓分明的脸,心里莫名觉得很暖。

    这是她的老公呢。

    迟忱宴也察觉到路梨的视线落在他脸上,问“看什么”

    路梨嗲里嗲气“老公我爱你”

    迟忱宴没想到路梨又开始表白,忍不住笑了一下“我也爱你。”

    他把切好的牛排推到路梨面前“喏。”

    “吃饱了待会儿不许说肚子饿。”

    路梨“”

    她听到他话里的“待会儿”,没忍住小耳朵一红。

    飞机上是休息好了的,现在倒时差一时半会儿又睡不着,两口子在酒店里,能做什么,显而易见。

    不过她也没有反驳,乖乖吃牛排。

    吃完过后,房间里的气氛不知不觉中就变了。

    路梨去洗了澡,换了条吊带睡裙,细心抹了身体乳。

    她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听到迟忱宴正在打电话,用的是英文,应该是生意上的事情。

    路梨也不打扰,坐到床上,拿起手机,作为一个母亲,本能的开始想迟到到。

    国内现在应该是中午一两点,迟到到正在午睡。

    照顾迟到到的阿姨给路梨发了微信,是迟到到在小床上睡觉的照片。

    路梨看着照片里沉睡的小人儿,笑容不自觉地在脸上漾开,在微信上叮嘱了阿姨一些事,让迟到到晚上早点睡觉,不要吃太多糖。

    一提起孩子,似乎想要说的事情千头万绪,一下子就变多了。

    路梨趴在床上,对着手机,在想还有什么没跟阿姨嘱咐到。

    她想着想着,床垫突然向下一陷。

    迟忱宴不知什么结束电话,他覆上来,胸膛压住她后背。

    他往她手机上看了一眼,看到迟到到睡觉的照片。

    路梨察觉到是迟忱宴来了,刚扭头,“嘤”了一声,手机就被迟忱宴从她手里夺走,直接按了关机扔到床头柜上。

    路梨这么一动,肩带已经滑掉了一半,小香肩圆润雪白,浑身散发着好闻的身体乳味道。

    迟忱宴眸底一暗,喉结动了动。

    他俯身开始吻她。

    房间里点着淡淡的香氛,今晚的气氛似乎格外缱绻,路梨也不再去想小孩,现在她的世界只有一个男人。

    床格外的软,她揪住床单的十指握紧又松开,鬓角微微汗湿,用不着压抑什么,腰很软,红唇里溢出的调子声格外勾人心弦。

    明明已经早就该习惯的,可是在他强势到过分时候,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呜咽,开始低低地求。

    迟忱宴便温柔下来。

    他温柔地磨,看她红晕的小脸,以及已经微微涣散的眼神。

    于是他俯身,吻在她小巧的耳垂。

    然后用低哑的嗓子说“我们再生个宝宝。”

    路梨听得并不真切,恍然“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