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婚礼心有猛虎,细吻蔷薇。
作者:墨西柯   心有猛虎拱蔷薇最新章节     
    莫妈妈和唐叔叔对郁黎川的第一印象还是挺好的。

    郁黎川就是一个看起来气质修养一流的男孩子,说话有礼貌,情商也算是男孩子里很高的,为人处世周到,让人挑不出错处。

    最主要的是颜值高,高到拒绝了都会觉得遗憾。

    郁黎川到了莫笙家里之后,很快就适应了下来,并没有十分认生或者不自在。

    莫妈妈闲暇之余把家里的老相册拿来给郁黎川看,她和唐叔叔去厨房里做饭。

    唐袆也没别的地方去,就瘫在沙发上吃水果,姿态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莫笙和郁黎川认认真真地看相册,伸出手来指着里面的人说道“这是我,三岁左右吧。”

    “嗯,眼睛好大,很漂亮。”郁黎川看着莫笙小时候的相片,都会不自觉的微笑,实在是太可爱了。

    不能和莫笙一起长大,看着她小时候的相片也满足了。

    唐袆听完直冷笑“不觉得双目无神吗”

    莫笙刚要生气,就听到郁黎川用淡淡的语气问道“我们随便一指,你坐得那么远都能记得双目无神,不也看过很多次”

    莫笙当即无言。

    唐袆吃水果的动作停顿了一瞬间,随后回答“我就是看过,当时就觉得丑。”

    郁黎川扭头看向莫笙,轻声安慰“我们不理他,在我看来你从小漂亮到大。”

    唐袆顿时觉得心里堵得慌。

    郁黎川这种男生的确讨莫笙这种女孩喜欢,很会说话讨女孩子开心,甚至有那么点油腻,真的不讨情敌喜欢,气死人了。

    算了算了,是他嘴贱。

    结果,郁黎川突然指着一个人问“这个男孩子也是你的哥哥吗”

    “不是,是唐袆。”

    “欸”郁黎川拉了一个长音。

    在莫笙和唐袆九岁之后,两个人渐渐就开始有合影了,关系渐渐好了起来。逢年过节的,唐袆也会跟着唐叔叔一起来莫家,或者莫妈妈和唐叔叔一起带着两个孩子出去玩,提前适应。

    这个相册里也有不少唐袆小时候的相片。

    唐袆当即将果盘放在了茶几上,问郁黎川“你欸什么”

    “你也算是从小长相端正。”郁黎川犹豫了一会后回答,用词很是严谨。

    “端正是不是被我小时候的帅气征服了”

    唐袆小时候还真就眉清目秀的,是出了名的好看,长大之后反而是长残了,全靠自己的底子撑着。

    唐袆小时候看着就是精致到过分的男孩子,长大了之后多了些痞气,眉宇之间带着戾气,不讨喜,所以降低了些许颜值。

    喜欢他这种男生的就会特别喜欢,不喜欢的,也特别不喜欢。

    毕竟唐袆一打眼,看起来就不像个好人。

    郁黎川又仔细看了看唐袆小时候的相片后摇头“不,有点丑。”

    “我丑”唐袆指着自己的鼻子问,特别不服气,“你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你不觉得你的鼻子也有点奇怪吗”郁黎川指着相片里的小唐袆问。

    “哪里奇怪了啊”唐袆气得都站起来了。

    “总之就是不好看。”

    “是,就你好看。”

    “我也不好看。”

    唐袆本来还想继续跟郁黎川呛几句,结果郁黎川真情实感地表示他自己也不好看,唐袆当即就顿住了。

    他迟疑了一会后问莫笙“他是不是故意找茬,然后把他自己也骂进去了”

    莫笙心虚地回答“也不是”

    唐袆冷笑了一声“怎么,我是真丑”

    莫笙叹气“他的审美是后天进化的,进化的不太好所以审美不太对,他是真的觉得自己长得丑。”

    唐袆诧异地看着莫笙和郁黎川半晌,这才问“但是他觉得你好看”

    莫笙点头“我曾经拿着女艺人的相片给他看,他还是特别认真地表示,我最好看。”

    唐袆觉得这特别扯“不是忽悠你呢”

    郁黎川先不开心了“笙笙本来就特别漂亮。”

    唐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妥协了“我算是明白他怎么看上你的了。”

    莫妈妈走出来说道“小郁啊,今天晚上你和唐袆住一个房间行吗”

    郁黎川愣了一下,迟疑着说道“我可以出去住酒店。”

    莫妈妈赶紧拒绝了“你都来了,哪能让你出去住实在不行让唐袆住沙发。”

    莫笙赶紧帮忙“妈,其实”

    莫妈妈立即瞪了莫笙一眼“怎么,你们俩还准备一个屋”

    莫妈妈这眼一瞪,瞬间把两个人都吓住了,莫笙和郁黎川一起否认“不不不。”

    “没有”

    莫妈妈一看两个人的反应,就知道这两个还算是老实,接着对郁黎川说“那阿姨去收拾房间了。”

    莫笙看莫妈妈都去收拾房间了,小声和郁黎川说“要不你就忍耐一晚上吧”

    唐袆翘着二郎腿,慢悠悠地操着自己的低音炮说道“我可不睡客厅。”

    莫笙大手一挥“那他睡我房间,我睡客厅。”

    郁黎川第一个不同意“不要,你是女孩子,不能睡在这里,我和他可以一起。”

    唐袆听完就想笑“欸,你的小白兔你都没睡过呢,先被我睡了”

    莫笙气得又想打人。

    莫笙最后没理唐袆,拽着郁黎川起身进了厨房,对唐叔叔说道“叔叔,你让他做两道菜给你们尝尝,他做菜还挺不错的。”

    “还会做菜”唐叔叔笑呵呵地问,“别太为难啊我们家没那么多讲究,就算不会做菜也能娶到莫笙。”

    郁黎川倒是没逞强,看了一圈之后选了蔬菜,接着开始切菜,这刀工比莫妈妈、唐叔叔都娴熟,看得唐叔叔直扬眉“有两下子啊”

    莫妈妈走出来看着这一大家子,突然忍不住感慨许多的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当年莫笙年幼丧父,莫妈妈一度崩溃,想着自己恐怕要一个人将孩子拉扯大了,后半辈子究竟要怎么持续下去她完全看不到未来。

    好在,她坚持下来了。

    还遇到了唐叔叔。

    现在,莫笙和唐袆都长大了,莫笙还带回男朋友回来。

    莫笙是如此的优秀,她的男朋友同样是出类拔萃的。

    家里一下子聚集了这么多人,家里多了烟火气息,有了家的感觉。

    一家人在厨房里忙碌,时不时地聊天,有菜香味传来,这就是一家人了吧。

    最后吃饭时,郁黎川做的菜大获好评。

    莫妈妈吃完惊呼“我的天哟我在饭店里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

    唐叔叔跟着点头“的确好吃,以后笙笙有口福了。”

    唐袆不爽地夹了几筷子尝了尝,最后没吭声,估计是说不出什么毛病来,确实挺好吃的。

    莫笙骄傲得不行,笑得嘴都合不上了。

    她就知道郁黎川的厨艺肯定能征服自己家的人。

    郁黎川象征性地吃了莫妈妈做的菜,寡淡无味,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地方。

    唯一让郁黎川觉得能入口的,就是盐水煮虾,这道菜没有技术含量,做出来的也好吃。

    等晚间,郁黎川和唐袆回到房间里后,郁黎川穿着睡衣,盘腿坐在床上,双手搭在膝盖上仿佛在打坐。

    唐袆还在房间里忙碌,手里拿着一个梨还在啃,问“你神神道道的干什么呢”

    “闭目养神,疲惫一天放空自己以此放松。”

    唐袆住男寝多年都没碰到过郁黎川这样的,觉得郁黎川比他们寝室的时宴冰还神奇。

    唐袆吃完梨后开始在房间里做拉伸动作,随后对郁黎川说“你也时不时做做拉伸,个子能长高,不过你的年纪估计没什么效果了。”

    唐袆和莫笙都是体育生,从小就做拉伸,个子长得很高。

    在郁黎川面前,唐袆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身高了,于是特意数落一句。

    郁黎川缓缓睁开眼睛,朝着唐袆的动作看了一眼,随后不屑地说道“你的动作我都能做到,但是我的动作你不一定能做到。”

    唐袆立即冷笑“呵,吹吧。”

    郁黎川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姿势,跟着唐袆一起做唐袆的拉伸动作,唐袆为了为难郁黎川,还特意做了几个比较难的动作,郁黎川也都坚持下来了,一系列下来大气都没喘。

    唐袆忍不住扬眉,这小子长得跟个弱鸡似的,没成想还不算弱。

    唐袆站在窗边,问郁黎川“你能做什么来,我看看。”

    然后唐袆就看到郁黎川在床上做了一个标准的一字马。

    唐袆“”

    这小子不是学音乐的吗怎么身体这么软和学舞蹈的似的。

    这个唐袆确实来不了,于是问“行,还有别的吗”

    郁黎川想了想后躺下,示范了一个打横叉。

    唐袆就看到郁黎川的腿张开后,就那么“啪”的一下,两腿就落在身体两侧了,和骨折了似的。

    唐袆看完,忍不住问“你们睡觉前放空自己,还有这个功效呢”

    郁黎川调整姿势的同时问“你来不了吧”

    唐袆继续挑衅“就这”

    郁黎川本来都撑着身体要站起来了,停顿了片刻后,又撑着身体展示了一个十字马。

    唐袆彻底不说话了。

    这小子绝对练过软骨功。

    唐袆终于妥协了“行,我认输。不过你一个男的把自己练这么软干什么啊”

    “这只是基本功而已,我的个子太高了,才没有继续练。”郁黎川说完重新在床上坐好,盘腿打坐。

    “你还真学过舞蹈啊”唐袆说着要坐在床上,结果被郁黎川制止了。

    “你出汗了,不要上来。”

    唐袆动作一顿,还真就没上去,郁黎川不是闭着眼睛的吗怎么知道他要坐下

    再去看郁黎川,这小子也跟着做了半天拉伸,竟然没有出汗。

    他站在一边双手环胸看着郁黎川,似乎想和郁黎川聊聊天,了解一下情敌,于是问“你看上莫笙什么了我听说赵桥都看上你了,你居然拒绝了”

    “我对学姐一见钟情,对其他人没有感觉。”

    “你真觉得她是最好看的”

    “嗯。”

    唐袆扯了扯嘴角“我吧,是日久生情,意识到喜欢的时候我还挺纠结的,越知道不可能,越放不下。但是我到现在都觉得你追莫笙很扯,就算我喜欢她,眼里有滤镜,也觉得你和她不太合适。”

    郁黎川眼睛都懒得睁开,冷淡地回答“你就是逆反心理,心理学上显示,越被阻挠,越不被认可的人,反而爱得越深,就好像梁山伯与祝英台。如果没有任何阻碍,反而过一阵子就不喜欢了。”

    “我也不想喜欢了,我就是放不下,我们十几年的感情,居然赶不上你们几个月的心动。”唐袆有点惆怅。

    “不,是和对的人的几个月。而你是不对的人,十几年的感情也是无用。”

    唐袆等了一会问“我消汗了可以上去了吗”

    郁黎川无情地拒绝了“洗澡去。”

    “要是莫笙也一身汗上床呢”

    “你又不是她。”

    “得,关于你的双标我也是略有耳闻,行吧,祖宗家的小白兔我也惹不起。”唐袆说完就去冲澡了。

    唐袆冲完澡回来,就看到郁黎川已经睡着了。

    他看了一眼手机,才十点钟,这就睡觉了

    俯下身仔细看郁黎川,这小子皮肤这么好,是不是跟早睡有关系

    算了,他也睡吧,明天有的忙的。

    为了参加婚礼,莫笙还特意定制了一条小裙子。袖子过手肘,裙摆过膝盖,能挡住身上有问题的地方,还能凸显她的身高和身材。

    莫笙和唐袆在这场婚礼之中,充当的也不知是花童还是伴郎伴娘,总之是这场婚礼里最特别的存在。

    重组家庭的两个孩子,两个人的个子都高到了离谱的地步,以至于成了婚礼里的一道风景线。

    尤其是今天还来了一个郁黎川。

    有的亲属过来时,正好碰到郁黎川站在大堂里,看着莫笙帮忙,一直都没有动。

    有人伸手碰了一下郁黎川的手臂,问“这是假人吧,怪好看的。”

    然后就看到郁黎川转过头朝他看过来,顿时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好几步,接着道歉“抱歉啊,我当是迎宾蜡像呢,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郁黎川微笑回答“没事。”

    郁黎川今天也穿得很正式,一身西服正装,头发特意整理过。人好看到了一种境界,就会让他出现在很多场合都显得格格不入。

    他此刻的模样仿佛要去参加颁奖典礼的,还是要得奖的影帝级别的气场。

    郁黎川朝着莫笙走过去,帮她处理一些棘手的问题。

    今天的莫笙也真的是忙得不行,她父母结婚,她要跟着到处跑,酒店的问题她来处理,宾客的座位她来安排,车队的事情她也要管。

    亲戚们也都认识莫笙,有事都找她。

    接亲到了酒店,莫笙已经有点迷糊了,看到郁黎川之后立即靠在他怀里嘟囔“啊,结婚好累啊”

    “我们结婚的时候,我来安排就好,你只需要负责美美的。”

    莫笙在郁黎川怀里偷偷抬头看他,随后忍着笑问“想结婚了等你到法定年龄再说吧。”

    “嗯,好。”

    “而且,我结婚的时候齐柠和可可肯定会帮我张罗得稳稳的,队友也会过来。”

    “嗯。”

    莫笙重新站好,给郁黎川看自己的鞋子“我为了搭配裙子,特意穿了一双坡跟的鞋,其实也不算特别高啊,怎么脚这么疼呢”

    “你应该穿运动鞋习惯了,不擅长穿这种,坐下休息一会”

    莫笙左右看了看,没有能坐的地方。

    她要在这里帮忙迎宾安排亲朋,根本没有椅子。

    郁黎川在她身边站好“你坐我脚上吧,鞋子是干净的。”

    莫笙按着自己的裙子,坐在了郁黎川的鞋上短暂的休息,觉得自己终于活过来了。

    莫笙忙碌了一上午,接着看到自己妈妈穿着中式婚礼的礼服走进来,和唐叔叔走在了一起,突然有点想哭。

    这么多年她妈妈过得有多苦,她都知道。

    妈妈和唐叔叔在一起小心翼翼的,尤其怕她和唐袆不自在,维持了这么多年才结婚,有多难她心里都清楚。

    看到自己的妈妈终于获得幸福了,莫笙哭得妆都花了。

    郁黎川拿来纸巾,小心翼翼地帮莫笙擦眼泪,尽可能保护她的妆容,接着低声安慰,模样温柔得不行。

    莫笙再次开始了一哭,嘴里就跟含着个山竹似的说话方式“这个”

    “嗯嗯,这个场面确实很容易哭,我理解。”

    “嗯,而雀。”

    “对,他们都不容易,我明白的。”

    唐袆就坐在旁边,扭头看了他们这边好几眼。

    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们两个人是怎么交流的

    这回这些宾客算是知道郁黎川是莫笙的男朋友了,敬酒期间,他们就会询问郁黎川问题。

    莫姥姥更是和二舅他们过来了,问郁黎川是学什么的。

    郁黎川回答“学音乐的。”

    旁边的亲戚听到了,跟着问“学唱歌的长得确实像当歌手的料,唱一个我们听听。“

    郁黎川解释“我是学乐器的。”

    那位亲戚又问“哦,那你钢琴得十级了吧”

    另外一位亲戚搭茬“就算没有十级,也得有六七级了吧不然说不过去了。”

    “那边有钢琴,你弹一弹试试,我点个难的吧,卡农你会不会”

    郁黎川看着他们,努力保持微笑。

    莫笙本来还陪着妈妈,看到郁黎川被人困住了,赶紧过来解围,结果郁黎川居然同意了这种荒唐的要求,真的走到了酒店的钢琴前,试了试钢琴的音。

    莫笙站在郁黎川旁边说道“我可以跟他们解释说你是拉小提琴的,而且没必要表演。”

    “大家对钢琴的认可度高一些,而且我也会钢琴,无所谓。”

    郁黎川并没有弹卡农,选择了夜的钢琴曲,从四到五。

    旋律很轻,舒缓且悠扬,能够让人安静下来,有种被治愈的感觉。

    或许,是旋律动人,又或者是郁黎川弹钢琴的画面美轮美奂,很多人都朝这边看过来,还有人拿出手机来录像。

    这画面发到朋友圈,都能获得无数个赞。

    弹完了之后,郁黎川起身谢幕,显然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演奏师了,一系列做下来游刃有余。

    之前评论过郁黎川的亲戚好似很懂似的点头“弹得还行,确实认真学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郁黎川这种级别的演奏,都需要买门票去演奏会现场去听。

    他们在一场婚礼,听到了专业级别的演奏,却因为不太懂这方面,罕有人知晓。

    难得有一桌的宾客,其中一位感叹道“这个小伙子有点水平,专门学过吧”

    其他人问“这首曲子没有什么难度啊”

    那人摆手“不懂了吧,同样一个谱子,谁都能弹出来,初中生的年纪都能弹出来钟,但是演奏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干巴巴的,就是照着谱子硬去按琴键。弹琴也是一种表演,能够将其中的感情表达出来,这才是钢琴水平的展现。”

    而此时,郁黎川已经陪着莫笙去继续帮忙了。

    那位懂琴的,因为没能和郁黎川聊上几句,颇为遗憾。

    也是因为这位行家,让周围的人知道了郁黎川的厉害。

    婚礼差不多要结束了,合影也都结束了。

    莫笙想找一个地方单独休息一下,出去和齐柠他们打个电话,结果推门走出去就看到唐袆在那里站着吸烟。

    他的身边放着一个烟灰缸,里面放着四五个烟蒂。

    莫笙迟疑了一会问“什么时候烟瘾这么大了”

    “哦”唐袆随便应声,突然发现自己的呼吸在发抖,心口也随之抖动了一下。

    随后他垂着眼睑,独自苦笑。

    莫笙思考着自己应该换一个地方。

    就算唐袆表现的都挺自然的,但是单独和唐袆相处,莫笙还是会不自在。

    应该避嫌。

    她正要离开,唐袆突然叫住了她“欸,等一下。”

    “怎么了”

    “还没改口给你听呢。”

    她诧异地抬头看向他,随后看到唐袆努力挤出一个比哭还惨烈的笑来,对她叫道“姐。”

    莫笙没来由的一阵难受,随后笑道“嗯,弟弟。”

    回答完,快速关上门转身离开。

    难受不是因为动摇,而是她无法去体谅唐袆的心情,她无法回应这段感情。

    所以,刚刚成为姐姐,就成了不称职的姐姐。

    唐袆一直看着莫笙离开的门,许久都没有动。

    眼泪无声地从眼眶里涌出来,豆大的泪滴直直坠落,落在了衣襟上,碎裂开。

    心中的难受难以言说,心脏像是要裂开了一样。

    他多年来的执着,最后也只化为了无名的痛。

    似乎他的一腔真情,在她看来一文不值。

    多苦恼啊,用最糟糕的方式相遇,用最卑微的身份去爱她,用最草率的方式结束。

    唐袆第一次失声痛哭。

    彻底没可能了。

    年少的喜欢,到最后成了心口的朱砂,殷绯的,如玫瑰般的鲜艳。

    郁黎川在找莫笙,随便推开门就看到了唐袆哭的样子。

    他的脚步一顿,随后问“需要纸巾吗”

    唐袆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他,于是气急败坏地回答“不用”

    结果他还在问“需要安慰吗”

    “不用。”

    “需要我做什么吗”

    “滚蛋。”

    “好的。”郁黎川回答完,听话地关上门离开了。

    唐袆气得蹲在角落哭,一边哭一边气急败坏地骂“找一个男朋友比我还小,我还得叫一个小屁孩姐夫,太他妈不靠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