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居然打死结不愧于心,不畏于行。……
作者:蝎言蝎语   穿成反派小姨妈最新章节     
    “嘭”

    在火光中,巨大的爆炸声响起,霍存席距离爆炸点还有一段距离,但也感受到爆炸瞬间冲击出来的热浪。

    更别提因为爆炸而仿佛也炸开的火光。

    霍存席比普通人思索更快的脑子,那瞬间看着满眼的火也停顿了一下思索,嘴比脑子更快的大喊“秦朔南”

    然后在爆炸的火光中,看到秦朔南抱着一个昏迷的走出来。

    那时候,霍存席都不知道他大大的松了口气。

    但这口气没松多久,他又为秦朔南背后的爆炸的火光蹙眉。

    霍存席继续快步向秦朔南跑过去。

    秦朔南那时候正抱着事故中最后一个昏迷的人走出来。

    那个人是卡在已经报废的车体中的一个司机,她在火海中徒手把他从车上“扒”出来,这废了她好多功夫。

    同时多辆车自燃形成的火海里,烟雾很大,空气也很稀薄,她闭气在其中救了几趟人,都需要徒手拆撞得变形的车体,救出这最后一个,体力也有些不支,抱着一个男子跑不动了。

    背后的一辆油罐车突然爆炸,她也很意外。

    更意外的是她似乎听到霍存席喊她“秦朔南”。

    “听错了吧”

    秦朔南把救出来满身是血的司机放到他的家人边,觉得她是在爆炸声中听错了霍存席喊她本名。

    然后也来不及多想这个问题,就被一对母女跪着跟她道谢的行为弄的手足无措。

    “谢谢你救我老公”

    “谢谢你救我爸爸”

    那对母女正是秦朔南最后救出的男司机的妻女,她们在连环车祸发生的时候,因为坐在车后座没有受什么伤,可以在连环车祸现场发生火灾的时候的逃下车。

    下车后,母女二人也尝试去救司机,但是司机撞到前面车辆的时候,已经受了重伤不说,他还因为车头被撞废,他困在驾驶座上,母女二人合力也难以破车救他,他在陷入昏迷前,看着车体自燃,还喊妻子别管他,带着女儿赶紧逃出火海。

    妻子和女儿又尝试了很久,其中女儿还在火海中呛的快呼吸不过来,作为妈妈的妻子才含泪咬牙拖着女儿逃出来。

    逃出来的时候,母女两就抱在一起痛哭,已经心如死灰的觉得丈夫和爸爸要死于这场车祸,秦朔南居然最后救出了她们的亲人。

    所以母女都忍不住激动的跪下来跟她道谢。

    那时候的感激她们实在不知道如何表达,只是下意识的去跪拜仿佛天神降临一样救了她们家人的秦朔南。

    而这样做的还有秦朔南救出来的其他被困的人和这些人的亲人。

    “谢谢您救了我儿子。”

    “谢谢您救了我妈妈。”

    “谢谢您救我女儿。”

    一群人围着秦朔南激动的感谢,秦朔南有些承受不住。

    所以听着救援队极速赶来的“uiui”声,秦朔南拉着跑过来找她的霍存席,飞快的跑离开了车祸现场。

    霍存席被秦朔南拉着跑走,注意到秦朔南跑离一段路,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转过头脸上带起的愉悦。

    他忍不住也回头看了一下,然后看到好几个获救家庭相拥在一起的画面。

    “霍存席,你刚刚喊我什么是不是连名带姓喊我秦烁岚你还有没有尊长”

    跑离车祸现场,秦朔南放开霍存席的手臂,不高兴的说他刚刚居然连名带姓喊她。

    这个不高兴,秦朔南带了几分试探。

    秦朔南想试探霍存席这个臭小子当时到底喊的是原主的秦烁岚,还是她的男儿名秦朔南。

    但秦朔南完全没想到,她只是有一点点小生气霍存席的“目无尊长”,霍存席却非常生气瞪着她。

    “做什么,做什么,霍存席,你眼睛瞪那么大,要吃人吗”

    霍存席生气的瞪着秦朔南,也不说话,秦朔南莫名被看得有几分心虚,但却依旧很有长辈威严的反问他要做什么。

    霍存席还是不说话,就瞪着她,然后在秦朔南准备继续问他做什么的时候,霍存席不看她率先往家的方向走去。

    “霍存席”秦朔南喊了霍存席一声,追了上去,问他怎么了,霍存席冷着脸不理她。

    这样持续到他们回到家,霍存席率先去了储物间,拿出一个药箱,找了里面的一罐药膏丢给她。

    “砰”

    秦朔南反应很快的接过霍存席丢来的药,意外居然是治疗烫伤的药。

    然后秦朔南才发现她手上好几个破了在流血的水泡。

    “嘶。”发现水泡,秦朔南才发现他们在“隐隐作痛”,惊讶多于受不了疼痛的嘶了一声。

    然后一直不跟她说话的霍存席才走过来,跟她说话。

    “把手伸出来,我给你上药。”

    霍存席依旧冷着脸,明显还在生气,但是懂得照顾人的喊秦朔南伸手。

    秦朔南笑起来把双手伸给他。

    那双手很白皙修长且漂亮,去做手模都可以,但是这时候却沾上了几块油污和还有好几个破了水泡。

    “平时都怕练长茧子,你去救人怎么就不怕死。”

    霍存席看着秦朔南那双被她精心护养出来的手,先冷嘲了她一句后,才嫌弃的喊她只用伸一只手。

    “这么笨,还救人,没死在里面算你幸运。”霍存席说着,先拿药箱里的棉布给秦朔南清理手上的污渍,才给她上药。

    上药的过程,他等着秦朔南怕疼的痛呼,然后继续嘲她,但是秦朔南不管他动作是轻是重,都没有发出任何痛呼的动作。

    只在他将她的手包成粽子的时候,惊呼这样行动太不方便了。

    “不要包扎了,上了药就好了。”

    秦朔南喊霍存席不要给她只是“小”烫伤的手裹上那么厚的纱布,霍存席却不听,拉过她另一只手也给她裹上厚厚的纱布。

    秦朔南

    “霍存席,你做什么,不要裹了。”

    秦朔南喊霍存席不要裹了,霍存席却裹的更快。

    “霍存席,你做什么我说了不要裹了。”秦朔南察觉到不对,想抽回手却被霍存席死死的拉住。

    这样秦朔南觉得更不对劲,飞快的用力抽回手,霍存席这时候却已经给她两只手都裹成了“白粽子”。

    秦朔南

    看着两个“白粽子手”,秦朔南满头问号,不知道霍存席搞什么鬼,蹙眉看着他,他却慢条斯理地收拾好药箱,然后才跟她说为什么要把她的手裹成行动不便的粽子。

    “看你这样,还怎么控制不住去救人。”

    霍存席给秦朔南丢下这句话,然后明显很愉悦的提着药箱站起来。

    秦朔南哭笑不得他突然的高兴跟她的两只“粽子手”。

    等霍存席放好了药箱,脚步轻快的回了卧室,秦朔南才用嘴去解“粽子手”,然后发现

    “臭小子,你居然打死结”

    秦烁岚爆炸不回头这个话题突然上热搜的时候,网友们点进去看到秦朔南车祸爆炸现场救人的一段视频时,还以为她在拍什么电影大片。

    看到爆料这是今晚帝都发生的特大连环车祸,秦朔南现场救人被人在家中远拍到的照片,很多网友都不相信。

    但等帝都消防官博感谢热心市民秦小姐今晚的救人行为后,所有网友才“卧槽”着去看秦朔南被拍到的那段视频。

    “这是欧美超级英雄从不回头看爆炸的画面啊”

    “妈妈问我大过年为什么跪着看手机,我说我在膜拜女超人归来。”

    “太帅了太帅了太帅了,漫天烈火,秦朔南抱着人走出来太帅了。”

    “就我觉得这不是拍电影,太危险了吧秦烁岚没事吧。”

    “连环车祸太吓人了,新的一年大家都要平平安安,车祸的人要平平安安,秦女神也要平平安安。”

    全网都在讨论秦朔南爆炸中救人的行为时,秦朔南这一天早上却给小存煜换上了一套喜庆的汉服,带他去拜访吴教授。

    “小姨,呼呼,痛痛,飞飞。”

    秦朔南给睡醒的小存煜换新衣服的时候,小存煜就发现她手上结疤的伤,然后泪眼汪汪的捧起她的手吹了吹。

    那副心疼秦朔南的样,真是暖的秦朔南抱着他亲了又亲。

    现在牵着他去吴教授家,小家伙也是总怕她疼的低头给她“呼呼”,还不敢去牵她的手。

    最后被秦朔南喊也穿了一套青色汉服的霍存席去牵他。

    霍存席臭着脸去牵穿着一套红白色设计的汉服,像个年画娃娃的小存煜。

    小存煜被他牵着,看着他身上穿着的绿色的汉服,不懂他为什么不高兴。

    秦朔南知道他为什么不高兴,原因是她做的青衣有个“绿帽子”。

    霍存席早上看到就以为她在整他,所以才弄在现代有特殊意义的绿帽子给他来气他。

    实际是秦朔南的朝代,绿帽子没有特别的寓意。

    而过年男子戴青色的头巾,是预示着一年会有好运气的兆头。

    她早上看霍存席见到绿色头巾就臭脸,还对他发脾气也知道“绿帽子”这个近代寓意,也就没有让他戴,是霍存席自己要继续穿那套青衣,但出来却依旧臭脸。

    “到了我师傅家拜年你还臭脸,我可对你不客气了。”秦朔南在进吴教授家的别墅前,警告霍存席。

    霍存席冷睨了她一眼,依旧不爽的臭脸,但进了吴教授家,见到吴教授夫妻二人就恢复平时的面无表情。

    秦朔南见此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就被霍存席告状了。

    “不知道吴教授看没看今日的热搜。”

    “什么热搜。”

    吴教授夫妻一早知道秦朔南要带着两个外甥拜年,就都忙进忙出,没关注今日的新闻,听霍存席突然提起,好奇的上网看了看。

    然后秦朔南就被训了。

    “秦烁岚,你不要命了”

    “小秦,你太大胆了,一个女孩子冲进去救人,出事怎么办。”

    “你太冲动了,那爆炸早一秒,你就死里面了”

    “救人是好,但是你也要考虑自身的安危。”

    吴教授夫妻作为长辈关切的训斥秦朔南,秦朔南只能低头乖乖听训,看到霍存席满意的眼神,秦朔南才知道他是故意的。

    不仅是故意的,这一天在吴教授家,为了吴教授夫妻多训她几句,还很多次“cue”她受伤的手。

    “你手受伤,别下水。”

    “你手受伤,不要着急夹菜。”

    “你手受伤,不要喝酒。”

    而霍存席每在吴教授夫妻面前说秦朔南受伤的手,吴教授夫妻心疼的看着秦朔南的同时,也都忍不住再念叨她以后不要这么冲动,救人量力而行。

    对此,秦朔南被念叨的头都疼了,吃了晚饭带着小存煜和霍存席就匆匆告辞了。

    “臭小子,我说你昨晚生气了,怎么不说我,原来在这等着呢”

    出了吴教授家,秦朔南虚踹了霍存席一脚。

    霍存席被虚踹到腿,不疼但是不高兴的臭下脸。

    因为他觉得秦朔南受教育不够,所以忍不住把昨晚看她不管不顾救人的生气说出来。

    “你有没有想过,你死在爆炸之中,小煜会怎么样”

    “小煜才三岁,把你当妈妈依赖,你死了他怎么办”

    “你都不想想小煜,想想家人吗”

    霍存席的质问,秦朔南怔了下,没有回答他。

    但之后听他说,救人的事有救援队,不需要她做英雄时,秦朔南反问他。

    “那救援队的人是谁的父母,谁的儿子”

    霍存席为秦朔南的话愣住,然后听到秦朔南悠悠的跟他说。

    “霍存席,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有些事,就算知道危险也要去做。”

    “为什么”霍存席问。

    “因为不做会后悔。”

    秦朔南说到这,跟霍存席说了他们秦家第145条家训“不愧于心,不畏于行。”

    “霍存席,我希望你做任何事都可以抬头不愧于天,低头不愧地,行走不愧于人,停下脚步不愧于心。”

    “听说你冒险救人了没受伤吧。”

    正月初二,秦朔南带着小存煜陪霍存席去拍江山入战最后一场林氏祠堂的戏。

    楚修凡见面就问她有没有受伤,秦朔南说没有,楚修凡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喊她下次救人小心一些。

    “好了,你带孩子去逛逛这座古城吧,他第一次来还没有看过。”

    楚修凡再次找借口将秦朔南支走,秦朔南却担心霍存席拍不好林氏祠堂的戏,想看他的拍摄表现。

    “祠堂会吓到小煜,你别带他进去。”

    霍存席也冷冷的开口不让她跟拍这场戏,不过却是拿小存煜做借口。

    小存煜看了看冷着脸的哥哥,也突然装怕的抱着秦朔南的腿。

    秦朔南见此,也就没有进会勾起她很多黯然回忆的林氏祠堂,牵着小存煜在祠堂附近的亭台楼阁逛起来,给他看江山入战被建造设计的非常精美古建筑。

    然后遇到今日也来江山入战拍戏的唐霄彬。

    “岚姐,我霸气吗”

    唐霄彬穿着一套帝王的行装,甩着大大的绣袍,跟秦朔南展示他扮演的皇帝的霸气威武。

    秦朔南却觉得他臭屁又好笑。

    “这就是你家崽崽,好可爱,一会叔叔给你过年红包。”唐霄彬玩笑后,笑着看着小存煜说要给他红包,然后问秦朔南怎么带他来片场。

    “保姆过年,我放了她十五天的假,家里没人只能带身边照顾。”

    “保姆都有假,我没有假,好惨啊”唐霄彬听秦朔南说她家保姆休假,但他春节都在拍戏就忍不住说自己惨。

    然后被秦朔南打了一下手臂。

    “啊”

    唐霄彬夸张的痛呼了一会,然后被秦朔南教育,“新年说什么惨不惨,多说吉利话。”

    秦朔南说着,牵着的小存煜很乖巧的拱手配合她开始说,“新年大吉,万事如意。”

    小存煜说着,还对唐霄彬鞠躬拜年,可爱的不行,唐霄彬也忘记秦朔南教育他新年要多说吉祥话讨好兆头这件事。

    等想起来,是他保姆车在雪地里打滑,他差点出车祸可怜兮兮又跑回秦朔南带着小存煜住的酒店。

    “呜呜呜呜,吓死我了,还以为我的车被我叔叔找人动手脚了。”

    唐霄彬待在秦朔南身边才有安全感,说着他一直被国外叔叔一家谋杀的遭遇。

    秦朔南蹙了下眉,不懂他为什么还没有摆平这件事。

    “我叔叔他们在国外的暗网上雇凶杀人,中国警方很难取证,还很难跟国外的警方联合调查他们,他们是国外公民”

    唐霄彬说着他这边难以摆平的原因。

    “我也雇佣了私家侦探,摆脱他们帮警方搜集证据,但是那群私家侦探不知道是不是我找的不高端还是都这垃圾水平,现在连我叔叔他们在暗网上悬赏杀我的交易单都查不到。”

    唐霄彬也很焦躁这时刻悬在他头上的谋杀。

    秦朔南却听他频频提到暗网好奇的问那是什么。

    “暗网就是隐藏在我们平时使用的互联网之下的深度网络体系。这个体系相对于我们平时浏览活动的互联网非常庞大,我们日常使用的互联网仅仅是冰山一角。”唐霄彬提到普通人一辈子都可能接触到的暗网。

    见秦朔南很感兴趣,还带几分“显摆”他知识面的拿过一台笔记本,联网给秦朔南看他也是最近才从专家那边获取的一个暗网进入链接,给秦朔南看里面可怕的交易信息。

    “在暗网上你什么都可以买到,合法的不合法的,你个平台就是上次你抓的罪犯说的杀手接任务网,但是我一直进不去,想看看悬赏杀我的交易单都不行,警方那边用罪犯的账号现如今也登不进去。”

    唐霄彬说着就觉得烦,把笔记本丢一边,又可怜兮兮的说他好惨,忘记秦朔南说的新年要多说吉祥话。

    “我父母也跟我叔叔一家交涉,问他们家要什么,但是那边就是装傻,不正面交涉,只暗示我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我他妈拿了什么了都进娱乐圈工作了,又没进家族企业”

    唐霄彬还在抱怨,秦朔南也蹙眉听着,正为他当着小存煜骂脏话,想开口警告的时候,小存煜拉了拉她的袖子。

    “小姨,进了”

    小存煜突然指着唐霄彬丢一边的笔记本,告诉他们唐霄彬说的被他弄进入了,秦朔南都没有反应过来。

    唐霄彬也没有,这铁憨憨还因为有事,合起了那台笔记本离开了。

    “拍的怎么样”

    霍存席晚上回来,秦朔南问他江山入战最后一场戏拍的怎么样。

    “就那样”霍存席酷酷的回答秦朔南,秦朔南怀疑地看着他,怕他没有拍好还打电话问楚修凡。

    “很好。”楚修凡给出的答案,这让秦朔南有些意外。

    更意外的是楚修凡说霍存席。

    “有几分你的样子了。”

    而有几分秦朔南样子的霍存席,却自那一晚火场救人事故后,突然变得爱跟秦朔南唱反调了。

    在录制家有小子第二期的时候,这小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一直在惹怒秦朔南的边缘试探。

    节目组喊霍存席去逗秦朔南,吃掉她最爱的一道菜,当面吃的一点都不剩。

    霍存席和节目组都觉得他们玩大了,因为秦朔南肉眼可见被人从眼中看到了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