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051
作者:九天绛   攻略邪宗祖师爷[穿书]最新章节     
    “小师妹, 门主特让我与李安回去,恐怕没办法陪你去邺城了。”

    “徐白师兄不用担心, 我自己可以。”

    余娇娇的心情有些沉重, 但是她表面上很平静, 送走了二位师兄后, 转身朝里走去。

    “呵。”牧琉璃的轻笑从身后传来,她慢慢悠悠的说道“听闻嘉国的太后已经放权了,小皇帝终归是要把持朝政的。有些人身份再高, 也别妄想取而代之。”

    花未央也不是愚笨之人,她当然能听出小郡主口中的那人, 指的便是嘉国当今的权相。

    “小郡主说的对。”余娇娇笑了笑, 便翩然离开,从头到尾不曾多给她眼神。

    牧琉璃这一拳就好似打在了棉花上,软绵绵的,她的神情颇为阴郁。再抬头时,这花船上已经出现了一位少年。

    他煞白的小脸在月色下尤为可怖,靠近后,竟是露出了森然的笑容“要回去了呀, 二位。”

    那天夜里, 便是这名妖怪少年喂她俩吃下蛊毒, 如今再见面,两个人的心底依然有惧意。

    “我我们已经努力争取了, 可是师兄他们不同意我们留下。”

    花未央尾音发颤, 看着竟是快哭了。

    赤松凑了上去, 一双绿色的瞳仁宛若一块翡翠,他咧嘴笑了起来,露出两颗尖锐的獠牙。

    “知道该怎么说吧”花未央连连点头。

    他的视线又飘到了牧琉璃的身上,这位清疏小国的郡主,五年过去了,还是那般无趣。

    不过,再让她蹦跶一些时日好了。

    少年手里扯着一条链子,躲在黑暗中的小鬣兽便走了出来。

    直到他离去,花未央还一身冷汗。

    她呢喃道“太可怕了”

    牧琉璃冷哼一声,她跟着走近了花船,步伐走得很慢。

    房间里。

    小鬣兽安静的趴在新窝上,不吵不闹。黑豆一样的眼睛时不时的看向躺在床上的少女。

    她倚着床栏,像是睡着了。

    小鬣兽站起身,它叼了一块肉骨头,吭哧吭哧的啃着。

    余娇娇并没有睡觉,她只是在神游。听到鬣兽啃肉骨头的声音,她缓缓睁开眼。

    “小春。”她唤了一声。

    鬣兽抬头。

    少女的指尖多了一粒黑色丹药,她的脸上带有淡淡的笑意“这个给你。”

    黑色的鬣兽朝床边走来。

    它露出了兴奋的神色,张开嘴,让少女把丹药放到自己的嘴里,直到少女的手拿开,它才敢闭上嘴巴。

    性格一直暴躁的鬣兽,换了不知道多少个主人,这还是第一次变得如此乖顺。

    这丹药对妖怪有很大的好处,余娇娇在内阁练出来后,经常带给山兽。

    鬣兽回到了自己的窝中。

    第二日。

    花未央与牧琉璃已经连夜走了,余娇娇坐上马车的时候,赤松还特别不放心“娇娇,你一个人可以吗”

    “没事,不用担心。”

    黑色的小鬣兽也坐上了马车,安静地缩在余娇娇脚下。

    路途遥远,余娇娇倒是习惯了。她只是恨不能瞬间飞回去,也不知道江家现在怎么样了,娘亲是否安好。

    一直到马车开出城外,赤松才慢吞吞的来到另一辆马车前。

    “公子,既然你也也要去邺城,为何不与她一起”

    “多嘴。”淮英“哼”了一声。

    赤松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公子您放心去,画舫那边我会盯着的。”

    马车出了城。

    少年摇头“真是看不懂这些幼稚的人类,真的喜欢就直接说啊,公子再磨叽,小心娇娇被别人抢了去。”

    邺城是嘉国的皇城,天子脚下,连平民百姓的身上都多了几分气魄。

    马车进城,余娇娇掀起车帘,看到各种整齐排序的建筑,街道宽敞干净,一眼望不到头。

    车子缓缓地停在了一座府邸前,两边的石狮子威武霸气。

    朱红色的大门却半敞着,门口的守卫也不见了。

    这里,便是江府

    车夫掀起帘子“小姐,到了。”

    余娇娇伸出手,给了他一些碎银“辛苦了。”

    她下了马车,脸上还蒙着白色面纱,黑色鬣兽也跟着下来了。车夫退到一旁,他从儋州将这位小姐送来,可不能有半分马虎。

    转眼,少女已经上了台阶。

    她跨过门槛,看到里面站了一排侍卫。

    他们都背对着大门,将几名穿着“家仆”衣裳的护卫围了起来。

    而正中间的,便是穿着雍容华贵的江氏。五年过去了,她的模样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李大人好大的官威啊。”江氏面色清冷“家父今日不见客,请回吧。”

    中年男子摸着手中的玉扳指,他的嘴角扬起一抹讥笑“权相大人已经许久未上朝了,陛下特让我来慰问。我必须要亲眼见到他,才能回去跟陛下禀告。夫人还是不要阻拦为好。”

    慰问他今日带了这么多侍卫,这叫慰问

    江氏气急,可现在江府人单力薄,要真是惹急了打起来,她们江家讨不到半点好处。

    最重要的是,父亲大人还在闭关疗伤。

    见江氏不说话,中年男子便得寸进尺“把下人都绑起来,注意,不要伤到这位小寡妇。”

    江氏面色苍白,听到这话,她眼里迸发出一丝怒意。

    不错,永安侯是死了,可谁敢在她面前多嘴现在竟被人当众羞辱,更令人愤怒的是,她没办法抵挡住这些铁甲。

    女子拔出了匕首,她冷声道“想进去,就须得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中年男子颇为不屑。

    这江氏又不是修行者,现在的江府墙倒众人推。权相大人病重的消息一传出,大家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冲上来撕碎江家。三十年来,被江逐雪统治的恐惧即将破裂,谁不想踩在他的尸体上用力地吸一口气

    “夫人若是想自尽,请便。”中年男子笑道。

    江氏的嘴唇轻颤,这匕首是她防身用的武器,可若对方真想强攻,除了用割破自己的喉咙,别无他法。

    忽然,院子后响起一道清亮的嗓音。

    “李四海,你口口声声说要替陛下探望,请问是否有密诏”

    中年男子一愣,他面露不喜,回过头看向说话的人。

    “什么人竟然敢直呼大人的名讳”他身边的护卫率先开口训斥。

    “不然喊什么呢叔叔,还是伯伯”少女的声音里充满了嘲弄,她越过人群,来到了江氏的面前。

    “母亲,我回来了。”

    她的脸上蒙着白色面纱,双眸却清澈坚定,江氏有一瞬间的恍惚。

    这一声“母亲”,让众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江府的下人们自然知道江氏与永安侯有一女儿,拜入了剑宗。这么多年了,也未曾回来过。

    当然,修行者的时间过得很快,五年十年稍纵即逝。

    李四海愣了许久,他颇为愤慨“余大小姐,注意你说话的口吻”

    余娇娇回过身,她一袭青色的长裙成了这春日最美的景色。

    “密诏呢”

    “陛下是口谕”

    “假传圣旨,可是杀头之罪。”余娇娇的声音里带有一丝笑意“李大人,您还是想清楚了再说话。这里人多,都能作证,你总不能把他们全部杀死吧陛下爱民如子,怎么会在功臣病重之时,让人前来滋扰这要是传出去,有辱陛下威名。”

    少女就站在自己的身前,不卑不亢,说着一些旁人都不敢说的话。

    江氏微微怔住。

    恍惚中想到了多年以前,她在犁山看到娇儿站在台上,瑟瑟发抖的模样。在看看眼前的她,竟也有了内阁弟子的气势。江氏忍不住用手擦去眼角的泪,她露出了欣慰的神色

    娇儿真的长大了。

    她三言两语便把这罪名挂在了李四海的身上,对方勃然大怒“无知小儿你休得信口雌黄”

    “李大人请回。”余娇娇下起了逐客令。

    “你”

    “大人。”他身边的一等护卫连忙拉住他的袖子,低声道“我们还是回去吧,这个余娇儿不好对付。”

    江逐雪现在正是最脆弱的时候,若是能一举铲除,永无后患

    李四海怎么可能舍得到嘴的肥肉他瞪了护卫一眼“滚远点”

    护卫冒死说道“她可是剑宗内阁弟子,真要打起来,我们占不到便宜。”

    剑宗是嘉国背后的宗门,而内阁是剑宗里的顶尖势力。内阁一共十七名弟子,各个都声名在外。

    唯有这十七弟子最为神秘,大概是她从未下过山。

    可嘉国谁不知道,内阁的小十七便是权相的外孙女,家世显赫,根本惹不起

    她背后有权相和剑宗两座大山,如今权相摇摇欲坠,剑宗却巍然耸立,那可是修行者聚集之地。

    李四海心里明白,却怎么都不肯放弃这次机会。

    他低声道“让金鸾出手,给我杀了这个余娇儿。”

    金鸾,嘉国最强的暗杀高手。只要他肯出手,绝对能让余娇儿死得无声无息。

    李四海甚至不屑离开,他不需要避讳,只要余娇儿现在死掉,江府下一秒便会被吞食。

    躲在暗中的金鸾接到了指令,还未出手,只觉得身后一阵发寒。

    “小哥,不要轻举妄动。”男子的嗓音低沉阴森“看看是你的匕首快,还是我的银针快。”

    一根细长的银针,已经抵住了他的喉咙。

    金鸾缓缓放下匕首。

    能悄无声息来到自己身后的人,必然不简单。这余娇儿,杀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