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激战与交锋
作者:鸡子饼   港黑甜心,被迫营业!最新章节     
    黑泽莲和中原中也终于吃上了烛光晚餐。

    在经过内心世界的一番激烈挣扎后, 后者很显然想通了前者的话。

    的确, 揍黑泽莲永远只会反弹到自己身上,根本不算真正意义上的解气, 而且始终和他的命运捆绑在一起,束手束脚,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的自由和安全受到了严重的威胁。

    他狠狠地切下一块牛排, 用力咀嚼着,抬头刚好对上黑泽莲的目光。

    黑泽莲只吃了一点就饱了, 正在擦嘴,烛光衬得他的表情愈发柔和。他饭量一向很小,重质不重量。

    “多谢款待, 中原君。”黑泽莲说完轻轻吹熄了蜡烛。

    室内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中原中也刚要骂人, 吹了蜡烛他都看不清餐盘和食物了, 黑泽莲已经打开了墙上的电灯开关。

    短暂的黑暗过后,是更为长久的光明。

    只这一瞬,中原中也的心情平静了下来, 和男人共度的烛光晚餐总算是过去了。

    黑泽莲颇为感慨地说道“你看,只要你肯配合,我们的任务就能轻松完成了。”

    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下一个任务的清单, 黑泽莲将它拾起来念道“去给孤儿院的小朋友们带去快乐。”

    “什么”

    中原中也下意识地去扭头去看自己身上的小云朵。

    这个异能居然还挺善良的这是要做慈善吗

    “带去快乐”黑泽莲低声重复了一遍,问道, “中原君, 你觉得他们的快乐是什么”

    “不知道。”中原中也很坦诚地回答了, 他确实不知道。

    “这样啊”黑泽莲点点头,“我也不知道。明天去问问他们好了。”

    既然决定和中原中也同居,黑泽莲理所当然地在这里住下了。

    中原中也的别墅很大,一共有三层。黑泽莲挑了二楼一间朝南的卧室,这间卧室正对中庭的花园,早晨起来时,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窗照进来,将睡在天鹅绒里的黑泽莲唤醒了。

    黑泽莲痛痛快快地打了个滚,将脸埋进被子里深吸了一口气。

    天知道他有多久没睡过这么安稳的觉了。

    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供暖和空气净化,室内始终燃着柑橘味的精油,脚下的地毯柔软得让人感觉像踩在云朵上。

    最重要是盖的是天鹅绒被,而不是敌联盟的黑心棉被。

    “早安,中原君。”

    黑泽莲做过瑜伽洗漱完毕后,中原中也已经在换鞋子了。虽然对方还是看他不顺眼,但态度明显已经好很多了。

    中原中也本不是个记仇的人,但当年黑泽莲犯得错太大了,对港口黑手党造成了一笔很大的损失,且这人根本没什么悔改的样子。

    想想就让人生气。

    “上车。”

    中原中也不耐烦地叫了一声,黑泽莲从女佣手里接过打包好的面包和盒装牛奶,刚要打开后座的门,被中原中也拦住了。

    “坐副驾驶。”

    黑泽莲一愣,他觉得中原中也并不想看到他,所以想坐后排。

    但中原中也的理解是,他开车,黑泽莲坐后排,让他感觉自己像个专职司机。

    两人一路无话,黑泽莲安静地吸着牛奶,中原中也安静地吸着烟。

    不多时,车子开到了附近的一所孤儿院。

    早晨七点,街上还没什么人,孤儿院里的工作人员已经开门了。

    黑泽莲看到中原中也从车子的前备箱里翻出了大包小包的玩具和零食,好奇地问道“中原君,这是你给孩子们准备的礼物吗”

    “不然呢指望你准备吗”中原中也抛了一个玩具熊给他,“帮忙拿点。”

    “噢。”黑泽莲没钱买东西给孤儿院的小朋友,看到中原中也不动声色地准备了这么多东西,心里有些莫名的感动。

    礼物

    他有多久没收到礼物了呢

    脑子里一蹦出这个念头,黑泽莲又开始吐槽自己矫情了。但事实确实如此,他很多年没收到过别人为自己准备的礼物了。

    他很有钱,但礼物都是自己买,或者像手上的这枚戒指一样是花别人的钱给自己买的。

    芥川龙之介还是芥芥的时候,送过他不少东西,吃过一口的无花果、路边采的野花、打出了双黄蛋的鸡蛋壳,大部分都是些没用的东西,但黑泽莲都一一认真地道了谢。

    他知道,在他漫长的人生里,没有什么比那些礼物更纯粹的了。

    芥芥也永远不会再回来了,他再也不会得到一个赤子的善意。

    “这只玩具熊,真好看。”黑泽莲捏了捏手里玩具熊的黑鼻子,由衷地说道,“要是当时给他买一只就好了。”

    他想起有一次和芥芥路过玩具店,芥芥看上了一只玩具,他愣是没给他买,还骂了他一顿。

    “嗯”中原中也疑惑地瞥了黑泽莲一眼,不知道他嘴里说的他是谁。

    黑泽莲向孤儿院里的管理员说明了来意,很巧的是,这间孤儿院正是他带芥芥去做头发,从爆心地手底下逃脱时,路过的那间孤儿院。

    里面的孩子帮过他两次,一次是在静冈的医院,一次是在上次的街上。

    “可是你们没有预约啊,已经有人预约今天会过来了。”管理员是个很负责任的小青年,他挠了挠头发,有些为难。

    这些日子不乏来此献爱心的好心人,但通常都会提前打电话来预约。

    “这也要预约”中原中也哼了一声,打算放下手里的果篮离开了,“那我们预约明天。”

    “黑泽哥哥”走廊上,起床第一名的小男孩阳子一眼就看到了正杵在门口的黑泽莲,小步跑了过来,“黑泽哥哥,你来看我们了”

    黑泽莲弯下腰,阳子刚好扑进了他的怀里,他把阳子抱了起来。

    “是啊,哥哥今天带了另一个哥哥过来看你们。”黑泽莲摸了摸阳子凌乱的头发,指着中原中也说,“这是中原哥哥。”

    阳子好奇地打量着中原中也,然后小声说道“中原哥哥看上去好酷。”

    “小子,你还挺有眼光的嘛。”任何人被夸都会高兴,中原中也也不例外。

    “黑泽哥哥”

    “大哥哥”

    越来越多的小孩闻声跑了过来,全部围在了孤儿院的门口。

    管理员见状只能放他们进来,不然他今天恐怕要被闹死。

    中原中也没想到黑泽莲还挺受小孩欢迎的,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似乎之前就认识。

    “这是中原哥哥给你们买的礼物。”黑泽莲将中原中也准备的玩具熊玩具小汽车和巧克力给每个小孩发了一个,然后不好意思地笑笑,“黑泽哥哥没钱给你们买东西,下回补上行不行”

    “没关系,我们可以不要礼物。”阳子歪了歪头,“只要黑泽哥哥陪我们玩。”

    “好啊。”说起来虽然是为了完成任务,但黑泽莲确实计划近期过来看望他们的。

    中原中也不想在这里久留,他还有工作需要去完成。但他注意到并没有出现下一个任务单,这就意味着这项任务并没有完成。

    给孤儿院的孩子们带来快乐收到礼物不算是快乐吗

    黑泽莲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问道“你们今天想去哪里玩”

    小孩子们站成了一圈,一共有十个人,没有一个人吭声,但每张小脸上又都带着期待。

    “你们尽管说好了,中原哥哥家里有矿。”

    “喂”

    阳子鼓足了勇气,说道“我们想去游乐园,电视上看到的那种游乐园,有摩天轮和旋转木马。”

    “游乐园啊。”黑泽莲朝中原中也一抬下巴,“这不是难事吧。”

    “知道了。”

    中原中也当然有钱买游乐园的门票,但是游乐园距离这里有一段距离,走过去肯定不行,他只有一辆车,要打电话安排下属去再开两辆车过来。

    但都不是难事。

    “不行啊,今天有人预约过来看孩子们的,你们不能自作主张。”管理员过来阻止道,“那位先生已经来了。”

    “哪个家伙跟我们抢人”

    中原中也不爽地撇了撇嘴,背后传来的声音让他脊背一僵。

    “是我哦。”

    黑泽莲闻声也是脊背一凉。

    两人机械地转过身去,看到抱着一个小女孩走进来的森鸥外。

    “首”接收到森鸥外的眼神示意,中原中也瞬间改了口,“森先生。”

    管理员擦了擦汗说“这位森先生先预约了来看孩子们的。”

    “林太郎,”小女孩用手指摸了摸森鸥外的下巴,“你的胡子没有刮干净。”

    黑泽莲瞬间变了脸色,林太郎这个不要脸的老家伙居然让小女孩叫他的名字

    “你放下她,你不能抱她”

    他的反应过于激烈,以至于连被森鸥外抱着的小女孩都忍不住问道“这位哥哥为什么说你不能抱我”

    森鸥外低低地笑了一声,对小女孩说道“因为这位哥哥想被我抱。”

    黑泽莲“”

    “小榴莲,靠身体赚钱总会有透支的一天,你还是应该多为未来考虑考虑。”

    黑泽莲将一叠钞票放在了地上被捆成一团的榴莲头青年的身侧,给出建议,“其实你长得很有特色,有很多致富之路可以走,给猫山王榴莲拍广告,去当搞笑艺人,我jio得都行。”

    榴莲头青年的嘴里被塞满了榴莲壳,双手双脚被捆,一头奶金色的头发根根竖起,眼睛瞪得通红,红血丝爬满了眼白。

    黑泽莲从地上捡起没喷完的强力瓦斯,放进口袋里,拧上衣服的最后一个扣子,又拍了拍青年的肩膀“小伙子,给你钱了,但你以后不要做这种事了,去当搞笑艺人吧。”

    说完他无视了青年眼里滔天的愤怒,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黑泽莲,男,二十二岁,以前是个上天入地的王者,现在是个无业游民。

    他在用完最后一张酒店免费招待券后,意识到这种生活跟他再也没有缘分了。然而他洗个澡的功夫,就又有oney b找上他了。

    放在过去,黑泽莲或许会请他喝杯酒,和他谈谈人生理想,试图拯救一下纠正青年的思想,现在,不提了。

    他已经失去了异能和个性,财产全部被人霸占,人生基本完蛋,只能拼了命逃到陌生的日本,他都混成这样了,还有什么资格去拯救别人的思想

    黑泽莲没再去想榴莲头青年的事,他从酒店出来,走到了他的玛莎拉蒂旁边。

    车身映照出他极为俊美的容颜和银色的短发,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装,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这辆玛莎拉蒂是跟他的黑心师父伊尔迷租的。

    这身西装是跟他的生理父亲黑雾借的。

    因为从他失去异能和个性的那一刻起,他就失去了保护自己所有物的资格。

    所有的东西都被抢走了,剩下一具不太健康的身体。

    他从烟盒里抽出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黑泽君,我想见你,没准我能帮你。

    反面是地址和时间。

    但没有留电话号码。

    这张纸条是在他的窗户边捡到的,写得没头没尾,但引起了黑泽莲的注意。

    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燃后还没来得及吸,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腾起的烟雾中,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自己苍白的脸和猩红的眼睛。

    他低眸,想起了曾经叱咤风云的自己,又想起从纽约拼命逃掉时,那杯倒在自己头上的酒,被剪去的长发,以及那个傲慢的诅咒“黑泽莲,失去异能和个性,你除了一条命还有什么”

    他握紧方向盘,轻声叹道“只剩一条命,也会想着东山再起啊。”

    “喂,停车”

    前方有交警拦路,中断了黑泽莲的回忆。

    他停了车,摇下车窗,漠然地看着对方“什么事”

    查岗的交警真田弦一郎在看到黑泽莲的脸时,一颗老僧入定般的心微微一颤。

    他平静地说道“查酒驾。”

    黑泽莲掐掉烟,掀开眼皮“警官先生,我没喝酒。”

    真田不跟他废话,拿出了酒精测试仪。

    黑泽莲对着吹了一口。

    他是真没喝酒,第一是已经没钱买酒了,第二是按他如今的身体状况,酒不能沾。

    酒精测试仪却亮起了红灯。

    真田眼神一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