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齿痕
作者:长安雪晚   反派重生成病弱白月光最新章节     
    其实珈蓝尊者刚才第一眼, 就已经认出了陆归雪的脸。

    但珈蓝尊者没有想到的是,在他识海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阴差阳错将他日渐炽盛心魔驱退的那个人, 居然会是个鲛人。

    鲛人居于深海, 鲜少出现在陆地上, 很少与人有纷争。

    但因为鲛人在上古时期曾与魔族互通姻亲,传下来的四分之一魔血,所以在修真界中普遍被划分进了魔物的行列。

    珈蓝尊者这一辈子屠戮过的魔物不计其数, 却是第一次给魔物送过谢礼。

    “你躲什么上来说话。”珈蓝尊者皱着眉,表情有些复杂。

    陆归雪闻言, 终于还是慢慢把上半身都浮出了水面, 沉在水下的尾巴不安地摆动了两下,泛起几圈小小的涟漪。

    他小声的叫了一句“尊者。”

    以示自己态度良好,争取宽大处理。

    大概是上次在识海中见面的情形太深刻,又或许是珈蓝尊者斩杀魔物的凶名太盛,陆归雪对他总是又敬又怕,丝毫不敢造次。

    陆归雪身上还穿着那件云纱轻袍,此时早已经被从里到外浸透, 和长发一起湿漉漉地贴在身上, 衬着他沾了水的眉眼, 生出一种小心翼翼的温顺感。

    让人看了难免生出几分怜爱,不忍责怪。

    “鱼鱼鱼妖。”人群中那个带路过来的青年看着陆归雪, 鱼字说了半天, 才勉强把鱼妖两个字说出口。

    虽然眼前这个也长着鱼尾巴, 但是刚才大哥拼命拦下的那只鱼妖,哪有这么好看啊

    青年没有学过太多词汇,去描绘眼前这个长着鱼尾的人,只是觉得他好看极了,简直像是从素锦画卷里走出来的仙人一样,跟妖怪扯不上一丝一毫的关系。

    陆归雪听到鱼妖两个字,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可能是被误会了。

    他赶忙摆了摆双手,解释道,“鱼妖刚才已经死掉沉到湖底去了,我只是刚好从传送阵掉下来,撞上了这件事。”

    正说着,刚才陆归雪从湖底捞上来的那个中年男子,在经过简单抢救后,吐出好几口水,缓缓醒了过来。

    中年男子睁开眼睛,晃晃悠悠地抬起手,指向陆归雪的方向,有点口齿不清地说“鱼妖是他伤的我”

    村民们面面相觑,原本就觉得陆归雪的鱼尾巴奇怪,这会儿更是防备了起来。

    陆归雪一听,惊得尾巴尖儿上的鳞片都快竖起来了。

    他倒不是害怕村民,主要是珈蓝尊者绝对不能误会这事儿啊。

    所以他有点着急地靠过去,抬起头向珈蓝尊者说道“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顺手把他从湖底捞了起来。”

    珈蓝尊者看着陆归雪小心解释的神情,怎么也没办法将他与魔物联系在一起。

    “我知道,不必惊慌。”珈蓝尊者冷静地说。

    话音刚落,中年男子突然又噗地吐出一大口水,说话终于利索了起来。

    他赶忙向众人示意,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刚才舌头有点麻,不好意思。我是说,鱼妖是已经死了,他把受伤的我救上来了。”

    陆归雪长舒一口气。

    这位大哥说话没说完整,险些闹出误会来,真是吓死鱼了。

    “那既然他救了大哥,那就不是坏人呃,坏鱼”领路的青年一时间有点错乱,他未曾见识过久居深海的鲛人,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珈蓝尊者看着眼前这一幕,眉间似乎有些无奈。

    他低头看向陆归雪,问“说起来,上次虽然在识海中见过,但我还未曾问过你的名字。”

    陆归雪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报上了自己的名姓。

    珈蓝尊者神色微微一变,他虽然对琼山算不上了解,但也知道云澜仙尊有个几年前身受重伤的小徒弟,就叫做陆归雪。

    陆归雪是鲛人,也是云澜仙尊的弟子。

    两者相叠加起来,已经算是个不能说与旁人听的秘密了。

    “你先跟我走,有些事情,之后找个合适的地方,再慢慢言明。”珈蓝尊者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并非询问,而是已经定下。

    还没等陆归雪想好,该不该跟珈蓝尊者离开,就感觉自己身子一轻,背后的衣领一紧,接着尾巴“哗啦”一声离开了水面。

    珈蓝尊者将他拎出了水面,然后取出一件干燥洁净的外袍,将陆归雪腰部以下的部分裹起来遮住,与村民们简单言说几句,便先行离开了。

    然后,陆归雪就这么被拎回了一间竹舍中。

    竹舍坐落在村子郊外的竹林里,看房子里竹枝的断口还很新鲜,所以这竹舍应该刚建起来没多久,甚是朴素。

    院子里原先并没有池塘一类的东西,不过以珈蓝尊者的修为境界,很快便削开一方青岩山石,以灵力打磨平整,在院子里建起一方水池。

    灵力再度牵引,从山涧引来潺潺清泉,顺着竹节制成的管道,不断地注入水池之中。

    没过多久,刚刚修好的水池就已经被冲刷干净,池中泉水十分清澈,一眼就能望到底。

    陆归雪被放入池水之中,在洒落进院内的阳光下,尾巴上的鳞片泛起粼粼波光,似乎很是舒服地轻轻晃荡着。

    “过来,有话问你。”珈蓝尊者在池边盘坐而下,影子倒映在池水中,“你究竟是怎么从琼山落到此处来的”

    “这事得从前几天说起了。”陆归雪简单解释了一下。

    自己是和谢折风去了洛城,然后参加谢梳雨的婚礼遇上了鬼鸟,再然后莫名其妙被封渊君抓走,抹掉了他身上的封印,让他意外变回了鲛人体态。

    最后好不容易从传送阵逃离魔界,就落到了北荒镜城郊外的湖泊里。

    珈蓝尊者听完,也略微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道“云澜仙尊精通封印之术,如果你在琼山这么久都无人发现你体内有鲛人血,那云澜仙尊一定已经知情,并且还帮你设下过封印。”

    陆归雪没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编谎话,就已经被拆穿了。

    只好小声请求道“这件事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师父顾念师徒之情,才将我留在琼山,我也并未做过什么坏事所以尊者能不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珈蓝尊者没有立刻说话。

    陆归雪低头将手腕间的菩提子取下来,双手递到珈蓝尊者面前,说“之前尊者说是谢礼,但后来想想,我什么都没做就收下礼物,实在是受之有愧。”

    珈蓝尊者抬手,却没有接过菩提子,而是推回了陆归雪手中。

    半晌,珈蓝尊者终于轻叹一声,松口道“若是论谢礼,我倒是还欠你许多人情。既然你不曾伤人为恶,我便也不会将此事说出去。”

    “多谢尊者。”陆归雪赶忙道谢。

    珈蓝尊者又道“只是以你现在的模样,准备怎么办”

    “不知道尊者有没有办法,帮我将鲛人血封印回去”陆归雪问。

    珈蓝尊者摇头,说“我所修习的是修罗道,只能杀,而不能救。”

    陆归雪叹了口气“那就只能麻烦尊者,帮我带封信回琼山,但我师父正在闭关,未必能立刻收到信。”

    “可以。”

    “对了还有一封信,请尊者帮我带到洛城,报个平安,免得我师兄和徒弟心急。”

    珈蓝尊者点了点头。

    北荒镜城外,一处僻静山洞内,魔气四溢,几乎将视线都完全遮蔽。

    但洞口处的结界太过强悍,将一切都完美地掩藏其中。

    沈楼寒在山洞中找到了一处寒潭,直接将自己整个浸没其中,仿佛要用这冰冷刺骨的潭水驱散些什么。

    他左侧的血红眼眸,因为心魔侵蚀而变成暗红,胸口的魔纹更是一路长到了侧颈。让他那张俊美深邃的脸庞,越发阴戾起来。

    “你要干什么你疯了吗”冰冷而阴郁声音在脑海中徘徊,心魔不甘地挣扎反抗着,连带着皮肤上的魔纹一起颤动。

    黑色魔纹像是有生命的藤蔓,却因为被沈楼寒过于强横的压制,竟然显露出一种原本不可能出现的情况心魔的魔纹在倒退。

    心魔本是与沈楼寒共生,如果沈楼寒直接攻击它,自己也会受到同等的伤害。

    但沈楼寒还是在不断地攻击心魔,并且抓住一切空隙试图将它强行压制回去。这就导致沈楼寒自己也很难受,脸色显得有些惨白。

    “你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还要把一身渡劫期的魔神之力强行藏回去,就只是因为不敢让他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心魔的声音冰冷又带着嘲笑。

    “闭嘴滚吧,跟你有什么关系。”沈楼寒不耐烦地伸手,指尖的魔气侵蚀进胸口的魔纹,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就这样将魔纹尽数撕扯出来。

    然而,心魔之下连接着他的心脏。

    心魔笑得冰冷,消失前还不忘讥讽道“你我共生,本是一体,就算你再讨厌,也还是不得不与我共享一切”

    沈楼寒狠狠闭上眼,直到身上的魔纹回退到衣领之下,不会被一眼看到的程度,他才缓缓睁开眼。

    刚才那双深浅不一的血眸已经消失,变回了原本的漆黑。

    沈楼寒从寒潭中走出来,将身上弄干净,这才循着之前记下的位置,朝那个坐落在湖泊附近的小村子去了。

    其实他之前就已经追到了陆归雪的踪迹,只是以他之前心魔丛生,满身戾气的样子,实在不适合去见他的师尊。

    所以确认陆归雪暂时安全之后,沈楼寒便找到此处山洞,将自己的心魔强行压制了下去。

    月色初上竹林间。

    沈楼寒穿着往常那件黑衣,眼眸如夜色,在看到竹林深处那座竹舍的时候,他眼中像是落入了一缕月光,显出一种少见的清澈沉静。

    竹舍中静悄悄的,院子里有座刚修好的水池。

    一个白衣似雪的身影静静靠在池岸边,腰部以下都沉在水里,四散的衣摆之下,隐约露出一条微微泛光的鲛尾。

    陆归雪虽然变成了鲛人,却还是不习惯睡在水底。

    所以他半趴在水池边,枕着自己的胳膊,这才呼吸轻缓地进入了梦乡。

    晚上的竹林中有风拂过,发出沙沙地轻响,陆归雪隐约感觉有人靠了过来。

    沈楼寒的动作很轻,但陆归雪在水中睡得不太习惯。

    此时听到细微声响,陆归雪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差点以为自己还没睡醒。

    “阿寒”陆归雪试探着叫了一声。

    沈楼寒又听到陆归雪叫他的名字,虽然只过了几天,却如隔经年。

    “师尊,我终于找到你了。”沈楼寒嘴角带着笑意,眼中隐隐似有星子闪烁。

    他直接一步跨进了池水之中,不管溅起的哗啦水声,也不顾瞬间被浸湿的衣衫,他只是急切地将陆归雪抱进了怀中。

    沈楼寒收紧了双手,仿佛抱住的是一片泠然月色。

    只要稍不小心,便会从怀中和指间溜走。

    陆归雪也没想到,沈楼寒会半夜突然出现在这里。

    心中不由想,他到底跑了多少地方,找了多少人,才能恰好追到这个僻静的小村子啊

    陆归雪变成鲛人的时候,体温特别低,所以沈楼寒的怀抱对他来说近乎于滚烫。

    也许是被他这个滚烫的拥抱所感染,陆归雪一时间竟然也没有动,任由他抱了许久。

    沈楼寒终于放开了陆归雪的时候,却又认真地将他上下仔细打量了几遍,最后去握陆归雪手的时候,看到了他手腕内侧的一道齿痕。

    齿痕曾经流过血,现在虽然已经结痂,却依然很清晰。

    沈楼寒的眼神沉了下去,将陆归雪的手腕抬到眼前,问“师尊,这是谁弄出来的”

    陆归雪认真想了想。

    这不是封渊君跟他结血契的时候,咬出来的伤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