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跪下
作者:水竹青菜   我在甜宠文里当炮灰最新章节     
    霍昭从来都不是圣母, 脾气虽然不差,但没到以德报怨的地步。

    他跟郑辉关系很差, 是因为郑辉一而再、再而三的, 挑衅他, 各种冲他放狠话, 甚至跑到他面前来,指着他鼻子,骂他丑八怪, 两人才结下的梁子。

    跟何耀关系也不好,是因为何耀想着要把秦曦拉进战队里, 就在模拟场景里卖他, 各种算计他,想把他踩成废物形象,给秦曦这个第一辅助上位铺路。

    虽然这辈子因为霍昭重生,双生蝶能及时进化完全,获得了复活的能力,何耀的各种算计并未成功,但霍昭并不能当那些事不存在, 对何耀的观感自然不好。

    可以说, 霍昭从未做过任何的, 会损害这两人利益的事情,是他们自己变着法子, 各种的跟霍昭过不去。

    这两人不管是谁, 都没让他出手救人的资格, 现在郑辉死了,何耀想让他出手救人,求到他面前来,他岂会轻易答应。

    这么好的机会,自然是有人报仇,有怨报怨。

    不是求我救人么,行啊,跪下再说吧。

    说完要求,霍昭神色平静,略微冲何耀点了点头,目光落到他脚边空地上,语气清淡的重复了一遍,“听清楚了吗,求人要有求人的态度,我现在就要你跪下再说。

    别拿人类生存艰难,就该互帮互助这种幌子压我,也别说我见死不救,是什么冷血动物,不好意思,我不吃这一套。”

    何耀沉着目光,狠狠的盯着他,用力咬紧牙关,额角有隐隐青筋暴起,显见是气得狠了,语气也有些恶狠狠的,“霍昭,你”

    “啧啧啧,怎么,又想威胁我呀。”

    霍昭弯着唇角,笑容愉悦,“郑辉是因你而死的,全校的人都知道,若不是你给了他希望,让他加入到战队里面,现在你看上了新的辅助,就直接把他一脚踹开,他不会受刺激到跳楼自杀。

    若是郑辉死了,那你就是刽子手,亲手杀死他的人是你,何耀,你别想着不承认,也别想着把罪名推卸给别人,怎么现在我给你救他的机会,你反而不愿意了。

    刚刚不是说的那般大义凛然,不管死的是谁你都想要救活他么,毕竟生命是那般可贵的呀,怎么你让我救人就是应该的,到你身上就各种为难呢。

    跟我跪下就有那么难么”

    他看着何耀难看的脸色,笑盈盈的把问题抛了回去,“何耀呀,你到底想不想救郑辉呢,我看你好像是不想哦,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那可是你的青梅竹马,你难道要见死不救么。”

    何耀脸色难看,半天才挤出来一句,“你能不能换个其他要求,例如钱财这些,或者等以后出城,你有什么要求”

    他性子高傲,如今要他当着这么多人,给霍昭跪下,无异于是拿棍棒,敲断了他的脊梁骨,连带他这十几年的骄傲。

    一起粉碎个干干净净,尸骨不存。

    但他又必须让霍昭出手,郑辉能不能救活是一回事,事实上他心里并不希望郑辉活着,但心里怎么想的,跟他在这么多人面前表露出来的,却根本不是同一回事。

    郑辉是他的青梅竹马,两人一起长大,至少在别人眼里,他跟郑辉关系很好,两家人的关系也好,若是郑辉死了,他知道霍昭有复活,却不去找霍昭试着救郑辉的话。

    他们会觉得他冷心冷血,觉得他不值得信赖,他必须要给众人表明态度,那就是他希望郑辉能活,并且为此做出过努力何耀迫切的希望霍昭能一口拒绝。

    就如同刚刚开始那样,直接说出不行

    任由他再怎么恳求,就是一句不行。

    那他就能十分心安理得,告诉别人,看吧,并不是我不愿意郑辉活着,是唯一能救他的霍昭不愿意出手,

    是霍昭冷血动物,见死不救,与我无关。

    然后别人就会谴责霍昭,至于他会不会为郑辉的死亡,流下一滴真心的眼泪。

    又有谁会知道呢。

    这人就是个彻彻底底的伪君子,戴着厚厚的面具,仿佛永远温和,正直,且公正,想要让他难受,就得抓准痛点才行。

    巧的是,霍昭有上辈子的记忆。

    跟何耀他们斗智斗勇那么多年,虽然整体情况处于劣势,但对那些人的性格弱点,却了解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对付何耀,不用那么多弯弯绕绕,就拿他最在乎的名声,压着他给你跪下就行。

    就那么一个单纯屈膝的动作,就足够压碎何耀的脊梁,让他一辈子,永远的记得,他曾经遭受过的侮辱。

    尤其是让他下跪的人,是他曾经最看不起的霍昭,那么两相叠加起来效果更好,无异于雪上加霜,火上浇油。

    恐怕从他跪下的那一刻,直到他死,都会把这事当做最大的耻辱,从此梦魇缠身,而且越逐渐发酵,越缠越深,到深入骨髓,再也不得解脱,不得善终。

    这就是霍昭的目的。

    他怎么可能,会让何耀那般轻易脱身。

    当即轻声笑道,“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么,何耀,你觉得霍家是缺钱,还是缺你那点材料,你当我霍家几代长辈的拼杀,当我南方城是不存在的么。

    你倒是说说,你能给我啥”

    他笑得很是温和,又自顾的拒绝道,“你也不必说了,我对你要给的东西,都没什么兴趣,我现在”宝石红的眼睛盯着何耀,神色坚定,一字一顿的开口道,“就、要、你、给我跪下”

    吐字清晰,掷地有声。

    说完他看了眼周围的人,轻笑道,“别说我强人所难,这可一点都不强人所难,我是会复活技不假,但复活的代价不小,何耀跟郑辉都跟我有愁有怨。

    我也没让他去赴汤蹈火,就只是跪下而已,就一个下跪,换一条人命,怎么看都是再划算不过的,难道不是么。

    或者说,何耀你只是嘴上嚷嚷着,想要救活郑辉,心里却觉得,他的死活根本就不重要,甚至比不上你的那点尊严”

    这话说出来,无疑是将何耀逼上绝路。

    周围那么多人看着,他们学校是整个中心城,甚至整个帝国最好的学校这也就代表着学校里的学生,都是这几年里最厉害的战士和辅助,是帝国最蓬勃的新鲜血液。

    若是真被这些人不信任,甚至孤立,那何耀以后的路就难走了,尤其是那些人里,还有他们战队里的双胞胎,正沉默的看着何耀,等待他的抉择,神色有些复杂。

    或许同样作为何耀的队友,他们队伍郑辉的死,才真正的物伤其类,如果何耀选择保留尊严不救郑辉那会不会等轮到他们的时候,也是同样的结局。

    这个想象,让他们战队本就岌岌可危的信任,再次遭遇到了危机。

    何耀正在犹豫,即使他再不愿意,也被周围那些人打量的眼神,小声的窃窃私语,以及双胞胎队友凝重的神情,逼到不得不慎重考虑。

    但他是真不愿意,霍昭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让他下跪

    凭什么他不服

    他咬紧的牙齿,牙龈紧绷着,额头的青筋直蹦,若是心里的念头能化作实质,那霍昭恐怕已经被他的杀意,早搅碎了千百遍。

    可惜不能。

    霍昭看到他脸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神态悠闲的看了眼时间,好心的提醒道。

    “我希望你没忘记我的技能描述,死亡时间越短,复活的几率越高,我倒是想给你时间犹豫的,可郑辉恐怕是等不了。”

    说完心情很好的弯了弯唇角,“怎么,还没有做好决定么,还是你就是想拖着时间,等到郑辉不能被救活呢,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反正你也不想他活着嘛。”

    何耀气得吐血,“霍昭你”

    “跪下说话”

    霍昭神色冷淡,看了眼时间,“你还有两分钟的时间考虑。”

    何耀气得浑身都颤抖着,哪怕极力掩饰着情绪,面容仍然扭曲着,狠狠的瞪了霍昭一眼,最终还是没有再开口说话。

    在众人的围观下,弯曲了膝盖,朝着霍昭跪了下去,膝盖跟地面接触,发出很大的“咔嚓”声响,显然是用了极大的力气。

    即便是跪着,头也没有低下,倔强的瞪着霍昭,仍然不忘记保持自己高傲,“现在你满意了,可以救郑辉了。”

    可不管怎么说,跪了就是跪了。

    求了就是求了,这会头扬的再高,脊背却像是被人给压住了似的,再也挺不直了。

    那些强装出来的倔强和高傲,更像是欲盖弥彰,色厉内荏。

    霍昭低头,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何耀,嘴角略微翘起,心情愉悦的骂了句,“傻 ”

    若是换做十年后的何耀,装模作样的本领炉火纯青,在霍昭提出让他跪下的瞬间,就会直接跪在霍昭跟前反正迟早都是要跪的,干脆利落些,显得他多在乎郑辉。

    而不是像现在这般,霍昭费尽口舌,他表现的不情不愿,反而落了下乘,让别人看出些端倪。

    当然,这样的情况,霍昭是更乐意看到的。

    骂完何耀,径直转头看向双胞胎,“郑辉现在在哪里。”

    他懒得跟言小五说话,双胞胎拳是跟在他们后面来的,肯定知道郑辉的尸体是怎么处理的,听到霍昭问,知道时间不能耽搁,就想带着他往停尸的地方走。

    刚下楼,就碰到过来找他的裴沉,霍昭仗着现在时间紧急,直接从楼梯上向着裴沉就跳过去,裴沉看他那飞扑的架势,略微惊讶,再左右看看,若是让开位置,霍昭必定会顺着扑到地上去。

    也就没犹豫,把人抱了个满怀,甜蜜浓郁的玫瑰花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他肌肉略微僵硬着,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动作。

    就听怀里人语气兴奋,叽叽喳喳的跟他说话,“真好呢,我刚要跟他们去救人,跑也跑不动,怕耽搁复活的时间,你就来了,你带我过去吧,好不好啊。”

    说着脸上还带着些小窃喜,对自己正待在裴沉怀里,跟人来了个亲密接触,很是开心,抱着人就不撒手,怕裴沉把他扔下去,还一个劲的催促道,“走吧,走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跑不动,你带我过去吧。”

    双胞胎,“”

    辅助的脸,真是说变就变啊

    你刚刚在何耀面前,那高贵冷艳,让人跪下就必须跪下的样子捏怎么这才转了个角度,就跟个人畜无害的小甜心似的

    裴沉既然接住了他,就没打算把他扔下来,沉着声音,“走吧。”

    当真就那么抱着人在怀里,光明正大的从校园里穿过,跟着双胞胎往去找郑辉。

    虽然速度很快,但学校里毕竟都是辅助跟战士,大家的眼神都好着呢,看到他们的人可不少。

    一边关注着郑辉能不能救活,一边就开始八卦裴神跟霍昭,两位的感情看起来很好的样子,是已经进展到哪一步啦

    这边霍昭被裴沉抱着,还没窃喜多大会儿,就已经到了停放郑辉尸体的地方裴沉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他都没有数到心跳声,他们就到了地方,然后他就被放下来了。

    霍昭脚沾了地面,有些舍不得把手从裴沉身上移开,还想找机会再摸一把呢,就听到里面吵闹的哭嚎声,“辉儿啊,你怎么那么想不开啊,好好的怎么会想着跳楼呢。”

    “必定是你们这些人,是学校里的人逼着你的是不是,我的辉儿呀,怎么那么惨呀,就这么被人给害死了啊”

    双胞胎互相看了眼,“是郑辉的父母。”

    郑辉诊断为精神不稳定以后,被送到医院里进行治疗,早上从医院离开后,他父母收到医生的通知,联系学校后,知道郑辉来了学校,就跟着来了,正好赶上郑辉跳楼。

    非得在拿闹,说是他们学校的人害死了郑辉,各种的胡搅蛮缠,要找学校领导的麻烦,他们想要制止,就嚷嚷着说战士欺负他们普通人,要把事情捅出去让大家看看。

    帝国内部普通人跟辅助,战士的比例,一直都维持在一比一,战士跟辅助在城外猎杀变异兽,地位高,风险也高,挣到的钱确实很多,但也随时随地可能面临死亡。

    普通人留在城内,做基础建设,工资低的可怜,只能维持生存所需,两者整体上算相安无事,但总会有那么些人,喜欢把战士辅助和普通人,放在对立面上。

    遇到这种人,双胞胎简直烦不胜烦,“真应该让他们也去城外。”

    但那不现实,新出生的孩子,都有可能觉醒成战士和辅助,留在城里面的普通人,相当于他们的后备军要是让他们也跟着出城,变异兽一爪子下去就是一片,人类估计也很快就要灭绝了。

    霍昭神色有些冷淡,走进了空置的训练室,郑辉的尸体就放在那里,盖着的白布上面,浸透了血液和脑浆,光是看着,就能看到尸体的血肉模糊。

    一对中年夫妇正趴在尸体上哭,周围的老师面色凝重,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

    见霍昭过来,才神色轻松,笑着跟他打招呼,“霍小公爵,想来试试手”

    这是他们学校出名的老不正经。

    霍昭,“嗯。”

    他看了眼那对夫妇,示意老师,“拉走。”

    老师高兴起来,笑嘻嘻的看着双胞胎,指挥道,“听到没有,来赶紧拉走拉走。”

    双胞胎满脸黑线,但为了不耽搁霍昭动手救人,赶紧伸手把人拉走。

    那两人力气不足,挣脱不开双胞胎的钳制,只能大声嚷嚷着,嘶声力竭,“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害死了我儿子,还想要干什么。”

    “我要去告你们一定要告你们你们给我等着。”

    霍昭皱着眉头,充耳不闻,指尖微光略微闪过,蓝红相间的双生蝶出现。

    开始她勤勤恳恳的缝补工作。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加油呀郑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