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喜欢
作者:夕水格   穿成残疾反派的金丝雀最新章节     
    庄简宁将合同认真看了一遍。

    节目是电视台和视频网站同步播放, 共录制四期,淘汰制, 最后一期留下的四名选手, 会有最高300万元不等的奖金。

    他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想, 要是有了这300万, 装修房子、买车库、甚至商铺开书吧奶茶店的前期经营成本都有了。

    做自己热爱的事儿,还有钱赚,可太幸福了。

    嵇水之是上一季你本来就很美的四位评审之一, 今年因为工作的原因,没续任。

    了解到庄简宁没有参加过任何珠宝设计比赛, 等所有流程走完, 又拉着庄简宁去汪海办公室坐了会儿,贴心地讲解了一些比赛和录制时候应该注意的事项。

    庄简宁虽然上辈子有过相关经历,但是他很喜欢也很珍惜嵇水之跟他说这些。

    又趁机和嵇水之聊了些设计方面的事儿。

    节目后天就要录制,汪海趴在办公桌上忙得一个头两个大。

    他和嵇水之是大学同学,这么多年难得听见嵇水之话这么多,打趣道“老嵇,你这是收亲徒弟呀。”

    嵇水之赞赏地看一眼庄简宁, 跟汪海笑道“你别瞎说, 这小孩无论是绘画基本功, 还是灵气想象力,再或者对美的感知能力, 都太强了, 探讨可以, 我真的教不了他。”

    汪海正在看选手资料,闻言朝嵇水之招手,献宝似的道“小庄整体实力确实不错。不过我也挖了个宝贝,来给你过过眼。”

    嵇水之还真挺好奇,走到汪海身后,看见电脑屏幕上的照片,吃惊道“荆辰”

    汪海没听出嵇水之语气里的反常,兀自兴奋地念叨“这小孩是今年中央美院设计专业第一名,几乎将国内设计大赛奖项拿个遍,关键是长得也水灵,网友投票不出意外的话,他和小庄肯定是前四名。”

    以荆辰的履历和条件,被你本来就很美这档节目看中确实很正常。嵇水之轻轻笑了笑道“荆辰是我们公司新招的实习设计师。”

    既然嵇水之这么说,true sef官网应该已经出了面试结果。

    庄简宁掏出手机,登录true sef官方网站,点开人事信息一栏里最新一条公告。

    确实是录取荆辰作为设计师的通知,下面还附有荆辰面试时带去的作品集。

    看见手稿图时,他眼睛一亮,食指和拇指一拉,将两个胸针和两条项链的手稿图放大。

    色彩明亮,充满童趣和幻想,是庄简宁喜熟悉和喜欢的风格。

    不愧是主角受,专业能力确实没话说。

    庄简宁也长舒了一口气,他俩的风格虽然很像,但是绘画习惯和思考方式的不同,又让两人的作品各有特点。

    汪海反应慢了半拍,直到又将荆辰的资料扫了一遍,才道,“竟然是你同事。对了,你前段时间不是说准备离开true sef吗”

    嵇水之的很多设计理念和公司有冲突,这事儿熟悉他的人都知道。

    庄简宁立马竖起耳朵,果然是跟原剧情吻合,不过原书中并未交代嵇水之的去向,他还挺好奇。

    汪海和庄简宁都抬头看向他,却听嵇水之道“公司的高层突然有了变动,顾总大概率要离开true sef,跟我比较谈得来的白总现在成了公司最大股东,我可能会在true sef多待一段时间。”

    昨天无意中撞见和荆父在小会客厅谈事儿的人,那个卷发助理好像就称呼他作“顾总”。

    联想到之前在学校以及昨天蒋家发生的事儿,庄简单宁心头一突,这次也会是贺灼操作的吗

    他感觉自己的生活已经被贺灼全方位无死角地渗透了,半点没有的感觉,让他隐隐有点不适。

    但自己总归是受益者。

    相处这么久,虽然贺灼的很多行为模式常人无法理解,但却从未伤害他分毫。

    低头看到手机屏幕上荆辰的作品,只希望贺灼不要波及无辜的人吧。

    嵇水之和汪导还有其他的事儿要说。

    庄简宁跟两人告别,从电视台大楼下来后,坐在车里,给蒋桃宇拨了个电话。

    话筒里的声音带着点郁闷,“小简。”

    庄简宁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那个不安好心的戴胖子在暗,蒋家人在明,不会又出什么事儿了吧。

    他着急道“小桃姐,怎么了”

    蒋桃宇叹了口气,“小简,综艺节目后天录制,我明天就要入组了。我爸为了这事儿,给这档节目的赞助冠名权都置换给别的公司了,你说我要是一轮游,多不好意思呐。”

    以你本来就很美第一季火爆程度看,冠名权绝对是被众人抢的香饽饽。

    庄简宁眼珠一转,便明白了蒋叔叔的良苦用心,要是蒋桃宇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被网友扒出是冠名商女儿的话,就算蒋桃宇再怎么有实力,她的珠宝设计生涯都会被走后门和啃老笼罩。

    “小桃姐,你选择珠宝设计不是因为你喜欢吗依从本心,别想太多就好了。”

    蒋桃宇道“别提我了,你面试的事儿怎么样了。”

    庄简宁笑道“面试黄了,但意外得到录制你本来就很美的机会。”

    “啊啊啊啊啊”蒋桃宇尖叫起来,她之前见识过庄简宁的手稿,那是学了十几年绘画的她无法企及的高度,“老蒋让出冠名权,果然是明智的”

    挂了电话,庄简宁又在车里坐了会儿。

    琢磨着还有什么事儿能去办一下,这么早回去,跟贺灼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也太尴尬了。

    要不去博物馆转一圈吧,或者附近的画展。

    去录节目要住好几天,要不去采购点东西

    正掏手机搜附近地址呢,章昊的电话拨了过来。

    声音听起来恹恹的,“宁哥,你在哪儿呢。”

    庄简宁算了下日子,高考成绩应该还没出来,“我在外面呢,怎么了弟。”

    章昊“我在清吧喝酒呢,你没事儿的话过来陪我喝两杯呗。”

    庄简宁下意识地问“袁泽呢,你俩一起吗”

    话筒那边静默片刻,章昊突然提高音量道“宁哥,你到底来不来啊,我有个朋友,他遇到点急事儿,你快过来帮他排忧解难。”

    庄简宁在心里将“我有个朋友”默念了一遍,“地址发过来。”

    到了清吧,在角落靠窗处找到了一个人喝闷酒的章昊。

    章昊一向没心没肺的。庄简宁在他对面坐下,疑惑道“你朋友怎么了”

    章昊本来还有顾虑,听见庄简宁这么问,立马竹筒倒豆子似的,“我朋友是个男的,他被另一个男生亲了,那个男生还说要追他,跟他谈恋爱。”

    看来袁泽这小子开始行动了。庄简宁端起面前的酒杯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你朋友被男生亲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喜欢还是讨厌”

    章昊移开视线,略微不自然地道“太快了,他还没感觉呢。”

    庄简宁使劲咬了口腮帮肉,才没让自己笑出来,“哦,那就说明不讨厌。”

    章昊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杯底“啪”地拍在桌面上,“谁说不讨厌,他讨厌死了。”

    庄简宁瞪向他,这二货暴露的也太快了吧。

    章昊也发觉自己的话说的不对,他找补道,“我朋友觉得他讨厌死了,明明拿那个人当最好的兄弟,那个人却、却。”

    庄简宁用力拍了下桌子,义愤填膺地替他把话说完,“那个人却想上你朋友”

    章昊赶紧又端了杯酒要跟庄简宁碰杯,“宁哥,咱感情深,一口闷。”

    酒喝完,他舌头都快大了,“宁哥,你怎么分辨自己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庄简宁斟酌措辞,这小处男既纯情又不开窍,万一再吓着他,“就对男生会有那方面的冲动。”

    两人又闷了一杯,章昊点点头继续问,“那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直到袁泽给庄简宁打电话,焦急地问他有没有章昊的消息,两个酒鬼也没掰扯清楚喜欢的定义。

    袁泽很快赶过来,将两人塞进了自己车里。

    先将庄简宁送回家,章昊拉着庄简宁的手臂,死活要跟他一起走,“我那个朋友,他、他、他好像有危险,我得去你家住一晚。”

    袁泽无奈地下车,朝庄简宁抱歉一笑,揉了揉章昊的头,“乖,上车,我送你回家。”

    章昊本能地松开庄简宁,点点头要跟袁泽走,想了想突然跳起来,“不行,宁哥喝酒了,沾了我一身酒气,回家我爸得揍我。”

    袁泽眉眼都是温柔的笑意,“那去我家还是去住酒店”

    “去你家吧。”章昊醉醺醺地朝车里走。

    庄简宁目瞪口呆地看向袁泽,这就给人骗走了

    袁泽朝庄简宁点了下头,“见笑了。”

    目送车子离去,庄简宁转身朝小区里走。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章昊这个傻的,幸亏碰见了袁泽。

    打开门,客厅灯火通明,看见坐在沙发上的贺灼,庄简宁酒醒了一半。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贺灼这个变态的,幸亏遇见了软硬兼吃的他。

    “贺先生。”喝了酒的嗓音黏黏的,身体也像没了骨头,“我先去洗澡。”

    贺灼抬头瞧了他一眼,没说话,继续看李助发来的消息。

    秋白最新的跨国项目,就是和墨国的一家公司合作,荆辰的生父正是这家企业的一个中层领导。

    贺先生对方公司已经派遣庄明生回国,不日将抵达设在帝国的分公司,担任部门经理一职。

    贺灼又回复了一条消息。

    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眼睛里像是装了透视镜,能看见雾气朦胧里,水流顺着小醉猫的发梢,经过眼睛嘴巴,汇聚在漂亮的锁骨里。

    再慢慢地裹挟着梅花流向川字型的劲瘦小腰,最后顺着两条白净细长的腿,从根骨分明的脚后跟和圆润饱满的脚指头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脑子再次出现昨晚的画面,庄简宁一边吃着糖一边睁着湿漉漉的桃花眼,可怜又乖巧地抬头看向他。

    心脏处有种奇怪的感觉涌过,贺灼分辨不出这是什么情绪,只觉得湿湿的,软软的。

    喝了一大杯碧螺春,贺灼又拿出那枚凤凰胸针,在手里反复揉捏,细细把玩着。

    金属和珠宝表层不知浸透了多少汗液,已有点微微腐蚀的迹象。

    脑子里再次不自觉闪出画面,含苞待放的小花在外力的作用下缓缓开放,露出里面极漂亮的花蕊。

    热情地朝他招手,快来玩呀

    浴室门打开。

    贺灼拇指莫名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凤凰头,断了。

    骨碌咕噜地滚向茶几底部。

    庄简宁本来还有点尴尬,开门见贺灼弯腰朝茶几下面看。

    小黑小白不在,他快走几步,“贺先生,你找什么,我来帮你。”

    “不用。”贺灼沉声道。

    庄简宁以为他还在为昨天的事儿生气,加上自己今天在外面喝酒也忘了汇报,心虚的很,他趴在地上,头往茶几里伸,屁股翘的老高,“没事儿,我身体软,能钻进去,小黑小白肯定不行。”

    贺灼朝他屁股狠狠拍了一巴掌,“起来,等会儿让它俩给茶几抬起来。”

    茶几底部被阴影挡住,看不大真切,他扭了扭腰,突然在茶几脚旁边看见一个黑色的小阴影,开心道“贺先生,我找到了。”

    伸胳膊将东西抓在手里,他起身蹲在贺灼身边,一心只想哄这变态大佬心情好点,将拳头伸到贺灼眼前,献宝般地道“给”

    正准备将掌心摊开,贺灼猛地攥住他的手,“拿来。”

    庄简宁手一抖,东西掉在贺灼大腿上,在贺灼伸手盖住之前,他看清是他之前送给贺灼的那枚凤凰胸针的,凤凰头。

    他腾地站起身,酒壮怂人胆“贺灼”

    贺灼将凤凰头收起来,从旁边拿出一副毛茸茸的手环,放在手里垫了垫,抬头看他,“又出去喝酒了”

    庄简宁睨了眼手环,想起那种充实的感觉,后面空空的,声音也低了两度,耳尖微红道“我有个朋友,他问我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我才去陪他聊了几句,喝了两杯。”

    贺灼在心里默念了一遍“我有个朋友”,挑眉问他,“你那个朋友跟你探讨出什么感觉了吗”

    “没有”庄简宁只想起昨晚的感觉,他将手一甩,“我喝酒了,今天要一个人睡卧室,你去睡书房吧。”

    一生气就炸毛的模样,贺灼倒是领教过。

    但一说到“喜欢”竟然害羞了。

    看着庄简宁光脚踩着楼梯,三步并作两步上楼的背影,他拿起凤凰头看了看,又琢磨着庄简宁的话。

    小醉猫这是喜欢上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