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故事
作者:扶华   谁叫他是女人最新章节     
    庞文研究生毕业后,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长相中等,家庭小康,父母早早催婚,每周都安排相亲,他却有些看不上亲戚介绍的那些女孩子。

    长相年纪家庭情况这些不说,现在的女人多多少少都有点问题,有些不想要孩子,有些不想当家庭主妇不想带孩子,有些不愿意和父母一起住,这不想那不想,他娶个老婆回家当摆设吗他想找个性格温婉娴静,能孝顺父母会带小孩的,最好长得好看一点,24岁左右,家庭情况不能太差。他觉得这要求不高,但是符合条件的人家要学区婚房,要牌子的车,要一起赡养两边的老人什么的,说到底都是一个钱字。

    现代的女人,就是很现实。

    他已经28岁,不知道还能拖几年。

    身边的女同事在聊天,愤愤说起网上有个女人被强奸的事,恨不得立刻把那个强奸犯抓进大牢判死刑。

    庞文有点不以为意,强奸而已,多稀罕的事,这种事多了去了。要他说,睡一觉又不会死,最多给点钱赔偿一下就算了,还想让人家坐牢,这不是耽误人家下半辈子吗。再说了,谁知道是不是那个女人故意勾引,故意诈骗,现在这种仙人跳的事可不少。

    “庞文,你说这男的是不是该判刑”女同事转头来问他。

    庞文虽然对这个女同事的话不太赞同,但她长相挺清秀,平时他也挺乐意和她说说话,这时候就笑着点点头“肯定判刑啊,坐两年牢。”

    女同事有点高兴又有点不高兴,“两年太少了,起码十年起步”

    庞文在心里撇了撇嘴,十年当那是金逼呢,这么贵现在这些女人真的是,有点什么就要跑到网上闹腾,喊什么女权女权,拳个屁,也就在网上敢骂两声,现实里还不是只能被强奸的份。

    加班到晚上七点,庞文提着包离开公司。天已经黑了,他租住的小区有点远,忽然又下起了雨,庞文快走两步,在雨幕中横穿马路,忽然感觉身后车灯一闪,巨大的痛楚袭来

    “小文,我喊你呢,你没听见”

    庞文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看向灶台边的中年男人,这男人长得干瘦,是他在这个世界的爸爸。来到这个世界三天了,拥有了这个身体原本的很多记忆,但是庞文还是不习惯身边的一切。

    和他原来的世界相比,这个家里太贫困,而且最让他别扭的是,这个世界和他原本的世界完全是相反的,在这里,男人就好像他认知的女人一样,竟然要做家庭主夫,要负责带孩子照顾老人这些琐事,连孩子都是男人生,这实在太怪异了

    “小文,去田里给你妈和你姐送中午饭过去。”瘦弱的男人给了他两个饭盒。

    庞文拿着就走。他来这里三天,几乎都没吃饱过,他在这个家里要挑水做饭洗衣喂猪,经常没有半点空闲时间,累得要死还吃不饱,要不是有这具身体的记忆,他压根都不知道怎么做这些事,但是就算会做,他还是觉得很烦,在他的认知里,这根本就不是他应该做的

    要想办法离开这里,打听一下外面的消息,离开这个贫困的小地方,只要到了那些大城市,他一个穿越的,还怕找不到工作吗。庞文都打算好了,等他搞清楚家里的钱放在哪里,就偷钱离开这里。虽然有点对不住他们,但他又不是他们真正的儿子。

    他们家的田地都在村子外面,过去中间有一片荒地,长了一些野生的芒草和矮竹。庞文走着走着,感觉肚子里空荡荡地尖叫,手里的饭盒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味。他的脚步越来越慢,最后转头走进芒草堆里,躲在那打开了饭盒。里面是红薯饭,放着半个鸡蛋,还有两片腊肉。

    他吃一点应该也不会被发现。庞文咽咽口水,从两个饭盒里分别弄了点饭和小块的蛋吃了,还吃了一片腊肉,他有些停不下来,好不容易才停了手把饭盒里的饭扒拉一下,重新盖上。

    就在他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忽然感觉身上一重,被人压倒在芒草堆上,嘴巴和鼻子被散发异味的汗巾捂住。有人压着他,捂着他的鼻子和嘴,不停在他身后喘气。

    庞文被吓到了,下意识挣扎起来,但他越是挣扎,背后那人就越是用力,他感觉刚吃下去的东西都要吐出来了。衣服被扯开,庞文这才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什么,他有一瞬间想笑,被女人强奸开什么玩笑,女人和男人,当然是他这个男人占便宜但是很快他又想到这个古怪的世界,男人才是弱势的一方。

    身为一个男人,庞文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遭遇,他听过不少强奸的事迹,但从不会把自己代入故事中的主角,因为他是个男人,男人天生身强力壮,天生就比女人力气大,所以他从不觉得害怕。

    但现在,他开始觉得害怕了。因为他挣脱不了,身后的女人太强壮了,力气又大,还格外粗暴兴奋。庞文能感觉到自己的腿被芒草割出血,越是乱动,身上被芒草割伤的地方就越多,而且他的力气很快就没了,他尝到了身体虚弱的苦头。

    他不再挣扎后,那个强奸他的人动作就更迅速起来。庞文年轻的时候因为好奇找过小姐,他是有经验的,平时也经常手淫,但是,这一次带给他的感觉却是异常痛苦。被人强迫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太痛了,因为他的不配合和挣扎,那女人蒲扇大的巴掌打得他好一阵都没能回过神。

    太痛了,按着他的人身上有让人反胃的味道,庞文感觉不到丝毫快感,喉间一阵翻涌,刚才吃下去的东西哇一声全给吐了出来。

    那女人好像是骂了一声,一把将他的头按在了那堆呕吐物上,不让他发出声音,然后加快了折磨的动作。

    一切结束后,庞文根本无法动弹,而那个对他施暴的女人已经惊慌地提起裤子飞快跑了。庞文在原地缓了好一会儿才勉强起身拉起裤子,跌跌撞撞往外走。就在这一刻,他心里对于自己被强奸这件事还没有太大的意识,他只是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男人,被女人按在地上上,非常没面子,他的自尊心让他愤怒不已,恨不得马上把那个女的找出来砍死。

    他刚走出芒草堆,大路上迎面走来好几个人,其中两个扛着锄头的是他的妈和姐。

    她们两个一直没看到庞文去送饭,所以准备回家去,谁知道在半路看到人,还是这么一副样子。头发乱了,裤子乱了,衣服上还沾血,尤其身上那一股味道,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他刚才经历了什么。

    庞母脸色铁青,“你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回家去”

    旁边同村的人瞧瞧庞文的样子,忍不住问“阿文哪,你这是怎么了搞成这个样子。”

    庞母催促,“赶紧回家去”

    庞家大姐扛着锄头,快走两步,推着庞文往家走,庞母也立刻跟上。走出去好一段距离三人还能听见后面人的议论声。

    “他是在和人偷情吧”

    “看不出来是这么大胆的男子。”

    “还没结婚呢,他以后不打算嫁人了这事传出去谁还要他”

    庞文几乎是被庞母提着回到了家,院门一关,他就被庞母一个巴掌打得滚在了地上。

    庞文不敢置信“你打我干什么”

    “我打你干什么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庞母气得浑身发抖,从一边拿起扁担,“你跟谁在那里偷情乱搞你搞这种事,我们以后怎么在村子里抬起头做人”

    庞文脸庞扭曲,咬牙说“是有一个女的强奸我”

    他忍着屈辱和身上的疼痛把事情的过程说了一遍,然而却没能听到父母和姐姐的宽慰,他姐第一反应是问他“你没事跑芒草堆里去干什么”

    他爸愁苦地哭了起来,“跟你说了不要去偏僻的地方,你偏不听,现在怎么办你以后怎么嫁人”

    庞文只觉得一片荒唐,他什么都没做,是他差点被人给杀了,现在还浑身痛,结果她们还怪起他来了。

    他妈沉着脸站在那,张口就是责怪怒骂“你还有脸说遇上这种事,你都不知道喊离大路那么近,你喊了我们都能听得到”

    庞文感觉脸上被打的地方一片火辣辣的,他已经不想再提起刚才那件事,但面对母亲的责怪,他只能辩解“她捂着我的嘴我怎么喊”

    他妈怒气冲冲反问“那你不知道挣扎”

    庞文感觉心里的怒气越来越重,用尽力气憋着火说“我要是有力气我早挣扎了。”

    旁边的姐姐忽然哼一声,“我看你是不想挣扎吧,被强奸了,一滴眼泪都没有,一点都不难过,说不定人家就是你情郎是吧”

    庞文怒瞪这个姐姐“你什么意思啊,又不是你被强奸,你当然能说风凉话,谁说我不气”

    “气又有什么用”庞母坐下平息了一下怒火,“那个人是谁要是那人没结婚,就赶紧商量一下让你嫁给她。”

    庞文几乎跳起来,“你说什么那傻逼那逼把我搞成这个样子我还要嫁她”

    庞母拍了一下桌子,“不然你想怎么样,睡都睡了,你都脏了,除了她谁还要你我和你爸丢不起这个脸”

    庞文几乎咬碎了一口牙,“我不知道是谁,我没看到她脸。”

    这事很快成为了全村人的谈资,在这个环境下,周围人家里发生了点什么事,不到半天全村都能知道,庞文在家被关了三天,因为要干活,还是被放了出来,一出家门口,他就感觉到所有路过的人都在看他,时不时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只觉得所有人都在嘲笑他。

    走到港沟边去洗衣服,那边早就占据了好位置的几个男人正在聊他。

    “说是被强奸了,不知道谁干的,可怜喏。”

    “有什么可怜的,赶紧和人结婚,连终身大事一起解决了。”这人说着似乎还觉得挺有道理,嘻嘻哈哈笑了起来。

    “我怎么听说不是被强奸,是和人偷情啊不然他没事去芒草堆干什么”

    “她家阿文从小就胆子大,跟在一群女孩子后面玩,我以前就觉得他不安分,果然,这不就闹出事了平时不注意言行,被人强奸了也活该,你看正经人家的男人有几个会被人强奸的”

    自己觉得屈辱痛苦的事变成别人的谈资,被人这样恶意揣测,又轻轻松松谈笑出口,实在是令人太过恶心,庞文气得双手发抖,有些受不了地抹了一把脸,他想要大喊大骂,想要找人发气,但是他没有办法。这个世界太荒诞可笑,也许是这个村子太愚昧了,这里的人都无知,他一定要拿了钱早点离开这里。

    回家的路上,庞文看到一个三十多的女人站在路边偷看他,庞文从前从来不在意附近有什么女人路过,看见长得好看的他还乐意多看两眼,但是自从上次那事发生,他在路边看到一个女人就不由自主开始警惕。因为他终于意识到,这里的女人不是弱势的一方,她们可以随意伤害他。

    站在那的女人一直看着他,庞文直觉不对,停下了脚步,仔细地看着她,记起来她好像是村里一个叫常思雨的女人,死过一任男人。忽然间,他脑子里灵光一闪,一句话脱口而出“是你那天是你是不是”

    三十多岁的女人看上去挺老实,有点愧疚地说“我那天一时冲动,我是来想跟你商量,不然你就嫁给我算了。”

    庞文冷笑,“你做梦”

    在他的强烈反对下,常思雨还是进了他家,而且得到了不错的对待。先前对他和仇人一样的妈,对这个强奸犯反而挺客气,和她商量了什么时候结婚,酒席怎么做。因为常思雨家里穷,婚礼会比较简陋,但庞父庞母都答应了,生怕对方不愿意娶自己的儿子。

    庞文被关在房间里,庞父进来跟他说话。

    “她年纪是大了点,家里也穷,但是你嫁过去之后,和她好好过日子,以后勤快点,肯定能过得好的。”

    庞文漠然地听着这些,他不能理解这里这些人的做法,他已经下定决心逃跑。

    趁着家里人放松防备,庞文找到了家里的钱,一分都没留全部带走了。他匆匆跑出那个村子,闷头朝这个身体记忆中的小镇去。

    “庞家的,你家阿文怎么去镇里了,我刚才在路边看到他一个人往镇里去了。”

    附近十里八乡,几乎都是熟人,庞文没能逃出去多远,就被抓了回去,这一次,他妈几乎是把他打了个半死。

    “你还偷家里的钱你跑,你跑哪里去,你不要命了你”

    “你好大的胆子,十几年我们就养了你这么个玩意儿你怎么不干脆死外边”

    庞文躺在自己的床上,他爸坐在床边,唉声叹气地劝,“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我们都是为你好,我们是你爹娘,还会害你吗你想跑能跑到哪里去外面哪有我们这里安全,到处都是不认识的人,随便一个人就把你拐走卖了,你真以为外面那么好啊。你一个男人去外面能做什么正经工作哪有人会要你”

    “我知道你不想嫁给常思雨,但是有什么办法啊,你都是她的人了,她还愿意娶你。哪个男人不嫁人的,爹以前也是这样过来的,现在不挺好的吗,怎么就你不愿意这日子别人过得,你过不得”

    庞文扯了扯嘴角,从被抓回来又一顿打之后,他就有点破罐子破摔了,这操蛋的世界,操蛋的父母和该死的傻逼女人。他现在无比想念从前的世界,想念自己能当男人的日子。如果他是原本世界的男人,根本就不会被这样对待

    这里的人都是些疯子

    他被看管了起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和常思雨的婚事很快就办了,因为他爹娘都觉得只要他结了婚,就肯好好和人过日子,再不会这样叛逆不听话。

    村里人都来参加婚礼,许多人一边吃着酒席,一边聊天,聊得最多的当然就是庞文的事。

    “原来是常思雨啊,我就说肯定不会是强奸,庞文应该早就和常思雨看对眼了,在那边偷情吧,常思雨这么老实的人,不可能做那种事的。”

    “我也觉得,思雨上次还给我家背了柴,也就是穷了点,没什么不好的,庞文嫁她也不错了。”

    “我怎么听说庞文不愿意嫁呢,之前还想跑外边去。”

    “就是这种不安分的性子,十几岁就知道勾搭女人和他在外面乱搞,能是什么好男子啊,反正我是看不上。”

    庞文憔悴地坐在床边,听着身边许许多多个不同的面孔对他念叨着相似的话语,他们都在说着“以后好好和家里女人过日子。”

    “早点要个孩子。”

    “以后听家里女人的话,收敛性子。”

    明明都是和他一样男人的外表,可是这些人都说的是些什么他们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吗都是男人,为什么不能理解他这些人都是怎么了

    有那么一瞬,庞文差点以为自己其实是变成了一个女人。是了,他现在好像一个女人。

    外面很热闹,所有人都在笑着说话,因为这是个大喜日子,庞文却觉得要窒息了,他忍了又忍,还是没能忍住,一阵大骂,在屋里闹了起来。然而没用,他闹,不仅是他爸妈他姐,还有已经成为他名义上妻子的常思雨,都在阻止他,他们把他绑住,然后他再一次遭受了强奸。

    这毫无疑问是一场强奸,但所有人都没觉得常思雨做得不对,毕竟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对他做这种事是合法的,不管他庞文想不想,只要她想,她就随时可以这么做。如果他不愿意,那肯定不会有人觉得是常思雨有问题,而是他有问题。

    “哪有这样的男人嫁了人之后还不消停,每天在那闹,不好好过日子,摊上这么一个男人,常思雨真是倒霉啊。”

    “庞文就是矫情,屁大点的事都要计较,常思雨对他多好啊,都不要他下地干活,不知道他究竟闹成这样是想做什么。”

    “我记得阿文以前不这样的啊,他是不是疯了,撞了什么脏东西了”

    常思雨请了个神婆来看,神婆对着庞文一通念叨,留下一道符,拿着钱走了。庞文被迫吃掉了那符,他不想吃,常思雨就掰开他的嘴让他吃,那种感觉实在太难受了,导致他现在看到这个女人都作呕。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女人不,这个世界的所有女人都那么恶心。她们没有一个人同情他的处境,没有人在意他收到的伤害。因为她们是女人,这个世界的女人怎么会理解男人受的苦。

    他还是没放弃逃跑,然而跑不掉,次数多了,常思雨也忍不了,她开始打他,庞文曾经身为男人的自信都快要消失在这一顿顿的毒打里,他开始变得麻木,因为愤怒无法帮他破除困境。

    每一次逃跑带来的,除了常思雨的打,还有这个身体原本家人的责骂和不解,他们都觉得他脑子有病。

    究竟是谁脑子有病

    庞文没有再被打,他被发现怀孕了。所有人都很高兴,只有庞文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我怀孕了”

    “我怎么可能怀孕”

    “我是男人啊,男人怎么会怀孕”

    只要想起自己要生孩子,想到自己肚子里有个孩子,自己的肚子会越变越大,最终从里面爬出来一个小孩,庞文就觉得一阵毛骨悚然,无法接受,这比他当初被强奸还要无法接受。

    “男人怎么能生孩子我怎么能生孩子”

    面对他的崩溃,他身边的人只觉得奇怪,“男人就应该生孩子,生孩子是男人的责任,不生孩子男人有什么用啊,长了这个能生孩子的肚子,你就是要生孩子的啊。”

    “都有孩子了,就别闹了,乖乖过日子。”

    “好了好了,有了孩子,以后就好了。”

    “给你拿几个鸡蛋补补身体,要是能生个女儿就最好了。”

    所有人都开心地笑着,每一张笑脸看在庞文眼里,都那么诡异可怕。

    这不是他应该存在的世界。

    在肚子越来越大的某一天,庞文终于无法忍耐地跳了河。

    他浮肿的尸体被打捞起来,人们对着他的尸体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可惜啊,孩子还没生出来就死了。”

    “我听说他是撞邪疯了”

    “不是,是不想嫁给强奸他的人结果疯了”

    “哟,不是吧,听说是因为他女人常思雨先前老打他,他受不了才跳河的。”

    “还有这事常思雨看着挺老实,不像会做这种事的啊再说了,打他总有原因的吧难道是他自己不规矩所以女人才打他”

    “作孽哦,大人死了,还搭个小孩子。”

    “唉,谁叫他是个男人啊,下辈子投胎当个女人吧。”

    小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