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啊——看来药还是不能停啊!!!……
作者:三日成晶   傻白甜注定上位最新章节     
    两人回到现实当中,十几天不过一夜而已,简悠悠率先洗漱,准备早点回家,夜不归宿这件事,她到底还是很心虚的,洗漱到一半的时候,于贺坤就醒了。

    因为在那个世界里面,他被简悠悠逼着撕心裂肺了一回,现在正处于极其敏感脆弱的阶段,本来说好了让简悠悠自己回去的,可用早饭一个人吃没有胃口等等众多借口,最终送简悠悠回家,顺便把自己也送上了楼。

    今天简悠悠本来打算去店里看看,虽然她就是放手不管,卞夏也不会有任何不满,毕竟大部分钱是她出的,而卞夏出的更多是力,还有用有些小办法来打广告之类的。

    平时简悠悠是喜欢去的,毕竟那是她从小到大喜欢的闪闪亮亮小玩意,不过这个计划最终也没成,于贺坤跟她回家还不算,根本是连她去个厕所都要盯着。

    水月女士对于于贺坤的眼睛时刻跟着简悠悠这件事情倒是没有觉得哪里不对,毕竟小年轻谈恋爱嘛,总是黏糊糊的,她就带着简安志去屋里,给简悠悠和于贺坤腾出客厅。

    于贺坤盯着简悠悠,但也无聊,这世界没有什么事业可以做,他只带来了很多的钱,还没有打算好要做什么。

    实在手痒痒,就开始收拾卫生。

    他来简家不西装革履的搞霸总范儿,一身休闲倒是比较好收拾屋子。

    于是就变成了简悠悠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于贺坤收拾屋子,顺便用眼睛溜着她,生怕他一错眼,她就会消失了一样。

    中途水月女士出来,还对简悠悠十分不满地瞪了一眼,嘴上说着,“小于啊,你放在那里不要做了嘛。”然后指挥他去擦窗户,心里满意得很。

    本来要找家政来着,这么看不用找了,于贺坤可比家政弄的干净多了。

    水月女士对于于贺坤各方面都是很满意的,见他干活累得额头都是汗,把简安志哄睡之后,就张罗着出去买菜。

    简安志现在像个小孩子,病了之后倒是敢使唤水月了,反正水月不哄着他,他就偷偷抹眼泪,倒是十分精准地拿捏住了水月的死穴,要是好好的时候也有这心眼,何苦一辈子被欺负呢。

    水月出去买菜,还叮嘱简悠悠,“帮着小于拧个抹布什么的,你瘫了吗”

    简悠悠哦了一声,懒洋洋地起身,水月满意地关门走了,简悠悠走到正在和灶台做斗争的,围着她妈妈的小碎花围裙的于贺坤身后,伸手搂住了他的腰,偏头靠在他后背上,蹭了蹭。

    “这么勤快,是想讨好丈母娘”

    于贺坤露出笑意,坦然道,“是啊。”

    简悠悠哼了一声,“你成功了,不过要是让我妈知道,你这双手随便动动手指就是几百几千万的合同,她怕是不敢用你。”

    于贺坤没有说话,简悠悠捏着他的腿侧,突然说,“把书给我下。”

    于贺坤整个人都僵了,全身肌肉绷紧,不过简悠悠很快又道,“你怕什么,你在现实世界,你怕我把书毁了不让你走”

    于贺坤转头看向简悠悠,声音还是带着些不自然,“你要做什么”

    “印证一些事情而已,”简悠悠说,“你要是不放心,就跟着我。”

    然后于贺坤摘了手套,把书给了简悠悠,简悠悠拿着书,直接去了简安志的房间。

    于贺坤跟到了房门口,却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简悠悠歪头看他,于贺坤笑了笑,低头轻吻了下她的唇。

    转身回到客厅继续去收拾了。

    只是擦了几下他就静不下心了,开始坐在沙发上发愣。

    简悠悠拿着书坐到简安志的身边,简安志睡得很熟,不容易被吵醒,简悠悠就把书打开,轻声道,“你不是说你能够治好我爸爸么,你治,也不用全治好,就治愈一部分,我就信你,亲自把于贺坤送回他的世界去,把你从他手上救出来,怎么样”

    简悠悠对着扉页说得不紧不慢,书页上却始终只停留着一个闭眼的表情。

    简悠悠哼笑了一声,又说,“你不用担心于贺坤,他有多么听我话,多么爱我,你也看到了,我要他回去,他就会回去,我要他把你给我,他就给我,你怕什么”

    那书页上的表情闪动了一下,简悠悠笑意扩大,“还是你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了,对吗”

    “没有能力再兑换什么奖励,没能力治疗我爸爸,只是为了脱身编造的谎话,对吧。”

    书上连表情都没了,简悠悠起身,带着书回了自己的房间,在手机上找出了地图,翻找了一会,然后指给空白的书页看,“看到没有,周边最大公园的厕所,是那种很老式的蹲坑,十几年不用掏粪的那种大坑厕所。”

    简悠悠说,“你现在告诉我,我爸爸寿命的事情是不是也是假的,要不然,我就把你扔进去,再用棍子怼到最底下,让你泡在里面。”

    这话说得太魔鬼了,扉页上很快闪烁你不是人

    简悠悠说,“说实话,你知道我不开玩笑。”

    是假的,是假的

    呜呜呜,我对你也算不错,你不救我,还要那么对我

    简悠悠一直都提着的心终于狠狠放下,不着痕迹地,坐在椅子上幽幽呼出一口气,说道,“你对我确实不错,但我也没办法,你看于贺坤他不是疯了吗,我哪敢惹他。”

    简悠悠本来是念着书的好来着,可它不仅骗她,还诅咒她爸爸只有三年寿命,算是踩在她雷点上跳舞,对它一丁点的好感都没了。

    知道了她想要知道的,她走出去,坐在沙发边上,把书还给了于贺坤。

    于贺坤侧头看她,简悠悠呲牙对他笑了下,“它骗我的,它不能治疗我爸,寿命的事情也是假的。”

    她靠在了于贺坤的肩膀上,于贺坤却低头将书收起来,然后声音艰涩地问,“如果它说的是真的,你”

    简悠悠抬起于贺坤的胳膊,把于贺坤的腰搂住,拱进他怀里,满眼都是好笑地看着他,“我在你的世界里,就已经做了选择。”

    虽然她当时动摇了,她也知道先骗于贺坤回来才试那样更好,但她最终也逼自己做了选择,她虽然表现得很淡然,可她也同样无声地撕心裂肺了一回,毕竟凭空让父母健康增寿的诱惑,和爱情是不能放在一个天平之上的。

    她只好把于贺坤放在了亲人的位置,这才控制住了自己想要答应的想法。

    简悠悠把头埋入于贺坤的腰间,“我爱你啊,坤哥。”

    她很少说这样的话,于贺坤忍着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大颗大颗地砸在简悠悠的头发里面,然后他用手心堵住了眼睛,低声地呜咽了一声门就开了。

    笑呵呵进门的水月女士,正对上于贺坤哭红的双眼,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简悠悠听着门的声音坐起来,试图缓解尴尬,假模假样地对着于贺坤凶,“让你擦排油烟机怎么了,你怎么就擦不了了这么大的一个老爷们,没力气吗还哭”

    于贺坤被吼得一愣一愣的,哭笑不得地看了一眼水月女士,然后这一眼被水月女士误认为是求救,她母爱一泛滥,炸了。

    “你去擦你没有清洗净你能凭着力气擦了排油烟机”水月女士揪着简悠悠好一通骂,于贺坤尴尬得整个人都红成了一块碳,简悠悠和他也差不多,不过她红的是后背,被水月女士生生给抽的

    鸡飞狗跳的一顿晚饭过后,简悠悠和于贺坤牵着手去楼下遛弯,于贺坤边走边给她揉后背,她的示爱,水月女士的维护,成功让于贺坤摆脱了发疯后遗症。

    他正常起来了,简悠悠像所有黏人的小女朋友一样,靠着他肩膀走路,天色没有全黑,夜风徐徐还带着暖意,裹着小区门口周边烧烤店的香味。

    他们像一对最普通的情侣,慢吞吞地在这人间烟火中彼此依偎,谈着今晚水月女士哪个菜炒咸了,还有下次一起去哪里玩的无聊话题。

    “等我们订完婚,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于贺坤说。

    “什么好玩的地方”简悠悠问。

    “先不说,等你去了就知道了。”于贺坤保持神秘。

    十几天,过得很快,简悠悠再次夜不归宿的时候,于贺坤和她再度一起回到他的世界,订婚典礼并不算很奢华,其实于贺坤想要直接结婚,但那样要等到他的父母都回国,十几天的时间根本安排不开。

    他哥哥于明中倒是百忙之中抽出了时间,再见到简悠悠,他只是在短暂的惊讶过后,无奈地笑了笑,“你叫什么”

    于明中对着画着浓妆,稍微修饰了下脸型和气质的简悠悠耸肩,“我想你应该不知道,贺坤”

    简悠悠在这个世界已经死了一次,现在又以另一个替身的身份重新出现,但于明中还是像以前一样让她讨厌。

    于是简悠悠打断他的话,说道,“我叫简悠悠。”

    于明中眉头微动,简悠悠又笑着说,“是贺坤给我新取的名字,我知道他有个死了的女人,也知道我是个替身,但是大哥,”

    简悠悠这自己当自己替身当得来劲,“我不在意,我不在意他之前喜欢谁,为谁疯狂,我只知道从今往后他是我的。”

    于明中露出些奇异的笑,简悠悠端着酒杯冲着他杯子撞了下,力道用得差点就撞碎了杯子,在于明中惊讶的视线中,说道,“大哥没有听说过吗知道越多烦恼越多,在意越多,过得越不快乐,傻白甜才能上位啊。”

    于明中看着自己衬衫上被撞出来的一点酒渍,心说这个还不如那个简悠。

    但无论亲人和朋友是什么态度,两个人终究还是顺利订婚了。

    简悠悠当夜正准备和于贺坤过一个难忘的夜晚,第二天就回现实世界了。

    结果宴会一散,于贺坤就亲自开车带她去了城郊,要她在车上换了白色棉质长裙,他自己也换了冲锋衣,然后兴冲冲地拉着她上山了。

    简悠悠爬山爬得呼哧呼哧,像条狗,无奈地问,“要野战的话,坤哥,驱蚊手环挡不住太多蚊子吧”

    然后简悠悠被于贺坤带到了一个树坑的前面,深不见底,乌漆墨黑,简悠悠正疑惑着,于贺坤就看着她说,“你相信宿命吗”

    简悠悠“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

    “我们曾经见过。”简悠悠发现于贺坤身上因着有些幼稚的小怪兽,看上去好像是童装特大号,他眼睛亮得像是探照灯,拉着简悠悠的手说,“我们曾经见过,在很多年前,就在这底下”

    简悠悠精神病犯了

    简悠悠正在感叹,突然就被于贺坤拉着手拽着跳进了什么也看不见的深坑。

    简悠悠“啊”

    看来药还是不能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