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蜜糖不正经电影
作者:慕义   蜜里调婚最新章节     
    chater53

    赵月在初中就认识了仲湛静。

    刚开始的时候,赵月觉得她是一个特别懂事的女孩,性子淡淡的,很温和,与每个人都相处得很好。

    但是慢慢的,赵月发现那些温和有许多都是表面装出来的,仲湛静对待不喜欢的人或者朋友,也可以永远笑脸相迎,做个谁都不会讨厌的和事佬。

    但当触犯到她利益的时候,她第一个永远想的只有自己,完美的全身而退。

    仲湛静骨子里是自私的。

    赵月热心想要为她两肋插刀,但仲湛静的想法是借刀杀人,又站在道德高地,一旦有什么问题,就立刻撇清关系,保全自己,说她自己完全不知情,一切都是赵月的错,是赵月自己要拿前途开玩笑。

    仲湛静眼里只有周孟言

    周孟言对她的感觉。

    “赵月,对不起,如果让周孟言知道这件事和我有关,他肯定会生我的气,我和他连朋友都做不成了,你别告诉他好吗”

    这是她曾经说过的话。

    赵月看清了她的冷漠和自私。

    更让赵月恶心的是,在她为仲湛静出头之后,对方竟然还虚情假意选择和阮烟继续当好朋友,不管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温柔人设不崩塌,还是不让周孟言在心底对她产生反感,这一切都让赵月觉得心寒。

    昨天的一通电话。

    仲湛静把所有想法和盘托出。

    赵月终于明白,这样一个虚假的朋友放在身边,哪天说不定就虚假到她头上了。

    赵月受够了和这样的人相处。

    赵月对周孟言道“你应该不知道她喜欢你这么久了吧从高中到现在,她的确装的挺好的,你和你朋友都没察觉到。”

    “那次你们去苏城出差,她是故意跟着你一起去的,本来以为你买了蛋糕是给她过生日,谁知道你把蛋糕送给了你太太,你对阮烟有意无意的维护态度,都让仲湛静嫉妒抓狂,但是她偏偏装作友好地靠近你太太,估计你太太现在还瞒在鼓里呢。”

    她说着,就看到男人的瞳色渐渐变深,直直看着她,唇线平直,微微下塌,如同进入深冬一般,带着周围的气场都冷了下来。

    赵月继续言“那次你生日,她为你策划了生日惊喜,给你挑了礼物和餐厅,你转头把阮烟带来了,她知道你们相爱了,哭得很难过。所以后来阮烟刚好来到剧团,我当时心里心疼她,想要为她出出气,所以我提出要改剧本,仲湛静没反对。”

    当时的对话是

    赵月“我把她的剧本改得凄惨点,让她加一些被打的戏得了,我就是想看她演戏也不痛快。”

    仲湛静“这样,不会被发现吗”

    赵月“怎么可能,她就是个小配角,谁care她。”

    仲湛静“嗯”

    “后来她以为你要去美国,还挺开心的,觉得你们肯定要分居,还去阮烟面前提了嘴,就是希望阮烟对你们的感情产生动摇。”那天晚上仲湛静来找阮烟前,在和赵月吃饭,就提到了这件事。

    “仲湛静从骨子里就看不起你太太,她说如果你商业联姻娶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女生也就算了,可是为什么偏偏是阮烟那个各方面都不如她的瞎子。

    我记得她回国第一次见到你和你太太,那天晚上她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见过阮烟了,觉得一点都不配站在你身边。”

    赵月说完一切。

    周孟言敛着睫,黑发微遮的黑眸敛着情绪,背着光下,面色光影黯淡。

    他轻敲了两下桌面,而后抬头看她“说完了”

    赵月“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仲湛静。”

    “打算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她身上觉得自己很清白了”

    赵月一怔。

    她本想抖出仲湛静,从而转移周孟言对自己愤怒。

    下一刻,男人含笑的声音从面前传来

    “但是不好意思,你们两个我都打算计较。”

    赵月离开,临近正午,日光渐大。

    周孟言按下电话,通知江承进来,而后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单手插兜,看着下面的风景。

    “周总,您找我”

    江承站在办公桌前。

    “听说仲氏公司最近在和思雅集团在谈一个很大的合作案。”

    一束阳光从男人脸上晃过。

    薄唇轻启。

    “去查查他们的洽谈进度。”

    繁星坠在夜幕中,星光荡漾,空气中带微微的燥热。

    阮烟坐在阮云山的病床前,给书本夹上书签,而后合上,“爸爸,我今天就先和你读这么多,等下次我再继续。”

    阮烟把书放到床头,手肘撑在病床沿,笑看着阮云山

    “感觉爸爸最近更有精神了。”

    虽然没有醒来,但是她知道父亲在一点点的好起来。

    “说不定哪一天,我就能听到你醒来的消息了。到时候”

    阮烟想到阮家的事,又突然害怕父亲受不了那样的打击。

    但是无论如何,醒来才有一切的希望。

    不管怎样,她永远都会陪在父亲身边。

    病房的门被推开,阮烟看到男人走进来,弯起唇角,起身,“孟言,你来啦。”

    刚从公司过来的周孟言走到女孩面前,揽住她,“爸今天怎么样”

    “挺好的”

    周孟言陪她坐在这聊了一会儿,而后就说去找医生问问最近的情况。

    “我们一起去吧,我这边也待得差不多了。”

    阮烟拿起包,手掌被他牵住。

    两人离开,病房里一片,半晌,床上闭着眼睛的人,手指再次一动。

    从疗养院回到家,阮烟说口渴想吃西瓜,男人就说让佣人去切。

    “我不要切的,想要完整的半个,可以用勺子来舀的。”

    她嘿嘿笑。

    夏天这样吃西瓜最舒服了。

    最后周孟言拿了半个西瓜,牵她上了楼,男人问“要不要再看部电影”

    她一愣。

    “正经的”

    他扯起嘴角,在她耳边问“你问的是正经的看电影,还是看正经电影”

    正经看电影。

    看正经电影。

    两人走进影音厅的时候,阮烟想到什么,面色浮了层热气,轻声嗫嚅“还有不正经的电影”

    他看着她眼底划过一道情绪,就见着阮烟抬头,眨了眨眸子问他

    “不正经的电影是什么”

    阮烟装傻。

    他微俯下脸,拉近了两人的视线,漆黑的眸光映照着她的脸庞,他沉声反问“烟儿不知道还是没看过”

    “唔”阮烟心虚地移开目光,“我没看过。”

    他笑了下。

    “那就是知道了”

    阮烟没想到被他反套路了,仰着脖子,仍然保持镇静地看他,声音很轻,“那你看过吗”

    见他没说话,阮烟噢了一声,“那你肯定看过。”

    “嗯”

    “我听说你们男的都有看过,或多或少。”

    “那个好看吗”

    他笑了下,“感兴趣”

    阮烟刚要矢口否认,男人就揽住她,温热的唇含住她的耳垂,低哑的声音从唇中泄出“想看的话,以后可以带你一起看看。”

    “”

    阮烟整张脸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

    他见此,笑了下,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尖,“逗你的。”

    “我怎么可能会让你看其他男的。”

    她被他牵着到沙发上坐下,抿抿唇,有点好奇“长得帅吗”

    他转眼看她。

    阮烟轻咳一声,“帅哥美女,养眼嘛。”

    他侧身倾向她,把她半圈在沙发里,“喜欢养眼的”

    “”

    “是谁每次都说要关灯,觉得不好意思看我的”

    “你老公这么养眼的,你都不看”

    “”

    阮烟没发现这人以前这么自恋呢

    她忍不住扬起唇角,就听到他道“别笑,今晚你别想关灯了。”

    “”qaq

    “你是太帅了,我不好意思看你。”

    他眼里荡漾开笑意,“多看看就习惯了。”

    阮烟轻推了他一把,“看、看电影。”不正经的事等会儿再说。

    两人随便挑了一部喜剧片。

    阮烟被电影逗得笑,然而周孟言的注意力不在电影身上。

    全在她身上。

    他舀了一口西瓜,送进她嘴里,而后轻捏住她的下巴,封住她的唇,将灼热的气息喂到她口中。

    阮烟如一颗糖,糖纸被剥开,而后融化在他的唇和手上。

    她最后发现。

    无论是不是看正经电影,这人都会想尽各种办法欺负她

    第一轮巡演结束后,阮烟在家里休息,得知了欧拉公司股票上涨的消息。

    这和之前周孟言所预测的那样。

    只是这并不是一个好的预兆。

    反而像暴风雨来临的前夜。

    周孟言把她接下来的安排,告诉给了阮烟,末了扣住她的发顶,柔声道“接下来可能欧拉会有一些巨大的变动,不要担心,安心交给我,嗯”

    “好。”

    而另一边,欧拉的董事长办公室里,阮乌程看着这几日的公司的股价,脸上带笑。

    其实原本这份财务报表,没有比上个季度好多少。

    当前几天拿到财报的时候,阮乌程意料到,如果这份季报发出去,很有可能会再次使股价下跌,那么他质押在银行的股票,就亏了本。

    所以他和甘庐,还有冯庄,联合起来私底下施压了cfo,让其偷偷篡改了季报里的数据。

    事实证明。

    现在没有人会关注这份报表,一切平静如水。

    阮乌程只安慰着自己,只需高枕无忧。

    一切都在他完美的计划之内。

    时间流逝到八月初。

    仲湛静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和赵月联系。

    她们从前也不是没有冷战的时候,赵月的性子很冲,感性行事,经常冲动做事,平时都是仲湛静包容忍让她的情绪,但是这一回,她也不想去忍让了。

    反正过不了几天,赵月又会回来找她和好。

    改剧本的事,其实她从良心来说,的确愧对于赵月。

    她讨厌阮烟,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发泄自己的愤怒,只能装着表面友好的样子,原本她觉得阮烟不过是一个联姻的工具,周孟言不会走心,但是直到那天生日,她看到两个人接吻,她对于阮烟的嫉妒又上升了一层。

    直至赵月告诉她,她所编的话剧,阮烟竟然来饰演小小的一个角色。

    仲湛静好奇,拿走了剧本,看了遍。

    而后话中带着暗示问她“你平时在排练过程中,能改剧本吗”

    “可以啊,如果有需要修缮的地方,我可以和导演说。”

    仲湛静最后把话题引到了改剧本上面,如仲湛静对赵月性格的了解一样,赵月果然提出了,要修改阮烟的剧本。

    仲湛静表面上担忧赵月,实则是希望她可以去干这事。

    她的确利用了赵月对她的同情心。

    即使被发现,仲湛静装傻不知,又能耐她如何,何况根本不会有人提起,阮烟那么软的性格,也根本不会说不。

    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那天周孟言竟然在现场。

    打乱了全部的计划。

    从那件事过后,她有意无意觉得周孟言对她愈发冷淡,甚至有的时候会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所以她不敢在他面前还有什么作为。

    反正现在这件事,她不想再掺和了。

    周孟言爱喜欢谁就喜欢谁吧。

    她突然累了。

    不想再关注他和阮烟了。

    她想把精力放在工作上。

    走出电梯,仲湛静一路和人颔首打着招呼,最后走进了副总办公室。

    她出神地泡着咖啡,直至助理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湛静姐”

    “怎么了”

    她端起咖啡,走过来。

    “思雅集团那边今早发来通知,说合作取消,我们谈了大半个月,他们竟然说不打算和我们合作了”

    仲湛静手一颤,咖啡洒到地上。

    “取消合作”

    这是一笔价值5亿的合同。

    对方竟然临时变卦

    仲湛静放下杯子,手忙脚乱地拿起手机,拨通了那边的电话。

    对方道歉说,贵公司有些地方不太满意,考虑了一番,还是婉拒了这次合作,而且找到了新的合作方。

    仲湛静整个人愣住了。

    “你们之前不是说挺满意的吗”

    仲湛静带着团队,中间跨省出差一次,跨国出差一次,想尽各种办法拿下这次合作,就在签合同的前三天,对方就这样临时变卦。

    她崩溃得找人去协商,然而思雅集团那边的态度非常果决,没有合作的可能性。

    仲湛静坐在办公桌前,手掌盖在脸上,整个人如虚脱一般。

    直至半个小时后,助理进来敲门,就告诉她一个更为震惊的消息

    “现在正在和思雅集团洽谈的,是梵慕尼。是梵慕尼那边主动拿出更丰厚的条件。”

    “梵慕尼”

    这一块鞋业,目前不是梵慕尼主要的进军领域周孟言竟然临时截胡她的合作案

    怎么可能呢

    外头的日光在眼前刺眼晃过,她心慌意乱地打电话给周孟言。

    显示的是无人接听。

    仲湛静不断安慰自己,可能是出什么误会了。

    周孟言从来不会这样对她。

    即使他有私人情绪,也不会带到生意场上。

    然而第三次拨通的时候,响铃几秒,而后显示正在通话中

    他直接挂了她电话。

    仲湛静紧紧握着手机的指尖发白。

    下午,阮烟闲来无事,就做了份甜品,带去了梵慕尼集团。

    “我就是顺便来这视察一下,某些人有没有认真工作。”办公室里,阮烟坐在周孟言腿上,被他从身侧搂着。

    男人闻言,不禁勾起唇角,“那总裁夫人视察后觉得如何”

    阮烟小腿微晃,脚尖轻点着地面,目光在他办公室打转着,“你这个办公室,好单调严肃,黑白灰,不好看。”

    “那烟儿喜欢什么样的”

    “我喜欢配色要相对活泼一点的,主暖色调,然后最好还有个单独的隔间用来放书”

    周孟言听完她描述,笑问“那我以后要是这样装修完,你是不是打算经常来我办公室了”

    “那不行,像现在这样,你心思都不在工作上。”

    阮烟作势要起来,就被他按在怀中

    “这样就走了”

    “不然呢”她嘴角点起梨涡,而后在他唇上吻了下,“这样可以了吗”

    她后脑勺被扣住,男人的吻再次覆了上来。

    不同于她的浅尝辄止,而是唇齿交缠。

    末了,她羞赧着轻推开他,不让他搭在身上的手造次,“周孟言,你老实点”

    他笑了下,松开她的手。

    “我去旁边坐着,你忙。”

    阮烟走去沙发上,看了会儿书,她觉得有点口渴,奶茶瘾上来了,问周孟言附近有没有奶茶店,男人让叶青进来说了几家附近开的,阮烟就说要下楼买。

    “让他们买上来就好。”周孟言道。

    “没关系,我下去刚好也逛逛,叶青姐陪我一起就好了。”

    阮烟离开了办公室,五分钟后,江承进来通报

    “周总,仲湛静女士来了,说想见您一面。”

    男人桌面上的手机振动了下。

    我要见你,你不能不给我一个解释仲湛静。

    周孟言熄灭屏幕,把手机扔回桌上,看向电脑,开口。

    “三分钟后。”

    仲湛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直到江承过来通知,把她领到了办公室前,江承敲了下门,帮她推开。

    仲湛静走了进去,就对上男人冷淡至极的目光。

    周孟言双腿交叠,十指搭在腿上,面容凌厉,看着她的眉眼深邃,如同从冰山中走来,气场冷至谷底。

    仲湛静快步走上前,开门见山。

    “孟言,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个合作案我和思雅那边谈了半个月了,我觉得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男人凉薄的嘴唇微勾,语气低沉

    “不是什么误会。”

    “什么”

    “我是故意要抢走的。”

    仲湛静一怔。

    “故意的你这什么意思”

    周孟言清冷的面上不见多少情绪,掀起眼皮,淡淡看她“你不清楚我这么做的理由,那你应该清楚,你在背后是如何对待阮烟的。”

    仲湛静整张脸霎时间定住。

    如何在背后对待阮烟

    仲湛静惊出一身冷汗,手心握了握,面色保持不变“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最近都没怎么和阮烟联系,而且上次我去你们家,阮烟不还对我挺好的么”

    周孟言站起身,嘴唇微勾,笑意不达眼底

    “她对你很好,不正说明你装得很成功么”

    “什么装”

    “赵月来找过我了。”

    仲湛静身体一震,“她来找你她找你说什么”

    “她说了下那次剧本改编背后的原因。不过和你当初告诉我的你完全不知情,有点出入,所以你说,哪一个是真的”

    一时间,震惊和恐惧之感从脚底蔓延上来,凉意直达头顶。

    赵月竟然背叛了她,去告知了周孟言

    他薄唇吐出几字“还有上次你在阮烟面前说我要去美国的,你觉得我就一点没察觉到”

    她怔怔地看着他,面色铁青

    “赵月赵月全都都告诉你了”

    “你觉得呢”

    他眼底沉下,“欺骗我太太这么久,觉得很好玩是么”

    仲湛静脸上虚伪的面具被不留情面地撕下。

    她语噎。

    看着他那双已经知晓一切的眼睛,忽而觉得一切的掩饰都失去了能力。

    她看着他。

    发现对方的面容已经没有办法和最初时见到的,那个白衣校裤的少年重合。

    她喜欢周孟言,十年如一日。

    而他已经不再如往日。

    她指尖轻颤,带着声音打颤

    “那她也应该告诉你,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吧”

    她终于将深埋心底十年的心事亲口道出。

    仲湛静生活在家教非常严格的家庭,父母亲都是中国传统保守的父母,他们从小教育她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努力读书,接管公司;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端庄和矜持

    仲湛静的性格,仿佛就是被捏造出来一样。

    不允许有任何差错。

    她扯起嘴角,“我第一次看到你,是在学校的新生典礼上,我当时高二,作为学生会的人,在现场布置,就在后台看到了要演讲的你,你穿着白色衬衫黑校裤,站在人群里是最高的,仿佛生来就引人注目。”

    她还惊讶,感觉从没有见过他,后来才知道他是高一的新生。

    她竟也如同那些小女生一样,被他的聪明优秀、光芒万丈所吸引到。

    渐渐的,她喜欢上了他。

    但是这种主动的喜欢和她从小父母的教育格格不入,她难以启齿,只能放在心中变为暗恋。她想着等到高三毕业,就去和他表白。

    “可是我知道你从来都不喜欢我。所以我害怕,我不敢说,我得装着对你,和对待滕恒、闲逸他们是一样的。因为我怕我说了,你会刻意地疏远我,那我连和你讲话的机会都没了,我连和你做题聊天的机会都没了”

    仲湛静把暗恋种在心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抓狂崩溃过,想要说出来过,可是每次都被理智拉住。

    “我不论去哪,给你们带的礼物,都是三份,只想着有一份能送给你,我记住你们每个人的生日,每一次都给你们过生日,是因为这样我就能光明正大的给你过生日,我只能这样偷偷的,偷偷的喜欢你”她哽咽。

    “我努力读书,留学,接管公司,就是为了能离你近一些,让你看到我的优秀,让你也有机会喜欢上我,你都看不出来吗”

    仲湛静每次回想起这么多年的往事,都会觉得自己卑微而艰难。

    小心翼翼捧着一束花,可是却一直等不到那个能送出花的人。

    仲湛静抹了下眼泪,话中含着愤怒

    “我是嫉妒阮烟,是因为她只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就得到了我一辈子的梦想,她那么轻易就让你喜欢上了,凭什么”

    “这和你有关系吗”

    “我要和谁商业联姻,或者是不管我喜不喜欢阮烟,轮得到你议论干涉”男人道。

    仲湛静闻言,泪水滚落,挑起心底的怒火

    “可是我喜欢了你十年,阮烟才认识你多久她有我一半喜欢你吗我本来打算这次回国就和你告白,可是是阮烟捷足先登,如果没有她,我们之间,怎么可能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仲湛静哭喊的声音一落。

    就听到身后门被打开的声音。

    她回过头,就看到阮烟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