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作者:请叫我山大王   娱乐圈神婆最新章节     
    姚越和王斯粤也跟着到了二楼。

    长岁走进房间里。

    王老先生已经走了。

    唐老太太正坐在木椅上用手帕擦泪,而王舒瑶等人则围着她轻声安慰着,看到长岁进来,一时间神色都有些复杂,而王舒瑶则还带着那么点心虚躲闪。

    唐老太太见了长岁,立刻露出一个笑来,对她招招手“好孩子,过来。”

    长岁走了过去。

    唐老太太握住她的手,眼里还含着泪,感激的说道“柬桥让我谢谢你,谢谢你完成他的心愿。”

    长岁只是抿唇笑了笑。

    唐老太太温声道“之前我的家里人对你的不礼貌,也请你不要介意。”她说着,转向王舒瑶说道“舒瑶,跟长岁道歉。”

    王舒瑶脸上有些挂不住,但到底理亏,轻咳一声,勉强说道“小姜,之前是我太过谨慎了,有什么冒犯的地方,我跟你道个歉。”

    长岁微微一笑,对唐老太太说道“您放心,我没有放在心上。”

    钱给够就行。

    唐老太太忽然问道“你还是个演员”

    长岁不知道唐老太太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算是我的副业。”

    “那正好”唐老太太说着便笑着伸手把姚越招了过来,说道“我看之前你们也认识了,我就不多介绍了,小越,以后你就把长岁当妹妹一样,她一个人不容易,你要多照顾照顾,知道吧”

    姚越深深地看了长岁一眼,然后说道“好,我知道了。”

    唐老太太又对长岁说道“姚越是我的外孙,就跟你的哥哥一样,你不要怕麻烦,以后多联系,有什么是他能帮得上忙的,你尽管找他。”

    长岁承了唐老太太的情,笑着应了。

    长岁收拾好了东西,因为肖吉先走了,所以姚越主动提出送她。

    长岁道了谢,就跟着姚越一起走了。

    姚越绅士的接过她手里的背包,看着不重,但是拎在手里却很沉。

    姚越先把背包放在后座,然后替长岁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他平时很少有这样的举动去照顾谁,但是在长岁面前,却不由自主的做了。

    “你家住在哪儿”姚越问道。

    “我要先去趟医院,麻烦你送我到中心医院就好。”长岁说。

    她看现在时间还早,准备先去医院看看刘莹。

    “去医院你哪里不舒服吗”姚越微微皱了下眉头。

    “没有,去看望朋友。”长岁说道。

    姚越哦了一声,开车离开。

    这时长岁的手机响了一下,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何娜娜。

    她每天总有那么多事情可以和她分享。

    长岁低头给何娜娜回微信。

    姚越看了几眼,见她一直低头打字都没有抬过头,终于有些按捺不住,问道“跟云开在聊天”

    “不是。”长岁说,然后按熄了手机。

    姚越暗自皱眉。

    他好像除了跟她提起霍云开,就没有别的话题可以找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找到话题

    “你下一部戏定了吗”

    “还没有。”长岁说。

    本来公司给她安排了一些拍摄和商业活动,被她推了。

    本来作为一个新人,公司安排的工作她是没有拒绝的权力的,但是现在公司认为长岁的未来发展潜力很大,所以无形中给了长岁特权。

    她现在要先把刘莹的事情解决了。

    姚越轻描淡写的说道“耀博倒是有几个不错的剧本,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到时候可以到西城来找我。”

    长岁乖巧点头,十分自然的说道“好的,谢谢哥哥。”

    大腿都主动伸到她面前来让她抱了,她当然不会客气。

    而姚越,明明“哥哥”两个字让他血液都沸腾了,脸上却还是那副波澜不兴的表情,语气淡淡地说

    “嗯。外婆也说了,你跟我不用客气,以后有什么事,随时联系我你把我电话存一下吧。”

    姚越说着把手机号码报给她“微信也是这个号码,你可以顺便加一下我的微信。”

    长岁存了下来,笑眯眯的“以后请哥哥多多关照。”

    姚越努力绷着脸“嗯。”

    “要我陪你上去吗”

    到了医院楼下,姚越问道。

    “不用了,谢谢你送我过来。再见。”长岁笑着同他道别。

    姚越目送她走进了医院大门,这才转身上了车。

    “医生说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刘莹看到长岁很是高兴,她气色看着好了很多,人甚至都隐隐圆润了一圈。

    “我是不是胖了”不等长苏说,刘莹自己就捂了捂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最近睡得好,胃口也好,一吃就停不下来。小敏还老是给我炖各种肉汤。”

    “怀孕就是要吃啊。”小敏说“而且医生都说你有点营养不良了。”

    “你胖一点好看,之前太瘦了。”长岁说道。

    刘莹五官精致,上镜看着也好,但是现实中看实在太瘦了,163的身高,78斤的体重,身材看着有些干瘦,所以吃胖了点,反倒显得整个人有种盈润的光彩。

    “你怎么这么晚还过来。”刘莹说道。

    “还早,过来看看你。”长岁说道“顺便跟你商量一下盆栽的事。”

    刘莹脸色微变。

    “盆栽盆栽怎么了”这时小敏好奇的问道。

    “小敏,你去帮我装杯开水来。”刘莹说道。

    小敏一愣“不是刚刚才打了一杯吗刚好放温了”她突然反应过来,说道“那我先去打水了。”说着就端着刘莹的保温杯出去了。

    刘莹脸上的笑意消失了,脸色有些凝重,隐隐有几分纠结“长岁,你打算怎么对付它”

    长岁说道“小鬼一旦反噬,比厉鬼还厉害,超度不成,就只能打散它的魂魄。”

    刘莹脸上露出几分不忍。

    长岁说道“我会尽力超度它。”

    刘莹感激的看着她,随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需要我做什么”

    长岁说“明天出院以后先去酒店,等我通知。”

    刘莹点头答应“不会有什么事吧”她轻抚着肚子,神色隐隐有些不安。

    长岁微微一笑,说“放心,有我在呢。”

    明明是这样轻松的语气,没有半点郑重,刘莹的心却一下子定了,对长岁笑了笑,握住了她的手。

    是啊,有她在呢。

    长岁从医院出来,一路走一路在手机上打车,刚走到大门口,突然被远光灯晃了一下,她皱了皱眉,随即眯着眼看过去,就看到姚越从车里下来“上车。”

    “你怎么还没走”长岁略有些惊讶,她在上面待了近一个小时,姚越居然还没走。

    “太晚了,我不放心。上车吧,我送你回去。”姚越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说道。

    “谢谢哥哥,但是不用了,我还有别的地方要去。”长岁坦然说道,丝毫没有他在这里等了那么久,不好意思拒绝的意思。

    “去哪儿我送你”姚越依旧搭着车门。

    长岁弯唇一笑,大大方方的说“不大方便让哥哥送我去,我已经叫好车了。”

    正说着,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路边。

    “哥哥再见。”长岁点头同姚越告别,然后快走几步上了车。

    不方便他送她去,是约会吗

    难道霍云开也在北城

    姚越脸色不自觉沉了下来,他拿出手机,播出一个电话,好一会儿电话那头的人才接。

    “喂”手机那头传来霍云开含糊的声音“干嘛”

    姚越问“你在哪儿”

    刚被他电话吵醒的霍云开被他问蒙了一下“我在家睡觉啊,怎么了”

    姚越莫名松了口气,语气也缓和了“那你继续睡吧。挂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霍云开看着突然被挂断的手机懵了一会儿,缓了几秒,打过去,有些没好气的问“不是,你突然打电话来把我吵醒了又不说什么事,干嘛啊”

    姚越刚从烟盒里摸出烟来“没事。”

    霍云开犟上了“没事你给我打电话干嘛”

    姚越点燃了烟,深深吸了一口,忽然说“我刚才送姜长岁来医院。”

    霍云开一惊,立刻从床上翻坐起来,倒是很关心“啊姜姜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姚越沉默了,他本来以为他们两个之间出了问题,毕竟今天一个晚上都没有听长岁提起过霍云开。

    但是这会儿看霍云开的反应,并不像。

    “她朋友住院了,我偶遇,正好送她一程。”姚越淡淡的说道。

    霍云开在电话那头松口气“那就好,我还以为她怎么了呢”

    电话再一次被挂断了。

    “艹我话都没说完呢”霍云开骂道。

    长岁背着黑色背包,手里拎着一个袋子往小公园的方向走,步子不紧不慢的,但是嘴角却含着笑。

    不是那种要跟人做生意的时候才露出来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的愉快的笑。

    她跟贺侓约好了,在小公园见。

    她远远地看到那边站着的高挑身影,戴着黑色棒球帽,下意识就要叫他“贺”然而看到从贺侓旁边路过的人,她又把后面一个字咽了下去,但贺侓还是听到了,他转过头来,帽檐下幽深的黑眼睛在看到她的时候,隐约的亮了一下。

    长岁一看到他,脸上就控制不住的笑,她脚步轻快的走到他面前“你等我很久了吗”

    “没有。”贺侓语气平淡,看着她堂皇的走到了他的警戒线内,却没有出声提醒也没有主动拉开距离。

    他习惯和人保持距离,私底下如果谁靠他过近,他会主动拉开距离。

    “我买了冰西瓜。”长岁说着极其自然的拉着他的手腕,挑了张光线没那么好的长椅拉着他坐下,然后把袋子里的两片冰西瓜拿出来,分给他一片,然后自己先埋头咬了一口,再去看他。

    贺侓那双好看极了的手托着她刚才塞给他的西瓜,似乎愣住了。

    “吃呀。好甜。”长岁看着他说。

    贺侓看了她一眼,然后缓慢地低下头去,斯文的咬了一口。

    “是不是很甜”长岁问。

    贺侓点了一下头,是很甜。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很会挑西瓜”长岁说。

    贺侓又摇头。

    长岁习惯他话少,自顾自的说道“以前一到夏天,清源师兄下山去卖西瓜,不带别人,就带我,我只要敲三下,就能知道这个瓜沙不沙,甜不甜。”长岁的语气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得意。

    清源师兄是常出现在她话里的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很多从她嘴里说出来的人名,明明不认识,可现在贺侓却一点都不觉得陌生,就像是认识很久的人一样熟悉。

    大概是因为那些长长短短的电话里,她总是提起。

    贺侓垂眸看着手里捧着的冰凉清甜的西瓜,心口忽然有些暖意漫上来。

    长岁问他“今天拍戏顺利吗”

    “嗯。”贺侓说,似乎觉得自己的回答太过简略,顿了顿,加了两个字“还好。”

    长岁又咬了口西瓜,毫无察觉的接着问“你还要拍多久啊”

    贺侓回答“月底杀青。”

    长岁好奇的问道“下一部戏呢定了吗”

    贺侓的眼神有一瞬间的凝固,随即淡淡的说“还没有。”

    赎罪原本应该是他最后一部戏。

    长岁已经把她那片西瓜解决掉了,瓜皮放进地上的塑料袋里,然后拿出纸巾来擦手,而贺侓手里的西瓜,才吃了不到三分之一。

    十一点多的小公园,不时还有人影晃动或者是从他们面前的小路路过。

    长岁刚才特地挑了个光线不好的地方,不怕被人看见。

    她擦干净了手指,就开始看贺侓吃西瓜。

    这是她一眼就看上的人,外表上自然是无可挑剔的,黑色棒球帽把他遮的只剩下下半张侧脸,看不到他的眼睛,但是可以看到高挺的鼻梁,线条微微起伏的唇瓣、下巴,还有流畅利落的下颚线,连他捧着西瓜的手都好看的好像艺术品,手指又长,又白,连带着他手上的西瓜都变得充满艺术感。

    这只好看的手她是牵过的,趁他发烧人发傻的时候。

    很大,很热,但是被牵住的时候很有安全感。

    下次想牵到,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长岁颇有些遗憾的想,上次应该趁他虚弱,多占点便宜的,亏了。

    长岁暗暗想着。

    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眼睛一直毫不掩饰的直勾勾的盯着贺侓。

    贺侓有些僵硬,被她直勾勾盯着的半张侧脸隐隐开始发热。

    他被盯到有些难以忍耐,终于转过头去同她对视

    “你在看什么”

    长岁笑眯眯的看着他“我就是觉得我的眼光真好,第一次喜欢人,喜欢的人就长得这么好看。”

    贺侓“”

    虽然早就知道长岁脸庞厚,但她还是一次又一次刷新他对她的认知。

    长岁突然往前凑过来,把脸杵到他眼皮底下来“你也别太骄傲,你看看我,我长得也不差的。”她说着,还忽闪忽闪两下眼睛,像在给他抛媚眼。

    突然拉近的距离让贺侓浑身僵硬,心脏都麻痹了几秒,捧着西瓜有些不知所措,视线避无可避的只能落到她的脸上。

    这似乎是他第一次那么仔细的看她。

    她的确长得不差。

    准确来说,在他的审美观里,她长得不只是不差,还很漂亮。

    借着穿过树叶的昏暗的光线,贺侓故意忽视掉自己胸腔里狂跳的心跳,细细的看她。

    她的皮肤像是白瓷,细腻莹润,但是又隐隐泛着冰冷的光泽,小小的脸,尖尖的下巴,细细的眉毛下是一双漆黑幽深的眼睛,让他想起第一次见她。

    是错身而过的一瞥,他看到了她的眼睛,漆黑幽深的,好像能被一眼看穿,还有一股很奇特的香味。

    第二次在葬礼上见到,他一眼就认出了她,她当时就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眼神冷漠,看着像是在把整个世界都隔离在外,等到她发现他的时候,就那么不闪不避的一直盯着他看,光明正大又理直气壮。

    而他只是目不斜视的从她身边经过。

    那时候大概想不到,那个看起来和他像同类的人,会是现在这样的。

    那个面无表情,眼神冷漠的人,此时正双手托着脸戳到他眼皮下,一双漆黑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漾着笑意,像星星。

    呼吸忽然有些困难,心跳也不受控制。

    贺侓突然别开脸,低下头去吃西瓜,他越是心慌,脸上就越是冷静。

    旁边罕见的安静了。

    好一会儿后。

    旁边传来长岁难过的声音“你是不是觉得我长得不好看啊”

    贺侓有些慌了手脚,捧着西瓜看着她因为低落而低垂下去的小脑袋。

    “没有”

    长岁转过头来,两道细细的眉微蹙着,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贺侓喉结微微一动,绷着脸,语气有些不自然“你很好看。”

    长岁的笑意就一直从嘴角漫到了眼角眉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