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紧扣【一更】
作者:宋玖槿   万千宠爱最新章节     
    星杳哥哥

    星杳经纪人

    星杳是亲哥哥

    在发布会还在进行的时候,沈星杳已经因为她的这番话冲上了热搜,并且热度直线上升。

    卧槽卧槽是我听错了吗牛逼了史上最敢讲的女艺人

    我的天,这姐的性格我爱了哈哈哈哈哈

    在记者们八卦都快溢出来的时候,一句是亲的是记者们的八卦扼杀在摇篮里,真的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她这样说真的好吗就直接说是哥哥给争取到的算是走后门

    人家不是说了,剧本是经纪人跟哥哥争取到的,机会是自己抓住的,这句话有那么难以理解吗

    同意,再说了,娱乐圈哪个艺人的资源不是靠经纪人搭线谈出来的就是靠人脉关系联系上的,再说也是记者先提问的,人家也是如实回答了而已,如果真的没有本事,就算是机会送到手里也是抓不住的。

    当然,热搜底下说什么的都有,毕竟一千个人便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作为沈星杳的经纪人,冯陶也是听震惊她这样开口的,但是人家说的也没有错,好歹还给面子的把自己的名字放在了苏总的前面,实际上他半分力都没有出,不过唐总把整个公司的公关部都已经调给了他,无所畏惧。

    同时直播这边的记者在沈星杳的一句“是亲的”噎的不行,刚以为自己抓到了什么大料,结果哥哥是亲的,当然也有记者还是紧接着提问,“可以方便透露一下你哥哥是谁吗”

    沈星杳“那应该不太方便的。”

    “那你的经纪人又是谁呢”

    说起来,目前为止,圈外人还不知道沈星杳的经纪人究竟是谁,但是圈内没什么秘密,小部分同行在她拿到了批判的角色之后便知道了她经纪人是冯陶这件事,冯陶在圈里的人脉广手腕硬是毋庸置疑的,但要说给自家新人拿下罗导的电影,这让不少圈里人还是怀有质疑的成分在里面,现如今看来,真正为星杳拿到剧本的还应该是她那个所谓的亲哥哥无疑了。

    这个问题沈星杳倒也没有隐瞒,“是冯陶冯总。”

    皓月的艺人总监冯陶

    “星杳说角色是靠自己抓住的,可不可以理解为,星杳对自己的角色诠释很有信心”

    这位记者的提问少许尖锐了点。

    沈星杳淡定从容,“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留有一点悬念,明天批判将在各大影厅上映,还希望大大家可以多多支持我们的批判。”

    记者“”说好的新人第一次接受采访呢很明显这几个机锋下来回答的可以说是滴水不漏,哪里有一点新人的样子

    记者们根本就套路不了沈星杳,不管问什么问题,她三下两下便能抛回来,甚至要是再问下去,他们就该被人家牵着鼻子走了,于是关于星杳的话题不得不终止,重新回到批判话题上来。

    我突然t到了星杳的气场,她的气场真的好稳,一点都看不出来第一次接受采访的样子

    别说,我也t到了,简直了,这从容不破的态度我爱了

    害,作为一个星光,在姐姐开口的时候,鬼知道我有多紧张,但目前来看,是我想多了

    这场发布会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罗家辉带着一众主创完成了最后的合影,今天批判的发布会这才圆满结束。

    下了台之后,段听乐这才开口说道“你可真敢说,有你的。”

    “有什么不敢说的,就是实话实话阿,小杳说的没错,机会是自己抓住的。”罗家辉正好听到这话,便道。

    孙斐也拍了拍她的肩膀,“第一次接受采访,表现的很不错。”

    周满柯“是呀,反正是听出乎我意料的。”

    身边还有一些工作人员,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暗想着,看来星杳这个新人的人脉关系还真的是很好,可以着剧组的几个大咖都在为她说话。

    直播结束之后,罗家辉定了饭店,他们剧组参加发布会的演员们一道去聚了一个餐,等聚餐结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外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空气中都浮着潮湿的气息。

    段听乐跟果果他们说道“你们就先回去吧,我跟哟哟一道回去就好了。”

    刘柚下意识看向段听乐,还没有来及说什么,便听见沈星杳道“嗯,听乐跟我走就可以了。”

    就在刘柚还在挣扎着要不要开口的时候,段听乐跟沈星杳已经朝保姆车走了过去,段听乐率先拉开车门,就在她一只脚刚跨上车,冷不丁与车里的人打了个照片,眼睛一瞬间瞪大,踏上去的脚快速收了回来,同时“唰”地一下将车门给关上。

    沈星杳不明所以,“你怎么了”

    段听乐一副惊魂未定地模样,“魏魏敬”说的吞吞吐吐又道“那什么,我还是让果果他们送我回去好了。”说完之后也不给沈星杳反应的时间,快速追上还没有走远的果果他们。

    沈星杳已经大概知道段听乐为什么会这样了,她要是没有听错的话,她刚才应该是说魏敬一魏敬一在她的保姆车里念此,她看向刘柚,刘柚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随后给了沈星杳一个肯定的眼神,顺便伸手帮她拉开车门。

    沈星杳钻进车里,果不其然看到了做坐在里面的魏敬一,不难看出刚才飞机的模样,眼眶还带着几分红血丝,有些风尘仆仆的味道,难怪把段听乐吓成那样。

    “你怎么回来了”她在前面的座位刚准备坐下。

    “坐我身边来。”魏敬一冷不丁一句话。

    沈星杳坐下的动作瞬间顿住,回头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妥协地坐到了他的身边,虽是坐在他的身边,却还是保留了一丝距离,然而下一秒,魏敬一便朝她靠了过去,将那点距离彻底缩短,夏日的炽热隔着两层薄薄的面料传递过来。

    “提前回来了。”他道。

    嗓音低低沉沉的,有些好听,也有些疲惫在里面。

    沈星杳的眉头稍稍蹙紧,“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回家好好休息”

    魏敬一沉默了两秒,道“因为我想一回来就能看到你。”

    沈星杳放在膝盖上的手掌紧了紧。

    不等沈星杳回答,魏敬一忽然伸手过来覆盖在她的手背上,温热的触感令沈星杳下意识地想要缩回手掌,但是魏敬一就像是意料到一般,忽而用力,将她的手掌紧紧包裹,甚至还恬不知耻地将自己的手指挤进她的手指缝,与她十指紧扣。

    沈星杳看向魏敬一,车内没有开厢灯,他的面容浸润在昏昏暗暗的光线之中,看向她的眼眸格外深邃炽热,空气中莫名燃起几分暧昧的成色,她不由开口,“魏敬一”

    刘柚“”我不该在车里,我应该在车底。

    魏敬一又朝她靠近了点,另外一只手臂从她的身后环绕过去,可以说她此时便被他环拥在怀里,他的怀抱结实,炽热,但是却令沈星杳不由绷紧了后背,魏敬一察觉到她的僵硬,伸手在她的后背上轻轻地顺抚着,“我就只是想抱抱你。”

    在魏敬一的安抚下,沈星杳这才一点点地在他的怀里放松下来,后背倚靠在他的胸膛上,一只手掌还被他紧扣着,她垂着眼眸,心脏跳的很快,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魏敬一缓缓将下巴搭在她的发顶上,鼻息之间都是她身上传来的馨香,这样的馨香与温热这才让他有了一些踏实感以及充实感,这段时间的疲惫也都像是得到了莫名的缓解与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