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
作者:藤萝为枝   撒旦今夜想你 神明今夜想你最新章节     
    驰厌在开会,他手机叮咚一响,驰厌瞥了眼,是驰一铭发来的消息。

    他抽回视线,目不斜视,让人事部抓紧时间整改。

    会议开完已经晚上八点了,驰厌拧眉,揉揉眉心。

    水阳追上来“boss,你的手机没带。”

    “谢谢。”驰厌接过来,点开手机,里面是几条未读的消息。

    哥,你别总那么忙,有空也来医院看看姜叔呗。

    来的时候避着点穗穗啊,她有些怕你,你知道的,毕竟你不爱笑嘛。

    驰厌抿住唇,继续往下翻。

    哦,忘了给你说,今年国庆节,我和穗穗就要订婚了。我知道你很忙,但是到时候你别缺席啊。

    这几条消息后面,拍摄了一段短短的视频

    视频里,少年揽住少女的肩,笑眯眯说“来穗穗,为表诚意,你亲自请咱们哥哥来婚礼。”

    少女看着镜头,晶莹的眼睛十分清透。

    她长了几次嘴,都没能喊出那声“哥哥”,憋得脸颊通红。

    驰一铭挑眉,对着镜头慢慢说“哥,穗穗比较害羞,你见谅。”

    驰厌看完这一段,关上手机,闭了闭眼靠在后车座上。

    他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水阳视线余光也看见了这一段“驰少要结婚啦啧,这姑娘挺好看的。”

    驰厌没说话。

    水阳拿着文件问他“那boss你要去医院还是回家”

    这段时间公司很忙,毕竟是年轻的上市公司,里里外外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但是驰厌有空总会去医院坐坐,水阳都习惯了老板去探望一个中年男人,所以下意识问这句话。

    然而这次驰厌冷冷道“不去医院,回吧。”

    司机得了令,往驰厌家的方向开。

    水阳察言观色,纳闷地想,他不过问了一个很普通的问题,boss生什么气怎么情绪一下子不太好了

    半夜下了一场雨,电闪雷鸣中,姜穗猛然睁开眼睛。

    她额头沁出细细的薄汗,眼神还有片刻空濛。几乎下意识的,她伸手摸了摸身边位置,医院陪护的床冰冰冷冷,没有另一个人的体温。

    姜穗急促地喘着气,点开手机看日期。

    等她脑子清醒一些了,她吃惊地看着这个日子。

    她做了冗长一个“梦”,梦到她重新回到九岁那年,命运和现在大不相同。她见证了如今r市人人皆知的大佬驰厌成长史,最后还成为了他的妻子。

    婚后他把自己疼到了心尖尖上。

    然而这个“梦”太过真实,真实到比她如今身处的坏境还要清晰几分。

    她下床倒了一杯凉开喝,才平复了急速的心跳。

    睡不着,姜穗干脆翻开杂志。这是约莫两周前外面发的财经杂志,姜穗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扔,她翻到人物访谈那一板块。恰好就是讲驰厌的。

    访谈自然没能请到驰厌,他如今的身价远远不是这种小杂志社能请到的。撰稿人把仇厉的成长经历洋洋洒洒写了几大篇,当然大多数是脑补或者猜的。

    驰厌捐助建立了许多希望小学,让山村没有书念的孩子都可以去读书。还有许多疾病帮助机构,给人带来生的希望。

    他在纸上的形象伟岸,然而他从不借助于这些哗众取宠,他几乎从不出现在公众前。

    甚至有媒体猜测,这位富豪已经四五十岁,说他和蔼慈祥。

    今晚前,姜穗看到这些臆测想笑。在她眼里,这个男人冷漠孤高,他偶尔会来医院探望姜水生,然而几乎很少与她说话,每次说话都是冷冰冰的语气。只不过驰一铭特别喜欢在他面前和自己“恩恩爱爱”。

    姜穗一直觉得,他是讨厌自己的。

    可是那个真实的一辈子,让她看清了许多事情。

    这感觉太奇妙,就像是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你,最讨厌你的那个人其实特别喜欢你。

    理清事件始末,姜穗决定下次驰厌来医院时和他摊牌。

    她暗暗咬牙,驰一铭这个混账。撒谎骗她肝源是他找的就算了,偏偏他一直说驰厌有多讨厌自己。更甚者,他今天笑嘻嘻掐住她下巴,不容置否宣布,十月订婚。

    订婚他和鬼订婚去吧。

    她要让驰厌打死他。

    可是一直过了一个星期,驰厌也没来。

    驰一铭倒是天天来,他来了就摇头叹息“唉你别介意啊,我哥确实不太喜欢你,但是没关系,又不用他喜欢,我喜喜欢你就成了。”

    姜穗呵呵。

    九月下旬,姜穗终于在给姜水生买晚饭的时候看见了驰厌。

    他穿一件薄的灰色风衣,从医院经过。

    姜穗看见他,竟然有种久久被冷落委屈的感觉。

    她喊他“驰厌。”

    声音并不算大,男人却一瞬间停住了步子。

    姜穗蹬蹬蹬跑到他面前,抬头看他。

    这样的差别让她有一瞬不确定,他真的喜欢她吗

    那种像大海一样厚重深沉的爱,如今也同样存在吗

    本章节

    男人烟灰般的瞳孔静静看着她“什么事”他说话时眉头蹙起,很容易让人觉得不耐烦。

    姜穗鼓起勇气“我不想嫁给驰一铭。”

    他看着她,半晌姜穗听见他冷冷淡淡的声音“关我什么事。”

    他往地下停车场走。

    姜穗开始怀疑人生,那个真实得不得了的梦是假的吗他为什么能傲慢成这个样子

    她摸摸心脏。

    不是假的,她看见他会觉得委屈,想让他抱抱,也会抑制不住心动。

    她跑到停车场。

    男人坐在车里抽烟,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启动。

    驰厌没想到她会跟过来,他摁灭了烟。

    直视车窗外委屈巴巴凝视他的“小麻烦”。

    驰厌最近心情确实不好,整日整夜工作,才不用去想些不属于他的事。今天姜穗来给他说不想和驰一铭订婚,他心脏重重跳了一下,随后恢复平静。

    经常收到驰一铭“秀恩爱”的照片,驰厌知道,驰一铭和她感情似乎很好,这种气话,只是小姑娘闹脾气而已。多半一铭有哪里得罪她了,要是自己当了真,那才是真的好笑。

    那些从不对人说起的龌龊心思,无处躲藏时才显得最为低贱。

    想到这些,他内心烦躁,语气也不善“你要什么去和他说,和我说做什么”

    少女愣愣看着他,水汪汪的眼睛委屈得仿佛下一刻会落泪。

    他指节微微泛白,却依旧冷冷看着她。

    她摇摇头,趴在车窗前,看着他冷漠的眼睛,软声说“因为你喜欢我。”

    驰厌身体猛然僵住,还有片刻被人戳穿的狼狈。

    姜穗偏头“是吗”

    姜穗明亮的看着他,带着浅浅的笑意。她也不说话,看着驰厌摸出手机,半晌也没解开锁。

    男人脑子显然乱成一团,即便面上面无表情,可是他的思维已经出卖了他。

    姜穗眼里漾出更深的笑意。

    驰厌干脆扔了手机,对姜穗说“走开。”仿佛她是什么毒蛇猛兽。

    她看见了,他手指苍白,微微颤抖。

    她并不打算放过他,慢吞吞开口“那我要什么,能和你说了吗驰厌先生。”

    本章节

    驰厌抿唇,死死盯着她。

    那种恨不得把她揉碎的眼神让她有片刻畏怯,但是心里的柔软却无法计量。

    姜穗说“我不和驰一铭订婚,我要你爱我。”

    驰厌轻嘲地笑一声。

    她说出这句话,他下意识想,果然是小姑娘的把戏。她和驰一铭闹了别扭,就想借他来气驰一铭。偏偏刚刚他那个样子还乱了方寸。

    他气恼之余,甚至有些恨她。

    心思被人玩笑一样地扒开,她却全然是为了另一个人。

    他眼神沉沉。

    驰厌想开口让她离他远点,然而下一刻,少女凑近他。

    她弯腰,偏头在他轻轻唇上一吻。

    很轻很温柔的吻。

    她眨眨眼睛“喜欢吗”

    驰厌死死抿住唇,可是那种香香软软的感觉,就跟刻在骨子里一样,他越想忘记,却记得越深刻。

    姜穗说“你喜欢我,对不对”

    驰厌一言不发。

    他下了车,捉紧她手腕,抓小鸡崽崽一般,拖着她往外走。

    男人语调极尽刻薄“驰一铭知道你这样勾引他哥吗你给我回去,今天的事情我当没发生,要是还有下回”

    驰厌的语调充满威胁,本该紧张的氛围,可她莫名一点都不紧张。

    她带着一辈子的的记忆,知道这个男人爱她,多渴望她。

    于是姜穗就总想笑。

    她软声接话“下回会怎么样”

    他步子顿住,冷冷回头看她。似乎没想打平时被他一个眼神就吓退的人,今天胆子这么大。

    她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等着他下一步。

    他沉默着,看着她粉嘟嘟的脸颊。手指依旧死死抓住她手腕。

    姜穗踮脚,试图不懈努力去亲他。

    她今天就不信了喂反正不能再和驰一铭多纠缠,一天都不成

    下一刻,她感受到脊背贴上墙面,他手臂撑在她脑侧,吻了下来。

    这个吻又凶又急,像是关了几年的洪水,顷刻倾泻而出。

    本章节

    他依旧没有放开她手腕,握得更紧了一分。

    地下室有人来取车。

    路过他们,红透了脸,装作没看见,匆匆找自己车子去了。

    驰厌只顿了顿,依旧没放手。

    两个人坐在车上,姜穗憋着笑。

    驰厌脸色很难看,似乎沉浸在“不可自抑”吻了“准弟妹”,吻得难舍难分不想放,还起了反应的糟糕情绪里。

    姜穗故意问他“这次不是我先亲的哦,这里破了,你说怎么办吧”

    她委屈巴巴凑过去。

    驰厌手指忍不住抚上她娇嫩嫩的唇角,那里被他咬破了。

    他声线绷紧“你想怎么办”

    姜穗说“你刚刚不是要去找驰一铭吗”

    驰厌沉默下来。

    姜穗钻进他怀里,搂住他脖子,严肃着小脸在他耳边说“那你给他说,我是你的。”

    驰厌怀疑自己在一场怪诞的梦境里。

    许多只敢在梦里想想的场景,此刻成了真。

    他明明该推开她,告诉她下个月就是订婚日期。可是最后他抱紧了她“我去说。”

    姜穗心里欢呼,亲亲他脸颊“驰厌先生,你真好。”

    他勾了勾唇,心中空泛而苍白无力。

    瞧瞧,他到底在做什么。他的原则呢

    然而又不可否认,内心更深处,是绵绵密密卑鄙的喜悦。

    这几年,他和亲自养大的弟弟驰一铭貌合神离,谁都知道内心有个隔阂。甚至一铭似乎也知道,自己对他的小女朋友有些想法,所以才偶尔故意发一些东西来刺激驰厌。

    毕竟大家都是聪明人,然而谁也没有打破这个界限。

    小姑娘可真坏,画了一个大饼给他。让他昏了头不管不顾。

    直到与驰一铭撕破脸很久以后。

    有一晚她下了晚课驰厌接她回家,彼时天上一轮圆月高挂。她跳上他的背,娇娇俏俏要他背。

    他便稳稳托住她,往家的方向走。

    他拍拍她小腿“别乱说话。”

    她趴在他肩头笑“你就是这么想的,可你即便这样想,你还是做了。”

    本章节

    驰厌沉默不语。

    坏姑娘悄悄告诉他“我忘了告诉你,我一直不是心甘情愿和驰一铭在一起的。他用爸爸的肝源逼我嫁给他,他说那是他找的,还说你特别讨厌我,喜欢梁芊儿,你也逼着我嫁给他。”

    驰厌皱眉“真的”

    “当然啦。”

    驰厌说“怎么不早告诉我”

    坏姑娘慢吞吞说“谁让你之前都想成全我不要我,早告诉你你也不信啊。”多半还以为她和驰一铭吵架故意这样说。

    驰厌并不相信自己会突然喜欢他。

    她笑着说“我从十八岁开始,崇拜一个英雄。那个夏天,只有他愿意帮助我,他还让我去丢一束玫瑰。”

    驰厌心怦怦跳,忍不住竖起耳朵听她说下去“嗯,后来呢。”

    “后来啊,我那束玫瑰被我带回家。一整个夏天都舍不得扔。”

    “我想了很久,也不懂是为什么。”

    “再后来,英雄他嘴硬不肯说喜欢我。但我想告诉他,年少遇见,初次动心,往后余生,一直是他。”

    像这轮故乡的月。

    即便乌云一时遮盖了心事,让人错过许多光阴。可总有一天,云朵散开,它的爱与情长,就会被人懂得,被人明白。

    "

    "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