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第三六零章
作者:梦廊雨   重生七十年代小中医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郝翠珍是个女的,又是葛青山的堂嫂,他也不能把她怼得太厉害了,更何况刚刚葛磊把她说了个没脸,不管他们有没有道理,跟长辈这么说话,终究是他们家葛磊的不是。

    葛青山没有开口,他觉得郝翠珍说上两句也就完了,并不会翻来覆去地纠缠下去。

    然而郝翠珍不要脸的程度已经超出了葛青山的认知,她完全就是蹬鼻子上脸的类型,葛青山这么不开口,便是助长了郝翠珍的气焰,她便将自己心里面的那些邪火儿全都发泄了出来,指着葛磊的鼻子把他好一通数落。

    若不是因为还有几分理智存在,郝翠珍怕是早就已经大耳刮子抽到了他的脸上去了。

    葛磊并不是个十岁的小孩子,他内瓤里面住着的灵魂比郝翠珍还要大上许多,再加上原来在医院里面上班,因为医术高明的缘故,所有人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过了,现在看着这个犹如泼妇的郝翠珍,他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很多农村里面的大人们并不会将小孩子当做平等的人来看待,他们会觉得小孩子是父母的物件儿,随意打骂折辱,根本不会顾及到一个孩子的自尊心。

    眼见着郝翠珍越说越过分,葛磊的眼神变得阴郁了下去,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极为难看,现在的他已经处在了暴怒的边缘,可是郝翠珍却仍旧在那里大放厥词。

    此时的她已经站了起来在,说到激动处,口中唾沫横飞,整个人的样子看起来显得更加的蛮横无理。

    就在葛磊快要忍耐不住爆发出来的时候,东屋的门开了,原本在屋里面休息的白珍珍从里面走了出来。

    郝翠珍的嗓门实在是太大了,将白珍珍都给吵醒了,她并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却将郝翠珍数落葛磊的话全都听在了耳中。

    白珍珍是个好性儿的人,可是这并不代表着她就是个面团一样人,能任由着人揉圆搓扁了。

    “翠珍嫂,今儿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白珍珍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却将郝翠珍的声音给硬生生地压了下去。

    在听到了白珍珍的声音之后,葛青山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步走到了白珍珍的身边,他伸出手扶住了白珍珍,白珍珍侧头朝着他笑了笑,这才朝着郝翠珍那边走了过去。

    当看到白珍珍过来的时候,郝翠珍的脸色便有些不太自然。

    说起来也好笑,郝翠珍并不怕葛青山,实际上她还有点儿瞧不上葛青山,在她的眼中葛青山就跟个大傻子似的,由着他们家揉圆搓扁了。

    在整个南拐村儿,谁家看病吃药都喜欢来找葛青山,人家来的时候多多少少都要带些东西给葛青山,可是他们家不一样,他们两家住的近,又都是本家兄弟,她只要稍稍说上两句,葛青山就不会在收他们家的钱,非但不会收钱,反而还会将药钱都给倒贴了。

    郝翠珍占便宜占惯了,这次没有占到脾气,才会在这里发脾气,先头在吃饭的时候她没有见白珍珍在,便以为白珍珍出去接生了,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地说话,可是现在看到白珍珍过来了,她整个人便老实得像个鹌鹑似的,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

    白珍珍是娇养着长大的,嫁人之后又一直都被宠着,在加上她十里八村跑着给人接生,那见识也不是郝翠珍这样的农村妇人可比的,更何况她姿容艳丽,容貌是一等一的出挑,两人的年纪相仿,可是郝翠珍往白珍珍面前这么一站,整个人却像是比她大了几十岁似的。

    看到那白珍珍似乎比从前更加漂亮上几分的容貌,郝翠珍低头看了看自己膀大腰圆的身体,更是觉得自己比她要矮了几分,那气势便更弱了。

    “原来你在家啊”

    看到这样的一幕之后,葛磊紧握着的双拳松开了,郝翠珍刚刚还那么洋祸,可是现在在白珍珍的面前却变得极为的老实,感觉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他不免觉得有些奇怪,盯着看了两眼之后,方才想起来过去的事情。

    要说郝翠珍怕白珍珍也是有原因的,白珍珍是很有名的接生婆,郝翠珍的三个孩子都是白珍珍一手接生的,生老二小海的时候,因着胎位不正,郝翠珍险些没挺过来,要不是那时候白珍珍地给她接了生,郝翠珍现在哪里还能在这里蹦跶

    可以说她这条命是白珍珍救下来的,也难怪她在白珍珍面前会是这样一种样子。

    葛青山扶着白珍珍到椅子上坐倒了,她没有看在那里站着的郝翠珍,反而将目光给转移到了葛磊的身上。

    “二蛋,你过来,到娘这里来。”

    葛磊便站了起来,走到了白珍珍的身边,他可是记得自己的娘虽然娇气的很,可到底是地主家长大的小姐,收拾人也自有一番手段。

    他走到了白珍珍身边,白珍珍一伸手便将葛磊给拽到了怀里面去,她看着显得有些不自在的葛磊,柔声问道。

    “二蛋,你跟娘说,你做了什么事情你三婶才说你没教养,该被人大耳刮子扇的”

    白珍珍的声音虽然轻柔,可是却像是重锤一样砸在了郝翠珍的心口上,她的脸色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他四婶,你看你这是说啥,都过去了,也没啥好说的,你看你还再问一次干什么”

    白珍珍瞟了郝翠珍一眼,淡淡地开口说道“翠珍嫂,这话可不是这样说的,照你刚刚说的,我们家二蛋都已经没规矩到了需要你出手教训了,那他犯的错误可就不小了,我当然得问清楚了,要是真的做错了什么事情,不用你出手,我自己就会来教训他。”

    郝翠珍的脸色发红,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悻悻地闭上了嘴巴,整个人的神色间都透出了一种浓郁的不安来。

    她可是记得白珍珍的这张嘴也是厉害的很呐

    见白珍珍要替他出头,葛磊自然不会傻到包庇郝翠珍,他便也没有任何隐瞒地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白珍珍。

    他并没有添油加醋,不过是平铺直述地将先前发生的事情又重复了一遍。

    听到他的话之后,白珍珍的脸色瞬间便拉了下去。

    “翠珍嫂,二蛋刚刚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郝翠珍点头,却仍旧辩解道“是真的,可是大人说话,他一个屁囊孩子说什么话”

    然而被白珍珍的那双眼睛盯着,她的声音却变得越来越弱,到最后便彻底没了声音。

    “难道,我们家二蛋说的不是真的吗”

    说话的人是葛淼,她是葛磊的三姐,今年十六岁,她完全继承了白珍珍的美貌,然而她却没有继承白珍珍的好命。

    在这庄户人家里,长得太漂亮也不是一件好事儿,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是白珍珍那么好命,可以嫁给像是葛青山这样的疼老婆的人。

    再过两年,等葛淼到了十八岁的时候,便有不少人来上门提亲,他们家的门槛儿都快被人给踏破了,葛淼挑来挑去,挑了一个看起来还算不错的男人。

    结果嫁过去之后才知道那个男人是个花花秧子,结婚头两年对葛淼还算是不错,葛淼也过了一段被人捧在手心里面的日子,然而这个叫张渚水的却不是个好的,在葛淼生了女儿之后本性暴露,成日里不着家,结果没几年的功夫,就因为流氓罪被公安逮住枪毙了。

    那张家也就只有张渚水一个独苗苗,张渚水死了之后,他们家也就断了根,他们不觉得是自己儿子不争气,反倒是将一切都怪在了葛淼的身上,张家一大家子人都开始虐待起了葛淼。

    葛淼是个要强的人,她日子过得不好,却打落牙齿和血吞,怎么都不肯向自己家人吐露分毫。

    最后还是葛磊的一个和张渚水是同村儿的人透露给葛磊的消息,葛磊这才带着自己的兄弟姐妹以及本家的一大帮人,浩浩荡荡地去了石洼子村救人。

    等到葛磊他们将葛淼和她女儿张春妮救出来的时候,那母女二人已经是瘦成了皮包骨头,身上青青紫紫地满是伤痕,看起来已经完全没了个人样。

    那天事情闹得太大,张家原本是不打算放人的,然而葛磊那时候已经是急红了眼,险些拿刀活劈了张渚水那对儿混账父母。

    葛磊是个医生,开始的时候他学的是中医,后来则是响应国家号召,又去学了普外科,他的手能拿笔开药方,也能拿着手术刀给人开膛破腹,在人身上动过刀子的人们身上的气势哪里是张家夫妇那对只会窝里横能比的

    葛磊的气势惊人,再加上葛家去的人多,而且这件事儿说来说去也是张家人没理,折腾到了最后,张家人也不敢拦着,任由着葛磊将葛淼和张春妮带回了家。

    淼和张春妮母女两个被虐待了很长时间,身体虚的厉害,哪怕是葛磊千方百计给她们母女两个补身体,也没有能让她们的身体好起来。

    ,,,859821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