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我可以,帮你洗一下……尾巴么?”
作者:沐沐良辰   我被病娇龙崽盯上了!!最新章节     
    桑叶说完不记得了, 左手掐诀, 小六和小七便缩回了正常大小, 变成了普通纸人的样子。

    小六和小七从桑叶那儿接过一瓶伤药, 便上前围住了小怪物, 想给他上药。

    寂川这次难得没有拒绝, 他垂下纤长的睫毛, 掩藏住猩红眼底微微荡漾开的一丝情绪。

    他猜到还有人在山峰,桑叶就不会完全放松警惕,应该会让小纸人替他上药, 所以才会在申屠玄和大部分人都离开之后, 用影子悄悄划破衣袖和手臂,伪装成了剑伤。

    桑叶也正如他猜想的那样, 目前为止, 他并没有看到桑叶在除了他之外的生物面前,放下过警惕。

    心脏禁不住鼓胀起来, “扑通”、“扑通”的跳的很快,却又很快涌上了一股儿焦虑和难过。

    现在的他,隐藏在一张完美的假象之下, 柔弱可怜的外表下藏着深不见底的污秽黑暗。

    这些,都是桑叶不曾看不见不曾知晓的。

    等她知道了,她还会像现在这样,那么信任他么

    另一侧, 小道士陆清寒似乎没想到桑叶会说出“不记得了”这样的话, 当即怔愣了一下, 眨了眨眼睛,而后才因为自己的冒昧而羞红了一张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面颊。

    陆清寒往后退了几步,从宽大的浅蓝色白云纹的衣袖里掏出了一只玉匣子,放在了地上。

    “不管仙子记不记得了,贫道一直很感谢仙子当年的救命之恩。”

    陆清寒细长的眼睛亮亮的,但却不敢再看桑叶了,“玉匣子里有一些贫道这些年云游四海收藏的一些药草,想来仙子也用的上。”

    桑叶见陆清寒冠玉俊面,清瘦纤长,身后洒下淡淡的阳光,点缀在他浅蓝色的衣领上,煞是好看。

    她记忆深处的门似乎被轻轻扣响,让她想起了一些什么。

    面前陆清寒的脸,渐渐的和九年前,她路过一处大妖肆虐的村庄做任务时,从大妖山头上顺手挖出来的一个小道士重合了。

    当时那小道士只不过刚练气,却想着为自己的妹妹报仇,结果被大妖的手下用几道符活埋在了山丘里。

    桑叶把他挖出来的时候,满身是血的小男孩紧紧攥着拳,哭喊着发誓日后一定会报答她。

    桑叶当时还没从失去师姐的痛苦之中走出来,根本不在意任何人,她甚至并没有仔细的听那小男孩说些什么,只是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小道士还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心情说不上是好,但也不算特别差。

    桑叶看了眼地上那个品相很不错的玉匣子,唇角微微带上了一丝笑意。

    见桑叶目光终于落在了自己身上,眼底少了一些之前的敌意,陆清寒便知道她已经认出自己了。

    他看着桑叶露在外面的那双眼睛,只觉得心底那把名为“欢喜”的小火苗像加了亿万燃符,瞬间窜成了滔天烈焰,热烈卓绝,烧的他同手同脚,神志不清。

    仅有的理智控制着陆清寒朝桑叶浅浅笑了下,他没有选择继续留在这儿叨扰她,“那贫道便先告辞了。”

    陆清寒说完,便不在犹豫,转身离去。

    桑叶弯了下唇角,对身侧几个纸片人中一个身披铠甲、脸上写着“一”的红色小纸人道,“小一,你将这玉匣子送还给刚刚那个小道士吧。”

    她往小一手臂上贴上了一道传音符,用灵力将自己的想法刻了上去,朝它挥了挥手,“去吧。”

    当年她随手为之,并没有想要得到回报的念头,如今也不想接受这份突如其来的因果。

    小一点点了头,朝着陆清寒的方向追去。

    桑叶看了眼身侧乖巧任由小六和小七上药的小怪物,又看了眼看了眼药园弟子装扮、似乎还有事要对自己说的敖野。

    她心知肚明男主大约又是过来刷自己好感度的,他现在这个装扮大约也不会闹什么事,便放下了手中的幽冥剑。

    九个高大的纸片人也渐渐缩小回了正常体型。

    “什么事”桑叶一边召回纸片人们的灵火,一边问敖野。

    敖野凝下神,将背后一直背着的药草筐子递了上去,“弟子在药草园工作,药草园管事说,每个月十五是来师姐山峰送药草的日子。”

    “弟子便领了这个差事,还望师姐莫要责怪。”

    桑叶视线扫过他递过来的那一筐药草,灵力一扫而过,发现这一批药草不仅品质不错,灵气充足,里面还藏着几枚四品左右的回灵果,看枝条上还刻着雷剑宗药草园的印记,想来估计是敖野避开药草园的长老亲自摘得。

    她的分例里确实有四品左右的回灵果,只是先前五长老一直拖着不肯给她,如今男主既然送过来了,她自然也不会拒绝。

    “多谢。”桑叶点了下指尖,小五便上前将药草筐子背到了背上。

    “我”敖野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桑叶率先转移话题,抬眼问他,“青青最近怎么样”

    敖野“”

    他“啊”了一声,而后才回到,“青青师姐待弟子很好。”

    “”桑叶有点无语,她问的是桑青青最近情况如何,并没有问敖野他自己过得如何。

    她不想再同敖野说话,只冷淡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桑叶余光往小怪物那边飘,看见他袖子上那一道被鲜血染红的口子,心里便一阵阵难受。

    原本带他回自己的山峰,是想养好他的伤。

    可这段时间,她不知道是捅了什么马蜂窝了,麻烦的事情一堆接着一堆,自己的伤势也不仅没有好起来的迹象反而越来越严重,这种感觉真的一点都不好。

    “小子,你没看人家都不太想搭理你吗你怎么还死皮赖脸的搁这儿站着走呗回去修炼去。”体内残魂又开始无情嘲笑,敖野见桑叶不理自己也很是尴尬。

    但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和桑叶相处的机会,又怎么会愿意现在就灰溜溜的离开呢

    喉间带上一丝苦涩,敖野清朗的面容上带起了一丝失落,“桑叶师姐,过段时间,就是大沐王朝十年一度的星级天才战了,青青师姐让我问问你,要不要一起去参加。”

    星级天才战

    听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词语,桑叶一直锁在心底的那些记忆翻涌了起来,让她难过到双眼发暗。

    十年前,师姐就是在去参加星级天才战的途中离开的。

    掌心握紧又松开,桑叶没有直接回答敖野的问题,“你回去吧。”

    敖野敏锐的察觉到桑叶的不对劲,但他不知道原因,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朝桑叶躬了躬身,挺直脊背,朝山下跑去。

    他现在伪装的身份只是一个刚刚筑基的小弟子,离御剑飞行还有一段距离。

    桑叶冷漠的看着敖野离他们越来越远,终于渐渐看不见了。

    至此,所有的不速之客终于全都离开了。

    桑叶松了一口气,走到禁制边,弯腰从泥土里挖出两个被破坏的阵盘,换上了新的,又在阵盘上多加了两块上品灵石,确保除非元婴期修士前来,否则不能破开阵法后,才终于得了空闲。

    桑叶掐了个诀洗干净了双手 ,而后发现上完药的小怪物不知何时缩到了角落的一颗树根下,小六和小七一左一右挡在他身侧,像两个可爱的纸片门神。

    他双鳍垂下,大约是有些害怕,抱着双膝,把脸颊埋在膝盖上,明明是很长的一条,现在看起来倒是瘦弱的有些可怜

    上次隔着屏风没看见小怪物换衣服的桑叶并不知道,其实某些龙只是看起来比较瘦,实际上肌肉匀称只有八块腹肌还喜欢在她面前装可怜、而、已

    一缕阳光从乌云缝隙透露了出来,照在了小怪物畸形的龙尾上,桑叶看清了上面坑坑洼洼、沾满了尘土的伤口。

    她一把扯下脸上的面纱,走到寂川身边,小心的避开他“看起来”十分“严重”的伤口,没有顾忌形象,学着他那样,选了他对面的一块空地,叠了一个小纸凳,坐到他对面。

    “”龙崽没想到桑叶会直接坐到他对面,双鳍动了动,狭长的双眼微眯。

    是所有人都走了,她要开始兴师问罪了么毕竟他把她的房间和丹方毁的几乎不剩下什么了,还咬死了她养的灵鸭。

    桑叶只是轻叹了一口气,小心的伸手扯了扯小怪物没受伤的那只手臂的袖子,“今天我来晚了,对不起了。”

    埋着头,藏在阴暗之处的双瞳微微睁大,眼眶迅烈的涌起了一些酸涩之意,他的满腔猜测、数百对策,在此刻,都好像被一阵呼啸而过却并不凌冽的风,轻轻吹散了。

    桑叶见他不愿抬头,便也没有强迫。

    她知道受伤严重,又对人类感到紧张的生物都是更想找个角落缩起来的。

    手指掐诀,体内灵力还剩下五成的叶子没有吝啬灵力,双手都覆盖上了温暖的灵力,顺着小怪物露在外面的畸形双尾上一寸一寸的往下移。

    痒痒的感觉从羞于启齿的畸形双腿上一寸一寸的蔓延上脊背,再被转成电流,流窜到四肢百骸。

    这是一种让龙崽万分陌生又觉得无比新奇的感觉,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何时抬起了头。

    他视线里满满的,全都是低垂着脑袋,认真帮自己疗伤的桑叶。

    她只是一个弱小的金丹期人类,那么一些微弱的灵力,根本不足以让他减轻诱形期的痛苦。

    寂川看着桑叶的双手

    那并不是一双特别娇嫩的双手,虎口处还有前两天留下来的伤痕,她手掌纤长,手指灵活,指腹还有一层薄薄的茧,大约是长年累月的练剑留下来的痕迹。

    她还穿着睡觉之前的那间浅杏色衣服,长发也只是简单的扎着,有点不太柔顺,但却并不影响她的外貌,寂川视线滑过桑叶的脸,一点一点的滞留在她柔软的唇上。

    “”桑叶只觉得手下像是龙尾一般的双腿上传来阵阵热度,她疑惑的转过头,直直撞上小怪物那双漂亮的血色双眸之中。

    他活像是发烧了,只是惊慌失措的看着她,眼角带泪,满脸通红。

    “疼吗”桑叶担心是不是自己下手重了,担心他像上次那样逃跑,连问道。

    寂川薄唇紧抿,大约是觉得很丢怪物的脸,只是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关系。

    桑叶见他伤口差不多已经愈合了,那双畸形的双腿从膝盖往下,几乎就是在渐渐转变成龙尾,所以小怪物只能靠拖行来走动。

    这两天下雨,她山峰上也没有多少石子,所以走路对他来说还算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如果忽略那些可能会伴随着雨水和泥土进入他鳞片内的脏污和泥巴的话。

    桑叶看着他鳞片上挂着的一片小叶子,弯了弯唇角,觉得心情都好了一些,她望向寂川的眼睛,轻声问,“我可以、帮你洗一下尾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