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六个世界(7+8+完)
作者:风月不知   咸鱼崽崽拯救世界[快穿]最新章节     
    查理怀疑予娴这件事, 在光明神的见证之下, 也算是过去了一半。

    之所以说是一半, 因为教皇不准备轻轻放过,不管是提出异议的理查, 还是给理查撑腰,甚至还咄咄逼人的德尔主教, 教皇都准备让他们付出一些代价。

    至于究竟要付出什么代价,教皇就不准备让予娴看着了。

    只是予娴很好奇“老师, 那个德尔主教看我的眼神好奇怪呀,是因为小鱼长得奇怪吗”

    “不是, 我曾经说过, 你像我的故人,他也只是认识一个故人,所以才会觉得你眼熟。”教皇温柔的摸了摸予娴的头“没事的,你不用担心。”

    “所有的一切,老师都会帮你解决, 你就乖乖的呆在这里, 好吗”

    “好叭。”予娴点点小脑袋,她歪头看着教皇,再次怀疑, 教皇可能猜到了她的身份,却还是纵容她。

    为什么

    这个问题, 在三天后, 予娴得到了一部分的解答。

    这天晚上, 德尔主教不知道怎么的,摸到了予娴院子附近,并且在只有予娴和里诺在的时候,堵住了予娴。

    里诺的第一反应是挡在予娴面前,怒视德尔主教,眼中都满是警惕。

    予娴倒是不那么担心,在上次之后,教皇给了她一个小东西,如果她遇到危险,捏碎就可以了,教皇马上就可以来救她,她是半点都不怕。

    甚至对德尔的来意很好奇。

    “小女孩,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让教皇这么看重纵容吗”德尔主教忽然笑了一下。

    “为什么”予娴觉得,她可能会知道一些事情。

    果不其然,德尔听到她的问题,露出来一个有些古怪的笑“因为你长得很像他的妹妹。”

    “那个叛出光明教廷的妹妹。”

    予娴一脸懵,不知道德尔在说什么。

    德尔冷笑“他妹妹当年也是圣女,他是圣子,两人出去历练的时候,他说他妹妹死了,可是我去找了,她压根就不是那时候死的。”

    “哦,你是不是喜欢老师的妹妹”予娴忽然问。

    德尔脸色变得很难看。

    于是予娴就知道了,她的猜测没有错,只是她看德尔的眼神就更奇怪了“你喜欢她,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认识你。”

    德尔冷笑“谁让你年纪和长相太相似呢”

    予娴“啊”

    予娴心中有一丢丢猜测,脸上却带着茫然,一张包子脸看起来格外无辜。

    可德尔却见不得予娴这么无辜,他盯了予娴好半晌,忽然转身就走,予娴眼睛眯了一下,心中再次思索,为什么她爹还不来。

    她可能知道自己的死亡节点在哪里了,等避开了,她就可以回去了。

    虽然光明教廷还是很不错的,这里的人大部分也对她很好,比如教皇,比如黛西姐姐,比如里诺,又比如其他人可予娴还是比较喜欢黑暗教廷那边的小山谷。

    满足了她宅的心愿,反正她该学的光明魔法也学完了,黑暗魔法只要她说,她爹肯定会给她送来,好好在家搞学习不香吗外面也没啥好玩的。

    不对,好吃的还是有很多的。

    她能不能把光明教廷的厨娘带走她做的零食实在是太好吃了。

    这么想着,予娴又捏了一颗小兔子棉花糖吃了,松松软软的棉花糖别提多香了。

    予娴一直都有防备德尔主教,因此,她基本上也不会一个人单独去哪里,甚至也不会和里诺两个小孩单独出去,每次出去肯定有黛西或者其他大人带着。

    而且教皇也一直都将她看得很紧,所以她一直都很安全。

    一直到教皇忽然开始忙了起来。

    很奇怪的,教皇这一次居然没有和予娴说到底在忙什么,但是他真的忙了很多,能陪予娴的时间也少了很多,以前就算他在工作,也会将予娴带在身边。

    可是现在他不了,他将予娴交给了黛西,平时和人商量事情的时候也不带着她,看样子像是在防备她,但是予娴知道不是的。

    教皇依旧对她很温和,也很照顾,说是防备她,予娴更觉得教皇是在瞒着她什么事情,不想让她知道。

    教皇这里不知道,她难道不会偷偷去问黛西吗黛西虽然一直跟在她身边,可是林奇和罗斯金可是一直都在外面忙的,黛西和林奇罗斯金的关系又很好,让黛西去问,肯定是能问到的。

    黛西去问了,但是等她回来的时候,居然不想和予娴说了。

    肯定是和她有关的事情。

    予娴想着,缠着黛西问,她长了张可爱的脸,本来就和黛西关系好,被她缠着,黛西也没办法了,还是将事情告诉了她。

    “咦,黑暗教廷的人出现了他们还在往光明教廷这边靠近”予娴眨眨眼“虽然没杀人,但是抓了很多光明教廷的人”

    黛西嗯了一声,她揉了一下予娴的头,温声说“没事的,这是光明教廷和黑暗教廷的事情,你还小,这些是大人们应该管的事情。”

    “嗯,我知道了。”予娴乖乖点头,实际上,她觉得她离开的机会应该就要到了,她眼睛转了转,在黛西离开之后,去找了里诺。

    “里诺,我如果要离开这里,你会留在这里,还是跟我走”予娴坐得端端正正,小脸上满是严肃。

    “跟着你走。”里诺一点都没犹豫,只是在说完之后,他又小声的问“你是要回去了吗是不是要回很远的地方去”

    “对呀,你不是看到了吗”予娴眼睛微微眯起“你看到了好几次呢,是不是”

    里诺脸上有一瞬间的慌乱,却在看到予娴笑眯眯表情的时候,忽然就冷静了下来。

    “你没和别人说,我很高兴呀,你其实知道的吧”予娴没说的太明白,她只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我想回去了,我想爹爹了。”

    “想爹爹了”一道带着磁性的,好听的男音忽然出现,与此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穿着黑衣的高大男人。

    “谁”里诺一脸警惕的将予娴挡在身后。

    至于予娴,纯粹就是高兴了,她拍了拍里诺的肩膀“这是我爹爹,里诺,你别担心。”

    安抚了小伙伴,予娴迫不及待的跑过去,抱住了自家爹爹的大长腿,格外高兴“爹爹爹爹,你终于来接我了。”

    “嗯我还以为你在外面玩得不想回去了呢。”黑暗教皇爹故意虎着脸,其实心里还是高兴的。

    他一来,就听到闺女儿说想他,再大的火气都消了。

    此时故意板着脸的他听到予娴一声拉长的“爹爹”瞬间就投降了,他一把将予娴抱起来,捏了捏她的小鼻尖“怎么胆子都大到敢出来玩,还怕我”

    相处五年,予娴哪里不知道教皇爹爹肯定是不生气了,但是她还是很给爹爹面子的,她抱着爹爹的脖子撒娇“爹爹,那也是一个意外呀,而且而且之前大哥哥不是一直在保护我嘛,我也没有甩掉所有人出来呀。”

    黑暗教皇哼了一声,不承认他也是因为这件事,才没担心到失态。

    “现在应该跟爹爹回去了吧”教皇爹不仅仅是问,他甚至抱着予娴就想走。

    “哎,现在还不行。”予娴眨眨眼,小小声的凑到教皇爹耳边“爹爹,我还有个游戏没玩完呢,玩完再回去好不好你先把里诺带回去,他说了要跟着我,当我的骑士的。”

    “你啊。”教皇爹有什么办法,这是自己最宠爱的女儿,他怎么都没法拒绝予娴的要求。

    不过里诺肯定不能在教廷失踪,他是正常离开的,理由就是去给予娴带东西,顺顺利利出去之后就被黑暗教皇爹带走了,只是他和教皇爹看起来有点互看不顺眼。

    教皇爹把他带回去之后就交给其他人照顾了,好歹还记得这是女儿认可的小伙伴,交给的是一个靠谱的人,但是他也基本上不见里诺了。

    因为他守着予娴去了。

    他有特殊手段可以藏着,但是予娴能感觉到他,且她对爹爹的守护很受用。

    有了爹爹守护之后,予娴就开始造作了,她之前是将自己保护得好好的,绝对不让德尔主教有机会掳走她,可是这一次,她故意给了德尔主教一个机会。

    那是晚上,她偷溜出去找黑暗神,辅佐吸收黑暗之力,冷不丁一个大罩子放了下来,将予娴罩在了里面,与此同时,德尔主教出现了,他脸色看起来很复杂,也很难看“你果然是那个人的孩子。”

    “什么”予娴一脸茫然。

    然而德尔没有解释的意思,他一伸手就拎着予娴,偷偷从光明教廷溜了出去。

    予娴还对着教皇爹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出来。

    开玩笑,有一个主教要送她出去,真的是太好了好吗至于光明教皇那边予娴还是留下了小小暗示的,光明教皇毕竟对她很好,予娴也不想让光明教皇太担心她。

    德尔一路将予娴带出了光明教廷的范围之内,然后将予娴丢到了一个法阵中。

    予娴看了看那法阵,抬头看德尔主教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傻子“这是净化法阵德尔主教,你觉得这对我有用”

    “有没有用,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德尔主教脸色冰冷。

    予娴却只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那你试试吧,我现在是真的很好奇了,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

    “等以后你父亲也死了,你可以问你父亲。”德尔冷声说。

    “呵,想让我女儿死德尔,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变,还是以前那个人渣。”

    “你怎么在这里”德尔脸色大变,不可置信的看着忽然冒出来的教皇爹。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教皇爹冷笑,盯着德尔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死人“谁给你的自信,让你敢伤我女儿当年觊觎我妻子,现在想伤我女儿,德尔,你还是那么愚蠢。”

    德尔是知道自己实力的。

    他打不过黑暗教皇,而且他特意选了这个地方,就是因为这地方很隐蔽,无论他做什么,都不会有人发现,现在却也正好断了他的退路,让他很难向外求助。

    黑暗教皇不会给他求助的机会。

    德尔脸色很难看,他阴沉沉的看着黑暗教皇,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他一咬牙,直接将手往下一压,让予娴所在的法阵开启。

    这个净化法阵格外霸道,只要予娴体内有黑暗之力,就会将她清理掉。

    黑暗教皇强大又怎么样还不是只能看着自己女儿死去当初无法留下妻子,现在也无法留下女儿,黑暗教皇肯定就废了。

    怀揣着这样阴暗的想法,德尔准备看予娴的下场,想看黑暗教皇的疯狂,他确定予娴体内有黑暗之力,可

    怎么回事

    为什么那个小女孩没事不应该啊。

    德尔一脸懵。

    至于予娴,她在最开始觉得这个法阵不对的时候,就准备好了,现在没有光明神像,她确实不太好让光明神帮忙打掩护,可是别忘记了,她还有一个黑暗神大腿可以抱。

    所以在发现这个法阵真的在引动,且与她体内的黑暗之力对抗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喊出来了黑暗神。

    但是就是那么一小会儿的净化,也让她体内的黑暗之力了起来。

    予娴“”

    好像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予娴努力压下的力量,拉着黑暗神的衣袖,看着法阵之外的德尔。

    德尔满脸不可置信,脸色格外难看。

    至于予娴,她对着德尔笑出来一口小米牙。

    净化法阵确实挺厉害,可以说,如果黑暗教皇冷不丁进来都要吃亏,更别说本来体内就有隐患的予娴了。

    但是黑暗神是神,这样一个法阵对他来说就跟玩具一样,没有半点威势。

    他一挥手就破了法阵,并且一伸手就将德尔抓到了手心“就是你,敢对吾之弟子动手”

    德尔瞳孔一缩,脸上表情惊惧。

    他完全没想到会有这种下场,他没想到自己会被黑暗神捏在掌心,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一个人得到了光明神的青睐之后,又得到了黑暗神的青睐

    这两位神祗不是死对头吗

    德尔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再不可思议,事实都摆在他面前,事实证明,予娴就是得到了两大巨头的宠爱。

    是了,明明予娴身体内有黑暗之力,还包容她的光明神不可能没有察觉。

    那么予娴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她是特殊的

    予娴可不知道德尔还想了那么多,她牵着黑暗神的衣袖,对于黑暗神要将德尔捏死的行为不做评价,只是偷偷看向脸黑的教皇爹,有点小心虚“爹爹。”

    教皇爹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看黑暗神的表情可带着警惕。

    就像是在看一个拐带自己女儿的坏人。

    不是,不管怎么说,教皇爹您的这眼神都不太对吧而且黑暗神不是你的信仰吗

    “你信仰黑暗神是异类。”德尔看着面前这个他完全看不到面容,甚至因为多看了两眼,眼睛就疼了起来的黑暗神,心中绝望,却还是要怼予娴。

    “既然是神,为什么不能信仰为什么只能信仰一个我觉得你这样偷偷害人的,才会被光明神唾弃。”予娴小脸上满是认真。

    黑暗神本来要杀人的,可在予娴话音落了之后,他脸忽然就黑了“谁让你多管闲事管不住自己手下的人居然还来插手我的事你想捞功”

    予娴眨眨眼“黑暗神叔叔,是光明神叔叔出现了吗”

    “”德尔瞪大眼睛,不敢置信予娴对两位神祗的称呼。

    虽然光明教廷和黑暗教廷两方是敌人,可是他们其实都不敢攻击两位神祗的,因为神祗是神,他们只是凡人,他们只是互相敌视而已。

    可是既然是神,怎么能顶上人类的称呼居然喊叔叔

    德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黑暗神丢在了地上,黑暗神看德尔的眼神像是在看渣滓,他冷淡的扫了一眼就要动手杀人的黑暗教皇,冷哼一声“不用杀了。”

    黑暗教皇虽然停手,可是依旧满脸不解。

    “他成了废人,留着他才是最大的惩罚。”黑暗神可知道德尔这种人的心态了,他就以为自己高高在上,等自己没了实力,没有了地位,看他还能怎么过下去。

    死对他来说,反而太便宜了。

    虽然这样德尔会更痛苦,也更能给小崽子出气,可黑暗神就是不乐意,因为这是光明神动的手。

    不高兴,不开心。

    “小叔叔。”予娴拉了拉黑暗神的衣袖,一双大眼眨呀眨的,看起来格外萌“小叔叔别生气了,大叔叔也只是因为想要帮小鱼嘛,小叔叔和大叔叔都是好人呢。”

    “谁是好人了”黑暗神炸毛,又忽然反应过来“为什么他是大叔叔,我是小叔叔”

    黑暗教皇“”

    他现在都没法将注意力集中在感受到自己情况,痛哭的德尔身上,眼神真的是忍不住黑暗神身上飘。

    他现在内心最大的疑问就是我们黑暗教廷供奉的就是这么一个不靠谱的神祗

    “你在心中冒犯吾”黑暗神忽然转头看教皇爹,虽然因为看不清脸,看不到表情,可身上忽然冒出来的沉重威势不是假的。

    教皇爹还没说话,就看到自家女儿抱住黑暗神的手臂“因为小叔叔很帅,我喜欢小叔叔才会喊小叔叔的。”

    黑暗神给他的压力忽然消失了,像是被女儿哄住了。

    教皇爹“”不行,对黑暗神更不忍直视了。

    而且黑暗神居然和他抢女儿不可饶恕

    予娴的自家爹没在这和黑暗神多对峙多久,因为很快,黑暗神就回去了。

    他只是借用了予娴手腕上那颗珠子临时出现在人间而已,等黑暗神回去,予娴就被教皇爹抱在了怀中,他低头看着还是一脸无法相信,受到了巨大打击的德尔主教,冷冷一笑,转身就走。

    不用为了成了废人的德尔脏了手,教皇爹还是很满意的,他甚至还很贴心的在出去之后,给了点消息在这里,就为了让光明教廷的人来看看德尔做的事情。

    德尔不是很要面子吗那就把他的面子撕下来。

    黑暗教廷的人确实在向光明教廷的人靠近,没杀人也是真的,人都被抓着,关在一个地方,不过教皇爹没有准备带予娴去看,因此,予娴还是没看到的。

    她回去之后,就被教皇爹揣怀里,去哪里都带着。

    并且他给光明教廷的下马威还没停止,甚至因为德尔的事情惹怒了他,他手段更强硬,后面被抓的人比前面被抓的人狼狈了很多。

    这些都不是予娴关心的,她现在就靠着教皇爹的实力,在压制她体内的暴动。

    之前在法阵里面的时候,就引发了一小点暴动,在之后,这种暴动在逐渐变大,因此,予娴回了自家爹身边后,一直在研究高级阵法怎么融合。

    也因此,黑暗教皇爹院子里经常能听到砰砰砰的闷响。

    路过听到闷响的黑暗教廷的人a“教皇在做什么不会在教训予娴小姐吧就算是教训,这么多天也够了吧怎么还一直在”

    黑暗教廷成员b“而且这次也不是予娴小姐的错,她也不是故意的,要发泄,去光明教廷发泄啊,予娴小姐是无辜的。”

    能在黑暗教皇爹的院子外面经过的,都是他的心腹,都是从小看着予娴长大的。

    他们性格奇怪归奇怪,但是不可否认的,他们对予娴都是很好的。

    此时在院子外面嘀嘀咕咕,也是故意的,就是给教皇爹听的,让他收敛点,对予娴好点。

    教皇爹“”

    他恨不得出去抽一下几个不靠谱的下属,可是现在更重要的是予娴。

    予娴情况越来越危险了,主要是,予娴发现了一个大坑。

    之前她大致搭建了一个融合法阵的框架,可以让光明之力和黑暗之力交缠融合又不闹腾,但是框架只是框架,还缺最关键的一个点,要让光明之力和黑暗之力可以互相转化才行。

    但是她好不容易研究出来怎么转化,问题来了,她需要两个实力高的光明魔法师和黑暗魔法师帮忙。

    她还特意去问过黑暗神和光明神了,他们是没法帮忙的,因为他们实力太强了,也因为他们不能太过干涉一个人的命运。

    所以现在摆在予娴面前的就只有一条路去找光明教皇。

    予娴也没磨蹭,发现这件事之后,就告诉了教皇爹,她可怜巴巴的看着教皇爹“爹爹,现在我们只能去找老师了你就别生老师的气了。”

    “”教皇爹摸了摸予娴的头,忍不住说“我不应该让你离开,也不应该让你学习魔法。”

    “哎爹爹早就猜到了吗”予娴诧异歪头。

    教皇爹就是因为有这方面的顾忌,所以才会不教予娴学习魔法,可他也没想到,出一次意外,予娴不仅入门了,体内力量还超标了。

    不过教皇爹唯一没想到的,就是自家女儿体内能量的强度,居然才学习几个月,就到了要压不住的地步。

    本来教皇爹是打定主意不要让予娴再去光明教廷的,可是现在没办法,他不仅要让予娴去,还要亲自带着予娴去。

    教皇爹觉得很憋屈。

    憋屈归憋屈,找光明教皇还是要去找的,不过黑暗教皇爹的办法很光明正大,他找光明教皇单挑,俗称约架。

    当然,光明教廷很多人不想让光明教皇去应约,因为黑暗教廷的人不一定会遵守诺言,真的单挑,很有可能有埋伏,但是光明教皇压下了那些话。

    他单独去了。

    等看到那个阔别了六七年,却还是很熟悉的背影,光明教皇叹了一口气“你当真是一个人来的”

    “当然不是。”黑暗教皇转身,露出怀中的予娴“还有我女儿,说真的,还要多亏你照顾我女儿了大舅子”

    哇哦。

    予娴表情惊叹,虽然她是猜到了点,但是现在才确定,她眼神滴溜溜的从教皇爹身上溜到教皇舅舅身上,忽然一想,觉得她才是宠儿才对。

    两个教皇,这个世界最强大的人,居然都是她长辈

    “她果然是你女儿,她长得和爱丽莎有些像。”教皇舅舅一点都不惊讶,他看着予娴,眼中满是温柔。

    “行了行了,其他的先别说,小鱼遇到了麻烦,我是来找你帮忙的。”教皇爹不耐烦的摆摆手,哼了一声。

    “什么忙”教皇舅舅倒是心态很好,被怼都没生气。

    大致将情况说了一下,教皇舅舅看着予娴,恍然“你果然学了黑暗魔法。”

    “我确实不会黑暗魔法呀,就是有不少黑暗之力而已,舅舅不是没让我看黑暗魔法嘛。”予娴理直气壮。

    而光明教皇被那一声舅舅喊得心中发软,眼中露出几分无奈,却也纵容了她的说法。

    予娴悄咪咪的笑了一下。

    因为予娴有了研究当然,她是说黑暗神和光明神两人教她的,一口大锅甩出去后,她就告诉教皇爹爹和教皇舅舅应该怎么平衡她体内的能量。

    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予娴搬出来两个神祗,爹爹和舅舅还不一定相信予娴,毕竟光明之力和黑暗之力相互转换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当真的按照予娴的说法,将她体内的法阵完善,成功平息她体内的波动,无论是黑暗教皇还是光明教皇,都愣住了。

    “你说,神祗这是什么意思”光明教皇满脸疑惑。

    “你说什么意思”黑暗教皇爹一个白眼丢过去“让我们别打了呗,不过我们本来就没打,怎么还这么暗示啊”

    你们现在是没打,如果我出事了,可不就打了吗予娴心中吐槽。

    只是吐槽完,她忽然反应过来,那两位对她的爱护,可能有一部分原因就在这里。

    神祗是不能太过插手人间的事情,但是神祗的能力特殊,据说可以看到过去未来,或许就是因为看到了未来可能存在的战乱,所以才会对她宠爱,并且促进她的成长,以及促进光明教皇和黑暗教皇的相见。

    说真的,虽然黑暗教皇和光明教皇多年不见,甚至两方人马都互相敌视,可在黑暗教皇和光明教皇的约束下,已经好几年没有发生过什么大冲突了。

    如果不是出现了原剧情中原主的意外,这个世界也不会乱起来。

    不过现在嘛既然她被赋予了纽带的责任,她也没推辞,一手抱着爹爹的胳膊,一手抱着舅舅的胳膊“我又多了一个亲人了,爹爹,我好开心呀,舅舅,你开心吗”

    面对予娴期盼的表情,光明教皇没法说不开心,他表情柔和下来,揉了揉予娴的头“嗯,我很开心,不过我更开心的是你安全了。”

    “舅舅真好”予娴笑眯眯。

    “哼,爹爹就不好了他有什么好的这么多年都没来看你。”黑暗教皇不满意了,他一下把光明教皇的手拍走,半点都不说是他故意隐瞒了予娴的存在。

    光明教皇看了黑暗教皇一眼,温柔的和予娴说“是舅舅不好,舅舅应该早点去找你的,明知道你母亲跟着他走了,很有可能会留有孩子,我不应该因为你母亲的事情不踏入黑暗教廷的范围之内。”

    “不是舅舅的错,舅舅也是不知道小鱼的存在嘛。”予娴安抚舅舅。

    旁边的教皇爹冷哼一声“呵。”

    “爹爹,我和你是亲人,我和舅舅也是亲人,那么你和舅舅也是亲人,所以你要乖一点,好好和舅舅相处。”予娴语重心长。

    教皇爹“”

    他哪里看不出来予娴是故意的,甚至她还偷笑,但是自己女儿,能怎么办

    而且说真的,他和光明教皇也没有什么仇,甚至以前因为予娴母亲,现在因为予娴,他们有共同守护的人,反而更亲密一点。

    至于予娴的母亲,说真的,当时予娴母亲的死,就是意外,她母亲从小身体就不好,后来喜欢上教皇爹,也没想过要生孩子,但是意外怀孕后,她不愿意打掉孩子。

    如果不生孩子,她也最多只能活上三四年,这是她和爱人的孩子,她不想扼杀她,也不忍心爱人一个人生活。

    所以她选择生下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带着的是她的爱,也是她珍爱的孩子。

    也因此,哪怕生孩子危险,哪怕孩子生出来之后,也会有危险,黑暗教皇也纵容了妻子的行为,只是在之后,尽力保护自己的女儿。

    当然,忽然出现意外,让予娴离开了那个小山谷,流落到外面,甚至接触到了魔法,这也是黑暗教皇没想到的。

    不过还好,现在没有事了。

    黑暗教廷和光明教廷签订了和平契约。

    这一个消息让所有人都震撼了,所有人都没想到,黑暗教堂和光明教堂有签订和平契约的一天,所有人都沸腾了。

    后来听说是神的旨意,至少明面上是没有人敢说什么了。

    和平契约的大概条例是,以后不得歧视黑暗教廷的人,也不能歧视黑暗魔法师,但是如果有黑暗魔法师闹事,绝对不会轻饶。

    说白了,黑暗魔法师闹事,还是比其他人闹事的惩罚要大不少。

    但就是这样,也给了黑暗魔法师很大的便利,至少黑暗魔法师只要不做坏事,就不用隐藏了。

    法律保护黑暗魔法师的人身权益,不能随便抓他们,就算还是有很多人怕他们,甚至厌恶他们,也不能摆在明面上。

    现在的生活,比以前好了很多。

    就连黑暗教廷的那些教皇爹的心腹,嘴上不说,其实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除了心理变态,一般来说谁都不会喜欢自己一出门就被人追杀的生活。

    也因为黑暗教廷和光明教廷都签订了和平契约,予娴当然可以随便出来玩了,她跟着教皇爹回去住了一段时间,发现黑暗力量超出平衡,在转化为光明力量之后,她就跑去光明教廷了。

    光明教皇对予娴的到来是很欢迎的,他对予娴也格外照顾,而且来照顾予娴的人里面,居然还是有黛西。

    当然,现在的黛西已经知道了予娴的身份了,她看着予娴的目光复杂,却没有迁怒或者是其他。

    最开始予娴就说,她的家就在黑暗教廷那边,就是在那个山谷,是他们没相信,反而将予娴带了出来。她后来也想明白了,可能这就是黑暗教皇对予娴的保护。

    这说起来,予娴没有什么错。

    因此,黛西很快调整好了心态,依旧是照顾予娴。

    予娴在察觉黛西的态度之后,更喜欢她了,予娴就喜欢不迁怒的人,她对黛西越发亲近,一直照顾予娴,知道予娴就是个贪玩爱吃,还喜欢撒娇,很善良可爱的孩子之后,黛西的最后一点复杂和芥蒂也消除了。

    予娴就开始了光明教廷和黑暗教廷两头跑的生活,予娴想了想,好像这生活有点熟悉来着她当小凤凰的时候也是两边跑。

    黑暗教皇不会去光明主教廷,光明教皇倒是会去黑暗主教廷,不过也不会久呆。

    所以之后的十五年里面,和予娴相处最久的,还是里诺。

    十五年过去,予娴早就长成了身姿窈窕的少女,但是脸上依旧带着娇憨,依旧是喜欢吃和玩,平时喜欢宅在家里,很少出门。

    而里诺,当年瘦小的男孩子,已经长成了身姿挺拔的青年,他实力高强,却习惯了沉默的守护在予娴身边。

    予娴因为身份特殊,很稀奇的,这一次也没有遭遇到催婚,因为这个时代是实力至上的时代,有两位神祗宠爱,有两位教皇宠爱,自身实力也很强的予娴就算不结婚也没有什么。

    两位神祗是没有想到这一方面,两位长辈也是被她娘当初的事情吓到了,并不强求。

    也因此,没有外部刺激,里诺一直都没表示什么。

    被守护了十五年的予娴其实一直都在观察里诺来着,她可以肯定,这就是上个世界的江源流,对方不知道为什么和她一起度过了好几个世界,也不知道下个世界会不会见到。

    唔。

    不过,除了他太过沉默,其实他的性格,也是她所喜欢的,但是她还没那么那么喜欢这个人,还没到想要主动的地步,那就看看以后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