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反击(二合一)
作者:红芹酥酒   穿成男配“女友”后最新章节     
    段清吟一觉睡到天黑, 几人中只有赵哥带了手表, 已经下午五点多了。

    赵哥和钟哥还在忙活着临时住所, 选址在两棵大树之间,底下铺了一层木头, 长宽三米左右,应该能容得下几个人睡。

    木头已经铺好了, 现在正在弄屋顶,借着旁边两棵大树, 有模有样搭起了框架,然后再往上面盖树枝, 树枝连带着叶子交错编织, 弄完这些还需要再铺一层叶子遮住缝隙,以防止半夜下雨漏水。

    姚琛不见人影,应该是出去找吃的。

    段清吟似乎睡多了,从衣服上坐起来后还一脸茫然,表情呆愣愣的, 打了个哈欠, 还十分没有形象的抓了抓头发。

    眼睛瞄到不远处忙活的赵振博和钟卓,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抬起手揉了揉眼睛, 然后才后知后觉喊了一声“钟哥”“赵哥”。

    钟卓和赵振博听到声音,扭过头来看她, 林子里昏暗, 虽然这会儿已经生好了火堆, 但看的也不是很清楚。

    朝她点点头。

    钟卓还体贴问了一句,“身体好些了吗”

    段清吟下意识点头,但不知想到了什么,点头的动作一顿,嘴上说道“其实还是有些虚。”

    “”

    赵振博和钟卓也不好说什么,只好道“那你再休息一会儿吧。”

    说完便不再看她,低下头继续干自己的活儿。

    段清吟感受到了他们对自己的客气疏离,抿了抿嘴,坐着没动,只是时不时拿眼睛看他们,看了几次还有意搭话,“这里晚上有没有虫子啊”

    “下雨节目组会不会给我们送来帐篷啊”

    赵振博和钟卓两人会答话,但也只是回答她的问题,不会多说什么。

    段清吟问了几次后,似乎也察觉到了气氛不太好,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终于舍得动了。

    咬着唇站起身,然后走到他们身边,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道“这屋子搭的真好看。”

    “呃还行。”

    赵振博都不知道怎么回她。

    段清吟看了他们一眼,然后突然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树枝,伸手递给两人,略带讨好道“我给你们帮忙。”

    赵振博和钟卓一开始还和她客气,嘴上说着不用,但段清吟却像是没听到一样,继续不停递。

    次数多了,两人也有些意外的看了眼她,毕竟今天段清吟出场时格外光鲜亮丽,各方面看都是个养尊处优的人,都做好接下来把她当祖宗供着的心理准备了,没想到还知道帮忙。

    虽然只是递个树枝,但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很好的开端。

    钟卓没说什么,接过她手里的树枝,几次后脸上也露出笑来。

    过了好一会儿,姚琛才回来,一只手拎着条鱼,另一只手抱着帽子,里面装着只螃蟹和几个白蚬子生蚝。

    赵振博和钟卓已经将屋子搭好了,收尾的工作交给段清吟,只需要将剩下的树叶铺在屋顶就行了。

    他们则去帮忙做晚餐。

    倒不是欺负人,而是他们根本不觉得她会做饭。

    段清吟一口同意。

    只是在几人聊天时,时不时扭过头来眼巴巴看着他们,似乎觉得孤独,没铺几片叶子就忍不住跑过去凑热闹,赵振博无奈看她,“清清,屋好了吗”

    段清吟心虚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赶紧转过身跑过去弄屋子。

    只是在这三个人说说笑笑起来时,又会忍不住跑过来凑热闹。

    看得其他三个人哭笑不得。

    晚上吃的就是海鲜,岛上有淡水,水质清澈,烧开就能喝,段清吟晚饭分到两个白蚬子和一个生蚝,两条螃蟹腿,一小口蟹黄,还有一点鱼肉。

    蟹黄是钟哥分的,用刀挑出来,一人一小块,段清吟在旁边眼巴巴看着,见他用刀挑了一小块儿递过来,忙伸出手捧着。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珍贵东西。

    钟卓没有因为段清吟是女生特别照顾,毕竟她下午干的活儿最少,还饱饱睡了一觉,再多分食物给她,其他人心里肯定不舒服。

    段清吟倒是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吃了个半饱后就兴冲冲跑去翻自己的包,拿出毛巾要洗脸。

    钟卓和赵振博看得一愣,完全不知道她怎么带过来的,节目组是真的很抠,根本不让他们带毛巾这些。

    平时都是随便洗洗,然后用衣服擦干。

    倒是姚琛看了羡慕,“段姐,你好厉害。”

    段清吟听了脸上得意,还十分大方道“要不我分一半给你。”

    “要要要。”

    姚琛一点都不跟她客气,直接拿了刀子,准备割开口子撕一半下来。

    段清吟还真分一半给他了。

    几个人陆续洗完脸就准备睡觉,简陋的临时住所,没床没被子,好在下午钟卓他们去林子里扒拉了一些落在地上的干树叶和松针回来,铺了厚厚一层,再将衣服放在上面,差不多就可以了。

    赵振博还回忆说,“有一次我们没来得及搭好屋子,几个人完全就是靠着树睡了一晚上,半夜还下雨,愣是顶着衣服睡,第二天早上起来身上都是湿的。”

    “哇,这也太猛了,我来之前还以为过来度假的呢。”

    旁边姚琛听了捧场。

    段清吟见姚琛夸他们,忍不住来了一句,“我上次跟我男朋友去乡下做慈善,我整整走了四个多小时的山路,那次可把我累坏了。”

    见几个人扭过头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还一脸奇怪,“怎么啦你们不信啊我说的是真的,腿都快断了,不过那里的小朋友都夸我好看,还让我给他们签名。”

    钟卓和赵振博听了笑笑,“那也很厉害。”

    这次倒是难得主动夸了她一次,脸上表情都真诚了很多。

    段清吟脸上露出笑,但似乎又怕被他们看出来,又赶紧收敛了一些,还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还行吧。”

    转过身乐滋滋的去整理自己睡的地方,仿佛想起来了什么,还突然从口袋里掏了一下,然后转身快速往每个人手里一塞。

    自己则赶紧剥开糖纸低下头吃。

    “”

    赵振博和钟卓低头看,发现竟然是巧克力。

    这人真的是

    姚琛比他们反应快多了,忙往嘴里放,下午一直在干活,晚上那几口吃的根本不抵饿。

    段清吟看赵振博和钟卓不吃,还以为是不舍得,怕摄影师听到,用手捂着嘴贼兮兮道“快吃,我还有呢。”

    似乎怕他们不信,还偷偷拍一下自己鼓囊囊的口袋。

    “”

    倒是旁边姚琛听了眼睛贼亮,一脸崇拜的看着段清吟。

    不过第二天早上就悲剧了。

    晚上三个男人挤在一起睡,段清吟在最里面,用一根粗粗的木头隔开。

    怀里抱着背包,睡得昏天黑地。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赵振博和钟卓最先起来,两人年纪大了,睡觉时间并不长,只有段清吟和姚琛不受影响还在睡。

    他们刚起来,就来了一个工作人员。

    “怎么了”

    赵振博一脸奇怪问。

    很奇怪怎么会有工作人员来,毕竟录制了这么多次,从没见他们会出现在拍摄中。

    工作人员对他做了个小声的动作,“导演让我过来将段姐的零食收走。”

    “”

    工作人员也笑得无奈,“经过导演组的讨论,觉得用任务来威胁她上交零食,成功几率应该不大,所以派我过来了。”

    说完转过身猫着腰进木屋。

    工作人员是女生,赵振博但也不担心她做什么,只好眼睁睁看着人进去了。

    过了一会儿,段清吟没醒,倒是姚琛醒了,一脸迷茫的抓着头从小木屋里出来,看到赵振博钟卓还后知后觉的打招呼。

    然后抻了抻胳膊,一副浑身不舒服的样子。

    嘴上还笑着道“钟哥,里面那个工作人员是医生吗节目组还挺有人情味的。”

    以为是段清吟昨天不舒服,所以安排医生过来看看。

    旁边钟卓听了这话都不知道怎么回他。

    姚琛见他沉默,还以为他是默认了。直到段清吟醒后没多久发出的一声惨叫,姚琛才知道真相是什么,脸上的心疼之色一点都不比段清吟少。

    “我的糖不见了”

    声音之绝望,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段清吟起来后就臭着一张脸,以为是这三人趁她睡着后偷吃的,坐在地上一脸怀疑的盯着几个人看,眼里就差写着“小偷”两个字。

    看得钟卓和赵振博脑壳子疼。

    最后好说歹说才让她相信被人节目组收刮走了。

    于是,只好乖乖认怂按着节目组的要求在岛上生活。

    而接下来的日子,才是真正的荒野求生,除了解决生活之需,还需要完成适当的挑战,比如寻找黑匣子,然后按照黑匣子里的要求去领自己的任务。

    段清吟的任务是养鸡,没有鸡怎么办岛上有野鸡,只能自己捉一只。

    其他人的任务比较简单,有的是制作贝壳项链,有的是测量小岛从北到西距离多长

    赵振博隐隐成了几个人的队长,也没有不管段清吟,先把其他人简单的任务完成,最后几个人一起捉野鸡。

    才两天的功夫,段清吟似乎已经习惯了岛上的生活,除了笨手笨脚干活不利索,还有些小孩子的脾气外,没什么大的毛病,而且人也好哄,有时候夸她两句就浑身是劲儿。

    比如捉鸡的的时候,慌忙之中还不小心摔了一跤,几个男生见了正准备过来扶她,哪知道她自己就一股脑爬起来了,嘴里似乎啃到了泥巴,呸呸两声,情急之下随便拍了两下衣服,嘴里激动喊着,“快,我刚才差点捉住它了。”

    “”

    好吧,跟三个糙汉子在一起,原本水灵灵的一朵鲜花,也变成了地主家的傻女儿。

    三天过去,几个人仿佛经历了一场逃难生活,其中赵振博和钟卓还好点,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节奏,不像段清吟和姚琛,两人看着完全就是难姐难弟。

    姚琛是焉头耷脑的,原本非常潮流的卷发已经没有型了,脸上还出油,看着十分狼狈。

    而段清吟更糟糕,她头发长,来之前是柔顺披在肩上,三天没打理,又油又乱,头发绳被她拿去绑野鸡去了,也没东西束着,后来嫌麻烦直接拿一根树枝插在头上,偏偏她又不会弄,乱糟糟的一团,还有几缕掉下来,身上衣服也脏兮兮的,看着真是惨的不能再惨。

    关键是手里还拖着一只野鸡,绑在一根细树枝上面,走哪儿带哪儿。

    偏偏摄像师怼着她脸拍,段清吟想生气,但这会儿饿得都没劲儿生气了,有气无力道“别拍了,我都丑死了。”

    说完还重重叹了口气。

    这是最后一天,几个人一大早就收拾好跑到海边上等着,跟望夫石一样,一脸热切看着海面,就等着节目组的船过来。

    这话说的,听得旁边三个男生直接笑了。

    这三天的相处差不多也知道段清吟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身上小毛病不少,但也有可爱之处,绝不是像网上说的那样是个恶毒的人。

    等了一会儿,另一组人员也来了,他们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但至少看着比段清吟干净多了。

    所以一个个看到段清吟时脸上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大概是没想到她混的这么惨。

    段清吟也意识到自己这会儿有点狼狈,但又不想被人看笑话,立马抬头挺胸,还伸出手抓抓头发,似乎想把头发抓顺一点,好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太糟糕。

    两队人齐后,没再等多久船就来了,一个个激动的上了船,段清吟也上去了,手里还拖着一只野鸡。

    和来时一样,坐了两个小时的汽艇,回到码头时,片场工作人员看到他们的惨样,都忍不住笑了,尤其是看到段清吟,都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但最后算分时却没有让着她,段清吟他们总分差了两分,虽然任务都完成了,但没办法,谁叫她两次破坏规则,又是带毛巾,又是藏零食。

    好在钟哥几人并不在乎,还过来安慰她别放在心上。

    段清吟鼓鼓嘴,手里的鸡也不要了。

    导演喊了声收工,段清吟就把鸡随便塞到一个工作人员手里,刚转过身,助理几个就跑过来了,和他们一起的,还有庄白宴。

    男人落后几步,不紧不慢朝她走过来,眼睛看着她这个方向,脸上挂着浅笑,那笑容不像平时一样略显客气疏离,而像是带了几分亲近。

    眸子落在段清吟的脸上,嘴角弧度加深,走近后抬起手似乎准备摸摸她脑袋,但视线在她那乱糟糟的头发上掠过后,手上动作一僵,最后掩饰性的转了方向,而是落在她耳垂上捏了捏。

    声音温柔笑道“很厉害,竟然会抓鸡了。”

    因为语气柔和,也不易听出他话里的笑意,但段清吟明显感觉出来他是在嘲笑自己。

    “”

    段清吟和其他人道别后就跟着庄白宴离开了,没回帝都,而是陪着他去了趟r国开会,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过来找她,可能演戏给庄家人看吧。

    反正她不会自作多情觉得这人是想念她。

    在r国停留了一周,段清吟开心的吃吃喝喝,还在微博小号上发了好几条感慨,说自己终于过上了正常的生活。

    她在这边快活,而另一边国内,荒野求生新的一期也出来了。

    荒野求生这个综艺比较特殊,几乎带有直播的性子,各方面都力求真实,还原拍摄现状,更没有出现乱剪辑的情况,所以比起其他综艺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在后期制作上。

    荒野求生比周六面对面播出的时间要早一周,周六面对面还没播出就流露出了一些对段清吟不好的画面,现在网上关于段清吟的评论十分不利。

    虽然段清吟团队公关给力,稍微挽回了些局面,但总的来说,耍大牌不敬业一旦成了某个艺人的标签,那是极其败坏路人缘的。

    所以堵还不如疏。

    这也是段清吟为何在出场荒野求生时故意表现的不懂事,放大自己的缺点,原因就是想告诉观众她不是一个完美的人,身上有各种各样的小毛病。但同样,她也是有优点的,她会像大姐姐一样照顾年纪小的姚琛,她会在赵振博忙的时候去主动帮忙,她更会懂事的将自己的食物分给生病的钟卓

    她最差劲的样子观众都知道了,难道还会信那些子虚乌有的谣言

    喻薇三番五次拿耍大牌攻击她,说的多了,也就成真的了,这次又在她头上扣了个校园暴力的帽子,段清吟不愿意永远处于被动的地位。

    而这,应该也是许姐让她来参加这个综艺的原因。

    不得不说,庄白宴将段清吟看得很透,她这人确实有几分小聪明。

    有几分小聪明的段清吟在荒野求生这个节目播出后,直接超出她的预料成为话题中心人物。

    一开始是被骂的,哪知播完一期网上口风就跟着变了。

    还被顶上了热搜。

    #段清吟抓鸡#

    赫赫排在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