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 38 章
作者:瞄酒   穿成康熙嫡长孙最新章节     
    胤礽满脸疑惑的看着康熙, 一副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蹙眉问道“知道什么还请皇阿玛明示。  ”

    康熙看着胤礽脸上的表情不似作伪, 心中升起一抹疑惑,片刻之后脸上露出笑容道“你怎么这么针对珏瑶朕记得你和珏瑶的关系在小的时候十分好的。”

    胤礽微微垂眸, 看着地面,片刻之后对着康熙解释道“皇阿玛您都说了, 珏瑶和儿臣在小的时候十分要好,那是小时候。在战胜准格尔之后, 你那么的想要她回来,她都不肯跟您回来, 在那个时候, 儿臣就觉得这个妹妹不认也罢。”

    说完之后又看着康熙继续道“再说了,这个时候她突然来京,绝对是别有居心的,据儿臣所知,草原上今年突遭大雪, 牧草都被盖在了下面, 牛羊冻死了不少,珏瑶这个时候过来一准的是为了粮食,为了准格尔部落的人的生存, 她为别人而来,儿臣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针对她自然是为了咱们大清的利益。”

    胤礽心中却是有些不安, 这事情虽然他又猜测的成份, 但是现在看着他的皇阿玛的问话, 让他觉得他或许知道的太多了。

    胤礽的话同样让康熙陷入了沉思,胤礽虽然有些优柔寡断,但是绝对的聪明,而这些事情要真的是他猜测到的话,那也不足为奇。

    唯一让他怀疑的是,胤礽的立场很明确,不借粮食给珏瑶。

    那绝对是珏瑶得罪了他,威胁到了他。

    珏瑶刚刚入京城没有多久,唯一能够得罪他的就是让揽月和亲的事情,而借粮食是大清利益,对胤礽而言,没有多大的威胁。

    饶是康熙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是还算附和着胤礽道“你说的对,草原上突遭大雪,给准格尔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但是朕觉得他们既然都已经对朕称臣,是朕的子民,朕自然要对他们负责,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饿死,所以朕觉得借粮食给珏瑶还是有必要的。”

    他说完扫了一眼胤礽,看着胤礽没有任何反应的脸,心底的疑惑更加重了。

    胤礽知道康熙在试探他,只是对着康熙抿嘴一笑,并不反驳道“皇阿玛觉得行,那就借。”

    说完他对着康熙微微的躬身,转身就退了出去。那背影看着赌气的成份很大。

    康熙看着胤礽气呼呼的背影,眼眸瞬间变冷,片刻之后恢复了正常。

    毓庆宫。

    胤礽在椅子上坐了大半个小时了,他握着茶杯的手指微微的发抖,他知道的太多了,索额图的消息固然可靠,但是弊端可是显然易见,皇阿玛开始怀疑他了。

    现在胤礽有些怀疑索额图的目的。

    想到这里,胤礽把手上已经凉透了的茶水,一饮而尽。

    珏瑶竟然想要他的嫡女和亲,虽然皇阿玛拒绝了,但是现在不难保是个变数,他要让珏瑶快点离开才行。

    弘承与揽月笑嘻嘻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胤礽的时候,微微一怔,弘承最先反应过来,他对着胤礽躬身行礼。

    揽月则是对着胤礽福身,然后高兴的跑上前去,对着胤礽问道“阿玛,你回来了。”

    胤礽有些复杂的心情,瞬间变得柔软了许多,他抬手揉了揉揽月的脑袋,虎着脸对着弘承呵斥道“你知道错了吗”

    弘承瘪了瘪嘴,跪在了地上。有些不服气的看着胤礽。

    胤礽看到弘承的样子一下子就气笑了,对着弘承说道“你身为哥哥,怎么不保护妹妹,还带着妹妹打架你都没长脑子吗万一打输了怎么办那揽月不是要被占便宜了”

    今天当着那么多的人,他说的比较含蓄,也不知道弘承能听懂多少,现在没人了,弘承还是需要好好的教导一下的。

    揽月看着突然变脸的胤礽,在一旁吓得不敢吱声,片刻之后才弱弱的对着胤礽道“阿玛,是揽月先动的手,揽月也有错和哥哥没关系。”

    她说着就和弘承跪在一起,可怜兮兮的看着胤礽。

    胤礽看着两人的样子,有些无奈挥了挥手道“行了起来吧。”

    说着对着两人有些苦口婆心道“阿玛不是想骂你们,你没看看那个志卢和刁河,简直就是狼子野心,跑到咱们这里来借粮食不算,还想要揽月与他们和亲,也不看看他们是什么东西,一个战败的部落,还敢如强盛时那般看不清自己的地位”

    弘承听了,心下一悸,片刻之后恢复了过来。

    胤礽要是猜测出来的还好,要是知道的话,恐怕康熙就要怀疑了,倒时候两人的关系恐怕就要恶化了。

    还有那个志卢和刁河,这两个人简直可恶,早知道他们打得这个心思,就该下手再重点,最好把他们的腿都给打断,让他们再也爬不起来,也好歇了这个心思。

    想到这里,弘承的脑子里突然闪过,好像在九龙夺嫡的时刻里,十四阿哥就是因为西征准格尔了,这两个表哥不简单啊,看着也不是没有脑子的样子。怎么表现的如此不符合呢

    胤礽扫了一眼弘承,发现弘承微微的出神,一瞬间气血上涌,恨不得上手揍他一顿,他深吸了两口气,才压住了自己的怒火,对着弘承温和的问道“弘承,你想什么呢”

    弘承对着胤礽有些懊恼道“阿玛,弘承在后悔当时下手轻了,要是知道他们打着这个注意来的,一准的下手再重点。”

    胤礽听了弘承的解释瞬间觉得,弘承不错,孺子可教。

    志卢和刁河两人跟着珏瑶回到了驿站。

    志卢没有形象的躺在了榻上,有些漫不经心的对着刁河问道“还在想那揽月一个女人而已,有什么好想的。”

    珏瑶扫了一眼志卢,她沉默的没有开口。

    刁河闻言,瞬间回神,对着志卢道“揽月只是意外的惊喜罢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志卢听了看着刁河,两人相视而笑。

    刁河看着珏瑶沉默的样子,走到了珏瑶的身边,伸手抓着珏瑶的手道“额娘,你没事吧”

    珏瑶站起身来,微微的叹息,片刻之后开口道“没事,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罢了。”

    今天胤礽的刁难,让她想起了小的时候,那会儿她和胤礽几乎一同长大,现在却变得形同陌路了。

    志卢与刁河两人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一些无奈,他们这次来这里,借粮食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想法是想要打探大清的虚实。为以后的战争做准备。

    当然这件事情,他的额娘都不知道,就是想着借粮食,还有想要他们与大清的公主和亲,增加彼此的关系,能够不再打仗。

    只是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先不说他们只是一个战败的部落,现在都是老弱病残,加上今年天寒地冻的又饿死了不少的人,这让他们原本的部落变得雪上加霜,好在,最困难的时候,沙俄抛出了橄榄枝。

    不仅对他们了粮食还有过冬用的东西,就对他们踢了一个要求,骚扰大清的边境,从而让大清无暇顾及沙俄那边的变换。

    这也是他们表现的比较傻,一副看不清形势的原因。

    康熙脑中的想法一闪而逝,他对着李德全道“把弘承给朕叫来,朕有事情要说。”

    李德全看着康熙绷着的脸,心中警惕,从太子爷走了之后,皇上的脸色就异常的难看,这会儿又要见弘承阿哥,恐怕不是什么好事情。

    饶是如此,他也不得不尽忠尽职的跑去毓庆宫一趟,把弘承阿哥给请过来。希望弘承阿哥来了之后,皇上的心情能好点。

    弘承一路上哈着白气,走到乾清宫的门口,撩起帘子走了进来,一股子热风熏得他有些睁不开眼。

    抬手揉了一下眼睛,就看到坐在首位上的康熙,欢快的跑了上前,抓着康熙的手,可怜兮兮的撒娇道“皇爷爷冷。”

    康熙笑着看着弘承天真的样子,伸手抓住他有些冰凉的爪子,眼眸微闪,笑着问道“弘承啊,皇爷爷问你个问题,你说皇爷爷好,还是阿玛好”

    弘承闻言看着康熙,满脸笃定的问道“当然是皇爷爷最好啊,皇爷爷怎么这么问呢”

    说完之后又低头想了想,微微的抬头看着康熙道“阿玛也挺好的,就是对弘承比较凶,你不知道他多坏。”

    他说着就把今天在毓庆宫里发生的事情给康熙讲了一遍,然后告诉康熙,让康熙惩罚胤礽。

    康熙闻言看着弘承满脸的期待,想到胤礽平时的好来。

    沉默了片刻之后,微微叹息,胤礽平时做的很好,孝顺,聪明,而且对朝局的变化比较敏感,或许真的是他多心了,胤礽只是看到志卢与刁河欺负了他的两个小宝贝才会如此的针对珏瑶。

    饶是如此,康熙在心里努力的说服自己,微微垂眸看着弘承有些天真的小脸,开口问道“弘承以后跟着皇爷爷住在乾清宫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