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作者:年糕粉丝汤   [清穿]弘昼不想当八贤王最新章节     
    “是德母妃做的。  ”胤禩清脆响亮的声音在宫中回荡, 与此对应的是骤然安静下来的宫室。

    众人面面相觑, 就连惠妃都忍不住挑了挑眉, 将怀疑的目光转向这枚香包。

    德妃给自家胤禩做香包做什么不会是在里面加了什么东西吧

    太皇太后也是面容微肃,殿内的气氛逐渐变得紧张起来, 德妃暗暗叫苦不迭。

    可是想要解释她偷偷看了眼微微皱眉的佟皇贵妃,心里又是一阵一阵的不安不能祈求胤禩把这个话题赶紧跳过去的她眼珠子一转, 就捏着帕子想要开口。

    偏偏还未等她说话,胤禩又补充道“这是昨天德母妃送给四哥的生日礼物”

    惠妃和荣妃惊得愣在原处, 看到佟皇贵妃骤然阴沉的脸庞,两人齐刷刷的低垂下头, 假装没有听到胤禩的话语。

    她们如此, 更何况是其他的小宫妃们,也是望天的望天看地的看地,实在找不到地方就盯着眼前的廊柱。

    反正就别说让咱们看佟皇贵妃和德妃的表情。

    太皇太后注视着香包,上面童趣可爱的图案现在看来也不乏深意,她深深的看了胤禩一眼, 随即从胤禩手里接过香包。

    虽然心中有着淡淡的不悦, 不过太皇太后还是表扬了德妃一句“德妃有心了,这香包倒是做得精致。”

    佟皇贵妃面色有点不好看,手上不断地搅着帕子, 看着胤禩的目光就像是看到了一只大尾巴狼亏本宫对你真心实意,你这小子竟然拆本宫的台

    那目光焦灼得很, 胤禩想不察觉都困难。他抖了抖耳朵, 状似不情愿的拉着太皇太后的袖子喊了起来“乌库玛嬷德母妃她这样偏心眼, 只给四哥和六哥做香包您怎么还能夸她”

    “啊”太皇太后微微一愣。

    她有些迷惑不解的看向胤禩,这事儿不是你这小子捅出来的吗

    胤禩气鼓鼓的叉着腰“是不是偏心眼”

    “那是因为”

    太皇太后顺势就要开口说出缘由,可是等一低头看到胤禩纯澈透亮的双眼之后,太皇太后浑身一震,顿时哑然失笑。

    怕是自己几人想多了,胤禩年幼怎么会想到这上面

    等等

    太皇太后微微拧起眉尖,颇为深意的看了眼佟皇贵妃和德妃,又看了看惠妃和站在她身后的卫贵人胤禩和胤禛同为养子,可惠妃却是从未有阻拦胤禩亲近生母的举动。

    倒是佟皇贵妃这些年严防死守生怕胤禛知道真相。

    可这真相真能瞒得了一辈子吗

    等到这样想来,太皇太后忍不住微微叹气,佟皇贵妃竟是没有惠妃看得通透,来得明白。

    “就是啊孙儿也想要”

    “孙儿也是”

    还没等太皇太后接话,下面的小阿哥们一个接着一个吵了起来,最后所有人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变成了最后的一句话“我们要一人一个”

    “一人一个”

    太皇太后则是被小阿哥们的提议给逗乐了。她环视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阿哥,心中微动倒是觉得这是不错的提议至于佟皇贵妃,那倒是迟一些再和她好好说说便是了。

    想到这里,太皇太后眉眼间温和“是,是,是。都是哀家想错了德妃。”

    “臣妾在”德妃也被这进程弄得有些糊涂,茫然不知所措的站起身来。

    “你也是,怎么可以偏心眼呢”太皇太后状似埋怨的直摇头,笑眯眯的开口“哀家就惩罚你,五天内做出六个香包给咱们在场的小阿哥们一人一个好不好”

    后一句话那都是对着一群小阿哥说的,除去胤祉面无表情,胤禛满脸放空,其他几个小阿哥都是一跃而起兴高采烈的欢呼起来。

    太皇太后笑得合不拢嘴“只不过是个香包罢了怎么瞧着他们要高兴成这样”

    “乌库玛嬷不知道,”胤禩叉着腰“这可不是一个小小的香包的问题,咱们兄弟每人都有一个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对,八哥八弟说的是”几个小阿哥点头附和着,他们异口同声的样子让太皇太后一阵无语之后倒是浮起一丝淡淡的喜悦。

    若是孩子们长大以后还能这般相爱友善,那倒是一大佳话。

    太皇太后眉眼弯弯,转头看向愣在原处的德妃“德妃,你听见了吗”

    回过神的德妃哪里会拒绝,她暗暗松了一口气,赶紧蹲福应是“臣妾遵旨。”

    太皇太后颔首,随即转头看向颇为焦虑不安的佟皇贵妃“等一会儿,皇贵妃先留下,哀家有事要和你说。”

    “是。”佟皇贵妃轻轻的应了一声。

    一直沉默无言的胤禛望着佟皇贵妃和德妃,只觉得眼前所有的事情犹如一匹疯马,朝着和前一世截然不同的方向狂奔而去,心里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与他相反的却是胤禩,他心情颇佳,拉着胤禛的手一蹦一蹦往外走,边走一边还是鼓着脸抱怨“昨日拆生日礼物的时候,我的那一份四哥你都没有拆”

    “是吗”胤禛心不在焉的应声,下一秒他觉得脸上被狠狠的掐了一下。

    胤禛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下可是彻底回过神,而眼前胤禩环胸而立,半月眼的模样恶狠狠的睨着他“四哥我刚说了啥”

    “”胤禛满脸茫然,脑后勺密密麻麻遍布冷汗。

    “真是拿你没办法”胤禩一脚踢飞路上的小石子,双手交叉在脑后“我是说昨天我送的礼物还没拆”

    胤禛眨巴了下眼睛,回想了下还真是这样

    昨天为了香包的事情大家可是闹得不可开交,等谈完集体香包一事又是打打闹闹,加上胤禩的礼物格外大块头,竟是所有人都没有发现。

    就连胤禛自己都忘了一干二净。

    想到这里,胤禛登时闹了个大红脸,也没心思想太皇太后会和佟皇贵妃谈什么,抓抓脸赶紧拉上一脸不高兴的胤禩就往承乾宫飞奔而去。

    对于胤禩送的礼物,他也有几分好奇呢

    “这就是我的礼物。”胤禩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将放在角柜上的大盒子搬了下来,瞧着他手微微颤抖的模样,胤禛赶紧上前一步接过,也被里面颇为沉重的分量惊了一惊。

    这是什么

    胤禛微微怔愣的拆开盒子,只见一只熟悉又陌生的花瓶出现在里面除去花纹以外,胤禛甚至一眼以为是那只被胤禩摔碎的花瓶。

    “这是”胤禛瞳孔微微一缩,下意识地开口。

    胤禩左看右看,脸上有点红“这那个嘛,这就,就我,我随便做的”

    “真是的。”胤禛低垂着头轻轻说了一句。

    “啊”胤禩有些不知所措,难不成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可是他记得,前一世汗阿玛可重视那只花瓶的呀

    胤禩伸手戳了戳似乎原地发愣的胤禛,试探着开口“四哥,你不满意吗”

    “满意。”胤禛抬起头,双眼里晃动着的是胤禩看不透的情绪。

    他的笑声低沉沉的,深深注视着胤禩好久,才缓缓开口“谢谢你,胤禩,这只花瓶我一定会一辈子好好保存的。”

    胤禩脸红通通的,嘿嘿傻笑着搔着脸颊,他轻快的围着胤禛打转一边唠叨着“那一只花瓶是四哥和佟母妃一起做的对不对这只花瓶是我请佟母妃和我一起做哒”

    “哈”胤禛身形一歪,他险险的将花瓶摆在桌上就转身盯着胤禩,没好气的开口“你和额娘一起做的”

    “是啊”

    “笨蛋”胤禛一脸无语“这种应该让我和额娘做才对吧”

    “唉”胤禩嘴翘鼻子高,脸颊气鼓鼓的。

    “算了,这次就宽恕你。”胤禛戳了戳他胖嘟嘟的脸颊,笑眯眯的开口“下一回,让额娘带我们一起去做花瓶吧。”

    胤禩眼前一亮,重重点头“嗯”

    拆完礼物,胤禛将胤禩送出承乾宫。

    望着一蹦一蹦就要离开的胤禩,胤禛突兀地开口“胤禩”

    “嗯”胤禩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一半脸庞被树梢阴影遮住的胤禛。

    “昨天下过雪,这地滑得很,你不要一蹦一蹦小心摔着。”胤禛顿了顿,认真的吩咐着。

    “知道啦”胤禩摆摆手,蹦跳是不蹦跳了,一副恨不得将自己步子迈到最大的模样踩出去。

    胤禛摇摇头,转身匆匆朝着上书房的方向走去。

    康熙不在宫中不代表师傅们不联系,胤禛可是清楚的知道前一世后期他在陪同康熙南巡时,那些教习师傅每日的信件,一五一十将阿哥们的表现记得清清楚楚交上去。

    像胤祉这般,借着汗阿玛不在就试图偷懒耍赖的,呵呵

    等康熙回来,有他一顿好果子吃呢

    他一边想着一边赶往上书房,而另一边胤禩走在甬道上,脚下的白雪被他踩得咔嚓咔嚓作响。

    宿主,你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情公开要知道现在佟皇贵妃对您的好感度一会儿升一会儿降的,德妃也没有半点好感度给您的打算,这多不划算啊系统忍不住小声嘀咕着。

    按照他的预想,宿主应该把这件事告诉佟皇贵妃才对吧

    系统。胤禩慢吞吞的开口你知道吗

    其实我以前和四哥我说的是弘历,是被对方的额娘养大的。

    胤禩眼中出现一抹惆怅等到四哥进宫抚养之后,两位额娘就一起照顾我汗阿玛胤禛那时候每回看到我和两位额娘在一起笑闹都特别高兴,现在想来这或许也是一种移情

    正是因为如此,等到成为胤禩之后,他能这么快接受惠妃,也能尊重卫贵人避开后宫斗争,选择在佛堂里度日的选择。

    系统还是不明白胤禩的意思。

    你不是人,不知道感情这种东西。如果我替胤禛做了决定,那又有什么用处

    胤禩看了系统一眼,全然不知道胤禛是重生的他,脸上闪过一丝惆怅如果德妃现在胤禛的年纪还小,德妃对胤禛也许会有一些真心呢

    昨天他想要让德妃远远离开胤禛,但是到了慈宁宫的一瞬间他却改变了主意。

    只是不知道这个决定究竟是好是坏

    系统看着一脸严肃的胤禩,一双豆豆眼在胤禩没有注意的瞬间闪现着无数符号,他没有开口胤禩也没有说话,一人一系统一时间伫立在原处。

    “小主子”后面的小太监停住了脚步,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着胤禩,试探着开口。

    “啊,我没事。”胤禩回过神,懒得和系统多说。

    事已至此,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胤禩摸摸下巴,望着周遭皑皑白雪,突然想起昨天的约定,他登时间起了劲,兴高采烈地喊上不用上课的小阿哥们朝着水上乐园跑去

    不现在应该改口成为冰雪乐园才对。

    在前两个月秋末的时候,水上乐园的水就已经被抽干。

    等到昨日这一场大雪之后,现在这里可是变成了冰雪天堂

    一个个被裹得像棉球的小阿哥们看到眼前堆得小山高的白雪,眼睛那是亮晶晶的,还没等身后的宫人们拦阻就欢呼一声就扑了进去。

    一时间,堆雪人的、打雪仗的欢声笑语登时响彻了整个冰雪乐园,每一个小阿哥都玩得全身大汗淋漓也不愿意离开这里。

    夏天是水上乐园,冬天则是冰雪乐园想到出主意的正是胤禩,兄弟们对他佩服得是不得了

    之前玩得打仗游戏再次登上了冰雪乐园的舞台,闻讯赶来的太皇太后望着眼前这一幕是无奈的直摇头“这些个皮猴”

    “皇额娘,胤祺年后可就得去上书房读书了”

    皇太后担忧的看着“这补课的事情”

    “罢了罢了。他们几个也就这两年玩的时间。”

    太皇太后摆摆手“再说了你没有发现吗天天和兄弟们打闹,哀家瞧着胤祺的汉语满语也是长进了不少。”

    皇太后抬眸朝着场间看去,随即是微微一愣。

    看着追着捣蛋的胤禩胤佑等人直喊叫的胤祺,她眉眼间的担忧消失得一干二净,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还真是一帮小泼猴”

    有了太皇太后的命令,德妃自然是不敢怠慢的,没出三天宫里小阿哥们就人手收到了德妃亲制的香包,就连胤禛和胤祚的香包也被收回,边角上还绣上了各自的名字,得知此事的佟皇贵妃那是冷笑一声“她倒是聪明。”

    这放在小阿哥们身边的香包,万一出点事责任不都归咎于德妃

    佟皇贵妃想起太皇太后说得那番话心里就不是滋味,这几日都不愿意和胤禛打个照面。

    沈嬷嬷素来是不同意佟皇贵妃将这件事瞒着四阿哥的,此刻忍不住开口“主子,既然德妃先做出了动作,咱们将事情告诉四阿哥不也是一件好事吗”

    “若是胤禛知道真相,然后亲近德妃怎么办”佟皇贵妃耿耿于怀。

    “主子奴婢都瞧得出来四阿哥是个格外聪慧的,您还不知道”

    沈嬷嬷揽着佟皇贵妃直叹气“奴婢只怕经过这件事情,指不定四阿哥心里已经有所怀疑等到四阿哥自己发现或是被旁人怂恿才发现倒不如主子将事情说出来,以四阿哥的性子想必定然会明白主子您的真心实意”

    佟皇贵妃睫毛微颤,抿着嘴,半响才愤愤然的一句“说到底,还不是这胤禩的错亏本宫这样对他,他还恩将仇报,真真是个小白眼狼”

    “八阿哥才几岁,您和他计较有什么用”沈嬷嬷哭笑不得。

    不过看着佟皇贵妃的模样似乎有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中,沈嬷嬷心中稍微放松了点,又唠唠叨叨的叮嘱几句才满意的合上嘴。

    佟皇贵妃依靠在窗边,望着外面雪花片片落下的景致,依稀间仿佛想起了刚把胤禛抱过来的时候他才刚刚睁开双眼,第一件事就是用小手紧紧握住自己的手指,又想起自己去年怀孕时宫中流传着胤禛会被送回德妃身边的流言蜚语

    最后还有那个早夭的,她期盼许久的孩子。

    “说起来本宫也好两天没有见胤禛了。”她合住双眼,又重新睁开,眉眼间闪烁着落寞和希望“派人去上书房守着,等四阿哥下课就请他回承乾宫,晚上一起用膳吧。”

    “是。”半秋应了声,很快一名小太监就匆匆离开承乾宫。

    另一边,在上书房外。

    胤禩探头探脑的看着里头,胤祺和胤佑一左一右,后面还跟了个翘着嘴一脸不服气的胤祚。

    守门的侍卫眼皮子直跳,只能装作自己压根没有看见眼前鬼鬼祟祟的小阿哥们。

    “不可能的啦”

    胤祚双手托在脑后,很是不乐意的嘀咕着“四哥怎么可能是额娘生的额娘可从来和我说过,肯定是那些宫人在胡说八道”

    胤禩嘴角抽了抽,他心中明白这是事实,面上却装作忐忑不安“可是”

    “咱们问问吧看看四哥最近怎么样了”胤祺犹犹豫豫,流言蜚语传出来的时候他就发现乌库玛嬷有些不高兴,心里其实怀疑有几分真实的可能性。

    偏偏从窗户外看进去,却只见着胤禛正专注的在一名师傅的指导下写着大字,持笔的手稳稳当当,半点视线都没有给窗外的弟弟们一眼。

    反倒是胤祉,乘着师傅不注意,偷偷的转头小声问“你们来这里做”

    “三阿哥”一声厉喝响起,胤祉猛地脑袋一缩,脖子一耸,哭丧着脸转回头。

    站在台上的翰林院掌院学士孙在丰冷视着胤祉,缓缓开口“三阿哥,您已经一连两回考试没有合格,如果明日的考试依然没有达到合格那就休怪老臣将此事禀告于皇上”

    “学、学、学生知道了”胤祉面色刷得变白,赶紧打断了孙在丰的话语。他哪里还敢再和小阿哥们说上一句话,只恨不得直接将脑袋直接塞进课本里。

    孙在丰这才满意的一点头,他推门而出盯着几只鹌鹑般瑟瑟发抖的小阿哥,虎着脸道“阿哥们莫不是想学习看看”

    众人赶紧摇头。

    他们又不傻,也不像胤禛这么爱学习,瞧瞧三哥的惨状,谁想进去受罪啊

    尤其是明年就要入学的胤祺,吓得瑟瑟发抖,生怕孙在丰上前就把他抓走

    “我,我,我们这就走”胤禩天生对老师这个职业人士都有十足的畏惧感,在孙在丰的注视下他哆哆嗦嗦的说了一句话,扭头就一溜烟的跑出上书房。

    没读书以前,自己绝对不会再来这里绝对

    有了胤禩的动作,其他小阿哥们也犹如火烧屁股一般跑得飞快,倒是让孙在丰嘴角勾起一丝笑。他摇摇头注视着一行人离开才将目光重新转回室内的胤禛和胤祉身上。

    胤禛若有所思的抬起头,淡淡的看了眼他们远去的背影,随即低头重新专注于学业之上。

    孙在丰望着这一幕,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四阿哥的心性,果然是非同寻常。

    胤禛对于佟皇贵妃和宫人们的反应很是淡泊,这样的待遇他曾在前世今生都感受过数次。

    即便是这一世,在佟皇贵妃怀孕的时候,他又何曾不是被人在背后说着闲话,只是他这一回并未放在心上,而前一世则是偷偷跑去永和宫,窥视德妃和胤祚之间的相处罢了。

    顶多,是重新变成孤家寡人。

    不,或许这一次有胤禩这些兄弟们陪伴,会比前一世好很多。

    胤禛垂眸,沉默地写着字,直到下课时辰到,孙在丰在课堂上宣布下课。

    走出宫门,看见承乾宫的小太监笑着迎上前称佟皇贵妃寻自己时,即便心早已冰封,胤禛在瞬间也不由自主的心神晃动。

    “啊。”他沉闷的应了一声,举步朝着承乾宫而去。

    在他离开后,草堆里一阵晃动,一串小脑袋伸了出来紧张的看着胤禛的背影。

    “现在怎么办”胤佑急得团团转。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瞧着眼前这一幕,就连胤祚都不可思议的反问“难不成四哥四哥四哥真的是额娘生的”

    众人沉默不语。

    胤祚想了一会,半响才憋出一句话“那他还平时对我这么凶”

    众人险些摔倒,胤祺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四哥又不知道再说了还不是你老捣乱”

    “哦也是哦。”胤祚搔搔后脑勺嘿嘿一笑“其实是不是亲的也无所谓啊他本来就是四哥嘛”

    “问题是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胤禩一咬牙“这件事和咱们也有关系,现在也只能跟上去了”

    “好”几个小阿哥一起应了声,偷偷摸摸追在胤禛的身后朝着承乾宫跑去,尤其是胤禩,他心里更是一阵阵的焦虑。

    不知道他的选择到底是对是错。

    胤禩几个远远就看到胤禛走入承乾宫,他们加快步伐靠近宫墙,可又不敢通过正门进去,只好围着承乾宫直打转。

    “现在该怎么办”胤祚盘着手,苦恼的开口。

    “总不能直接求见佟母妃”胤祺也苦恼的直抓头皮“咱们转一圈瞧瞧有没有狗洞可以钻进去”

    “狗洞不大会有吧我瞧着要不咱们翻过宫墙钻进去”胤佑东张张西望望。

    “翻宫墙这个主意倒是不错。”胤祚抬起头望着高耸的宫墙,眼珠子一转就发话让身后的小太监上前。

    小太监吓得面色苍白,双腿直打哆嗦翻宫墙还是承乾宫的那不就是不要命了吗

    他一骨碌的滚到地上,哭丧着脸“六阿哥,这万万使不得啊”

    “又不是让你翻,你架着本阿哥上去就行了”胤祚叉着腰喝令。

    小太监眼泪直淌,死命摇头让六阿哥上去,万一下不去或者是摔下去,自己的脑袋就可以直接搬家了

    胤禩嘴角一抽,看着被胤祚逼得无处可逃的小太监和三个陷入疯魔状态的兄弟一阵阵无言。

    钻狗洞爬宫墙亏他们想得出来。

    只怕登上墙头,下一秒他们就要被侍卫们逮个正着,后面的结果

    胤禩打了个哆嗦,赶紧发声“这可不行,万一被人发现了咱们四个可就完蛋了”

    “那八弟你说该怎么办”胤祚和胤祺同时回过头,鼓着脸开口。

    “我说”胤禩眼珠子一转,偷笑的招过小太监。

    反正只要能溜进去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