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作者:北途川   我是不是见过你最新章节     
    25

    事情变得诡异又离奇。

    林嘉和出去抽烟, 嘉遇低着头, 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兴去卫生间了。

    初念一个人默默消化了会儿, 陡然想起一件事来,那时候组合刚解散, 外面骂声不断,粉丝网上骂都不解气, 堵到公司去,骂公司不作为, 公关无能。

    他们的经纪人那会儿就是宋喜,无论粉丝还是记者堵她, 她都是一副拒不配合, 冷着脸一言不发的态度。

    有一次是晚上,她被堵在公司的停车场,她终于忍无可忍骂了句,“就你们心疼他,我不心疼”只一句, 没别的了。

    那句话被无数人嘲笑, 嘲她话说得可真漂亮,做的事却一件比一件恶心。

    有人分析过她,说宋喜这个人, 表里如一的恶毒,更毒的是, 她压根儿不觉得自己毒, 她还觉得自己是朵无辜的小白莲呢

    可无论怎么骂她, 事实已经造就,e 1再也回不来了。

    初念对她不熟,知道她也都是几次粉丝撕她。

    唯一一次见面的酒局上,印象更差。

    可她为什么杀了林嘉和父母,初念有一些模糊的猜测。

    她跟了出去,寻到走廊尽头的楼梯间,安全通道里寂静无声,灯光很暗,林嘉和靠在墙上,沉默抽烟。

    初念推开防火门,林嘉和微微抬眼,“怎么出来了”他低头,似乎想把烟掐了,可是没找到合适的地方,初念不知道怎么生出一股冲动来,她走过去,默默抽了他手里的烟,缓缓抽了一口,慢慢吐出一个烟圈来,眯着眼,看他“我不讨厌烟味,也不介意你抽烟。”

    只要是你做的事,我都支持。

    初念不会抽烟,试图咽下去的时候,呛得直咳嗽,林嘉和就那么看着她,他出来没有戴眼镜,近视太严重,看不清她的表情,但眼前的人,总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那种熟悉不是偶像对粉丝的熟悉,来自更远、更深的地方。

    而她对他,也似乎超越了粉丝的界限,她和他见过的很多粉丝不一样。

    他沉默着,然后缓缓抬起手,拍了拍她的背,“不会就不要逞能了。”

    他从她指尖拿回来,上了几层台阶,在拐角处把烟头按熄扔进了垃圾桶,他就站在那个地方,居高临下看着她,问她“为什么喜欢我”

    初念脑子还乱着,并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突然夺他的烟,或许是觉得他那样子太落寞了,也或者自己潜意识里希望和他更靠近一点。

    她想替他分担,可是不得要领,她和他离得太远了。

    “我不知道。”初念声音涩涩的,有时候她也奇怪,但无数个窒息的夜里,他或许是一种心理寄托,让她感觉到自己还活着,还在人世间的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东西。

    就像他抽烟是为了缓解情绪,喜欢他大概也是为了缓解情绪。

    但说不清楚,初念很少去深究自己的行为和语言,她觉得活着已经很累了,有时候糊涂一点会比较快乐。

    林嘉和没有再追问,他只是静默地盯着她看会儿。

    初念被看得浑身不自在,于是找话题和他说“我看你很不高兴,所以跟出来看看。”

    很难形容推开门第一眼看到他的感觉,他微微躬着身子,隐在昏暗的角落里,整个人像影子一样,沉默又孤独。

    初念那会儿很想抱一抱他,可是她没有立场。

    于是她抢了他的烟。

    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儿蠢。

    林嘉和“嗯”了声,“想起一些事。”

    “宋喜吗”初念盯着他,她不确定自己该不该提宋喜,可感觉他情绪不佳的原因来自于那个人。

    “她是个很有野心的人。”林嘉和说,“她一直想培养一个顶级现象级偶像,她在韩国待过很长时间,深谙韩娱的魅力,她一直想把一些制度引进过来,她觉得国内缺乏那种让所有人疯狂的现象级偶像。”

    初念想了想“e 1出道的时候,还是很震撼的。”

    七个人的颜值和实力放眼亚太区都是顶尖的。

    “是,刚开始势头很猛,宋喜很开心。她觉得她的思路是对的。”

    她的运营实力是很强的,有着超乎寻常的魄力和尖锐的眼光,总能在最合适的时机制造最合适的话题,把大家想看的东西推到人前去,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她知道年轻人喜欢的是什么,她把偶像当作一件商品来经营,把粉丝当作顾客,精准地把顾客想要的东西表现出来,是她的追求和目的。

    初念并不能算完全意义上的粉丝,很多时候她是跳出粉丝的思维去看待这件事的。当初组合解散,未必是组合的问题,公司内部大约也进行了激烈的斗争,最后选择放弃他们。

    至于为什么放弃,不得而知。

    “发展遇到了瓶颈”初念只能模糊猜测。

    林嘉和“嗯”了声,“组合的发展道路并不清晰。当时做偶像团体,主要的还是发专辑,上综艺这些,最后的结果几乎都是单飞。公司认为,投入和产出不对等。”

    “必然要经历的。”其实那会儿,一个偶像团体的寿命是很短的,它在舞台上表现的机会屈指无数,国内的土壤也并不很适合这种路子的发展,或者说几乎没有一条康庄大道可以让它茁壮成长。

    “可宋喜不相信,她觉得总会有办法。所以拒绝过度压榨成员。”

    初念知道,有一段时间,他们的商业活动是很多的,但质量很一般。这种情况下,大概率是越来越走下坡路的。运营一个团体的过程在宋喜看来是一个造梦的过程,这个梦是不是符合粉丝的期待,能不能最大限度让粉丝代入这个梦,决定了这个团体能走多远。

    所以她是不会希望过度消耗他们的,如果美好的梦变成了地上卑微的泡沫,那么是没有粉丝愿意买单的。他们想要一场华丽浪漫的流星雨,而不是地上的一地碎屑。

    这就是一场失败的造梦。

    “后来呢”初念问,宋喜不同意,但最后好像还是不得不接受了。

    “很快,就出事了。那个女生是队长的女朋友,出道前他们就在一起了,但一直瞒着公司,后来舆论出来,他也没办法解释,就赔钱退出组合了。”

    这是一切的,然后就山体滑坡一样,组合很快就开始了分崩离析的道路。

    初念忽然有些怀疑,“那乔珺逸受伤真的是巧合吗”,先是李皓轩被曝嫖粉,然后乔珺逸受伤,这些事一件赶着一件。

    林嘉和摇摇头,“练习生时期就已经有的旧伤,一直在调养,但没有办法得到完全的休息,就一直硬撑着,然后彻底不行了。他以为,他可以撑到组合解散的。”毕竟一个偶像团体的寿命是很短的。

    但谁也没想到,会那么短。

    初念一时沉默下来,觉得很难受,听起来好像只是巧合,又像不是。

    “像是巧合是吗”林嘉和突然笑了下,“我起初也以为是。”

    初念愕然“不是吗”

    “宋喜是tc的创始人之一,另一个是她曾经的爱人宋年,宋年为了向她证实她是错误的,不惜撕烂一张王牌。”当时e1算是能赚钱的组合了,tc的一张王牌,但宋年为了逼宋喜乖乖听话,不惜摧毁她仰为信念的东西。

    初念倒抽了一口气。

    林嘉和又说“宋喜后来乖乖就范了,答应他乖乖听他话,然后e1才得以以五人组合重新出道。”

    “那为什么最后”

    “宋年向来不是个守信用的人。”

    初念只觉得后背直冒寒气,资本博弈的世界,也是刀光剑影,血流漂杵的。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初念不太理解,这看起来,像是宋年恨宋喜一样。

    林嘉和眉目微黯,抿直了唇,语气冷得冻人,“他认为宋喜背叛了她。因为宋喜爱上了组合的一个成员。”

    初念心脏猛地一跳。

    那个脱口而出的名字,被她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