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开始
作者:条纹花瓶   我的前世是海王最新章节     
    走进传送阵中, 颜知鸢眼前一花, 遵照着考官的提醒, 闭上眼睛。  在令人作呕的晕眩感消失后,才重新睁开眼睛。

    周围的景色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明明刚刚还是白日, 陌村准确的说是陌村外,竟然是黑夜。一轮皎洁的月亮挂在半空中, 带给颜知鸢浓重的虚幻感。

    她只是传送到另一个地方,而不是在传送阵里面睡了一觉吗

    身边有一堆白色的灯笼, 十分的破旧。

    颜知鸢没在寻找一盏相对完整的灯笼上花费太多的时间,随意拿起一盏, 用随身带着的火折子点燃。

    借着火光就能看清周围的情况。后方杂草茂密, 树影摇曳,没有一条可供人通行的道路。

    颜知鸢皱起眉头,往前走了几步。

    前方是残破的石碑,刻着“陌村”二字。

    石碑旁有一条长满青苔的小路。

    莫名的,颜知鸢产生有一种被窥视的不妙感觉, 前方的黑暗中似乎藏着什么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

    就在她观察周围的时候, 一名扛着锄头做农夫打扮的女子出现在她的身旁。

    原来传送阵启动的时候,地上会出现一个明亮的光圈,人像是被大地吐出来的而且, 女子脚下的椭圆形青石板就是颜知鸢刚刚踩过的。

    是不是传送阵每次只能传送一个人怪不得笔试名次高的可以优先进陌村,因为没办法让两百名考生一起进

    颜知鸢记得, 笔试的第二名叫做王舒窈。

    如果这位姑娘不快一点移步的话, 可能会惨剧下一个人被踩着脑袋, 出不来;或者王舒窈姑娘被顶飞。

    王姑娘显然比颜知鸢更懂得传送阵的规则。

    摆脱晕眩感后,立刻从原地离开。

    王姑娘一边点灯笼一边说“幸会,济南府农派王舒窈。你不用再介绍自己,俺知道你。要比八卦的话,俺农派排在第二,只有卜派敢称第一。听说,昨夜儿有两个汉子为你打起来了一个是披霞观的凌霄道长,他的身份是俺们大、延圣人的幺弟,亲王呢另一个是青丘国主,长得贼俊,看到他长相的人都挪不动脚。真有这么俊啊这一位,大街看你一眼就认定此生非卿不娶。仙友,好艳福。”

    颜知鸢“”

    外面已经传成这样了吗

    “你是不是觉得俺有点炸歪就是看着不够稳重,喳喳呼呼的。俺是有点八卦,但做事很靠谱的。你是长乐元君的高徒,卜派里的这个”

    王姑娘竖起大拇指。

    “不过,卜派自保的手段有限。俺是农派,脚挨着土地就不怕谁,强强合作岂不更好。”

    颜知鸢其实对王舒窈姑娘有印象,印象还很深刻。毕竟笔试时随身携带武器的很多,扛着锄头的就她一位。

    “我不会卜卦。”

    王舒窈愣了一秒,哈哈大笑“仙友,你可真是风趣。”

    颜知鸢“”

    算了,感觉要解释到对方相信的地步,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

    两个人结伴往村里走。

    没过多久就在路边发现一幢房屋,用泥土垒成,茅草做顶。墙已塌掉一半,露出断了一条腿的桌子,显然已经许久无人居住了。

    “感觉是个荒村哎”

    王舒窈“仙友,你对这里了解多少”

    颜知鸢“一点都不了解。”

    正直的凌霄真人并不是会漏题的人。

    况且披霞观是道观,镇山河是朝廷部门,他未必知道镇山河的考题。

    “俺倒是知道一点这回的考题和僵尸有关系。”

    僵尸陌村两个词联系到一起,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正当颜知鸢隐隐抓住点什么的时候,灯笼里的火光忽然闪烁起来。

    前方出现一点亮光,和灯笼的火光交相呼应,一同闪烁。

    颜知鸢吹熄灯火,拉着王舒窈躲到草丛里。

    “屏住呼吸。”

    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王舒窈还是依言照做。

    远方的火光随着她们吹熄灯火的行为也消失不见,却能听到渐渐靠近的沉重的脚步声。来人好像是要调动全身的力量,才能迈出一步。同时,嘴里还发出奇怪的“赫赫”声,仿佛是久病之人在困难的喘息。

    借着朦胧的月光,颜知鸢看到一个身体僵直的“人”,浑身长满白毛,约一寸长,过长的獠牙露在外面,两颗猩红的眼珠子闪闪发光,像是宝石。

    他的指甲很长,卷曲着,身上的紫色长袍颜色非常的鲜艳。

    “赫赫赫赫”

    他扭动着僵直的脖子,在寻找着什么。

    没有收获,他便渐渐的走远,往村口的方向而去。

    那奇特的行走姿势,让人怀疑他随时会栽倒在地上。

    “呼”

    颜知鸢畅快的呼了一口气。

    王舒窈还在往僵尸离去的方向眺望。

    “那就是白僵吗俺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的僵尸。”

    颜知鸢点头,肯定王舒窈的判断。

    其实我也就比你早一天见到“活”的僵尸。

    僵尸没有修炼到一定的境界之前,就和野兽差不多。涿光山的生灵不会允许僵尸进山,从小生活在山上的颜知鸢听过无数个以僵尸为主角的故事,却也是下山后才一睹真容。

    王舒窈回过神来之后,忙问“俺们还要点灯笼吗”

    “点,点灯笼是会暴露我们,却也更安全。飞僵以下等级的僵尸,一旦遇到火光,身体就会发光同火光相呼应我们能及时的发现僵尸。而且,绿僵以下的等级,对火还是心存忌惮,危急时刻,灯笼的火光对他们多少有一点威慑的作用。”

    王舒窈“我大概估算了一下,刚刚那只白僵离我们四丈左右的时候,灯光出现闪烁的情况”

    估算得很准确。

    颜知鸢“嗯,探测的范围差不多是四丈。”

    她继续往前走,忽听王舒窈大叫一声“谁”

    锄头带起的劲风让颜知鸢眯了眯眼睛,来人用一支笔挡住锄头。

    “是是是我”

    “公良皓吓死俺了。你从哪个犄角旮旯钻出来的,干嘛忽然拍俺的肩膀人吓人,吓死人知不知道”

    颜知鸢提高灯笼,看到一个穿着长袍背着书箱的清瘦男人,满身的书卷气质。一侧袖子上沾满泥土,有些狼狈。

    “我我我一紧紧张就就说不出出话。情急之之下下抱抱抱歉。”

    “算了算了。”

    王舒窈“颜仙友,这位是济南府文派公良皓。”

    没特地说是第三名。

    王姑娘外表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实则心思细腻。

    颜知鸢虽然也不知道第三名的名字,可看他出现的时机便能知晓第四名可能才刚刚进陌村。

    “这位是”

    “我、知道、颜、姑娘。”

    公良皓腼腆一笑。

    颜知鸢“”

    等等,你把话说清楚,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公良皓憋出一句话便沉默下来。

    颜知鸢“你和白僵动手了”

    公良皓点头说“输了。”

    王舒窈“那俺能不能赢”

    公良皓“能赢。”

    王舒窈立刻就安心了。

    两人明显是熟识的。

    听不到虫鸣鸟叫的声音,夜色越发的冷清,不知何时起,有雾气萦绕在四周。没有交谈,连自己发出的脚步声听着都有些骇人。

    “静了,俺们聊会天”

    公良皓“好”

    “俺们聊点能提起精神的事,”王舒窈嘿嘿一笑,问道“仙友,昨晚打起来的两位,到底谁输谁赢”

    颜知鸢“”

    很好,天被你聊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