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028章
作者:鹿随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最新章节     
    他故意的。

    薄唇在她耳边轻蹭, 许沐最怕这个。

    她忍着那股莫名的心跳, 缩了缩脖子, “痒痒。”

    罗迹笑了出来,牵住她的手, “先进屋。”

    这里已经两年没住人,但水电没停, 老人家出门不方便,罗迹就在网上帮她缴费, 一次几百,能用好久。

    正房还有一道锁, 是那种老式的锁头, 这种锁防君子不防小人,砖头一下就能砸开。

    罗迹把门打开,里面一股长久不流通空气闷闷的味道。

    他洗了条旧毛巾把客厅里的椅子擦干净,“你先坐一会。”

    许沐没坐,站他旁边, “你要做什么, 我跟你一起。”

    罗迹笑,“得先把炉子点一下,你会吗”

    冬天的平房, 不点炉子屋里根本没法住人,特别冷。

    许沐说会, “以前我跟爷爷在乡下住过一段时间, 爷爷教过我。”

    “那也不用你。”罗迹把车钥匙给她, “去后备箱把那个白色的袋子拿过来。”

    “哦。”许沐拿了钥匙转身出去。

    罗迹看着她的背影,觉得特别踏实。

    从辩论赛那会儿到现在,不过几个月而已,那时他从没想过,能有今天。

    一切跟以前都一样,但似乎又有哪里不同,那些不同是什么,他猜不透,也不想深究,只想珍惜眼前。

    他去院子角落的杂物房看了下,还剩下不少煤,墙角堆了些柴,靠近门口的部分有些潮,里面的将就能用,他挑了一些抱回屋里。

    罗迹的妈妈不止一次提过让姥姥搬到市里,生活方便,只冬天生火这一项就省去不少麻烦。

    但老太太不愿意,说在这住了一辈子,不想折腾,也习惯了。

    女儿嫁了个有钱人,她特别小心,一点便宜不愿占罗家,就怕女儿在婆家挺不直腰板,受委屈。

    许沐在后备箱找到罗迹说的那个白色袋子,看了下里面,是两套新的毛巾牙刷之类的东西,还有一瓶洁面乳。

    准备工作很到位了。

    回到屋里,罗迹蹲在炉子前点火,许沐进到里面的房间,把袋子放桌上。

    整个房间的陈设跟以前去过的乡下差不多,她不止跟爷爷去过乡下,自己也去过,有一次采风,拍田野,太晚了回不来,她在当地的农民伯伯家住了一晚,到现在还忘不掉酱香大拌菜的味道,太香了。

    房间南边是一整面大炕,墙角一个老式的棕黄色木头柜子,西边除了同系列衣柜,还有张特别大的桌子,书架上立着不少旧书本,大概是以前罗迹学习的地方。

    许沐走过去,发现整张桌子贴了块跟桌子一样大的透明玻璃,下面压了不少老照片。

    不知道大家是怎么做到全国统一的,好像都喜欢这样在桌子下面压照片。

    她目光扫过去,看到好几张罗迹。

    那时他还很小,个子不高,大概常常在外面乱跑,晒的有些黑。

    眼睛跟现在一模一样,在一众小孩里是最精神最漂亮的那个。

    他真是从小帅到大。

    屋子里忽然飘进一股烟味,许沐跑到厨房看,罗迹正从里面出来,拉着她撤到外面。

    许沐还以为出什么事,“怎么了着火了吗”

    罗迹眼尾蹭了些烟灰,手上也有,指尖黑乎乎,“木头有点潮。”

    许沐伸手替他擦拭眼角脏兮兮的地方,“能点着吗。”

    “问题不大。”罗迹盯着她看,忽然笑了下,伸手摸她脸,许沐一下识破,扼住他的手,“你想干嘛”

    “好看。”罗迹力气大,许沐哪控制得住他,吓得立刻跑开,罗迹轻松追上,从后头拦腰把人抱起,许沐两脚悬空,没处躲,脸上很快中招,被他抹了两道灰,跟小花猫似的。

    许沐边笑边叫,“罗迹你混蛋,快点放我下来。”

    正闹着,隔壁墙头忽然冒出个脑袋,“迹哥”

    两人瞬间安静,同时朝那边看过去,许沐觉得眼熟,但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

    罗迹放下她,许沐整理自己的衣服。

    爬墙头的人小眼睛,平头,长得一股精明劲儿,他特兴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看这院冒烟以为进小偷了呢。”

    罗迹说“刚回来,你没在店里”

    “我妈在那盯着呢。”

    这人是罗迹的发小兼邻居,两家人就隔一堵墙,大专毕业后没找工作,回家开了个熟食店,当起小老板。

    他目光转向许沐,眼睛亮了一下,“大嫂,又见面了。”

    怕许沐不记得,他又说“迹哥生日那天,我给你开的门,记得我不”

    许沐想起来了,开门的人确实是他,她笑了一下,“记得,你好。”

    “甭客气大嫂,叫我刚子就成。”他转头看罗迹,“你这是要在这住啊”

    罗迹点头,“木头太潮,都是烟。”

    刚子听了撂下句话,“等着。”说完便从墙头跳下去。

    许沐蹭了蹭自己脸上的灰,“生日那天,那些人都是你的邻居吗。”

    “对。”罗迹用手背蹭她脸颊,把黑灰擦掉,“住的都不远,从小一起玩儿的。”

    大门被刚子用脚踢开,他抱了一堆干燥的木头过来,“你住几天啊,这够不够。”

    哥们之间没那么多讲究,罗迹也不客气,接过来,“就一晚,明天我回北京。”

    刚子愣一下,“这么仓促,那今晚烤起来”

    罗迹看了许沐一眼,“今天我还有事,下次回来我找你们。”

    刚子也不啰嗦,“那行,”他转身出去,想了下又回头,“待会你俩怎么吃饭啊,你这啥都没有。”

    “我带她出去吃。”

    刚子点了下头,走了。

    罗迹把冒着浓烟的柴火拿出来,换上刚子送来的木头,捅咕了一会,果然点着了。

    许沐就站在他身后,一会给他递报纸,一会给他递打火机。

    罗迹又把炕烧上。

    他从来不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什么都会弄。

    屋子里的烟散的差不多,闷闷的味道也没了,罗迹把门关上,没有一会就暖和不少。

    许沐指着刚刚她去过的房间,“那是你的房间吗”

    “对。”

    炕已经有些热,罗迹和许沐把整个房间能擦的地方都擦了一遍,终于能休息一会,两人双双倒在炕上。

    罗迹偏头看许沐,她睁着眼睛看有些斑驳的棚顶。

    他伸手捏她耳朵,“累吗”

    “不累。”

    “在想什么”

    “想你。”

    罗迹看了她一会,被她这句话哄的开心,他凑过来,把手臂伸进她脑袋下面,让她枕着自己,“想我什么”

    许沐翻过身,跟他面对面躺着,两人隔着很近的距离看彼此。

    许沐伸出一根手指蹭他的唇,眼睛也毫不掩饰直白盯着那里,“你们系女生多吗”

    她问的突然,罗迹意外,但没回避,“不多。”

    “有人喜欢你吗”

    “有。”

    许沐的手指停在某一处,“漂亮吗”

    罗迹看着她,“漂亮。”

    许沐的眼神暗了一些,情绪明显低落不少,过了会,她撤回手,翻身背对罗迹。

    罗迹没给她机会,搂住肩膀又给人扳回来,“你问完了,该我了。”

    许沐不看他眼睛,“你问什么。”

    “你们系男生多吗”

    “还行吧,一半一半。”

    “追你的人多吗”他没问有没有人喜欢她,只实习生这么四五个人里就有打她主意的,系里有多少可想而知。

    许沐说“怎么算多。”

    “超过五个”

    “那就算多吧。”

    罗迹已经有些冒火,翻身压住她,“他们帅还是我帅。”

    许沐对上他眼睛,“你先说,她们好看还是我好看。”

    罗迹一只手垫在她脑后,怕炕太硬硌着她,另只手的拇指抚摸她眼角,低头俯视她,笑的勾人,“你最好看。”

    许沐满意了,伸手搂住他脖子,“那行吧,你帅。”

    罗迹皱眉,作势掐她脖子,“那行吧是什么意思,这么勉强”

    许沐连连求饶,胳膊腿儿都跟着一起使劲,“不勉强,不勉强。”

    罗迹略显粗粝的指尖捏了捏她柔软的唇瓣,几秒后,低头吻下去。

    他没深吻,只用舌尖轻轻描绘她的唇,一点点带着节奏,让亲吻变成一种享受。

    他太会亲了。

    罗迹所有这方面的技术都在许沐身上实践完成,从最初的笨拙无措到现在游刃有余,他进步飞快且巨大,只有许沐还留在原地止步不前,常常被他亲到不能呼吸。

    这方面男生的领悟力跟女生有天壤之别。

    成年人的接吻想要干干净净有些困难,每个男人都喜欢边亲边动手。

    电视里都是瞎扯,不必要的情况下,女演员也不会让男演员摸,就算她同意,也过不了审。

    罗迹就很喜欢动手。

    许沐看着瘦,身上该有的地方一点不含糊,是万千少女都想要的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

    罗迹上了瘾。

    等他磨蹭够了,终于把舌尖抵进去那一刻,安静的房间里忽然不合时宜地响了两声。

    是许沐的肚子咕噜咕噜。

    她有些无辜,睁眼看他。

    罗迹退开一点,忍着笑,“饿了”

    许沐捏住他的嘴,“不许笑。”

    罗迹搂她起来,“先去吃饭。”

    两人起来收拾东西,罗迹从柜子里拿出两床被褥,平摊开铺在炕上,“先烘一下,去去潮气。”

    他指着其中一个,“我的被,今晚你盖这个。”

    许沐看着那床被子,觉得有点好笑,浅粉色的小碎花,很干净,倒像女孩儿的被子。

    罗迹挺无奈,“姥姥做的,我没得选。”

    大门口有声音,罗迹出去看,刚子又来了,手里拎着几个餐盒。

    他把东西递给罗迹,“我家今儿包饺子,我给你留了两盒,别折腾大嫂出去吃了,怪冷的。”

    他指着另外几个袋子,“我店里的熟食,拿来给你尝尝。”

    刚子来的及时,罗迹正不知带她去哪,他刚说了句谢,就被刚子打断,“你有病吧跟我还谢,一顿饭的事儿。”

    刚子走得很快,只把背影留给他,“我先撤了,店里没人。”

    罗迹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说。

    他们一向这样,忙时很久不联系,闲时天天一起混,有事不用说话,自觉往上冲。

    许沐一直扒着窗口往外看,见罗迹进屋,她爬到炕沿,“刚子给我们的吃的吗”

    罗迹把餐盒放桌上,“饺子和熟食。”

    许沐都闻着味了,“好香。”

    罗迹搬进来一个小桌子放到炕上,俩人盘着腿,面对面坐着。

    他拆了双一次性筷子递给许沐,“刚子他妈包饺子很好吃,你尝尝。”

    许沐吃了一个,三鲜馅儿的,确实好吃。

    另外几个袋子里装的是辣鸭脖,熏豆腐什么的,许沐每样都吃了一点。

    冬天黑的特别早,这里看不了电视,也没别的活动,两人收拾完就早早钻进被窝,许沐躺在罗迹怀里 ,俩人一起用罗迹的手机看电影。

    他每月无限流量,看什么都够用。

    电影是个小众题材,当年特别火,许沐记不清上映那会儿她在忙些什么,反正没有去电影院看。

    到了后半段,许沐有些犯困,罗迹吻她额头,“睡觉”

    许沐在他怀里动了动,“想去厕所。”

    罗迹说“我陪你。”

    这边都是室外厕所,有些人家房子做了改造,把厕所装到室内,跟楼房一样的构造,姥姥家没改,还在院子里。

    罗迹就站在外面等她,怕她害怕,一直跟她讲话。

    天真冷,只出来这一会,身上就凉透了。

    回来后许沐去厨房洗了手,俩人重新钻回被子里。

    白天她穿得多,罗迹没有注意,现在她脱掉衣服,罗迹才发现她脖子上的项链。

    她又将它戴上。

    罗迹盯着那里看了一会,不自觉伸手去触碰那枚戒指。

    许沐没有动,安静等他。

    他什么都没说,但许沐什么都懂。

    她握住他的手,“睡吧。”

    这一晚,两人相拥到天明。

    早上许沐先醒,房间的热度已经降下来,两人睡一个被窝,他身子像个小火炉,许沐一点没觉得冷。

    罗迹的飞机是下午一点,他们还要回壹号院拿行李,时间很赶,许沐温柔叫醒他。

    罗迹翻了个身,腿压在许沐腿上,“再睡会。”

    “要迟到了。”

    罗迹眯着眼睛皱眉,“赶不上就不走了。”

    他其实已经醒了,只是忽然有些烦躁,昨天才和好,今天又要分开,简直折磨人。

    许沐没再吵他,反正男生收拾的快,她先出去洗漱,这边什么都没有,她只涂了点口红提亮气色。

    她很白,皮肤也好,平时不化妆也好看。

    罗迹到底没任性,学校那边很多事,不能耽误。

    两人也没在这边吃饭,直接开车回了壹号院。

    罗迹的东西是早就收拾好的,大家把行李搬上他的后备箱,天涯笑嘻嘻地说“我们是不是得把前字去掉,叫大嫂了”

    许沐跟他们已经很熟,也没扭捏,“随便啊。”

    一帮人起哄,罗迹就站在驾驶位那看他们笑。

    闹够了,时间也差不多了,罗曜的司机过来送他们,几个人先后上了车。

    这个时间路上不堵,大家要回学校,心情很好,一直在聊天玩笑。

    只有罗迹和许沐从头到尾没出声。

    两人坐在最后一排,罗迹一直牵着她的手。

    到了机场,天涯拿着大家的身份证去办理乘机手续,罗迹拉着许沐走到一旁人少的地方。

    他牵着她的手,“一会让我哥司机送你回学校。”

    许沐低着头,“嗯。”

    罗迹看她眼睛,“你有驾照吗车可以留给你用,你去哪里拍照还方便一些。”

    许沐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过了会,她抬起头,特别认真的叫他名字,“罗迹。”

    “嗯。”

    许沐手指勾着他羽绒服的口袋,轻声说,“你回去,好好准备论文,等毕业,”她停顿一下,“不管你回不回非比,你去哪,我就去哪。”

    这相当于一个很正式的承诺了。

    罗迹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快了几分,“你别哄我。”

    许沐抬起头,“没哄你。”

    罗迹嗓音低哑,“你有前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