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 34 章
作者:奶酪西瓜   豪门幼儿园最新章节     
    陈付山很少到宴会场合, 只有一些会议结束后必要的场合, 他会换上一整套的衣服走过过场, 晚到早退。

    现场因为小孩子多,也不算什么非常正式的场合。

    熊孩子吃东西吃着吃着就跑来跑去打闹起来, 还非常想要喝香槟。好在香槟酒和雪碧看上去差不多,孩子们也搞不清楚两者区别, 看着杯子一样就被应付了过去。

    陈寄水在自家哥哥这边问完问题,麻溜跑人, 心里替传说中的梅杰点了一串蜡烛。

    梅杰作为一名精英中的精英,在数学上的天赋绝对是有的, 这才能跟在陈付山身边。陈付山会开小课, 还会指导他写论文。

    但可怜的梅杰应该没想到,他成了陈付山眼中评判普通人的参照,还是那种私心占比百分之九十九的非标准参照。

    小家伙哒哒跑回自己一班几个人身边,奚乐儿已经凑过来了“园长呢”

    陈寄水摇头“不知道。我哥没说。”

    裴萱问了关键问题,好奇“所以他们在一起了没有”

    陈寄水继续摇头“没有。”

    奚乐儿吐了吐舌头“竟然没在一起。今天明明穿着特别搭来着。”

    今天穿得特别搭

    宫圣哲听着他们说话, 茫然思考着这个问题。

    牧英韶一脸大无畏的样子走过来, 伸手就是五根金属签,上面插着蘸了巧克力酱汁的棉花糖“我们多观察观察”

    牧母隔着一段距离语言警告“牧英韶。”

    牧英韶立刻将自己的棉花糖往同学手里塞,一人一个, 自己只剩下一根,转头朝着自己妈妈露出笑容, 天真浪漫, 稚声童语“我在和同学分享快乐。”

    突然被塞了一个棉花毯的宫圣哲“”

    奚乐儿咯咯笑趴在裴萱身上。

    裴萱拿起棉花糖咬了一口, 小脸乐滋滋。

    陈寄水学样一起吃棉花糖,又看向了自己哥哥。

    晚宴大厅的门开着。

    路婉婉走进们来,并没有特意惊动谁。

    她一样顺手拿起了一杯香槟,挂起友善笑容,朝着室内看向自己的家长和小朋友们示好。她视线在到陈付山时候稍作停顿,很快转移,装作无事发生过。

    就是香槟喝得快了一点。

    陈付山一眼就看到路婉婉进门,拿着酒杯慢慢品着,并没有多说什么。

    很多人花费了不少的心思确认岛上情况,在发现没有什么自己不喜的地方,和路婉婉聊了几句后就准备离开,开始给小朋友做思想工作。

    对于大部分孩子而言,和家长分别是一件极难以接受的事情。可对于在场大部分的小朋友而言,他们的家长平时很忙碌,今天能陪着自己一整天,已经很意外。

    洒脱的小家伙态度很随意“吃饱了再回家,飞机餐不好吃的。回头记得来接我,我也算在出差了。”

    “出差不是这么用的,你这叫上学。”家长表示,“你看看我的衣服。我要减肥怎么能多吃”

    敏感点的小家伙撇嘴要哭不哭,却还是很认真和他家长讲着“那你今天,回家要给我打视频电话的。”

    家长平日里明明忙得到处飞,也没多少天宅在家里的,竟是一样被搞得眼眶泛红“嗯,肯定给你打视频电话。你在学校要乖乖听老师话。”

    旁边活泼一点的忙过去安慰了两句,见到雾气弥漫的小山丘新菜端上来,立刻被吸引去注意力。

    刚才还要哭不哭的忍不住视线也转移了。

    家长“”

    家长们依依不舍和孩子告别后,再度来路婉婉这边交代几句,基本上都是些早就交代过的话。路婉婉并不觉得他们啰嗦,认认真真听了,让身边管家一一再次记下。

    没过多久,剩下的家长就不多了。

    陈付山简单填饱肚子,拿着酒杯走到路婉婉身边。

    路婉婉微僵硬,但还是和陈付山笑了下“吃饱了”

    陈付山看了眼路婉婉的唇,随后还是对上了路婉婉的视线“嗯。”

    两人说话内容简单到毫无亮点,然而互相对视着,愣是能让旁人能察觉到一种微妙的气氛。

    陈付山平静说了一声“今天的裙子很好看。”

    没话找话,当做刚才无事发生。

    路婉婉“谢谢。你今天这身衣服也很好看。”

    可惜她看到他,满脑子都是先前只围了浴巾的样子。

    路婉婉侧头看了眼不远处剩余的人,发现有小孩打了个哈欠,继续朝着陈付山笑了下“有小孩子差不多要回房间洗漱睡觉了。sa晚上在自己房间里准备教案么”

    开学了,当老师是要准备教案的。

    大的课程是一回事,幼儿园的课程是另一回事。

    开学第一天下午就有陈付山的幼儿课。

    路婉婉对教授们的授课方式要求不高,但一样需要教授们能写个简单教案说明一下上课内容。

    陈付山“嗯”了一声。

    他行程比较忙,给孩子们上完课后就会进实验室,在期间同时会负责起大的教学任务。大的课程是每周两节大课,一节大课几乎要上半天,全部安排在周五。

    路婉婉听陈付山应完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担心陈付山会说出点什么让她无措的内容,只能干巴巴找理由“那我让他们送孩子回房间。你也早点休息。”

    陈付山点头。

    路婉婉往一边离开,有特意避开他的样子。

    陈付山在原地站了片刻,没有上前再打扰路婉婉,迈开步子去找了陈寄水。

    陈寄水跟在宫老和宫圣哲身边,困顿点了一下小脑袋。

    他意识到自己站着都差点睡着后,伸手迷糊揉了一下眼睛,张望寻找起身边熟人的踪影。在这里没有爸爸妈妈,他又在找哥哥。

    陈付山和陈寄水相差年龄很大,但关系还算可以。

    年纪相差大到一定程度,又不怎么住在一起,基本没矛盾。

    陈付山走进陈寄水视线后,陈寄水立刻小跑过去,轻拉了拉陈付山的衣服角“我今晚能和哥哥一起睡觉么”

    一旦困顿,小孩子的嗓音像是黏糊糊的糖,让人忍不住心软。

    平时喜欢学别人的陈寄水表露出最真的自己,无非还是个五岁。

    陈付山将自己的酒杯搁置到一旁,很轻松将陈寄水抱起来,用左手手臂托着“不能,但可以带你回房间。”

    陈寄水双手勾住自己哥哥的脖子,困到将小脑袋搁在哥哥肩膀上。

    西装笔挺的冷漠青年搭配五岁软糯孩童,让不少人侧目。

    路婉婉在安抚小孩子时,抬头望着这一幕微愣。

    奚乐儿和裴萱也累了,看到这幕忍不住侧目,惊叹了一声“哇。”

    牧母已经离开,只剩下自己的牧英韶看向陈付山,习以为常说了一句“保镖也能做到的。”

    他身边跟随着的保镖“”

    奚乐儿和裴萱看向自己的保镖。

    她们两个的保镖是英姿飒爽、很漂亮的小姐姐。

    裴萱非常体贴拍了拍身边的保镖,很有大人腔调“放心,漂亮姐姐是用来观赏的。”

    漂亮的女保镖本来板着个脸,这时听到这话,没忍住微翘了唇。

    陈付山和宫老告别,带着陈寄水跟着一段距离朝路婉婉点了头,随后朝门口走去。

    路婉婉看着陈付山带孩子离开的背影,默不作声拿出手机,飞快拍了一张照片。她拍完收了手机,像做贼一样心跳加快。

    她不能也不该和他靠太近,但拍照又不算靠太近。

    路婉婉试图说服自己,片刻之后依旧充满罪恶感,心虚劝着旁边小朋友今天早点睡觉“有点晚了哦,今天早点睡觉,明天早上就可以和大家一起玩了。”

    小孩子懵懂点头。

    宫圣哲远远看着路婉婉,半响后仰头拉了拉宫老教授的衣服。

    宫老教授低头“要回去了么”

    宫圣哲很轻应了一声。

    宫老教授高兴于宫圣哲终于反应多了点,带着宫圣哲往路婉婉那儿去,对路婉婉说了一声后,带着人一样离开了。

    离开的人多了起来,余下的小孩子也没有了再滞留的想法。

    美食的诱惑终究抵挡不住睡梦召唤,一个个东倒西歪,最后还是靠着保镖抱着回房间。

    牧英韶原先说着可以让保镖抱回去,自己却依旧是非常自在走回去的。走就走,还要顺一块小小的神户牛排,带着一点轻微的嫌弃“真油。”

    保镖“”

    嘴上嫌弃,吃却是还是要吃的。

    过了一个小时,晚宴场内一个小孩子都不剩。

    管家吩咐人收拾桌子,处理掉剩余的食物。

    路婉婉揉了揉额头,默不作声打开手机看了眼相册。

    刚才拍得很急,照片有一点模糊。陈付山就是个衣架子,天生上镜,在如此高糊的状况下,背影修长,充满了奇妙的张力。

    正式的格纹西装外套将他身型很好勾勒出来,外套下是规规矩矩的衬衫,连领带都是规规矩矩系着的,还扣了一个领带夹。

    再里面

    细碎的水珠,昏黄的灯光,匀称的躯体,深邃的眼眸

    路婉婉手顿住,将手机相册关掉。

    疯了。

    满脑子都是先前的场景。

    路婉婉深深吐出一口气,觉得对沦陷的自己很绝望。她喃喃自语“我还是早点去睡比较好,省得老东想西想。”

    她撤回到自己房间,洗漱,敷面膜,躺平。

    闭上眼。

    睁开眼。

    天花板上各色碎钻拼接而成的灯过闪,晃了她的眼。

    她爬起来把灯换了一个,再次躺平。

    闭上眼。

    再次睁开眼。

    路婉婉敷着面膜哀嚎一声,将自己手边枕头扭成麻花状态。

    脑子里全是sa,这可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