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0章,傅瑾城篇930
作者:三三三爷   诱妻入室最新章节     
    ,

    傅瑾城佯装不开心,“明年那后年,大后年呢”

    其实,要说她为不能陪他而怕他伤心,不高兴的话,换个角度想一下,他也没能陪她一起出席公司的年会,不是吗

    他心里也有遗憾。

    但她没往那边想,他也就得寸进尺起来。

    高韵锦被他骗到了,说“好,明年,后年,大后年我都会出席,这样总可以了吧”

    “这样就可以了”傅瑾城还是不满意“那以后的很多年呢”

    高韵锦立刻说“以后的无论哪一年,我都陪你一起”

    话还没说完,她就顿住了。

    傅瑾城不满“怎么不继续说了”

    “我”

    明年,后年,大后年,他们还在一起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但以后更长远的,她就不能确定了。

    毕竟,他们现在是以孩子为中心的,等孩子们长大了,他们之间

    傅瑾城可没想到这些,他亲了她一口,“怎么不说啊难道你想抵赖”

    高韵锦见他没意识到她想的问题,心里忽然一颤。

    或许

    在他的心里,他潜意识的还是想跟她过一辈子的

    想到这,她心一颤,笑了“不管哪一年,以后你要我陪,我一定陪到底,介意了吗”

    说着话的时候,她的心狂烈的跳动着,有些期待他的反应。

    傅瑾城原本是没想这么多的,但现在她说完了,他才忽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个承诺。

    这个承诺,高韵锦像是被他逼着说出来的,但她既然说了,那

    他就当真了。

    也会想尽办法,让她兑现她的承诺的。

    他深深的看着她,“我们都是懂事的大人了,要说到做到,知道吗”

    他这语气,简直就是把她当爱耍赖的悦悦那样哄了。

    她点头“我知道的。”

    傅瑾城没说话,抱着她,吻住了她的唇。

    傅瑾城公司办酒会,田家父女也到了。

    他们这段日子都挺忙的,再加上傅瑾城最近满世界飞,他们想见傅瑾城可不会这么容易。

    因此,再加上前一段时间知道傅瑾城对高韵锦的感情之后,田甜对傅瑾城的心思就淡了几分。

    傅瑾城也能感觉到的,所以现在对田家人也客气了一些。

    田甜看了眼周围,没见到高韵锦,忍不住问道“韵锦姐姐呢怎么不见她人”

    “她公司今天晚上开年会,没空过来。”

    田甜眼眸一闪“原来是这样啊”

    今天晚上,傅瑾城的客人特别多,不可能一直陪着田家人,跟添加人打了一声招呼,再聊了一会就去招呼其他客人了。今天晚上是傅瑾城办的宴会,但现场只有傅瑾城一个主人在,高韵锦这个女主人却没在场,为此,可不止田甜一个人打听缘由,不少人都以“关心”的名号,打听着高韵锦

    的情况。

    而傅瑾城的回答,都是同一个。

    为此,有人相信,有人不信。

    而不信的,占了七八成。

    高韵锦有公司他们知道,但在他们看来,高韵锦的公司也只是个小公司,她作为傅瑾城的夫人,自然应该以傅瑾城想为重,牢牢的扒紧傅瑾城才是。

    她明知道今天这样的场合最容易出事了,她还不来,是说她自信呢,还是对傅瑾城过于有信心,还是说

    他们夫妻感情不和

    就傅瑾城的综合条件,高韵锦想要太过自信,可不容易。

    傅瑾城这些年来,看着确实好像不会乱来,但也是有过例外的,所以说,第三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所以,一时间,很多人都起了心思,在一旁窃窃私语。

    田甜不知道,每一次高韵锦不跟傅瑾城一起出席各种活动,他们都会这么想,她信以为真。

    想到这,她看向了她的父亲“爸爸,这么说,我还是有机会的,对吧”

    田总也不确定,但他也非常想傅瑾城能成为他的女婿,他说“可以试一下,但不要太过火。”

    怕就怕傅瑾城会恼羞成怒,如果惹怒了傅瑾城,后果他们还真承担不起。

    田甜心一喜“我有分寸的。”

    想到这,她借机走近傅瑾城,走到他的背后,偷偷的在他的西装背后,落下了一个吻,留下了一小个不明显的红印在上面。

    但傅瑾城身上穿的是黑色的西装,不仔细看的话,压根不会发现。

    傅瑾城感觉到背后有人靠近,回头的时候,田甜忙后退了一步,低着头叫了傅瑾城一声“傅总。”

    傅瑾城以为她只是跟他打招呼,点了点头,田甜忙说“那我不打扰你,先走了。”

    高韵锦还没开口,忽然就有一个女声插了进来,“现在的女孩心眼都这么多的吗”

    对方声音不大不小,傅瑾城和还没离开的田甜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田甜脸色微变,见傅瑾城没反应,想走,刚转身,那人又开口了,“想跑心虚了”

    田甜猛地顿住脚步,回头看向来人。

    来人面容精致漂亮,身穿一身抹胸长裙,身材凹凸有致,皮肤雪白,气质大气高雅,一头乌黑短发让她在女性的打扮中,多了几分飒爽。

    对方不管是容貌还是打扮都非常亮眼,甚至是在她之上。

    而且对方显然是来找傅瑾城的。

    为此,田甜认定了对方是对手,她脸色沉了下来,“我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还装得挺像。”那女子笑双手抱胸“可刚才你故意走到傅总身后,在他的衣服上留下了一个唇印,你以为大家都瞎的吗”

    傅瑾城脸色骤然变得阴沉,田甜脸色更是一变,“你没有,你是诬赖我”

    “我诬赖你”女子巧笑嫣然的侧头“我跟你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诬赖你”

    田甜咬牙道“我也想知道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诬赖我。”

    说完,她看了傅瑾城一眼。虽然她话没说完,但什么意思都已经很明白了,她是指那女子想通过这件事来引起傅瑾城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