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昆仑仙境 第二百零一章 假婴三丹
作者:雾中闲人   天玄帝传最新章节     
    化婴丹庞大的能量源源补充,当神魂融合的程度达到80时,意识海内,灵魂力量形成的海水只剩不足20了。此刻的金丹已完全像一名成熟的婴孩,五官显现手足完全,如十月怀胎的婴儿等待呱呱落地。

    这婴孩双目紧闭如胎儿般蜷缩成一团,眉眼间和北冥玄有七八分的相似。北冥玄心中暗喜,不想化婴竟如此顺利,莫非元婴可成

    可就在他些沾沾自喜时,意识海内剩余的灵魂之水无论如何都不再向外流,而且形成了一股反作用力,将已流出的灵魂之水往回拉。这种情形妙静没有向他提及,应该是他碰到的特殊情况。

    他咬牙以神识和真元努力地带动引导,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往返拉扯后,他再无法抑制灵魂之水的回流。灵魂之水的回流速度越来越快,比当初缓缓流出的速度不可同日而语。

    北冥玄一直没有放弃努力,可仍然在一个时辰后灵魂之水完全回流,意识海也从动荡归于平静。化婴丹中引导神魂的神秘力量已消失,但丹田里蕴含的真元能量还远没有消耗,仍然在源源地涌入丹田,向已成形的元婴拥涌去。

    失去灵魂力量的元婴立即没有了之前的活力和灵性,只是一只异形的大金丹而已。庞大的真元力量齐压着丹田的壁障,并立即反作用于经脉。他浑身成为一个如被真元挤胀的气球,这种肿胀的感觉比他挨雷劈遭玄冰切割还要难受。

    危机时刻,他想起冲击结丹境时在上、中丹田中形成的金丹,如今虽然自然地融入了下丹田中的主金丹,但当时的情形证明,这两处似乎也有成丹的可能。

    他强忍剧痛,以强大的神识引导真元在中丹田形成旋涡,产生挤压形成丹核。以他如今真元的凝实以及结丹的经验,很快两颗米粒大小的丹核形成,并在充实的真元支持下迅速增大。

    真元有了凝聚消耗之处,对他身体的压力大减,让他又可以集中更多的力量来催动真元凝结金丹。两枚全新的金丹在胸口和额前迅速成形,不久便达到极限。

    他的元婴之形已成却无法将灵魂之力融入,元婴没有活力自然无法完成最后的成长。结成两枚金丹尽管缓解了真元的压迫激荡,却解决不了根本化婴丹是为了修士成婴而炼,其中的灵气之强绝不是结丹修士可以承受的。

    情急之下他的神识探向元婴,想探查一下这元婴,潜意识也有看一看用神识能否指挥元婴的意图。不想神识很轻易融入元婴,元婴在他神识的指挥下,舒臂伸腿抬头睁开了双眼。当然,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元婴的双目大而无神。

    北冥玄神识指挥元婴融合真元,元婴张开小嘴一吸,真元如一条长虹直落入那小嘴中。只见这些真元落入元婴口中后,元婴变得更丰润,眉目五官更清晰完善,手足身体更粗壮圆胖。

    丹田内真元迅速消耗,化婴丹的能量不足维持,全身窍穴大开,灵气直灌入体补充不足。妙静在洞外感知到北冥玄洞内形成的灵气旋涡,面上刚露出喜色又疑惑地皱了皱眉。

    口中喃喃说道“灵气灌体应是元婴大成之兆,可是这规模气势却略显不足。更何况按理此时应该有劫云凝聚,之后才能借劫雷之力打破屏障将元婴最终凝聚定型。难道冲阶未成可冲阶不成应该是灵力外泄才是,又怎会出现灵气灌体之兆呢”

    她关心地望向洞口,又过了几个时辰,洞口的壁障被北冥玄击开。北冥玄从洞中飞出,见妙静站在九品莲花上正望着他。

    他惭愧地对妙静说“前辈,弟子有负所望,冲阶失败了。”

    妙静安慰“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呢,只是刚才的异状不似冲阶失败的模样,有什么异常吗”

    北冥玄详细向她解释方才冲阶的情形,在最后的灵力灌体后,元婴长大到了寸半大小。连上、中两丹田中新凝的金丹也因大量灵气的灌入有些变形,所以这次冲阶虽然未成也历时十余日。

    妙静若有所思“若说化婴未成,却又金丹凝化成婴,若说成了吧,元婴需用神识控制,元婴壁障也未破。我观你功力虽无元婴境之深广,却甚是淳厚、精炼,相较一般的元婴初期也差不上许多。元婴之力不足,又有两枚金丹补充。真是修道之途万般气象,万法归宗并无一定之理啊。”

    北冥玄如今情形也不知是功法的缘故,还是他自身修炼太迟的原因,总之以妙静的博览秘籍和修行近千年的经验,没有见过这样的特使。

    她对北冥玄说“以你如今的功力加上法宝的犀利,与元婴境初期的修士也有得一拼呢,或者可以说进入假婴境,特别是三金丹的成功很有借鉴意义。你我二人短时间内想再次冲阶是不可能的了。我倒有一条路径可以试试,你的功力现在也够勉强控制炼化它。”

    北冥玄虽然没有成功升及元婴境,但功力大涨与结丹时不可同日而语。内视未融入灵魂力量的元婴,只见他身穿银甲手捧青藤宝葫盘坐在云板之上。太极覆海珠浮在颈部如一颗硕大的宝石项链,元素弓和元罡盾背在身后,青龙剑绕体游走。元婴双目紧闭,额上一个闪电印记闪着金、银两色光芒。这枚假婴无论怎么看都让他感觉到不凡,所以信心倍增。

    听妙静这么说忙问道;“前辈,有什么捷径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妙静说“若没有元婴境的功力便无法炼化此宝,说也无用呢。”

    北冥玄好奇地问“什么宝物,要求这么高啊。”

    妙静问“你看我这朵莲花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北冥玄说“您这莲花变化由心,洁白如玉花开九品,这都不算特别。白莲花边上这朵红莲花,不但幼弱而且一直含苞未放,您也从未操作使用过这朵花,这算不算特别啊”

    妙静说“你观察的倒仔细,我这朵莲花乃是西天佛祖座下的太初之宝。十三品、十三彩、十三宝莲花座结下的一枚莲子孕育所化。莲名为并蒂,花开两朵阴阳相补同根同茎。我炼化的这朵白莲花为阴莲,另一朵红莲需是纯阳之气炼化、哺育。所以此宝的威能如今只能使出一半,实际上还不到一半,许多双莲阴阳配合的功能,才是此宝威能最强大的。我想由你来炼化这阳莲,到时我们合力说不定可抵挡玄冰风暴得以脱困呢。”

    北冥玄忙问“前辈,此宝如此珍贵,若我炼化,这岂不是夺了您的重宝”

    妙静微笑摇头“此宝需并蒂而修,所以并非我的本命法宝,功能虽然强大,却对我的修行无碍。这段时间我已炼成了一件本命之灵宝。”

    她轻启檀口,吐出一枚圆珠,飘浮在她身前,接着说“百变千幻珠,是以石母之灵为魂,太阴冥金为骨,百变千幻石为肌肤,加入其他一些材料炼制。可幻化出各种形态和境地,惑人以无形,杀人于无声。”

    说完右手一点,百变千幻珠光芒一盛,只见宝珠化为一柄巨剑向着北冥玄迎头劈下。北冥玄一惊,元罡盾和护身银甲、护体神龙显现,元罡盾和一条神龙直扑巨剑,想要阻止它的下劈之势,却挡了一个空。

    巨剑当空一软,化作一条彩带绕过元罡盾缠向北冥玄,三条神龙在他身上昂起身躯组成一道壁障。太极覆海珠迅捷而出,化出一柄冰刃、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瞬间化为几十柄冰刃飞舞切割那条彩带。

    彩带被冰刃切成漫天飞舞的碎片,就在彩带碎片飘扬落下时,变成了根根冰锥。不等北冥玄再做反应,无数冰锥落下组成了一个冰锥的囚笼,将北冥玄困在里面,冰刃虽多却切砍不及。

    冰笼缓缓向内挤压,冰刃迅捷无比地聚合成太极覆海珠,宝物的表面一红一篮两条阴阳鱼游动。突地宝珠迅速地胀大,砸向冰锥囚笼。囚笼被这股巨力砸中,瞬间化为碎片冰雾。

    集宝金刚珠本就聚一星之海,威力之大不可想象,如今又融入了太极火珠,全力一击威力之大几不可挡。虽然冰锥被摧毁,但显然并没有破开妙静的攻击。只见片片冰雾散开,空间扭曲下化为一片鸟语花香的庭院。院中孩童嬉戏,几名母亲正用溺爱的目光追随着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