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作者:小麦s   万春街最新章节     
    斯南回新疆不久,刘禹父母的道歉启事就见了报。

    万春街又轰动了一阵子,肖为民昂首挺胸堵着那帮传谣言的骂得对方狗血淋头,又揪着他们去顾家道歉,没人敢不去,因为顾东文就站在肖为民边上切西瓜呢,对,传说中的西瓜刀,切着他手里传说中的西瓜,也不见用力,轻轻一刀下去,瓜就四分五裂汁水四溅。顾东文笑眯眯“我就说肯定是沙瓤的吧,看看,都熟透了,来,小民阿弟,切一块。吃一块”

    有人私下感叹,顾家三代跟西瓜耗上了。老顾为了抢回公家的西瓜,救人救成了烈士,顾北武为了给老子挣一个烈士称号,砸了一卡车西瓜,现在顾家的外甥女一把西瓜刀勇抗街头流氓团伙,顾东文又这么切切切,西瓜都该有心理阴影了。

    老百姓不知道的是这件小事引起了市领导们的重视,当下经济是在腾飞,但是治安情况也不容乐观,打架斗殴调戏甚至杀人案的数量急剧上升。什么原因精力最旺盛的青年人,十六岁到三十五岁,全上海现在有五百二十万,其中四十几万人没工作,闲得无聊成群结队游荡在马路上惹是生非,一言不合就动手,特别容易出事。现在连儿童都深受其害了,不整治不行。所以第二年上面宣布“严打”,全国各省市的群众基础很扎实,流氓阿飞被捆着游街,围观人民拍手称快。斯南他们这件事也算是蝴蝶翅膀扇动的一小下了。

    九月份,开学季。景生升初二,斯江升初一。斯南升了四年级,依然是全年级年龄最小的学生,隐隐也有了神童的外号。

    对于他人的溢美之词,因为有赵佑宁神一般的存在,斯南自己一听就摇头“嗐,你们真没见过什么叫真正的神童,我见过,反正不是我。我就有点小聪明。”倒是顾西美满意得走路带风,师生们已经淡忘了她把女儿打得血流不止的“暴行”,常有家长老师来请教她怎么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女儿们的,斯江能高出分数线05分考入市重点,对于留在阿克苏的知青们来说,简直不可思议,这相当于一只脚已经踏入好大学了。而斯南才九岁,就读四年级了成绩还一直保持在年级第一,就算是在沙井子镇这么个小地方,也算得上是小天才了。

    顾西美一边谦虚,一边总结,渐渐越说越顺溜,似乎她真的有了一套行之有效逻辑自洽的教育理论。

    “一点点疏忽都不行,就算我们不在孩子身边,也要让她知道妈妈有双无形的眼睛在看着她,才能避免她走弯路。”

    “兴趣广泛是好事,但不能影响学习,像我家斯江热爱世界名著,但时间就这么多对不对你花在看书上,数学成绩就受影响,等考上理想的学校再看,也不差这一年半载的。所以轻重缓急,我们做家长的要分析给孩子听,他们看不到那么远。”

    “打啊,怎么不打,昨天还打了斯南好几下,数学小测验粗心大意,对,扣一分一巴掌,不打记不住,但是要打在关键的地方才有效。学生学生我可不打,不是每个家长都舍得的,说不定体谅不到我们做老师的苦心,还要怪我们呢。”

    “得全面盯住啊,孩子大了心思就多了,总有点小秘密,什么秘密不能给妈妈说不能跟妈妈说的肯定有问题。万一被人骗了怎么办她现在怨我,将来就知道谢谢妈妈了。现在不管,将来出了事还不是怪在妈妈身上等她们自己做了妈妈就懂了。养儿方知父母恩啊。”

    说到后来,连陈东来都相信她种种言行不是一时冲动而是胸有成竹了,在陈斯好的教育上面更没了话语权。

    斯南在电话里学姆妈的话,模仿得惟妙惟肖,说完笑得差点打鸣“姆妈弄得像真的一样,他们还都信呢,结果我这次数学考试还是错的那个地方,还是扣了两分,她上次为了那题目打我,我看见那题目就来气,这次看也没看,哈哈哈哈。”

    斯江被她逗得扯了扯嘴角,是很好笑,但是又很不好笑。她说不上来原因,暑假爸爸妈妈回来后一直很忙,忙着给弟弟找幼儿园,还有一年斯好要上托班了。他们看了好几家这里不满意那里不满意。对她,他们这次是很满意的,然而他们似乎只停留在满意上头,至于她自己做过什么努力,遇到过什么困难,在新学校会面临什么,他们并不关心。斯江偶尔会设想如果自己没有考上第一志愿又运气不好进了普通中学,父母会说些什么,她只庆幸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小朋友适应新环境的能力因人而异。斯江开学前好几个晚上没睡好,梦到自己摸底考全部不及格,醒来后哭得伤心欲绝,一张张卷子上明明字都认识,脑子里却一片空白,怎么也写不出答案。白天也没心思抓紧暑假最后的尾巴了,认真翻阅景生的旧课本旧笔记。

    顾阿婆剪了几张红纸,让她贴在脑门上睡觉“没事,犯太岁呢,还好一直穿着红短裤,上次遇到流氓也没出什么事。”

    景生吃饭的时候见她还在翻数学书,忍不住揶揄她“人生难得几回不及格,尝尝滋味也不错。”

    斯江叹气“那可不行,你教了我这么多,不及格我肯定要哭死的。对了,会不会真的很难啊,赵佑宁说摸底考一般都会很难。”

    景生回想了一下自己去年的状况,同情地看向斯江,点了点头。

    大概因为自己吓自己已经吓得够呛,真坐在初一2班明亮宽敞的教室里时,斯江反而没那么紧张了。班主任何老师是一位年轻的政治老师,大学毕业没多久,说三句要抬一下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上海话说得很快速,脸上带着不怎么从容的笑。斯江觉得讲台上的他好像比自己更紧张一些。

    “我比你们大十岁,希望能和同学们成为朋友,而不仅仅是你们的老师,你们有任何想法,都欢迎来和我交流。”小何老师亲切地表完态,举起花名册“现在我们先点名,大家先按学号从第一排从左到右这么排下去坐,等摸底考以后重新排座位。身高和视力有问题的同学可以提出来。”

    斯江是女生里的最后一位学号20,坐在第二列第三排,同桌李南是一位脸圆圆眼睛圆圆鼻头圆圆嘴角往上翘的小姑娘,甜美又开朗,小名也叫南南,让斯江觉得格外亲切。她们隔壁坐着男生21号林卓宇和22号徐昊。林卓宇十分高大,点完名就和41号郁平换了位置。斯江留意到徐昊一直低着头,一本杂志一半在课桌抽屉里,一半搁在他腿上,翻页翻得很快,因为换了同桌,他合起杂志塞进抽屉。淡绿色的杂志封面很眼熟,是她大堂哥陈斯军沉迷于其中的今古传奇。

    领完新书后,班主任出了教室,等下各科老师会轮流过来布置开学作业。教室里顿时热闹起来,不少人小学就是同学,互相打起招呼,甚至还有人幼儿园就是同学的。斯江仔细看了一圈,坐在她前排的是11号程璎,以前一个合唱队的,毕业于一中心,算是老熟人。还有2号郭乘奕她也认识,一师附小的少先队大队长,在区少先队活动中常遇见。班上大概有七八个来自一师附小的,他们最先熟悉起来,分别围着郭乘奕和最后一排的林卓宇说说笑笑。

    不一会儿,头上微秃的语文老师周其方抱着一叠卷子走了进来,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让同学们按照学号依次到讲台上做一个30秒的自我介绍。教室里一片哗然。郭乘奕举起手表示反对“周老师,能不能按照学号从最后一个男同学开始”

    周老师哈哈大笑“好主意。”

    有男生在下面喊“女士优先女士优先。”

    周老师挥挥手“就这么定了,来,郁平,给你两分钟准备时间。”

    女生们纷纷鼓起掌来,斯江也笑得不行。

    郁平吊儿郎当地晃上讲台“大家好,我是41号郁平。郁闷的郁,虽然我这人不怎么郁闷,平和的平,其实我也不怎么平和,不过作为升学考试成绩最差的人,我很乐意在初一2班继续垫底。另外,我是崇明人,欢迎大家有空去阿拉崇明岛白相相。”

    大家哗啦啦鼓掌。周老师笑着说“虽然大家的学号是按照入学的分数排的,但一次考试的成绩不说明什么。另外郁平同学不多不少,正正好好考了273分,这个本事周老师我肯定没有,钦佩钦佩。”

    同学们哄堂大笑,斯江这才后知后觉自己这个20号意味着她是女生里入学分数最低的人,顿时又紧张了起来。这时郁平身后的男生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竖了一根大拇指“模子”郁平笑着点点头,又对斯江也点了点头“20号你考了几分”

    “2735。”斯江脸上微热。

    郁平竖起大拇指“侬也是模子。”

    斯江不禁笑了,新同学还挺友好。

    讲台上周老师接着说道“郁平同学是你们这一届四个班里唯一一个作文满分,从他的自我介绍里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很有个性也很有文采的同学,还很有幽默感,希望他在我们学校能保持住他的才华和个性。好,下面请40号同学上台。”

    每个人30秒,大多数人只是说了自己的姓名,毕业于哪所小学,表达一下融入新集体的美好心愿,周老师倒是妙语迭出让大家情绪一直高涨不下。

    “下面开始轮到我们班女生来自我介绍了,20号陈斯江同学,请上来。”

    教室里响起哗啦啦热烈的掌声。斯江站了起来,微微扬起了头,挺直了腰背,步伐轻盈地走向最前方的讲台。

    陈斯江太好看了,整个人会发光。这是初一2班同学们对斯江的第一印象。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1223:59:122020091400:47: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等更号、、苏影2014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vas2个;676345、倩倩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ayyg699330瓶;华点、中年少女心、无毒河豚、五月ay、时光静好、两猫一狗10瓶;一半是紫色、咔咔、tian3瓶;暖暖、ana2瓶;4391789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