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8章 而今迈步从头越
作者:伊郁喆   宁西河畔大地情最新章节     
    淼淼坐在床边,对着擦晚霜的露露轻唤道“来,老婆,坐这里擦,我给你擦。”

    露露的身体很诚实,还没反应过来就自动走过去坐在淼淼的大腿上。

    “乖,我给你擦。”淼淼俊美的脸,眉峰下狭长的双眼含笑,微翘的唇角带着丝邪气,嘴唇一张一合,揶揄地神色,“老婆,一年没搂我了,搂搂我。”

    露露扬起眸,目光如水一般温软凝视着他,主动环住他的脖颈,整个人依偎在他宽厚的怀抱,像个漂泊无依的小舟找到了避风港。

    灯光下,一对相爱的人紧紧相拥,影子拉的很长,融为一体,分不清彼此。

    淼淼顺势把露露压在床褥上。

    这时,露露才想起晚霜没擦完。

    她挣脱下,嘴里说道“别,”

    还没等露露把话说完。

    淼淼一个翻身仰面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一脸的落寞和不安,“老婆,你不愿,我不会再强迫你了。”

    露露望着他局促悲哀的面庞,心彻底软了下来,忙不迭地解释道“我的晚霜还没擦呢。”

    淼淼收回空洞的眼神,双眸黏在她的脸上,一脸的狐疑。

    露露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伸手圈住他的腰,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绵软软地唤他,“老公。”

    老公。

    多么柔软的呼唤。

    淼淼手足无措,只知道克制一年多的就要爆发出来。

    露露轻声絮语道“老公,我好想你。”

    一年多来由怨责、痛苦、失望和孤独堆积起来的坚强壁垒。

    在露露的“好想你”中轰然崩塌。

    淼淼低头看着她,意乱情迷的小脸,勾人心魄的眼睛。

    他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他最懂露露,也知道她的敏感点在哪儿,基本上只要露露落在了他手上,她根本就没法逃脱。

    露露也知道,这男人意乱情迷起来,她根本招架不住。

    更何况,这一年多来,他一直旷着。

    也就任凭他肆意着。

    晚上,淼淼做了个噩梦。

    他梦见露露挽着范俊飒的胳膊款款离去。

    梦里面的场景真实得不行。

    他吓醒了,浑身冒着冷汗。

    只要一回忆梦境就觉得痛苦不堪,

    淼淼摇摇头,将露露抱进怀里,手臂十分用力,像是要将她的身体融进自己的骨血里。

    露露被他双臂的力量给箍醒了。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老公,怎么了”

    淼淼亲了亲她的额头,将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慢慢闭上眼睛,“睡吧,老婆。”

    露露在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姿势窝着,她小声地安慰他,“老公,别怕,这辈子我要陪你走到白头。”

    清晨,星空帐篷的窗帘遮住了耀眼的阳光,偶尔传来牛哞羊咩的声音。

    几只喜鹊低空飞过,发出“渣渣”的鸟鸣。

    昨晚,淼淼估计着妻子的感受,没怎么尽心。

    此刻,睡够的露露又被他撩拨地带入陷进里。

    结束后,她睁着那双无辜又带着浓浓水媚的眸,细白的手指在他紧实的手臂上掐出一道道月牙印,她咬着自己红的几乎快要滴出血的唇,“老公,我好像听到多多哭了。”

    淼淼沉沉道“没事,小孩多哭几声,能锻炼肺活量。”

    他又伸手去触摸妻子胸前的丰满。

    露露一个激灵,连忙把被子扯过来,往旁边滚了两圈。

    看着把自己裹得像一条大毛毛虫样的女人,淼淼喉间缓缓溢出低低柔柔的笑声。

    一年多来,他从未这样舒心畅快的笑过。

    淼淼快速钻进浴室冲个澡,麻溜儿穿着衣服说道“老婆,你再睡会儿,我去看看多多,小家伙有起床气,看不见我就要闹腾了,我去哄哄她,顺便把早饭端来。”

    望着淼淼走出帐篷酒店的背影,露露的心暖暖的。

    可能是累坏了,露露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她窝在被窝里睡得正香,房间的光线变化让她察觉到时间已不早了。

    露露从被子里探出头来,见淼淼正在床边宽衣解带,羞赧道“老公,你这是干啥”

    她娇滴滴的声音让淼淼压根就顶不住。

    淼淼抿着嘴,眼里带着笑意,低沉地柔声道“当然陪老婆睡觉呀。”

    露露一个骨碌爬起来,慌张道“别,我马上起床。”

    淼淼被她的神色给逗得开怀大笑

    露露的回归给淼淼的脸上增添了笑容,他几乎跟妻子形影不离。

    韩文、巴哈提、刘鸣、王辉、韩哥等好友得知露露回宁西市都为淼淼高兴。

    刘鸣邀请好友们周末来生态农家乐聚餐。

    露露跟随淼淼来到皮牙子村村委会,望着熟悉的巷道,婉转的鸟啼,娇艳的花朵,绿树成荫的景观树,让她感到亲切而又陌生。

    当她得知老韩和刘俪已经退休离开皮牙子村,心中很是伤感。

    淼淼抱着多多带着妻子来到村委会北面的次生林旁,感慨万分道“老婆,驻村经历对我来说是一次成长和锻炼,我学到了以前无法接触的知识,遇到以前无法碰到的也没有机会遇见的事情,我感谢一年多的驻村生活。”

    露露歪着脑袋笑看着略带伤感的淼淼,“说吧,发生了什么事”

    淼淼把手机递给露露,用眼神示意她看看自己的微信。

    露露快速浏览完,跟他调侃道“哟,现在是乡领导了,怪不得这么伤感呢。”

    淼淼被任命为皮牙子乡副书记,主抓乡村振兴工作。

    皮牙子村“第一书记”及乡村振兴工作组组长的人选,也即将到位。

    这个周六,淼淼跟好友们欢聚一堂。

    荣霜儿和江厉也被邀请参加。

    十几个90后年轻人开心的笑着、聊着,畅想着未来。

    巴哈提羡慕又敬佩的口吻说道“淼淼,自从你担任皮牙子村第一书记和乡村振兴工作组组长以来,皮牙子村成为宁西地区推广的先进典型,生态旅游、产业带动、特色养殖和种植,皮牙子村已形成公司基地农牧民旅游的模式,我是跟头绊子跟着你走,都赶不上,你必须说说成为乡领导后的感言,否则,你罚酒三杯。”

    在巴哈提的怂恿下,好友们的起哄下,淼淼要跟好友们谈谈调整为乡副职领导的感想。

    淼淼望着一张张熟悉而亲切的面孔,再看看自己娇美如花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感慨万分道“感谢亲人,感恩好友,让我谈谈自己成为皮牙子乡主抓乡村振兴工作的负责人,乡村振兴工作任重道远,我引用为人的两句诗来表达我此刻的心情,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