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6章 有道理
作者:素锦   邪性老公太霸道最新章节     
    ,

    想到这里,樊凡叹了一口气,走到候远方跟前,把资料给他。

    候远方不解的接过,翻看一看,整个人差点被震碎了。

    “这是这是谁给你的,你在哪里找到的”候远方激动的问,捏着资料的手都在颤抖。

    樊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是燕捷给我的。”

    “那小子该死”候远方将资料狠狠地摔在地上,叉腰背对着樊凡。

    樊凡则是努力克制住情绪,“候伯伯,接下来该怎么办我要离开燕氏了。”

    樊凡是候远方目前最信任的人,在公司帮了他不少忙,樊凡不在公司了,候远方找谁做事去

    燕捷这是砍掉了他的左膀右臂。

    候远方气愤的用拳头砸了桌子,“我就不信了,这个毛小子能斗得过我我不会服输的,你大可放心,等我安稳了公司这边的事情,我自然会把你接回来,一定不食言。”

    “真的”樊凡激动的问。

    候远方肯定的点点头,“当然,你就把这段时间当做是假期吧,等到时机成熟,我让你回来,并且给你升职。”“那太好了,候伯伯,你在燕氏这边一定要保重啊。之前是我们低估了燕捷,以后我们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对付他啊。虽然我现在不在燕氏了,但是我也要帮助你,我

    会在外面替你办事。”

    候远方满意的点点头,“你去吧。”

    “那我走了。”樊凡有些不舍,他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权力是个好东西,燕捷身处高位,让樊凡怎么样,就得怎么样

    樊凡收拾东西,走到燕氏门口。

    他看着高楼大厦,心里愤愤不平,燕捷,你给我等着等我重新回到这里,一定要你好看

    顾沫最近得了失眠症,很多女星以前很是红火,但是遇到某些事情,事业一落千丈,再然后复出的话,就没有以前的成就了。

    顾沫很有压力的,她担心自己做不好,努力是一回事,信心又是一回事。

    顾沫一想到这些,就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江暮深在帐篷里面,外面的动静他也是能够听见的,他听见顾沫在嘀咕。

    “我以前怎么那么欠,做了那么多不该做的事情,唉”

    闻言,江暮深也睡不着了。

    江暮深拉开了帐篷上面的窗户,“那我们说说以前吧”

    顾沫吓了一大跳,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顾沫还能和江暮深说上几句话,但是现在的江暮深和以前不大一样了,顾沫根本没办法和他接触。

    两人是熟悉的,但也是非常陌生的。

    江暮深突然主动说起了以前,让顾沫感到惊奇。

    “以前算了吧,我的以前很难堪的,我想和你聊聊,但是我实在没那个脸面。”

    江暮深笑,“人不犯错,那就是神了。说起以前,有哪个人是绝对美好的”

    江暮深的话突然就说到顾沫的心坎上去了,没错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人人都会犯错,人人都有不堪的一面,也有光辉的一面。

    顾沫总是要从那些不堪中走出来啊。

    “看来,你很是懂人间百态啊。”顾沫笑了笑。

    江暮深淡淡的说道,“这几天我都在忙,没和你聊聊,你别见外,毕竟我是一个孩子的父亲,要和其他女人保持距离。”

    顾沫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原来江暮深的冷落是因为这个原因。

    顾沫摆摆手,“这有什么,我理解,虽然没有当过妈妈”

    说到这里,顾沫的心突然疼了一下,她说错了,她当过半个妈妈。

    “抱歉,我不该在你跟前提起孩子的事情。”江暮深道歉,正要关上帐篷窗户时,顾沫叫住了他。

    “要不然,我们聊聊孩子的事情吧。我知道这是我的痛处,说这些我心里会很不好受,但是我总要面对。我很想知道,孩子有多可爱,你跟我聊聊孩子吧。”

    江暮深迟疑片刻,这才说道,“你可能不知道,孩子出生,我就一直不在他的身边,我没办法告诉你一个孩子的成长历程。我也就最近这段时间,才和孩子来往密切。”

    “嗯这是为什么是因为工作太忙了吗”

    “并不是。是因为”江暮深低下了头。

    顾沫还从来没看见过他如此善感的模样。

    良久,江暮深才说了和小薰之间的事情,也说了他的孩子江儿来到这个世界的起因。

    顾沫震惊,原来江暮深也是个可怜人,他是被下套了,才有的孩子。江暮深很认真的说道,“我以前年轻,不懂事,认为孩子和我没关系,我只需要支付抚养费就行了,现在我才反应过来,孩子身体里流着我的血,不管他是怎么来到这个世

    界上的,他都有资格享受父爱,有资格和正常孩子一样,和父亲生活在一起。”

    顾沫认真的听着,她总有一种感觉,她和江暮深同是天涯沦落人。

    江暮深叹了一口气,又说道,“那个时候,我没有这样的觉悟,孩子出生我都没去看一眼,直到后来经过时间的洗礼,我才明白,孩子是无辜的,一直以来是我错了。”

    “那你不怪孩子他妈吗你们没有感情基础,单纯是靠着孩子维系的,而且那个孩子还是她给你下套,意外有的。”顾沫小心翼翼的问道。“怪过,发生这种事情,谁会当个圣人说不怪对方但是现在不怪了。她对我不好,但是对孩子还不错,她终归是孩子的母亲,一手把孩子拉扯到,想到这里,我就不怪她

    了。我们也冰释前嫌了。不过”

    顾沫疑惑的看着江暮深,“不过什么呢”“我们还是没办法抛开孩子,爱上彼此,可能没那个缘分吧,一开始我们打算在一起,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但是我们都不相爱了,孩子又怎会幸福那样在一起的话,

    只会给孩子造成更多的烦恼压力。”顾沫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没想到你懂的挺多,我一直以为男人的心思都很粗,没想到还有你这么心思细腻的男人。那你打算给孩子找个新妈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