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0章 我会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看见光
作者:我会修空调   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险屋)最新章节     
    众叛亲离,血衣院长的气息却在不断增强。

    他身上家人的脸开始扭曲变形,无数黑色细线从他家人的嘴里吐出,凡是触碰到细线的残肢和尸体全部站立了起来。

    “所有死在天堂里的人都是我的家人,他们的灵魂无法离开,这里就是他们唯一的家。”

    血衣院长刺耳的笑声中夹杂着无数亡魂的惨叫,一张张人脸从尸山血海中浮现,他们双眼流泪,脸上却全部带着诡异的笑容

    这医院最底层就像是一座大墓,埋葬过无数的人。

    诅咒的力量开始暴涨,黑色的大雾从建筑最下方渗出。

    那些从尸山血海中爬起的残尸,全部爬向血衣院长,跪倒在他的脚下,抱住他的身体,爬到他的身上,逐渐将他淹没。

    整个医院监牢中都是院长的笑声,黑雾席卷,无数残尸和诅咒交织在一起。

    “嘭”

    血海溅起十几米的浪潮,一条满是人脸的腿从血海中伸出,完全由尸体和诅咒拼合成的巨大怪物站了起来。

    “人最强烈的情绪就是痛苦,快乐和幸福转瞬即逝,唯有痛苦深埋心间。”

    “有人耗费一生也无法被治愈,有人在痛苦的折磨下变成了自己最厌恶的野兽,还有的人接纳了痛苦,掌控了痛苦,享受着那种心如刀割的感觉,最终变成了散播痛苦的怪物”

    歇斯底里的声音从怪物身体里传出,他浑身被诅咒和厄运包裹,身体上不断有尸体掉落,但很快就会有更多的尸体爬向那怪物。

    “痛苦不会结束,连死亡也无法消除,正如这无边无际的黑雾”

    刻满了黑色人名和人脸的手臂猛地砸入血海,它一把抓住了被血管缠绕的陈歌父母。

    由残肢拼合成的巨嘴缓缓张开,在它准备将陈歌父母放入嘴中的时候,无数黑发缠绕上了它的身体。

    黑发如同海洋,张雅根本不是在进攻某一点,已经发狂的她,此时想要的是将这个怪物彻底埋葬

    黑发和诅咒的丝线碰撞,不计任何代价

    院长行动变得缓慢,高医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一跃而起,双手拖拽着一条条血红色的锁链。

    “和几年前相比,你变弱了很多,是一号的父母重伤了你还是当初你想要杀死一号时受的伤一直没有好”

    锁链勒入院长身体,诅咒医院的另外两位凶神想要赶来帮忙,但是却被画家和众多红衣死死拦住。

    双方全部杀红了眼,只要不是魂飞魄散,只要还能动,就会冲撞上去。

    所有红衣拼死搏杀就是为了多争取哪怕一秒钟的时间,现在是张雅和高医生以二对一,这对陈歌他们来说已经是最有利的了。

    “撑住诅咒牢笼破碎,血城就会撞击医院”老校长声嘶力竭,一向善良的他在看到医院底层的尸山血海后,眼睛瞬间就红了,站在他的角度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会去造下这样的杀孽

    每一位红衣都有自己的能力,每一位红衣也都有自己埋藏在心底不可言说的痛苦,他们全都是鬼,但他们曾经也都是人

    因为经历过极致的绝望和痛苦,所以可以感同身受,正因为能够感同身受,所以他们才会更加的愤怒。

    “滚开”背负医院的凶神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红衣的攻击,太多特殊能力施加在他的身上,对他也产生了影响。

    他想要去救院长,可惜陈歌这边除了众多红衣之外,还有几位顶级红衣。

    他们完全把生死置之度外,连魂飞魄散、永生永世不得超生都不害怕。

    在面对恐怖屋的众多红衣之时,背负医院的凶神心中产生了一丝动摇,高医生最开始说的那句话仿佛一根刺扎进了他的心底。

    所谓凶神,不过是能承受更多绝望和痛苦的鬼罢了。

    心灵出现缝隙,背负医院的凶神脑中产生了其他的想法,那些想法一出现就开始控制不住的往外冒。

    诅咒医院将我变成了怪物。

    我是被囚禁在这里赎罪的病人。

    我没有必要为这座医院陪葬。

    这些想法一出现就扎根在脑海中,怎么都赶不出去,那位凶神心有所感,在乱局之中看向了远处的高医生。

    当他躲藏在黑雾里的眼睛看向高医生时,高医生竟然也在盯着他。

    “影响凶神的心这是他的能力”

    仅仅只是一个眼神,那位凶神脑中杂念再次增多,他此时厮杀的心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

    一方抱着必死的念头,一方却有所保留,就算双方实力有一定差距,战局也慢慢僵持住了。

    医院另一边,重新获得鬼校意志加持的画家和老牌凶神“吃”斗的不相上下。

    现在能决定胜败的就是医院最中心的战场,如果高医生和张雅联手能够杀掉院长,那一切灾厄就会被消除。

    三处战场中最残酷的也是中心战场,血海倾覆,碎肉如暴雨,普通人触之即死的诅咒在这里形成了遮蔽天空的大幕。

    被无数尸体包裹,张雅和高医生的攻击很难对院长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不过完全由尸体堆砌的怪物原本有几十米高,现在已经只剩下一半,院长恢复的速度远远比不上高医生和张雅进攻的速度。

    一直这样下去,成功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可就在这时候,高医生却突然停手了,他发现那些从院长身体里掉落出的血肉和院长之间还存在某种联系,但是却并未回到院长的身体当中。

    “这么快就发现了吗不愧是被我看重的医生。”

    院长不再隐瞒,他话音刚落,地面上那些散落的血肉就迅速化为黑血。

    这黑血并不是院长自身的血液,而是另外一个人身上的血,为了控制这种血液,院长将他所知道的最恶毒的诅咒写在了每一滴血上

    就算距离很远,张雅和高医生也能感觉的出来,黑血上蕴藏的诅咒和医院里的诅咒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院长为了诅咒黑血,似乎自己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能被凶神视为底牌,足以说明这黑血的恐怖。

    “被你们想要保护的人亲手杀死,这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更痛苦的死法了”

    当黑血出现的时候,张雅和高医生同时后撤,远处正在更换心脏的陈歌,突然感觉到了一阵无法形容的剧痛。

    他使用阴瞳看去,院长此时洒落在地上的黑血似乎就是他的血。

    被诅咒污染的黑血在瞬间化作一个个孩子,他们没有五官,每一个都保留着自己惨死时的样子。

    看到那些小孩,陈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他脑海中躲藏的那个孩子也绝望的尖嚎着。

    “我每杀他一次,就会留下他的一滴血,他是我见过最可怕的鬼,所有的不幸和灾难都是因他而起”院长状如疯魔“既然他的父母下不去手,那就由我来代替,我在噩梦深处出现,我杀死了他一遍又一遍我将他遗弃在黑雾里,我把他埋葬在人世间的绝望中可我没想到自己一推开门,竟然还会看到它”

    那些惨死的孩子从四面八方围攻着张雅和高医生,它们不是凶神、也不是红衣,但就是无法杀死,似乎他们本身就是绝望,只要世间还有绝望存在,它就会永生不灭

    这样的怪物谁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对手谁都没有遇到过。

    局势暂时还对张雅和高医生有利,远处的陈歌看着这一切,他不准备等到局势被逆转再出手,而是全心全意的呼喊起了自己的名字。

    “他们叫我恶念,但我觉得我就是陈歌。你有你的记忆,我有我的过去。我不是你,但我不会回避你的存在。”陈歌的声音传入脑海“我会去血城找你,但现在你要告诉我如何去面对那些惨死的自己。”

    黑血和陈歌同源,但其中散发出的气息要比陈歌恐怖无数倍,他可能稍微靠近点就会被碾碎。

    陈歌很擅长和人交流,他天生有一种让人信服的气质。

    在他的呼唤之下,陈歌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孩子的声音。

    “你不是恶念,你是陈歌,所有人牵挂的陈歌,而我不一样,我只是个曾经拥有陈歌这名字的怪物。”随着脑海中那个声音响起,陈歌感觉自己手中的心脏跳动的更加有力“我把心交给你了。”

    在男孩说话的时候,陈歌也完成了活偶的最后一个步骤换心

    插着诅咒刀刃的心被替换,生机和死意同时在陈歌的身体里循环。

    “你记得一定要去那座血城,帮我再次推开那扇门。”男孩说完了这句话后,陈歌逐渐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使用这具身体。”

    心脏在胸腔中跳动,每一次心跳就像是远古的鼓点,和血城之中的某种东西遥相呼应。

    血色大潮疯狂冲撞着医院的诅咒监牢,血城之中一双双眼眸浮现,数不清的恶鬼来到了血城边缘。

    一直漫无目的在黑雾中扩张的血城,这一刻仿佛苏醒的巨兽,一道道恐怖的气息驱使着血城撞向诅咒医院。

    “我很喜欢你刚才的用词,如何去面对那些惨死的自己”陈歌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数位红衣正用血丝帮他缝补伤口,充满怨恨的红衣在陈歌身边却异常的温柔。

    站起身,陈歌眼中闪着陌生的光,他走过龟裂的大地,踩着尸山血海,看向了曾经惨死的自己。

    那些没有脸的孩子死状极惨,浑身是伤,它们现在被诅咒缠绕,每一寸皮肤上都刻满了恶毒的文字。

    这些黑血拥有某种特质,在黑雾的世界里无法被杀死,就连张雅和高医生都不愿意被他们缠上,可现在陈歌却主动走向了他们。

    时刻护在陈歌身边的红衣,个个如履薄冰,他们不知道自己老板想要做什么,但他们依旧选择相信陈歌,寸步不离的跟着他。

    “接下来,我一个人过去就好了。”陈歌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红衣,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柔、善良的笑容。

    这只是他很自然的一个表情,仿佛此时他露出的笑容,才是他真正的笑容。

    独自前行,陈歌很快被黑血化作的自己发现,但是他却没有停下脚步。

    “记忆是因为人们才出现的,可是人们却遗忘了它们,将他们丢弃在了这片黑雾笼罩的世界里。”

    “如果我是记忆,我也渴望被重新想起。但人若一直沉浸在过去里,就会再也无法向前。”

    “曾有人问过我,如果有一天我也被遗忘在了这里,我会怎么办”

    “我给他的回答是”陈歌看向了被尸体包裹的血衣院长“我会在那片黑色的海洋上画一扇扇窗,在血红色的城里推开一扇扇门,我会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看见光。”

    听到陈歌的声音,被尸体包裹的院长扭动巨大的身躯,他用的那种不可思议的语气嘶吼道“一号的善念不可能我亲眼看见你和血城融合,你怎么会在这里恶念是你在搞鬼”

    “善是不会消失的,哪怕只剩下一丝一毫,也会照亮长夜。”陈歌伸开了双手,任由黑血化作的孩子对自己发起进攻。

    说来奇怪,每当那些孩子触碰到陈歌的时候,他们空白的脸上都会隐隐约约浮现出一张脸。

    陈歌身上的伤越来越重,那些惨死孩子身上的伤口却在快速愈合,他们身上诅咒文字也无法逆转这一过程。

    独自一人,陈歌吸引了所有黑血的注意。

    高医生再次对院长发起进攻,张雅却看着陈歌的背影,停顿了一会。

    陈歌身上的伤越来越重,他原本就没恢复好,现在又进入濒死。

    红衣员工想要帮他,但是却被他制止。

    当所有黑血化作的小孩身上伤口全部愈合之后,他们再次变为黑血,只不过这回他们没有回到院长的身边,而是钻进了陈歌的身体当中。

    “与过去的自己和解,就算遍体鳞伤,也可以重新开始。”

    陈歌的身体再次出现了变化,他脑海中的那个小孩拥抱了黑血上所有的诅咒。

    “真没想到,有一天至善之善会被极恶之恶救赎。”身体让诅咒灼烧,但陈歌脸上依旧带着温柔的笑容,他看着远处的血城,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以后你来替我活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