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说人间有知己二字(31)
作者:苏梦期   魔王的扮演(快穿)最新章节     
    零组的人到的时候只看到了留在沙滩上的三人, 在了解情况后知道现在是晚了一步,只能先把人带回去再从长计议。

    林歌醒来的时候是在车速平稳的车上,他睁开眼睛意识回归, 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林远坐在他身边看他醒来, 又是惊喜又是关心,“哥, 你醒了。”

    轻松还没有浮上心头, 就马上意识到什么, 他表情有些僵硬, 不敢看林歌的眼睛, “哥”

    林歌这一辈子都在做个冷静沉稳的人, 到了现在这个关口,他更觉得自己的心前所未有的平静。

    “果然师姐还是走了。

    总是这样独断, 真是没办法。”

    林远见他如此轻易的接受现实, 不仅没觉得轻松, 反而没由来的感觉到了恐慌,“哥,你不”

    他发现自己没有办法说你不要担心, 最后只能说, “对不起。”

    “与你无关。”林歌只是表情平淡的摇了摇头,“师姐离开的时候,说了什么没有”

    林远为难的说, “她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提示和线索,只说”

    只说,士为知己者死。

    只说,你们照顾好自己。

    林歌难得笑了笑,笑容浅的像雾, 低声说,“士为知己者死吗也对,如果要同生共死,不差这点时间和距离了。”

    林远感到恐惧,犹如巨大的手掌攥住了他的内心,他不由自主的去拉哥哥的手臂,只觉得现在他离自己特别遥远。

    “哥。”

    林歌眼神重新恢复淡然,“不用担心,我知道该做什么。”

    林歌不再理会弟弟迟疑担忧的眼神,和零组的人讨论了这次的事情,坦然的面对了对方指责他们实在太冲动,探望安抚了被先送到医院治伤的谢问枝,又派自己手里的人去找林诗和谢非语的下落,毕竟暗河的人未必会守信用。

    他对一切事情都处理的非常有条理,仿佛又变回那个风雪中不可动摇的青松,又成为危局中抵抗所有风浪的脊梁。

    但林远还是觉得害怕,他以前就觉得自己的哥哥像是深沉的海渊,让人望不见底,看不透澈。

    现在这平静的海湾是在维持暴风雨前夕的平静,一旦他爆发出来,将会带来令人难以接受的后果。

    同一时间,林诗头脑昏沉的醒过来,就感到有人在抱着她迅捷的奔跑。

    她几乎本能的想要挣扎,却听到那人无比冷淡的说,“别动。”

    不是纪梦轩的声音,是谢非语。

    林诗感到了无比的惊讶,她记得自己在纪梦轩的哄骗下打算到另一个包厢里单独聊一聊,结果刚到另一个包厢里就被打昏了,想到失去意识时对方那种冷漠诡异的眼神,林诗不由感到了不寒而栗。

    谢非语还在带着她不停的奔跑,仿佛身后有什么人在追击他们一样。

    林诗这时也顾不上伤感和疑惑纪梦轩的欺骗,她看到周围的环境是一片山林树木遮天蔽日,只有几缕暗淡的阳光透过树荫洒下来。

    “我这是在哪”

    谢非语速度并没有放缓,只是淡淡的说,“山林。”

    他一路追踪着林诗和纪梦轩的踪迹,追到了这个偏僻的山林中,可以想象这片山林几十里内都没有人烟,对信号的阻碍也特别的强,很难被人搜寻到。

    他在山脚下发现了人事不省的纪梦轩,用尽了手段都没法唤醒这个人,扒开对方的眼皮一看却发现对方眼睛里有异常的白点,明显是中了降头的特征,再一联想零组的人告诉他们有个降头师来到了花国,就不奇怪了。

    显然他是早就中了降头,还是被人用了就丢的弃子,不过暗河的人居然隐忍这么久,让他们所有人放松警惕后才骗林诗出来,用心真是深沉险恶。

    谢非语想到这些不由有些走神,就听林诗还是忍不住问道,“他我不是和纪梦轩在一起吗”

    谢非语说,“他骗你。”

    林诗虽然也是这么想的,但还是无比的难过,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谢非语又不说话了。

    林诗也知道自己给人添了麻烦,小声的说,“对不起,要不你先把我放下来,我”

    她话没说完,谢非语脚步就突然停住了,利索的将她放了下来。

    林诗刚要说一声谢谢,就见谢非语抬腿一个飞踢,直接将一个圆形的东西踢了出去。

    那个圆形的东西很快又灵活的飞旋过来,有血雾包围过来。

    林诗这才看清那飞转的圆形东西根本就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头颅,她几乎要尖叫出声又被谢非语一把扯到了身后。

    凌厉的剑气扫开了血雾,谢非语一抖腕子,露出一把寒光闪闪的软剑。

    他身上的这把软剑一直随身藏着,尤其是暗河的人出现后就再也没有离过身。

    飞旋的头颅随着剑气向后撤去,发出一个小孩的声音,“真凶啊”

    谢非语刚要乘胜追击,就感觉这一招使出去,胸口阵阵剧痛,忍不住按住心口吐出一口血。

    林诗几乎吓呆了,她这才注意到谢非语脸色非常的不好,连忙扶住他的胳膊,“你怎么了”

    谢非语不答,只是警惕的盯着一个方向。

    飞旋的头颅回到主人的脖子上,一个打扮古怪的小孩出现在了前方,他漫不经心的说,“中了我的血术降就不要挣扎了,越剧烈的运动就越痛苦。”

    谢非语眸子里有明灭的光影闪烁,最终归于沉寂,他横剑在胸前,“放她走。”

    小孩露出饶有兴致的笑容,“我放了她,你就会乖乖束手就擒”

    谢非语说,“是。”

    林诗忍不住紧紧的抓住了谢非语的胳膊,她既不安又无措,眼圈儿都急红了。

    小孩狐疑的说,“真的,你可别耍花招。”

    谢非语说,“不会。”

    然后他转头看着林诗,“走。”

    林诗只能拼命的摇头,她说,“我走了你怎么办”

    谢非语没有给她答案只是挣开她的手,走向了小孩。

    林诗脸色发白,眼泪流了出来,“对不起。”

    谢非语突然顿住脚步,“保护你,是承诺。”

    他缓了缓又说,“我守诺。”

    眼看他离小孩越来越近,空气中突然有风涌起,这一瞬谢非语不由顿住了步伐。

    一个暗紫色的漩涡出现在了空中,紧接着魔法师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们走吧,这个人对我们已经没用了。”魔法师看都没有看谢非语一眼,只是语气平淡的说道。

    小孩辛辛苦苦忙了这么半天,又是给纪家的那个大少爷下咒,又是用飞头降追踪了谢非语这么半天,结果魔法师说放人就放人,他当然不服,忍不住质疑,“你们搞什么鬼”

    魔法师说,“只要带真正的知情者走就行了,他们这些人个个武艺高强,都带去了,不好控制。”

    小孩满不在乎说,“有我的降头在,还怕他们不听话吗”

    魔法师看了谢非语一眼,“这样也好,他的降头先不用解了,如果那个女人骗我们,正好用他师弟做威胁。”

    谢非语从头到尾脸色都没有变过一下,这时心中像是有了什么猜测,杀气前所未有的迸发,剑锋抬起指着魔法师,“交出来。”

    魔法师和小孩却不想和他动手,魔法师迅速甩出一个魔法盾,丢向了谢非语。

    谢非语剑光一扫,直接劈开了魔法盾,但是光芒溃散中,他还是慢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魔法师和小孩跳进了那个暗紫色的漩涡中,接着漩涡闭合,他们消失了。

    谢非语不甘心的看着这一幕,一向如死水般平静的情绪有了巨大的起伏,他狠狠的用拳头砸向了旁边的树木。

    呜呜呜,大魔王你千万不要给自己发盒饭

    好一出虐心大戏呀,我要再提醒一下诸位小师弟是大魔王的小号哟,千万不要入戏

    哈哈哈前面的姐妹儿,你是让我感激你,还是让我恨你

    花花公子不是前面被大魔王动的手脚吗怎么变成这个小降头师背锅了

    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谢非语作为小号他是不怎么看书评的,一般都是本体身为导演在片场休息的时候看,他作为一个优秀的有职业素养的演员,并不喜欢偷懒。

    不过纪梦轩的事确实是本体动的手,是在反派到来之前就已经帮他们埋好的线,现在小降头师当然是理所应当的来接这个伏笔。

    毕竟作为反派,他们怎么能不阴险,不狡诈,不深谋远虑呢这么直白的打来打去,实在是很没有格调。

    而且本体作为导演也需要为片场的剧情考虑,所以添了一点细节。

    哈哈哈可以可以

    深谋远虑,惹不起,惹不起

    林诗和谢非语安全回归并没有让众人心头轻松多少,也没有人能高兴的起来。

    林歌将两人带到医院给他们检查身体,林诗身体没有问题,只是受到了一些惊吓。

    至于谢非语他身上的降头术根本没法用现代的医疗科技检查出来,零组的人倒是从组内调来了苗疆的蛊术高手帮忙来看看。不过他们说蛊和降有相似,终究不是一途,而且解降头也和解蛊一样,不同的降头师下降方式也不一样,最好的办法还是找下降头的降头师解。

    零组的人广撒出去的网没有一点收获,暗河的人和叶不回就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根本没有他们的踪迹。

    事情到了这一步,又陷入了僵局,林歌向零组提出参与这次的探查队伍,去寻找传说中的迷失之岛,谢非语和谢问枝也提出要同去,一行人在养伤养病的同时,也在为这次的行动做着准备。

    而那天的事后纪梦轩一直在医院里昏迷不醒,林家姐弟则被禁足在了家,没有出门的自由。

    足足半个月,他们都没有再见过林歌。

    林诗认为这是自己惹出来的祸端,心里觉得十分愧疚,时常躲在房间里无助的哭泣。

    林远那天没有从林歌身上问清楚他究竟得了什么病,但是看叶不回的反应明显是非常严重的病,加上他也非常担心谢问枝的伤势,心中又是担忧又是烦燥。

    可是在家中禁足的这些天,无论是给哥哥发短信还是打电话,都没有人理会他。谢问枝那边也只会说没事,林远实在忍受不了,总觉得再这样拖延下去等到林歌他们出发去找叶不回了,他可能连一个再见都听不到。

    所以今天他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见到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