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红狐(十六)
作者:飞翼   被黑化大佬喂养中(快穿)最新章节     
    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

    看着正掩面哭泣的苏夫人,苏果突然想知道,上一世的苏果无声无息地死在城市的阴暗的角落。

    苏夫人伤心过么

    为自己迟迟没有回家的女儿担心过么

    “苏果,你,你救救你爸爸吧。”苏夫人哽咽地抬头,就跟没有听到苏果的话一样。

    她看着苏果,带着祈求,苏果咬着嘴角安静地看着她,很久之后才慢吞吞地继续问道,“除了你的丈夫,你不关心别人是么包括你女儿的死活。”

    她的声音平直,顾青垂头看着身边瘦瘦小小的女孩子。

    他知道苏果在苏家生活得不好,可是当看到苏果的妈妈都对她这么冷漠,他的心里微微发疼。

    明明是没有心的厉鬼,却为了身边的这个女孩子感觉到了心疼。

    “够了。不用再说。我们回去。”顾青对苏果说道。

    何必为了苏夫人这样的人纠结这种事。

    没有人喜欢她也没关系。

    她还有他在。

    “我没事。”苏果摇了摇头,对顾青一笑,认真地说道,“她不在乎我,我也不在乎她了呀。就叫我最后死心就够了。反正”她歪了歪小脑袋,对顾青小小声地说道,“还有你对我好。组长,你会一直对我好的,对不对”

    她呆呆地看着他,信任着他,就像是他永远都不会伤害他,仿佛听到了他刚刚的心声。

    顾青的嘴唇冰冷,他看着她的脸,却无法说出承诺,却又不能拒绝她,只能说道,“我是厉鬼。”

    “可是我更喜欢对我好的厉鬼。”

    “会伤害到你。”和鬼物长时间接近,对活人是有伤害的。

    “就算是那样,我也觉得是快乐的。”苏果想想自己的那几个鬼物小伙伴,在一起多开心啊。

    还有顾青,如果不是他,她现在大概已经被淘汰出局回到苏家当一个小废物,等待最后被赶出家门的命运了吧

    她现在的快乐都是顾青带来的,所以对于苏果来说,顾青是她很重要的人。她宁愿和爱护自己对自己好的厉鬼在一起,也不会苏夫人这样心里完全没有自己女儿的活人在一起。她的眼睛清澈明亮,顾青再也说不出话。

    “你愿意留在我的身边”他看着她问道。

    “愿意啊。”苏果连连点着小脑袋说道。

    他还给她买鸡呢。

    买下整个村子走地鸡的男人,这绝对是最好最好的人鬼了。

    “你日后可别后悔。”顾青漠无人气的眼底泛起了黑色的雾气,对苏果冷冷地说道,“我只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我不后悔。”苏果蹭了蹭他抬起的手掌,又看向苏夫人不客气地说道,“我不会救他的。我真是没想明白,你是在为他伤心难受么”看苏夫人憔悴的样子,没准儿一晚上都守在丈夫的床边眼睛都舍不得合上呢。

    苏果不明白这样的感情。

    如果是她,如果一个男人冷落自己十几年,眼里没有自己和他们的女儿,还把另一个女人和他们的孩子带到她的面前,那苏果对他绝对不会有半点留恋。

    如果有可能,她早就弄死这个男人了。

    苏族长这种不忠诚的丈夫有什么好爱,好担心的。

    他自己作死,又跟别人没有关系。

    “苏果,他是你爸爸,你怎么能说这么可怕的话”苏夫人对苏果的这不客气的话感觉震惊极了,顾不得哭泣了,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歪歪扭扭走到苏果的面前,瞪着一双红肿的眼睛对她尖锐地说道,“如果没有他,哪儿来的你你怎么可以见死不救”她的眼睛看着苏果,似乎苏果是这世上最可怕的孩子了。

    苏果也觉得匪夷所思,她觉得苏夫人也是这世上最可怕的女人了,嘴角抽搐地问道,“他背叛了你,他出轨。”

    “都是那个女人的错。你爸爸只是受她的迷惑而已。”

    苏果目瞪口呆。

    苏夫人却当她已经被自己说动了心,努力对苏果露出温柔的样子,红着眼睛哽咽地说道,“小果,这么多年,你爸爸亏欠了我们,都是因为那个坏女人挑唆,都是她陷害我们的。我知道你以前被你爸爸伤了心,可是我保证,你爸爸这次醒了,他一定会好好疼爱你,你以后就是他最爱的孩子。那个苏环,她比不上你,你爸爸不会再理她了。还有那个女人家里人已经答应我了,只要你救救你爸爸,等你爸爸醒了,苏家就把她们母女给赶出去,到时候咱们就是最幸福的一家人。”

    她的眼里露出憧憬。

    有着身为族长的丈夫,前程似锦的女儿,她就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她将是最幸福的妻子,最幸福的母亲。

    苏果却在她的憧憬里断然拒绝。

    “我不会救他。他是咎由自取。以为我是想打就可以打的人么我可是我们组长的人他敢打我,把我们组长当成什么我们组长不要面子的啊”她已经不准备纠结苏夫人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她了。

    反正苏果是看明白了,她的死活苏夫人是半点都没有放在心里,何必纠结到自己心里都难过。特别是当苏夫人口口声声都是爸爸,爸爸的,只想着老公不想着女儿,苏果就感觉到了自己心里的冷漠。

    当面对着对自己没有感情的人,那她也不会付出感情。

    至于曾经的苏果,大概是真的死了心吧。

    苏果看在这个身体的份儿上,还是对苏夫人说道,“至于你如果他死掉了,你成了寡妇,你放心,我一定会赡养你。不过除了赡养费,我希望我们不再有交集。”她弯起眼睛对捂着嘴看着自己的苏夫人说道,“既然你不爱我,那我也不会再爱你了。”

    她没有办法做一个被打骂都逆来顺受,无论被怎么折腾伤害都沉默着接受的女儿。

    或者这样的一个女儿的确会叫人觉得很不孝顺,可是苏果却没有办法做到人们口中的那样孝顺并且无怨无悔的孩子。

    就跟上辈子拼了命要养苏夫人的那个苏果,她是做不到的。

    “我竟和你说了这么多,你都没有在听么”苏夫人不敢置信地问道,“我都说了,等你爸爸醒了,我们都爱你。”

    “你别逼我骂人啊。男人出轨的确是第三者很坏,可这男人又不是第三者逼着他上床逼着他出轨的,你把他说得这么无辜,我还以为他是一朵洁白纯洁的白莲花呢。”

    苏果撇了撇嘴角,小小声地哼了一声,在苏夫人“你好无情”的目光里不屑地说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我要是你,还不如熬死他,再找第二春呢。反正他死掉了,你是法律承认,苏家祠堂承认的苏夫人,那能继承不知道多少拿着他的钱爱养几个就养几个,快乐不好么”

    毛团都是三观不正的。

    如果是古代,这相当于正劝自己生了太子的嫔妃老娘赶紧弄死皇帝升级当了皇太后,那才叫幸福快乐。

    “苏果,你,你太可怕了。”不过显然,善良的苏夫人不能接受苏果这样的狠毒,退后了两步,恐惧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苏果嘴角抽搐地看着仿佛是在跟自己演戏似的的苏夫人。

    “她们都说,你和鬼物混在一起,我还不相信。原来你真的是这样你的心就像是恶鬼,已经不像人了你”苏夫人急促地喘息着,看着自己这个十几年都没有认真打量过的孩子。

    这个她的耻辱如果当初不是丈夫一心和那个可恶的女人跑了,她一定会缠着丈夫再生下一个有天赋的孩子,而不是不得不只养着苏果这么一个小废物。

    本能地想到是姑姑和苏环回到家里添油加醋的那些话,口口声声苏果和鬼物们交好得不行,苏夫人又厌恶又鄙夷地看着苏果轻声说道,“你真是给苏家丢脸。”

    “我怎么丢脸了”苏果一听就火了。

    她现在特别讨厌苏夫人这对自己指指点点的样子。

    “你和脏东西混在一起,你不丢脸么”苏夫人尖声质问。

    “少脏东西脏东西地叫。害人的鬼物才是脏东西,除了害人的脏东西,别的都不许你这么叫”苏果瞪圆了眼睛气势汹汹地看着苏夫人也叫道,“你有什么资格去评价我的朋友他们比你好一万倍他们对我好,真心对我,在我危险的时候保护我,从来都不利用我。可是你呢”她上上下下地看着颤抖起来的女人,鄙夷地说道,“你从来都不爱我,就算现在来了我这里,为了的也只有你自己你还不如我的朋友们,没有资格指指点点。”

    “你”

    “还是你不想走出行动组了”苏果阴沉地问道。

    苏夫人被她的目光盯着,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看到她身边眼底泛起黑雾与血色的顾青,脸色惨白。

    “你真是丧心病就。”她抓着手里已经变形的包包,踉踉跄跄地冲出了会客室的门。苏果看着她夺门而出的背影,嘴角抽了抽疑惑地问道,“我的意思是把她给关起来。少跟苏族长那玩意儿混在一起,她理解成什么了”

    难道以为自己是想咒她

    怎么可能就算是看在当初原主的最后一点执念是苏夫人,苏果也不会咒她去死的。

    最多,最多就是诅咒一下她一辈子和渣男小三牵扯不清来着。

    她的小鼻子哼哧哼哧喷气,顾青修长的手却慢慢搭在她的肩膀上问道,“不如我咒她”

    “你咒她和我咒她有什么分别么”苏果疑惑地问道。

    “不要弄脏你的手。”顾青冷淡地说道。

    “可也不应该弄脏你的手。让他们自己纠缠着中年组爱恨情仇去吧。”苏果弯起眼睛笑眯眯地说道,“我觉得一定很精彩。”她搓着小爪子很心机地说道,“苏家看起来还是很重视我的呀,我妈无功而返,他们肯定觉得我还是在记恨这么多年被冷落的事,那我觉得苏环和她妈肯定是要倒霉了。”

    苏果并不喜欢苏环,虽然不会对她做什么,不过苏环接二连三在她面前说的那些话还是叫苏果觉得,她倒霉了她一定高兴。

    她就是这么幸灾乐祸的毛团。

    顾青安静地看着她。

    “为了让我回苏家,他们八成是要把她们扫地出门,给赶走。可是就算是那样,我也不会回去的。”

    毛团还是一只光拿好处不办事的毛团。

    至于苏环母女被苏家扫地出门,苏果一点都不会心疼的。

    上辈子,苏果因为苏环被扫地出门,又有谁心疼过她么

    她又渣又心机,小脸儿笑开了花儿,看着这么一个坏心眼的小姑娘,顾青忍不住想到那时初见,她一脸茫然地走上车子,瑟缩又卑微,缩着肩膀不敢抬头看人,整个人庸碌窝囊到了极点,叫他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可是当她被推到在他的面前,那一抬眼,仿佛整个人重新鲜活起来。

    她张牙舞爪,哪怕对面好几个人,她不是她们的对手,却依旧要挥着小爪子报仇,一点都不肯吃亏。

    那么小心眼,可是却会在黑暗的山林间,把精疲力尽的几个女孩子一个个地拉起来,对她们露出大大的笑容。

    顾青的眼底血色慢慢消退,重新变得清澈,可是这一次,却从空洞没有感情的眼睛里倒映出了柔软与灼热。

    他俯身,带着冰冷的气息轻轻地把嘴唇压在她不停在叽叽喳喳的小嘴巴上。

    苏果不说话了,僵硬在原地,感受着这个冰冷的吻,傻掉了一样。

    薄唇在她的嘴唇上压制片刻,准备收回。

    “没有啦”感受到他的离开,苏果呆呆地问道。

    顾青突然停住了,近在咫尺的薄唇微微张开,低声问道,“你知道我在对你做什么”他近在咫尺,却没有半点温暖的呼吸,嘴唇冰冷得不得了,可是苏果却还是留恋他刚刚的那个轻轻的亲吻。

    冰冷的薄唇在她的嘴唇上触碰,很快就有了和她一样的温度,仿佛被她燃烧起来一样。

    苏果喜欢那样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冰冷的身体,因为她而变得充满了温度,只属于她一个人的温度残留在他的身体上。

    她眨了眨因为这个吻变得晶莹起来的大眼睛。

    “知道。你亲了我,就得负责我的一辈子。”苏果歪着头想了想说道,“你喜欢我,是不是”她用坦诚的目光看着顾青,顾青微微抬起一双手,轻轻地捧住苏果的脸颊,看着她轻声问道,“我愿意。你呢”他愿意负责她的一辈子,可是苏果呢

    厉鬼的生命近乎静止,他是一个很无趣的人,没有那些活人的男孩子的情趣还有对生活的热爱,这样的感情,对苏果算不算是负担

    如果苏果不愿意,他也不会逼迫她。

    他静静地看着她,守着她,只要她幸福就好。

    “我愿意呀。这个世界上没有比组长对我更好的人了。”苏果的话又天真又单纯。

    顾青纵容地看着苏果这样理所当然的话。

    这样的话带来甜蜜,可是又有些残忍。

    可是顾青却已经感到足够了。

    无论她愿意和他在一起是为了什么,他都感到足够。

    “而且我也很喜欢组长。我不会去主动亲自己不喜欢的男人。或许我早就喜欢你,比你喜欢我更早吧。”苏果虽然喜欢挨挨蹭蹭的,可是却不是那种到处亲吻别人的人,不然,她怎么不去亲小洋老师呢

    当然,她当然不是怕被女鬼姐姐打死总之,苏果急忙挥着小爪子对重新把薄唇压下来的顾青说道,

    “我想和你在一起,在一起一辈子。”她对他笑起来,顾青看着她,觉得那一刻,心口传来了砰砰的声音。

    是心跳的声音。

    那曾经束缚了他,埋藏在他空洞的心口的血契,在那一刻开始跳动,慢慢地转变成了熟悉又陌生的东西。

    他的身体依旧冰冷僵硬。

    可是他的心口却重新拥有了人心。

    “不过”就在他拂过自己的心口,把自己的嘴唇压在她的嘴唇上,她又忍不住好奇地问道,“那咱们如果谈恋爱,算不算是办公室恋情啊”她这么叽叽喳喳,叫顾青觉得很烦恼,索性用力压下去,把她压在了会客厅柔软的沙发上,辗转在她柔软温暖的嘴唇上。

    怀里瘦瘦的女孩子的身体一点都不丰满,干巴巴的,似乎就是从前的某个行动组员工形容的豆芽菜,可是顾青却觉得这是自己触摸过的最美丽的身体。

    苏果被吻得透不过气,还抽空呆呆地问道,“触摸过的最美丽的身体你肯定没触摸过别的身体了。”

    这辈子最讨厌活人死人,讨厌一切的厉鬼大佬被这个不解风情的回应气得半死。

    刚刚诞生的心脏都被气疼了。

    这一刻,顾青格外怀念曾经没有心,心如止水的日子。

    “闭嘴”他的确没摸过别人,可是这样被叫出来,厉鬼大佬情何以堪

    “那你多亲亲我。”苏果噘着嘴,一双纤细的手臂环住他的脖子,把他拉向自己,哼哼唧唧地说道,“那以后我们要宏远在一起,要记得呀。我们一直在一起。”

    她只不过是意乱情迷的一句话,可是顾青却认真地看着她泛起涟漪水意的眼睛,轻轻地说道,“我答应你。”他在这一刻,用自己刚刚诞生的心对她发誓,他和她永远都会在一起。苏果忍不住弯起眼睛笑了,努力挺起身体亲了亲他英俊的脸小小声说道,“我最喜欢组长了。”

    “顾青。”行动组组长好几个,顾青突然想到在办公室做官僚的那个笑眯眯的讨厌家伙。

    中年男人坐在组长办公室猛地打了好大一个喷嚏,紧张兮兮四处看,觉得这怕不是有人在咒自己。

    除鬼除得多了,人也会变得神经兮兮的。

    “我最喜欢顾青了。”苏果从善如流,叫了一声,撅了撅嘴巴。

    顾青垂头,轻轻亲吻她的嘴唇。

    他们在会客室里这样肆无忌惮地互相亲吻,靠在一起,苏果窝在他的怀里说自己的一些傻话,有幼年的时候被嘲笑羞辱的记忆,还有曾经还对亲情抱有期待的时候,却看着爸爸冷漠又厌恶地从她的身边走过,慈爱地牵起苏环的手,小小的孩子期待的手空悬在半空,却并没有任何一个人会牵住她,对她微笑。

    她说着这些的时候,顾青心里不知为什么,毫无触动,或许厉鬼就算是重新拥有了一颗心,也难以对那么久远的事产生共情。只有到了最近的这段时间的抱怨,苏果气愤地说起苏姑姑的盛气凌人,还有苏环的陷害,顾青把她揽在怀里,轻声说道,“你放心,他们不会得意那么久。”

    “是呀。你不是都咒了我爸爸么。”苏果用喝了一口凉水一样简单的语气说起自家老爸被咒了。

    看着她无动于衷的样子,顾青垂头摸了摸她的头。

    “死亡才是解脱。我不会杀了他。”

    苏果茫然地看着顾青。

    “不会杀了他”

    “当然。他很快就会醒来。这不是你妈求你的事么”顾青的嘴角慢慢地勾起了一个冰冷的弧度。这显然在他冷硬的脸上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这个笑容笑得带着几分诡异,可是苏果却觉得这个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充满了大佬的气质与厚度,特别与众不同。

    她深情款款地看着顾青嘴角这个诡异僵硬的笑容,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嘴角甜甜蜜蜜地说道,“不管你怎么做,我都知道你都是为我出气。”她毫不犹豫地相信顾青。

    顾青的心口激烈跳动起来。

    拥有人心,或许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他抱着苏果,修长惨白的指尖儿闪过一道黑色的雾气。

    与此同时,昏迷了一整晚,都说中了最恶毒的鬼咒的苏族长缓缓张开了眼睛。

    他虚弱地喘息着,眼底失去了大部分的色彩,艰难地四处看着,却见一旁一个苏家的族人惊恐地看着他。

    片刻,年轻的族人跑了出去,很快,一群白发苍苍的苏家老人蜂拥而至,不敢触碰他,甚至都不敢多看他一眼,免得被他传到可怕的鬼咒,却和他商量起了一件事。

    “族长,这你的鬼咒没有解开,还有生命危险啊要不,你快点把苏环她们母女俩赶出苏家吧,或许苏果消了气,你的鬼咒就解开了。”一个老人苦口婆心地劝说道,“还是你的命更重要,你说是不是”

    生命还是爱情。

    顾青给了苏族长选择的机会。

    苏族长沉默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么么哒づ ̄3 ̄づ

    肖战家的小可爱呀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20060508:44:04

    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60510:09:35

    綠油油一根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60516:0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