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乱战(六)
作者:万变黄衣之主   时空调律者最新章节     
    机关炮同样充满威胁。援军带来的装甲车,没有使用昂贵的纳米弹药,但它们搭载的枪炮射速极快,炸出的弹片风暴足够致命。高温高速的冲击波,在烟墙表面捅出大量豁口;锋利的不规则弹片,三两下便能划破气囊表面,让做工精细的诱饵就此报废。

    为了躲避炮弹,索仲武、弗朗辛被逼得频繁机动,须臾不敢停下。每隔几秒钟,就会有一大批弹片砸上动力装甲,仿佛敲钟似地“叮咚”作响。很多时候,索仲武甚至得抬手护住头盔,否则就会被流弹、破片打坏光电观瞄系统。

    装甲车的射击,取得的效果远不止如此。在机枪、小炮的掩护下,四足机械开始陆续闯进烟幕墙,恶狠狠地撞向两台动力装甲。为了赶走这些铁皮畜生,索仲武不得不频繁使用火焰喷射器,油滴不停歇落上地面,在身后留下一条熊熊燃烧的火路。

    烟幕实在经不起折腾,被热气冲出大段大段的空隙。那些头戴面具、身披铠甲的人形士兵,等的正是这个时机。他们举起大小不一的枪支,向惹眼的火路射出瓢泼弹雨;索仲武的外装甲,顿时“叮叮当当”响成一片,三个辅助摄像头被同时打坏,令面罩显示器“哗哗啦啦”地响起白噪音。

    弗朗辛同样被密集的子弹包围,被迫中止无后坐力炮的装填作业。虽然她脾气比索仲武好上许多,这次还是被惹得不轻,当即便举起100式步枪,向敌军士兵倾泄了半个弹鼓的穿燃弹。

    她扫倒了整个班的敌人。但是,一道道铁灰色的散兵线,仍旧如波浪似地压来。虽然披甲士兵始终拒绝卧倒,目标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但他们的数量早已过百,不是几梭子扫射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世袭法师确实在战场上略占优势。不过,他们想啃掉两架动力装甲,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一来,动力装甲的防御本就强悍,索仲武、弗朗辛又在要害部位挂上了附加装甲模块,想要击穿两人的防御,除非大量穿甲弹反复命中同一部位。二来,他俩为了在洞穴深处长期战斗,特地为动力装甲更换了电池,武器弹药也带了一个半基数,只要不受致命伤害,战上两天两夜都没问题。

    山间的战斗,就这样无可避免地持续了下去。两边都想迅速消灭敌人,却被身不由己地拖入了持久战。索仲武与弗朗辛,将一辆又一辆装甲车炸的炮塔飞天、履带滚落,但自己也被打得伤痕累累,全身上下布满淤青;四足机械与披甲士兵,一波接一波地冲进烟幕,又一波又一波地死伤狼藉,将主人积攒千年的家当,以惊人的速度挥霍过半。

    战况最激烈的时候,那些不知恐惧的人形士兵,甚至为步枪、机枪装上刺刀,试图与动力装甲白刃肉搏。索仲武同时用两杆步枪打连发,也没能阻止敌人近身。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拔掉保险销,把四颗手榴弹同时丢进人群,然后收缩身形,将近在咫尺的爆炸强行扛下。

    烈性炸药在脚边爆炸的滋味,着实难受。冲击波先把敌军士兵炸得四分五裂,接着又恶狠狠撞向动力装甲,其势之烈,堪比霜巨人抽来的耳光。索仲武带着全身装备,被这股力道推得连退三步,险些踉跄着栽进草丛。脖子连着脑袋,更是晃得七荤八素,等他稳住身形,视野当中已经充满金星,晃晃悠悠地没个停。

    强烈的恶心感,顺着神经直冲头脑。索仲武差点就吐到了头盔里,全靠着心里那股火气,这才把酸水给压回去。自从战斗打响,他还是第一次如此狼狈,但人倒架子不能倒,再难受也不能让对面看笑话。“够胆再来”索仲武从挂架上再次取下步枪,明明冷汗直冒,却还得硬着头皮,向着城堡塔楼大声挑衅

    “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躺一双有本事全使出来吧,我还未杀够哪”

    时间不紧不慢地流淌,一小时、两小时,然后是三小时。黑白相间的山峰俯瞰凡人争斗,漠不关心地投下颀长阴影;自南而来的雨云越降越低,试图低调地穿越这片山区,找个不那么嘈杂的宽敞地界,尽情释放胸中压力。

    但它没能如愿。时空调律者与平行世界土著的冲突,引发了总面积数百公顷的火灾,山间盆地黑烟滚滚,上升气流裹挟毛茸茸的火星,一个劲地往上直窜。三个小时的战斗,积累了太多热空气,它们在空中形成一面透明墙壁,就像阿飞拦截夜班女工那样,将北上的雨云强行堵在半道。

    乌云愤怒了。她在山间舒展身躯,越变越宽阔,越变越致密,仿佛一艘乘风破浪的黑色巨舰,横亘于密集的火网上方。太阳惨遭遮挡,光照登时减弱,天空在很短时间内黯淡下来,仿佛蒙上一层灰黑色的铅制帷幕。没过多久,第一道闪电便迸发出来,如同分叉的蓝紫色长枪,重重地砸向战场正中。

    爆炸骤生、火花四溅,草杆、土块、零件、残骸,围绕落点的一切都被崩上半空。雷声接踵而至,轰隆隆响彻整个山谷,在交战双方心中,同时激起盛大回音。

    以此作为开端,闪电开的接连不断地落下,蓝紫亮光劈开云层,将激战多时的山间盆地,一次又一次地反复照亮。响雷滚滚而来,震得山峰落石频发,晃得城堡不住摇摆,杀爆弹、手榴弹与小口径杀伤弹的噪声,当即便被压了下来。

    烟柱被狂风轻易吹散,空气当中的湿度直线上升。被火焰反复炙烤、大块大块开裂的地皮,时隔良久再次尝到了凉爽。半分钟后,第一批雨点无声落下,还没来得及碰触地面便已蒸发;但它们还有成千上万的兄弟姐妹跟随,凡人制造的火焰,相较之下简直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