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第1824章 怪他太多嘴
作者:顾非衣   爱你如痴如醉顾非衣最新章节     
    听完她这话后,唐煜脸色却下意识低沉了几分:“以后最好少和她一起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

    “唐学长,你……”

    不等韩雨桐将自己的疑问问出口,唐煜反倒问道:“唐宁的身份和背景,你大概了解多少?”

    韩雨桐认真想了想,摇头:“不算太了解,前几天就听狄先生称呼她为唐三小姐。”

    “至于你们家里的情况,说真的,我真的不了解,但,不管怎样,我相信唐宁从来没有伤害我的意思。”

    不仅如此,唐宁对她的好,她甚至比任何人都清楚。

    每次只要遇到困难,她总会挡在她前面,将她保护得好好的。

    说着说着,韩雨桐下意识看着唐煜,脸色有几分奇怪:“可是,唐学长,唐宁是你的妹妹,你怎么……”

    “就是因为他是我妹,有些事情我才有义务和你说清楚,我不想你被牵扯进去。”

    知道韩雨桐肯定是误会了自己什么,唐煜继续解释。

    “我没有说她不好,那些人对付她,我觉得很大可能是因为我们家里的关系,他们并不是单纯冲她来。”

    “或许我这么说,你会觉得有点糊涂,我为什么让你不要和自己的妹妹走太近,那是有原因的。”

    唐煜沉默了片刻,浅叹了一声,话都说到这里,也没理由不继续往下说。

    “我和她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不过,我对她也从来没有恶意,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我之所以不让你和她一起出现在公众场合,那是因为你没有自保的能力。”

    “那些人就算要对付唐宁,只要不是太厉害的对手,她都能应付得来。”

    “可你不一样,我怕那天的事情会再次发生。”

    唐煜看着认真听他说话的韩雨桐,表情也是非常的严肃。

    这次她没受伤,已经算是很幸运。

    要是再有下一次,唐煜是真的担心她会出事。

    他是真的害怕,十分的害怕。

    这样的害怕,从他有认知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出现。

    唐煜一口气说了那么多,韩雨桐也总算明白过来。

    冲他浅浅一笑:“放心吧,唐学长,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韩雨桐只是没想到,从来不在她面前说起家里情况的唐煜。

    今天居然主动告诉她,他和唐宁的关系。

    同父异母这样的事情,只怕换了其他人,也不会轻易说得出口吧。

    唐煜会对她说,更大的可能是因为相信她,相信她不会将这事说给第二个人听。

    这样的信任,也让韩雨桐心情莫名好了不少。

    唐煜颔了颔首,没再多围绕这话题下去。

    既然话他都说那么清楚了,韩雨桐要怎么处理,那就是她的事。

    毕竟,都是成年人,他也不知道她和唐宁之间的关系到底好到什么程度。

    和唐煜告别过后,韩雨桐从学校离开,上了公交车,径直往公司而去。

    路上,韩雨桐的肚子已经在咕咕作响。

    可为了不耽误回公司的时间,下车来到公司楼下,她并没有停下去买晚饭,而是直接进了电梯。

    等她回到总裁办,七点多,这个时候办公室里也没几个人。

    知道秦沂南还在,韩雨桐也没多想,大步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外,把门敲响。

    “秦总,我是韩雨桐。”

    “进来。”

    得到秦沂南的回应,韩雨桐才推门走了进去。

    可刚进去,她便被不远处那张桌子上一大堆食物给吸引了注意力。

    韩雨桐不知道的是,她那馋得只差流出口水的模样,坐在办公桌后的秦沂南早已察觉到。

    “你朋友没请你吃饭?”缓缓站起,秦沂南绕过办公桌,举步往韩雨桐走了过去。

    微愣过后的韩雨桐,小脸一阵通红,冲他吐了吐粉舌,摇头:“没有。”

    看着秦沂南在桌子旁坐下,韩雨桐下意识抿了抿干燥的唇瓣。

    他不说话,她也不好意思坐下,谁知道他有没有准备自己那一份。

    要是她坐下了,他才说没给她准备,那岂不是很尴尬?

    “不饿?”秦沂南一边把一个又一个的盒子打开,一边抬头看着站在那里的韩雨桐。

    “饿。”韩雨桐抚摸了下自己的肚子,一副饿极了的小模样,说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那还不坐下来吃?”这丫头,反应要不要太迟钝了些?

    “秦总。”就在此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狄森的声音随即传入。

    “进来。”

    “是,秦总。”见狄森进来,韩雨桐冲他点点头,礼貌唤了声:“狄先生。”

    “雨桐小妹妹,快坐吧,知道你过来,秦总特意让我跑了好几个地方,买了不少你喜欢吃的。”

    示意韩雨桐坐下,狄森也坐了下来,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浅淡的笑意。

    倒是听了他这话之后,韩雨桐的目光不自觉往秦沂南投去。

    这些东西都是秦总让狄先生特意给她准备的,真的是这样么?

    她的一颗心,又因为狄森的一句话被感动了。

    “这次修改图纸的工作量不少,我不想因为某些人吃得不好,而影响了工作效率。”

    秦沂南拿出其中一份简单的快餐,不再理会两人,低头自顾进食。

    原本心里还有幻想的韩雨桐,在听到他这话之后,脸上的笑容也不自觉僵硬在那里。

    刚才还以为他这么做,是为了让她……

    这会看来是自己太自作多情了!

    唉!好尴尬!有木有?

    倒是在感受到他身上那股不一样的气息后,狄森不自觉打了个冷颤。

    他刚才是不是太多嘴了?

    只不过,两人各自的心思,他们又怎么可能明白。

    幸好狄先生也在这里,办公室的气氛才稍稍好了些。

    那一晚,三人在办公室,直接忙到十点多。

    从公司离开,三人经过商量之后,决定到附近找个地方吃点宵夜再回别墅。

    说是三人,倒不如说两人,因为秦沂南从头到尾也没说过什么,只是最后表了个态而已。

    坐在驾驶座上认真开车的狄森,随便找了个话题问道:“雨桐小妹妹,下个星期就是年会,社团那边排练进展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