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6400字(求月票,都给我不给别人可好?)
作者:坤华   我老婆是房姐最新章节     
    等姜西说完了,我便看见唐鑫就走向王队长那里请假,王队长大致问了一下,便亲自替唐鑫顶了一下班。

    之后,我看到唐鑫快速朝着陈大生的方向去了。

    等姜西笑着回到我身边,我便问她,“你跟唐鑫说什么了?他跟着陈大生去干嘛?”

    姜西笑着说,“我看那个陈大生好像又喝酒了,你看他那个胖胖的身体,走路都一飘一飘,身子都晃晃悠悠的,我猜,他肯定是喝点猫尿把自己曾经掉河里的事给忘了。”

    我也笑了,“难不成陈大生还能再掉进河里一次啊?没那么巧吧?”

    “那也说不准,那个人很逗的,就喜欢喝点酒,经常迷迷糊糊,啥事都干得出来!”这话是站在一旁的王队长说的。

    我和姜西都看向他笑了。

    姜西又说,“这种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他真掉进去了,有唐鑫跟着他,一方面对他的生命是一个保险,另一方面,唐鑫又立一次大功,我看他还怎么好意思拒绝唐鑫这个女婿?假如他没掉进河里,那唐鑫也可以趁着他喝醉了去跟他套套词,说点好听的拉近一下关系,比如,‘叔,我见你喝酒了,上次都掉河里了,我很担心你,所以这次我跟着来保护你了’,没准陈大生迷迷糊糊一感动,就答应这门婚事了。”

    姜西说完自己都笑了。

    我听下来,觉得还挺有道理的,就算不能一下子答应了,至少应该能博一个好感吧?

    不过这主意也就是姜西出的,唐鑫是什么都信她的,要是别人出,他还未必能完全照做,不过再一想,别人能给出这样的主意吗?不知道,反正我没想到!感觉跟捡漏去的似的。

    “你们这样算计陈大生真的好吗?”王队长站在一旁笑着问。

    姜西挑了一下眉,不服地说,“这怎么能叫算计呢?这明明就是保护,保护呀!”

    “行行行,你说保护就保护!你是业主你有理,而且还是鸡贼一样的业主!”

    “那你就是狐狸一样的保安!”姜西不甘地说。

    我觉得这种气氛,我必须插一句嘴,我不想当观众,“所以,你们是以互相贬低的方式来互相赞美吗?”

    “哈哈哈哈!”

    我们三个人都笑了。

    然后,那个陈大生啊,可给姜西长脸了,特别配合姜西的话。

    唐鑫才跟去没一会儿功夫啊,这就直接把陈大生给扛回来了。

    “哎呀,疼死我了……哎呦我的天呀!我要死啦!”

    眼看着唐鑫扛着陈大生到了跟前,也亏了唐鑫身强体壮,扛着一百多斤的大肉坨没费什么劲儿。

    “怎么了这是?”姜西问。

    唐鑫把陈大生放到小区树下的椅子上躺好,当我们看到陈大生的正面时,好家伙,满脸跟血葫芦似的,额头和下巴也破了,好像牙也掉了一颗。

    唐鑫说,“我一路跟着他,就担心他有个好歹的,可是这叔脚步虽然不稳,走得可快了,紧跑乱颠儿,我紧着追,就还差那么十步、八步就追上的时候,他一头栽马路牙子上了。”

    “呵!这老哥特别喜欢喝酒,喝了酒之后就喜欢出去瞎溜达,他老婆经常到处抓他,盯着他喝酒之后不让他出门,可是他很多时候喝得迷迷糊糊,趁他老婆不注意,自己就溜出来了,以前他在我们小区门口的马路牙子上就摔过好几次了,但这次看来有点摔重了!叫救护车了吗?得上医院处理了,瞧瞧,他那颗原本因为摔掉了而镶嵌的假牙,这回又摔掉了呀,呵呵呵!”

    王队长是实在想笑,但好像处于业主和保安的关系,他不太应该笑,但又有点忍不住!所以一脸憋不住地笑。

    我跟姜西也是哭笑不得,出于同情的角度吧,看着他满脸血的,真笑不出来,我都替他疼。

    可是面对喝醉酒人的那个蠢样儿,真又有点忍不住想笑。

    嗜酒的人,大致嗜酒的理由都差不多,应酬、高兴、庆祝、借酒消愁……可喝醉酒后的表现方式却各有各的不同,有喝完拉屎拉尿都不知道的,有喝完借机耍酒疯欺负家人的,有喝完以醉酒为理由耍流氓的,等等,还有很多不同的欠抽方式,而像陈大生这样喝完了瞎溜达,总要摔几跤才罢休的也是大有人在……

    所以,我就想问问,总喜欢喝醉酒的那些人,你豁出你的心肝脾肾胃去跟酒对命,把自己身体祸害了,到底图什么啊?

    “哎呀,这不是我老公吗?老公啊,你怎么了?哎呀,这怎么满脸是血呀?气死我了,我不是说你喝醉了不要出门吗?我出去买个菜的功夫,你怎么就跑出来了啊?你没事儿吧?”

    陈大生听到自己老婆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睛,哼哼唧唧地,“哎呦,老婆,我又摔跤了,差点摔死了,哎呦,幸亏唐鑫把我背回来了,他又救了我一命啊,这得是什么样的缘分啊?当他背我的时候,我就想啊,我没有儿子啊,唐鑫要是我的儿子多好啊,唉?我脑子里突然灵光乍现,女婿也是半个儿子啊,原来命中注定他就是我们家的人,我决定了,我要他这个女婿,这样,下次我喝醉了,我就让他陪我一起去钓鱼,陪我一起去遛弯,这样我就很有安全感了,哎呦,疼死我了!”

    陈隽的妈妈斜眼瞪着他,听完他这一番话倒是没有跟他吵,只是转头一脸不善地怒视唐鑫。

    她的语气更是不善,“你跟踪他了还是怎么地?你还盯上我们家人了是吧?你这小子阴谋、阳谋的可真多呀?你就是心机boy呀!”

    唐鑫被她说得一脸心虚,但还是鼓着勇气说,“我就是看到叔喝醉了,晃晃悠悠腿打飘地往外跑,我有点担心他,所以就跟队长专门请了假,跟过去看看,谁想到,我还没追上叔,他就摔倒了。”

    瞧瞧,大概唐鑫也是受了姜西的真传了,这几句话说得多真诚,多漂亮,同时又没把姜西透露出来,他要是说姜西给他出的主意,那姜西铁定成了阴谋幕后的大boss了。

    果然陈隽妈突然不吭声了,目光复杂地看了唐鑫一会儿,好像想要通过唐鑫的躯壳,看透他的内心。

    “救护车叫了吗?”陈隽妈突然问。

    唐鑫立刻回答,“叫了,应该快到了。”

    说话间,门口就来了救护车。

    那些医护人员一下车,就直奔陈大生而去,一看他那张脸,其中一个医生一脸忍俊不禁般地不耐烦,“怎么又是你呀,这一年你都上过多少次我们的车了?就不能少喝点酒啊?或者喝完了酒,就不能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呀,你不嫌疼,我们都嫌麻烦了!”

    “哎呀,小陈医生,你就别骂我了,我疼死了!”陈大生被抬到担架上。

    “你还知道疼呀?”那年轻女医生又数落了一句。

    我感觉她的口气是觉得跟陈大生已经熟悉了,所以才会这样说他,其实也是为他好。

    结果陈隽妈是个护犊子的,马上不高兴地说,“你身为医护人员,怎么能对病人说这种不礼貌的话呢?”

    小陈医生怔怔地看了陈隽妈一眼,没有吭声,低头默默地摆弄着输液针。

    “哎呦!”

    当针头扎进陈大生的手臂时,他发出一声惨叫,也许是因为本身身体脆弱吧,叫唤一声能缓解疼痛。

    可陈隽妈心疼了,立刻冲着小陈医生怒道,“你故意的是吧?故意使劲儿扎疼我老头儿的……”。

    眼看着救护车要关门了,小陈医生也不理会陈隽妈,陈隽妈一脸气愤,突然大叫,“唐鑫,唐鑫你快跟着上车,以为我们家没人了是吧?”

    唐鑫站在外边傻愣愣的,没明白什么意思,其实我也没立刻反应过来,结果姜西就是反应特别快,伸手就将唐鑫朝救护车上推,一边推时她一边对唐鑫小声说,“机会来了,一定要抓住啊!”

    等唐鑫一大步迈上救护车后,转身回头笑着朝姜西敬了个军礼,这大概是他的习惯,表达高兴了和感谢的时候,不方便讲话就敬军礼。

    姜西伸出拳头,回了他一个加油的动作。

    救护车门关上,车开走了。

    “成了!”

    姜西一伸手,我配合地跟他击掌!

    “老婆你真厉害!”我不吝夸奖

    姜西也笑了,谦虚地说,“我也没做什么,上帝总是会帮助努力和有准备的人,唐鑫足够优秀!”

    “姜西姐!姜西姐!我听邻居阿姨说我爸爸又摔着了,被救护车带走了吗?”陈隽一脸担心地跑出来。

    姜西说,“是的!”

    陈隽马上一脸担心,“那我爸有没有事啊?摔成什么样儿了?”

    姜西说,“你不用太担心,应该只是皮外伤,不过,有件事值得高兴,我猜你爸妈应该是接受唐鑫了。”

    “啊?不可能吧?昨天晚上我们一家三口还因为这事大吵了一架呢,我爸都心软了,不想看着我吃苦,加上这些日子,感觉唐鑫表现都挺好的,我妈还一直咬死了,说唐鑫不是个好人。”

    “今天之后你妈就对唐鑫改观了,刚才唐鑫又救了你爸爸一次,有个医生惹你妈不高兴了,你妈就叫上唐鑫去给她撑门面,这不就是接受他的意思了吗?”

    这话一说完,陈隽脸上立刻笑成了一朵花,激动得泪花都出来了,“要真是像姜西姐你说得这样,那就真是太好了,我感觉像做梦一样,不对,我家唐鑫就是那么优秀,我就知道,早晚我爸、妈会接受这么好的唐鑫的!”

    我站在旁边揉了揉鼻子,其实我想说:姑娘,你可能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一辈子很长,有些人,不一定能好一辈子,但我没说。

    因为反过来想一想,难道没人能保证一辈子都好,就要否定爱情的美好吗?

    没人能保证一辈子都美好,但至少开始是好的,就值得我们所有人拼尽全力去争取,对不对?

    更何况,其实有时候,好与不好,都是个人不同的感觉而已,有些人觉得胖的好,有些人觉得瘦的好,有些人觉得性格强势有主见的好,有些人觉得温柔、乖巧、听话的话,那到底什么样的人好呢?

    排除作恶的人,其实哪种人好,是没有标准的。

    那为什么有些人在刚结婚的时候能接受对方的一切,时间长了就各种挑剔,甚至忍无可忍了呢?

    其实,彼此身上的特性都没变,而是接受对方和包容对方的心……变了。

    所以,圣经里有句特别实在的话叫:爱是恒久忍耐!忍耐不了了的,就是爱得不够深,不想爱了!

    两个有棱角的人相结合,必然会有摩擦,没有足够的爱来支撑,确实很难坚持到最后。

    但是怎么办呢?我们是人,我们不但需要亲情、友情,我们更需要爱情,因为陪我们时间最长的那个人,不是父母,也不是兄弟,是伴侣……

    关于爱情,能有一个美好的开始,足以令我们感到庆幸和幸福,那过程中,就需要我们自我修炼,磨去我们自身的棱角,以配合对方,打磨自己是一件痛苦的事,可一旦成功了,你就会收获永远的幸福!

    这是通往幸福的必经之路,有人坚持下来了,就获得了幸福,而有人却半路成了逃兵,以为可以再重新找一条路寻找幸福,蓦然回首却发现,哪一条路都不像自己想得那么容易。

    “姜西姐,我去医院找他们了啊!”陈隽说着就开开心心地跑了!

    我和姜西互相看看,都笑了!

    “希望他们能够一直幸福下去!”

    “嗯!”姜西点点头!脸上也露出了美好的笑容。

    …………

    姜西看问题是非常精准的,晚上的时候,她就接到了唐鑫的电话。

    “姜西姐,我在医院!”

    唐鑫的声音很稳,从一些细节上便可以看出,唐鑫真的是个让人觉得可靠的小伙子。

    “一切都好吧?”姜西笑着问。

    唐鑫说,“挺好的,就是……陈隽妈对我说,接受我也不是不行,但是,他们家的钱我一分也别想要,我还得自己买房子,否则她就不同意我和陈隽在一起,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没想要她家一分钱,但是我能买得起的房子,也就是大郊区的那种,我也就只能交个首付,然后贷款买,这个事情,我不敢说啊,我怕他们嫌我买的房子远,又便宜,嫌我委屈了他们的女儿,我该怎么回答啊姜西姐?”

    姜西并没多想,笑了笑对他说,“你就照实说,是怎么样,就怎么说!”

    “可我有点怕,他们好不容易给我这个机会,要是因为我说错话把机会弄没了,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放心唐鑫,相信西姐,你就照实说,但有一点特别重要,你一定要记住,面对长辈,面对妻子的家人,骨气可以是硬的,但语气,一定要是软的,这一点,你江东哥就做得特别好,当初我的家人和他的家人都反对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从不跟两边的家人用生硬的语气对抗,但他也没有妥协过,坚持跟我在一起,其实这一点,他比我做得好,硬碰硬的后果,容易撕破脸,软磨软泡,钢铁都能被融化了,你要学习你江东哥,这是他身上难能可贵之处!”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姜西姐!突然间豁然开朗,我真的知道该怎么做了,真的太谢谢你了姜西姐,我现在有信心了,我相信我能成功!我跟陈隽一定会幸福的!”

    “我也相信你!”

    挂上电话,姜西笑了,笑得一脸笃定的感觉。

    “你凭什么那么肯定,唐鑫说实话,不会惹怒陈大生夫妻啊?”我真的很好奇,她哪来的自信啊?

    姜西挑眉看向我,一脸无语地说,“哎呀,你还真是笨!”

    我,“……”。竟然说我笨?行!

    我转身就走,我就是泥巴,但泥巴也有三分土性子,很少指责我的老婆,突然说我笨,我也是会有点难过的。

    当然我生气肯定不会真生气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生她的气,没办法,就这么没出息!但我可以装生气,令她来哄我啊?对不对?你们说我傻吗?我怎么觉得我很聪明呢?

    果然,我这一招还是很灵的,因为我老婆疼我啊!

    她一把拉住了我的手,突然笑得特别美好。

    “你笑得那么开心干什么?好像是你有喜事似的。”我原本伪装的生气也装不下去了,声音都情不自禁软下去了。

    姜西依然看着我,目光复杂却闪闪发光,带着厚重的深情,她又突然伸手搂住我的脖子,将脸靠近我,鼻尖对着鼻尖,声音温柔又磁性地说,“突然想起不记得从哪里看到的一段话,觉得特别适合形容我们之间……”

    我看着她的样子,心就有些痒,或者说,有些动情,心里甜甜蜜蜜的,我的声音也有些发粘,“什么话呀,还卖关子啊?”

    姜西又笑了,而后目光直视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说,“在你温柔的回眸坚守中,百炼钢都化成了绕指柔,不管是这些年来共同经历的坎坷,还是成就,我们始终心意相通,夫唱妇随,这一切以爱之名,这一生……有你足以!”

    我心中温暖,嘴角的甜蜜笑容控制不住的咧开,我也深情地望着她说,“说得挺好的,只是,用绕指柔来形容我这个男人,似乎有点不太恰当啊!”

    她立刻轻柔地说,“不!绕指柔形容别的男人不恰当,形容你正合适!”

    我,“……”。

    我能说我不喜欢这个形容词来形容我吗?可是老婆喜欢,算了,喜她所喜,厌她所厌。

    夫妻手册第一条:凡事听老婆的;夫妻手册第二条:参考第一条!

    “但是,这里面还是有一句话说得不对。”我仰头俯视着她,总能找出点错的。

    “哪有?你说啊?”她不服地扬起小脸,撒娇又调皮地挑衅我。

    “我们始终心意相通,夫唱妇随,这句有问题,这些年明不明是妇唱夫随!”

    “噗!”姜西忍不住被我逗笑了。

    我接着说,“并且以后打算一辈子都妇唱夫随,不管随谁,只要幸福就好!”

    “同……意!哈哈哈!谢谢你老公!”

    她伸手摸了摸我的脸,“其实我觉得,我有时候也有很多问题,我也挺不好的!”

    我将她更加搂紧在怀中,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在我心目中你是最好的就够了,你还想在谁心目中是最好的,嗯?”

    我捏她,她马上弯腰笑着说,“不想了!人生有味是清欢,此生只为东绽放!”

    “老婆!你再这样,我该那啥了……”。想要我老命吗?不知道现在严打啊?

    姜西又笑了,声音像羽毛一样一下一下挠在我的心尖儿上,暗哑、磁性,“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我,“……”。我想屎!现在正好是黄昏后!

    “对了,你还是没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肯定,唐鑫实话实说,陈隽父母会接受他?”什么都不能做,转移话题吧。

    姜西这回没卖关子,笑着说,“因为陈隽父母肯定知道唐鑫经济条件不行啊,他们提出不给他一分钱,只是想考验他的,那他表现得越真诚,家里情况交代的越实在,心气表现得越清高,才会越证明他的真心,越招未来岳父、岳母的喜欢啊!你看着吧,过了这一关之后,别说家里的钱了,房子都是他们小两口的,所以,男生在面对岳父、岳母的时候,真的不要正面刚,就侧面软磨就行了!”

    “嗯!好有道理!”真是的,我怎么就没想明白呢?

    ………………

    又没过几天,陈大生出院了,他本就是个乐观张扬的人,出个院,走到小区门口就“哈哈咧咧”,弄得全小区的人都知道了,并且全小区的人都看到唐鑫一手扶着他,另一只手拎着包,后面跟着陈隽搂着她妈妈的手臂。

    之后没过几个小时,陈隽就发来消息告诉姜西,陈隽的父母正如姜西说得那样,接受他做陈隽的男朋友了。

    我看到信息那一刻,就不知道能说什么好了!反正,凡事逃不出姜西的预料。

    又过一段时间,听说陈隽和唐鑫两人整天黏在一起,两人脸上的笑容,也都跟吃了蜜糖似的,令所有年轻人羡慕。还听说陈隽很快就住到了唐鑫在郊区买的房子里,两人已经领了证,正准备着办婚礼。

    速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快!也算得上是闪婚了,不过现在似乎闪婚的年轻人也不少。

    陈隽呢,因为每天跟唐鑫往返于郊区和市里跑来跑去,等唐鑫下班了还带她做健身,所以她迅速瘦了下去,不到两个月瘦了十来斤,陈隽说,她等瘦到一百一十斤的时候,再穿婚纱办婚礼!唐鑫默默陪着她减肥,等着她瘦下来。

    一切都很美好,直到有一天周末早上,陈隽的妈妈和爸爸找到了我们家,我们很意外,不知道她们要跟我们说什么。

    陈隽妈妈一进我们家的屋子,立刻就眼泪吧擦地看着姜西说,“我听陈隽说,唐鑫很听你的话啊,我们老夫妻俩今天是来求你帮忙的,求你劝劝唐鑫啊!我们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啊!”

    我和姜西一愣,这个情景有点让我们触不及防。

    姜西马上问,“出什么事了吗?”

    顶点

    </br>

    </br>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