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外乡人
作者:无罪   巴山剑场最新章节     
    灰衣年轻人震愕的抬头。

    屋瓦里落下的尘土纷纷扬扬的落在他的脸上。

    他感知到了落下的这道剑意,之前他也已经看到这样的星火剑在这个集市里杀人。

    只是他根本无法理解,这用剑的人明明远在不知何处,又怎么可能隔着这样惊人的距离,来捕捉他的气息,施展这样的一剑?

    他的确是想要对那名脚夫不利的刺客,只是察觉他是刺客本来就不易,更不用说在所有人的感知之外,施展出如此的一剑。

    这种无法理解的震愕让他的动作有所迟缓,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纷纷扬扬的尘土扑在他脸面上的刹那,他的眉心之中便出现了一个洞,一蓬血雾在飞扬的尘土之中爆开。

    这是在一间并不引人注意的铺子内里发生的事情。

    这个集市里的绝大多数人甚至并没有发现这名灰衣年轻人的死亡。

    然而这样带着冷酷杀意而来的星火却没有停止。

    扛着长木的脚夫前方有一些沿街的地摊,这些地摊卖的都是些干货,有些是晒干的野菇,用来烧汤很鲜美,有些是山间的一些药材。

    一名商贩模样的中年男子正在看着一些虎骨和晒干的虎筋,他正在和那名摊主讨价还价。

    此时那名脚夫距离他已经不远,他手里还拿着两根长长的虎骨,便在此时转身看了那名脚夫一眼。

    他的目光有些闪烁起来。

    他有些犹豫,但只是刹那之间,这种犹豫就变成了冷酷的杀意。

    他的脚下也涌起些尘土。

    他的身体姿势都没有变,但是整个身体却像是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

    他的身体在明媚的阳光里带出道道残影,他手中的两根虎骨在他的手中似乎变成了两柄刀,朝着那名脚夫呼啸斩去。

    无数的惊呼声响起。

    然而就在惊呼声响起之前,他的头顶和整个身体的衣衫都似乎突然明亮了起来。

    那些残影都迅速淡去。

    这名商贩模样的中年男子惊恐起来,他一声骇然的大叫,手中的虎骨往上扬起。

    一道冷酷的星火落下。

    他手中的两根虎骨瞬间被切断。

    他的脖颈上出现了一道血线,然后裂开。

    如瀑的鲜血从他的脖颈上冲了出来。

    就在不远处一个卖腊鱼的摊位后,那名摊主抬起了头,看了一眼这名扑倒在地的修行者,看着那些在地上漫开的鲜血,他虽然也在发出惊呼,但是眼瞳深处,却是连一丝惊恐的神色都没有。

    夜枭微眯着眼睛看着冷酷的苍白色星火,他的脸色也似乎被这些星火渐渐染成了苍白色。

    他的双唇不自觉的抿了起来,渐渐失去血色。

    他开始猜测出了这星火剑主人的身份,只是感受着那冷酷而孤寂的意味,他此时还有些不敢相信,那样看上去光鲜艳丽的一名少女,是拥有着什么样的经历,才能够在这样的年纪,用得出这样的剑意?

    随着那些人的不断死去,他也已经明白了这些星火剑是一种态度,也是对他的示威。

    这名来自胶东郡的少女,是要他知道,长陵城中这片最为繁华的集市,并非是他的领地,而是胶东郡的领地。

    ……

    星火还在坠落,这集市里还有人在死去。

    百里素雪看着这白日里坠落的星火,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是你们的人?”

    他对着王惊梦问道。

    不知为何,这种冷酷的剑意让他直觉不喜欢。

    王惊梦顿了顿,胶东郡和巴山剑场自然有所区别,但郑袖和他们联手,所以他微微顿了顿之后,道:“是的。”

    “用这种手段杀人很有震慑力,足以让人恐惧。”

    百里素雪转头看了一眼王惊梦,道:“只是这种手段显得不光彩,恐惧只能让人产生恐惧而臣服,却不能激起人的勇气,这和你的公开比剑不符。”

    王惊梦有些愕然。

    他看着百里素雪,他没有想到百里素雪心思会如此聪敏细腻,或者说,没有想到百里素雪会如此明白他的所想。

    “没有人喜欢杀人,今后若是没有必要,她也会少用。”王惊梦看着因为星火坠落而显得分外明亮,有些妖异的天空,说道。

    他和百里素雪沐浴在明亮的光线里。

    他们继续跟着那名脚夫前行。

    此时这片集市里的寻常民众都已经畏惧而不敢靠近,这条原本十分拥挤的长街便显得分外空旷起来。

    只是看着这两名年轻修行者平静而镇定的神色,所有这些不明就里的百姓都在心中隐隐猜测出来,他们似乎是在保证着那名扛着立木的脚夫的安全。

    他们就像是那名脚夫的近侍,要让那名脚夫平安的到达终点。

    吕违感慨的看着这两名年轻修行者。

    他并不赞同南宫家的做法,但也不反对南宫家的做法,这种时候,任何一家门阀自然都很希望有南宫家这样的门阀首先站出来。

    然而谁能想到,那名看似忠厚呆板,十分平庸的大皇子赢武,竟然拥有了巴山剑场和胶东郡这样的助力,现在甚至竟然还出现了一个岷山剑宗。

    今日南宫家的失败,也是所有长陵门阀的失败。

    毕竟对于长陵多少年下来才形成的门阀而言,胶东郡的这些人,之前始终是还算守规矩的外乡人。

    但是现在,这些外乡人却似乎不想守他们的规矩了。

    “南宫家的人如果会温和,就不是南宫家了。”

    他脸上已经没有笑意,感慨之中却带着一丝凝重,“夜枭这些年在长陵的地位是许多兄弟的尸骨堆积起来的,对于这种挑战,他不可能不接。”

    一直坐在他身边那名身穿淡黄色衣衫的修行者看着长街的那头,那名扛着立木的脚夫走的并不算慢,而且一直都没有停过,所以他距离集市的北门已经不远。

    看着那端越来越多出现的神都监修行者,他缓缓点了点头。

    这件事即将终结,但南宫家的反击,恐怕立时会在长陵掀起可怕的腥风血雨。

    他现在只是想着,胶东郡又会做什么。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