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好学生
作者:诸君肥肥   影帝和营销号公开了[穿书]最新章节     
    薛梓暮人气流失的事情,令陈覆有点上心。

    一方面是因为这个事件本身牵连到后续他要做的事情。

    另外一方面,如果原本应该爆出来的薛梓暮谈恋爱的事情,因为他的参与没爆出来,但是仍旧有另外一件事情影响了薛梓暮的人气

    这是不是说明,原著里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

    这让陈覆不知道应该失望还是高兴。

    毕竟有些他想要做的事情,还是需要依靠原著里的剧情的。

    当然,也有一些,没法依靠原著剧情。

    特指成离的事情。

    此时陈覆就在对着电脑发呆。

    他的电脑屏幕上,打开着一份名单,以及密密麻麻的调查情况。

    上次他与裴风见面,还是去年十月份的时候。当时他得知裴风将成离推荐给了几位师兄,说是去做伴舞什么的,但实际情况无人得知。

    当时的裴风给了他几个名字。

    现在这几个名字,就出现在陈覆的电脑屏幕上,也是他过去几个月里调查的对象。

    他不知道裴风给出的这些名字,究竟是不是当时参与进去的人,不过陈覆相信,在调查过程中,会慢慢搞清楚裴风到底有没有说谎。

    一共有五个名字。

    祁飞英、费间、胡德容、韦鹤轩、段言。

    这几个人都是nt第十三届的练习生,距离他们开始练习已经有将近三年的时间了,这么长的时间过后,这五个人现在也没有继续在nt呆着,而是散落在娱乐圈的各处。

    有的成团,无声无息地糊掉,比如祁飞英和费间;这两个人还在一个团里,也是nt这一两年新出的男团,名为“鹰”,祁飞英就是队长,主要的风格就是贩卖男友力,间歇性卖肉,反而没什么c的存在。

    有的去参加了选秀节目,未能成功出道,现在正一个人o,偶尔有代言或者活动就去一下,没有的话就抠脚;比如胡德容。

    有的去k国进修了一下,还意外在k国出道,现在就默默无闻地在国外糊掉了;比如韦鹤轩。

    有的不再做偶像,去做了歌手,专注影视剧ost;比如段言。硬要说的话,他居然是这五个人里面名声更为响亮的。

    调查这几人现在的情况并没有费什么事,但是要调查他们在练习生阶段都干了什么,就有点难了。

    陈覆做了许多努力。

    包括但不限于去复健组钓鱼,尤其是钓十三姨。

    跟管星铭聊天,并且拜托管星铭私下询问一下其他的练习生,也不只问这五个人的问题,再问问其他十三届的。

    询问包括虎哥在内的同业人员,问问他们对nt第十三届练习生的印象;不过这方面他得到的信息比较少,反而只听闻,第十三届练习生,尤其是男练习生,在圈内的风评确实不佳。

    甚至于,混进这几个人的微博粉丝群,在里面潜水或者偶尔发言一段时间,观察粉丝们言论;虽说有的人实在是太糊了,在国内一点名声也没有就是说韦鹤轩这个去国外成团的。

    他也考虑过是否可以雇佣私家侦探,但是思考过后还是放弃了;一方面这涉及到成离的也不知道是有多的事情,所以能自己查的话,还是他自己查。

    另外一方面,虽然说目前看来,成离的事情并没有涉及到谋杀这个级别,但是那来源不明的一百万就令他心生警惕。

    他去查了成离所有的账户,那段时间里都没有转入或支出的大笔不明金额,说明成离和nt的解约,并不是通过付违约金的方式。

    至少,不是成离自己出钱。

    况且,nt娱乐及其背后的英桥资本,更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对象。他雇佣私家侦探去调查,说不定转头,自己就被英桥给调查个底朝天。

    那不行。

    他现在自己慢吞吞地查,虽然效率不高,但是安全至上。

    总之,拼拼凑凑,勉强把这几个人的练习生经历梳理了一遍。

    简而言之,泛善可陈。

    无非就是,什么时候进nt,在什么班级,班内有谁,考评成绩如何,粉丝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他,之后如何走上各自的演艺生涯,拿了什么资源,等等等等。

    不过陈覆倒是意外地得知了一个消息,这些人一开始的经纪人,都是同一个人。

    邹瑶。

    nt娱乐的练习生,在进入公司之后,就会由公司安排一位经纪人。

    一方面是监督他们的学习进度,注意他们的生活起居,另外一方面,一些优秀的练习生,从练习生涯开始,就会受到粉丝的注意,并且有了浅薄的人气。

    这个时候,就会由这位经纪人来负责一些粉圈的事务;甚至,一些经纪人在这个时候就会为手底下的练习生,安排后续的工作以及未来发展道路。

    这样的经纪人,当然有着另外的正职,会专门负责一些已经出道的艺人;给练习生当经纪人,只是顺便安排的工作。

    一个班级的练习生,大概会拥有三位经纪人。

    而这五个人的共同经纪人,恰巧,都是邹瑶。

    而陈覆在查询邹瑶这个人的信息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人居然就是当初邹晋阳在nt的打架事件之后,带着邹晋阳等人一起离开nt,去往相恺影视的那位经纪人。

    娱乐圈果真处处是熟人。

    不过,邹瑶既然之后就带着邹晋阳等人离开了nt,那么这五个人应该也就有了别的经纪人。

    陈覆在nt的官网上找到了这个人的名字。

    魏景行。

    邹瑶因为之后去往了相恺影视,也算做上了小领导,所以网上有不少关于这位经纪人的资料;而魏景行,网上的资料同样不少。

    因为他正是ht女团的执行经纪人,甚至于ht的几位成员在当练习生的时候,当时的共同经纪人,就是这位魏景行。

    陈覆在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心情十分的复杂。

    过于的巧合,就有一种命运在旁虎视眈眈的错觉。

    抛开经纪人的问题不说,陈覆现在就在考虑一件事情。

    他想知道当初这五个人对成离做了什么,就必然得接触他们;那么,以什么样的方式呢

    直接正面刚,还是迂回着来

    陈覆想得头痛,就干脆站起来,去楼下透透气。

    时间正是下午,天气晴朗,早春的气息已经染遍了整座城市。陈覆静静地站在窗户边,望着窗外的街道,缓慢地收敛过度发散的思绪。

    过了会儿,他考虑起别的事情来。

    时间接近三月份,太岁估计也要官宣演员了;陈覆,或者说,他们平平无奇工作室,似乎也要开始考虑下一个瓜是什么了。

    老预太长时间不出手,粉丝都在掉啊。

    这可是实打实的粉丝,不是陈覆买来的;掉一个,他都心痛。

    大瓜,其实陈覆已经想好了,就是这个操作起来有点复杂,短时间之内得不出结果;所以他还另外准备去跟一个瓜,什么时候可以和郑商商量一下

    说曹操曹操到,陈覆正想着郑商,郑商就出现了。

    郑商从外面推门进来,和陈覆打了个招呼。

    陈覆有点惊讶,问“你怎么来了”

    郑商苦闷地说“别说了。”

    陈覆疑惑。

    郑商就说“害,我爸妈张罗着给我相亲呢。绝了,我才24岁好吗”

    陈覆“”

    他不知道是该安慰一下自己这位朋友,还是笑话他年纪轻轻就得相亲这件惨绝人寰,但是,也超好笑的事情。

    郑商绵绵不绝地抱怨着“你知道吗,我爸妈刚听说我辞职跟你干的时候,那是满脸的不乐意啊,觉得没前途啊不稳定啊,结果我做代拍赚了点钱,好么,直接给我安排相亲了我靠,他们还挺与时俱进啊现在开始跟亲戚吹代拍有多牛靠啊”

    他绝望地把头磕在桌子上。

    陈覆勉强忍住笑意,咳了一声,说“好吧,那我们说点高兴的事。”

    “什么”

    陈覆就一本正经地说“新的工作。”

    郑商“”

    工作一点都不值得高兴

    陈覆却不管郑商脸上出现了什么表情。作为一个合格的压榨员工的老板,他十分淡定地说“我说了啊。”

    郑商就抬起头,作为一个合格的社畜,努力露出认真的表情,但在陈覆看来

    那就是死鱼眼。

    陈覆也不介意,就说“薛梓暮的生日快到了,nt还给她准备了一个生日会。”

    “嗯”郑商有点意外,“这个我知道,我们不是本来就是要去拍的吗”

    “不,我的意思是,”陈覆神秘兮兮地说,“生日会现场会有粉丝到场。在这个生日会上,说不定,会出什么事。”

    郑商眉头一皱,忍不住说“你真就神棍啊”

    陈覆面不改色地说“是啊。”

    郑商“”

    怕了怕了。

    说完了这件事情,陈覆又想起什么,说了句“等等,还有个工作,估计得慢慢来。”

    “什么”

    陈覆转身,从房间里拿出了一叠资料,递给郑商,一边跟他说着这件事情的始末。

    片刻之后,郑商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陈覆微微笑了一下,然后说“希望我们能尽快掌握足够的证据吧。”

    郑商也严肃地点了点头,略微愤慨地说“真是败类”

    在他们面前的资料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许多文字,大略扫过去一眼,便可以瞧见太岁、顾承宣、席巧、英桥等字眼。

    之后两人便各自忙碌。

    时间慢慢进入三月,陆可聆要去太岁剧组拍戏了。

    太岁的制作大头在特效上,演员的拍摄镜头反而不多,陆可聆是男三,他的戏份,两个多月就可以完成了。

    虽说如此,陆可聆还是对陈覆恋恋不舍,在离开之前,专程跑到陈覆的猫咖里腻歪一阵。

    陈覆一边对着电脑敲敲打打,一边笑着问他“那不去拍戏,就赖在我这儿不走了”

    陆可聆趴在桌子上,一双眼睛瞧着陈覆,就问“那店长收留我吗”

    陈覆瞥他一眼“陆可聆同学。”

    “到”

    “现在是谁在追谁”

    “是陆可聆在追陈覆”

    陈覆就说“所以,怎么还成了我收留你”

    “哎呀,是表达方式错了。”陆可聆振振有词,“是陆可聆想以身相许”

    陈覆“”

    他笑骂道“厚脸皮。”

    “脸皮不厚,就追不到店长了。”陆可聆笑嘻嘻地说,“要是店长喜欢,我还可以说别的。”

    “什么”

    陆可聆就说“比如陈覆。”

    他特别认真地说。

    陈覆也一本正经地回应“怎么了”

    “我眼馋你的床很久了。”

    陈覆“”

    陆可聆那英俊的脸蛋儿,却说出了一大堆浪荡的话“要是床上躺着个陈覆就更好了,我可以”他舔了舔嘴唇,眼睛微微眯起,“真诚地讨好一下店长。”

    陈覆沉默片刻,然后说“倒也不必。”

    陆可聆一怔。

    陈覆就瞥他“你第一次吧”

    陆可聆偷偷红了耳朵。

    陈覆就饶有深意地笑了起来“第一次还想讨好我有这个技术吗”

    “我可以学”

    “哦”陈覆就挑挑眉,“怎么学”

    陆可聆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灵机一动,嘿嘿笑道“店长教我吧。”

    陈覆“”

    “店长店长教我吧我是个超级主动努力好学认真的学生真的”

    陈覆一阵无语,暗暗想,骚不过骚不过。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45369849、没猫、莲子大人投出的地雷,感谢香蕉马芬投出的手榴弹,爱你们,,,